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神寂 > 第四十二章 夺姓
    金翅大鹏周身金纹闪耀,金翅大鹏祖血强大的血脉力量,在不断要将叶苍炼化。

    宗戊畅快大笑,肆意无比,操纵着祖血所化的金翅大鹏向西民冲杀,欲要发挥最后的力量。

    那滴祖血,本是他残留的灵,待到祖血燃尽,他也会彻底离开世间,他欲让金翅大鹏将西民与僧侣斩杀,将这股力量不遗余力地绽放出来。

    僧人严阵以待,但即使是命海境僧人也无比慎重,没有彻底挡下来的决心。

    金翅大鹏速度快到极致,甚至比与叶苍战斗时还快,金翅大鹏向西民杀去,却突然停了下来,发出哀鸣,痛苦不堪。

    从祖血化作的金翅大鹏身躯中,有缕缕火苗,从其七窍中跃动出来。

    祖血所化的金翅大鹏痛苦不已,宗戊与祖血所化的金翅大鹏相连,吐出一口鲜血。

    祖血所化的金翅大鹏从口中吐出一颗火球,其上燃着滚滚烈焰,若一颗小太阳,将大地都烧得滚烫。

    “涅槃火。”叶苍的声音从火球中传来,虽然带着一丝中气,但依旧虚弱。

    那涅槃火很弱小,并没有瞳孤的真凰涅槃图那般神效,但让叶苍体内伤势好了小半,甚至有股奇异力量残留在肉身中,不断修养身躯。

    宗戊嘴角滴血,看着那团火,眼神满是不可置信,然后心中升起悲戚:“败了......我原以为能与你换命,若在仙初......仙初啊......”

    叶苍从火焰中走出,双眼中露出神光,隐约有真凰涅槃。

    “瞳孤献祭一切时,他的神眼化作本源,炼做神粹融入我的眼,让我的眼诞生了神能。”

    叶苍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双眼发生了异变,有神奇力量孕育,但很弱小,神纹浅淡,需要长时间蕴养,才能完整。

    此时的他难以支撑神眼所需要的灵力,因此他的伤势并未完全修复,但却恢复了一些力量。

    叶苍有感觉,待到神眼诞生完整的神纹时,或许在一瞬之间,便能将自身修复。

    叶苍身上还燃着缕缕涅槃火,燃在肉身重伤之处,浑身上下的骨头似被重新接好,让他能直立而行。

    叶苍跃入深坑,将儒剑拔出,叶苍怜惜地抚摸着儒剑,但心中已无悲戚,在生死之间,能悟得很多。

    叶苍持剑,从深坑中一跃而出,缓缓走向宗戊。

    宗戊惨然一笑,他知道自己败了,“可惜啊......吾一生无愧于人,见我族大敌却不能除之。”

    叶苍望着宗戊,轻声开口:“只差一丝,我也以为我会死。”

    “我想知道,仙初时发生了什么?”叶苍开口。

    “我族最爱这天地,却因这天地而亡。”叶苍竟在桀骜的宗戊身上看到一片迟暮悲凉。

    宗戊突然笑着道:“你不该问我,而是该去问那些心中有愧之人。”

    他笑地却是那般不甘,那般悲戚,那般得...恨!

    叶苍还想开口,但背后有一声大鹏悲鸣传来,是那滴祖血所化的金翅大鹏以极速冲杀过来,像远古凶兽再现。

    叶苍转身,想将其镇压,但那只金鹏还未冲杀至,其周身符文泛其金光,蕴涵极为着恐怖力量。

    “轰!”

    那滴祖血自爆了,剧烈金光照耀,轰响如雷,将叶苍与宗戊都掩盖进去,大地之上留下巨大的深坑。

    “小心!”僧人开口,但却无一人敢上前,威势太过恐怖了。

    在爆炸的边缘,叶苍从烟尘中迈出,他已行字秘极速逃离了爆炸中心,但手臂中却带着一人,正是身受重伤已经昏厥的宗戊。

    叶苍叹了口气,宗戊太傲了,“他明知我能躲过,他是为自己送行。”

    叶苍来到极无显身旁,一拳将禺狨疯子击退,并将宗戊放在地上,紧握的右掌摊开,手心中竟然是一滴金灿灿的血珠。

    那是宗戊的金翅大鹏祖血,叶苍在金翅大鹏虚影爆裂时截取下来的一滴。

    叶苍将那滴祖血低落在宗戊身上,那滴祖血很奇异,当落在宗戊身上时,便融入了宗戊的身躯。

    叶苍眼中闪耀神火,落在宗戊身上,一时间汹涌涅槃火燃烧,禺狨疯子见此欲再冲杀而来,却见宗戊破碎的身躯却在缓缓恢复。

    禺狨疯子深深地看了眼叶苍,一时不知该如何自处,弯腰将宗戊抱起,向后退离。

    看着极无显不解的眼神,叶苍开口道:“我欠他太多了,若大鹏消散了,我不知该去如何面对他。

    仙初时的仇怨,我不知道真相,那便两方我都拼命护着。”

    一旁的僧人也见到了此景,远本看到叶苍战败宗戊时,宗戊身躯消散,皆觉大仇得报。

    但此时却又见叶苍将其救了回来,一时看着叶苍的眼神变得冷漠,也透露着警惕。

    未过片刻,天狼与有苏湘妃回来了,天狼双手染着血液,身上衣衫破碎许多,是经历了一场大战,显然他们回来了,而那位天周境僧侣战死了。

    有苏湘妃更胜仙子般的容颜此时也有些憔悴,白衣染血。

    待他们寻找到的最后一位天周境僧侣时,那僧侣已醒了过来,虽然受了重伤,却依旧强大,将两人重创,但还是被妖兽磨死了。

    叶苍三人停下战斗,看向天狼,心中翻涌,但却说不出话来。

    “叶苍。”天狼看向叶苍开口,声音冰冷。

    叶苍凝望着他,虽然有气,但难以升起怨恨。

    “叶姓不是外人可有的,我放他们走,你从此不再姓叶。”天狼开口。

    “叶姓到底是什么?妖皇族?或者是天族?”叶苍开口问道。

    “你要他们生还是死?”天狼却未回答,言语生冷继续道。

    叶苍心中一黯,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沉默了许久后,艰难开口道:“姓是老爷子们所取,我会上妖族族地,将姓拿回来。

    “走!”叶苍呼唤僧侣与西民,将他们带离此地,但西民离去时,那仇恨的目光欲要将天狼一行撕裂。

    天狼带领妖兽,也头也不回地离开,有苏湘妃盯着叶苍与极无显和那浩大的人群,眼神闪烁好久,最终还是缓缓向西地深处而去。

    有苏湘妃看着天狼道:“为什么要放他们离去,我们三人可以将他们留下。”

    有苏湘妃杀意并未消退,对她而言,只要是人族,便得死。

    天狼沉默片刻后开口:“仅仅千余凡人罢了,难伤人族根基,最终厮杀吾等也难以全身而退,待我们完全恢复时,让西地成为人族禁区!”

    天狼又凝重开口:“极无显也难以控制,极家人,若他死气爆发,我们无人能活下来,还有那恶心的驴子味道。”

    天狼说完后又喟然开口:“湘妃,你遗忘了太多了,没有血脉,怎配姓叶?”

    有苏湘妃与禺狨疯子瞳孔一缩,眉头紧皱,但却依旧想不起,最后禺狨疯子疑惑开口道:“那你刚才还不是说他是外人?还夺走了他的姓?”

    “谁为叶苍护道?祖星...无人可信!

    我们就算复苏得再快,也出不去,这片大地太小了,原本的西域,被打碎得只能称为西地,他得走出去。”天狼反问道。

    “对极无显而言,对极家而言,天家也同样重要!他还是那般精明,与我们一战,只是为了将叶苍与我们分割开,否则有心的人族,不会放过叶苍,他与我牵扯太深了......”

    .......

    没了妖兽阻挠,前路虽然依旧危险,但却没有僧侣与西民出现太多死亡。

    只是没有人来亲近叶苍,即使是那些僧人,过了几日极无显也离开了,他要去找天材地宝,加快自己的复苏,一时间虽人山人海,但叶苍却孤身一人。

    叶苍忧心忡忡地望着那片原始森林,心中甚至不愿去想,不知再与天狼见面时,会是什么场景。

    “天狼,我欠你的,该怎么还?”叶苍紧握手中的天狼腿骨,目光苦涩,艰难开口。

    两月之后,整个队伍终于出了西地,此时的西地却繁闹起来,来了不少修士。

    而也有烂陀寺的僧人也在此,有天周境僧人将旃檀寺僧侣与西民接纳,叶苍目送着他们远离,像是与旃檀寺的一切联系都断了。

    叶苍面露哀伤:“禅师......叶苍有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