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末世生存法则 > 第三十章 顺藤摸瓜(上)
    帝都分会接受调查期间,资金账户被冻结,日常事务暂停,所有工作人员都要配合调查。

    所以,在周一早会上,古教授宣布了编纂工作暂停的消息,要求大家把所有的工作资料封存待查,把自己的个人物品拿走。

    如果不出意外地话,在没有人重新接手注资的情况下,这个项目已经注定黄了。

    “大家辛苦一下,这两天完成最后的收尾工作。”

    古教授安排完任务,众人怨声载道,却无能为力。

    面临第二次失业,华霖接受良好,坐在办公室等着收集整理大家传来的文档数据。

    正无所事事的档口,石教授推门进来:“小华,之前协会送来一批古董书籍,在提供给警方查看之前,需要扫描进系统,你来帮忙一下。”

    绝版书籍绝对不会允许拆卸,因此不能放入机械自动扫描,华霖带起手套,将书籍放在扫描灯下,一页一页小心地翻过去。

    这是一个简单而枯燥的过程。

    很快,他就发现姜丹峰送过来的《神农药经》与《姜氏族谱》。

    第一本书的内容偏魔幻,主要记载了神农氏尝百草的过程,附带草药的药性与使用价值,但是上面记载的大部分药草在现实中已经没有对应的现有植株,真实性有待考证。

    而族谱记录了姜氏一脉历代传承的经过,姜姓自古就是尊贵的姓氏,因此祖先自视为炎帝后人,血脉尊贵,要求后辈不得甘于平庸,要发愤图强,青史留名。

    华霖默不作声地将今天所有的扫描资料都拷贝到自己的储存器中。

    而另一边,黎舞乔装打扮了一番,在爱德华的陪同下前往超自然能力研究协会的帝都分会,地址在天京城隍庙步行街旁边。

    一到地方,都不用找,就看到一群老头老太推搡着建筑门口的刑警,要求进去找办事人员算账。

    大概是因为虚灵混沌观作为主要犯罪场所已经被查封,而里面的道士均被带走调查了,愤怒的信徒找不到第一目标,只能转移怒火,把帝都分会当做发泄的对象。

    “骗子!骗子!同流合污!”

    “把我捐的会员制香火费:退给我!”

    “骗老百姓的血汗钱!!!”

    上了年纪的人最不好处理,公安们也不敢还手,只能好声好气地反复告知他们,关于分会的情况,他们目前也在调查,有确定结果就会公布出来,让大家耐心等待。

    黎舞和爱德华看了一会热闹,发现公安居然还是会让来办事的正常人进出的,赶紧找了个机会溜进去。

    分会内部并没有多特殊,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办事机构,只是来来往往的刑警比工作人员还多。

    并没有穿着工作服的两人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有个年轻警官谨慎而客气地过来询问他们有何贵干。

    黎舞今天扮演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的豪门贵女,因此她今天主要的姿势就是带着墨镜鼻孔朝天,其他的事情由爱德华负责。

    爱德华也是彬彬有礼地回应:“警官你好,我们和陈秘书长约好了今天有急事要谈。”

    “这样啊,那个女人在三楼协助调查,你们过去等一会吧,如果调查结束她没被带走的话,你们还能聊一会。”

    一路上,几乎每个打开的房间都有刑警在里面办事,整个协会充斥着人心惶惶的氛围。

    爱德华小声说道:“看这来势汹汹的架势,我觉得政府是准备要彻查整个帝都分会的档案,整顿帝都的全部宗教团体。”

    黎舞点点头,心想如果再查出什么问题,那新世教派岂不是更受人追捧。

    两人在秘书长的办公室门口张望了一下,只见有个清瘦的女人正在接受公安的问话。

    陈玄灵五观平和,气质温婉,说话的声音也柔柔弱弱的,一幅小家碧玉的模样。

    黎舞留意到她鹅黄色西装的臂膀上缠着一道黑色的绢纱,头上戴着一朵白色珠花。

    这是家里有亲人逝去时的标志,黎舞在民国战争期间曾经频繁的见到。

    警方办案问话的过程绝对称不上让人愉快,而陈秘书看着气弱胆怯,回答起问题来却是滴水不漏,逻辑自洽。

    这个女人绝不简单。

    等了一小时后,黎舞听到里面那个男性警官有些恼火地说了一句结束语。

    “既然这样,就劳烦陈小姐陪我们走一趟了。”

    陈秘书叹了一口气:“那走之前,容我整理一下。”

    女刑警陪着她走向楼层另一头的洗手间,期间陈玄灵也看到了等在门口的两人,大概是想起了预约过的事情,她充满歉意地笑了一下,让他们过段时间再来。

    眼看着今天要白跑一趟,爱德华看到桌上还开着的工作光脑,心生一计,他与黎舞稍微商量了一下,两人马上执行plan B。

    两人闯入办公室,给陈秘书长求起情来,要求把他们的事情先办了再带走她,黎舞撒娇撒痴,用身体挡住男刑警的视线,爱德华则悄悄地将自身的接口连入陈秘书的光脑,开始下载数据。

    管家几乎与真人无二,男刑警果然没有过多在意,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身上。

    “好了你别把姜会长搬出来了,我们也是照章办事。”

    刑警听到军部医院掌舵人的名讳。并没有客气多少,反而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姜丹峰也不见得完全干净……我估计姜家也没有多久好蹦跶了,你还提他的名号干嘛。”

    见狐假虎威不成,黎舞摘下墨镜,摆出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祈求:“警官,我最近被脏东西黏上了,吃不下睡不好还总是做恶梦,你就让我和陈小姐谈一谈吧,让她给我指个明路去去邪气。”

    男人都是视觉东西,男刑警见了美人瞬间眼睛一亮,语气也软化很多,他果然不再着急地把人赶走,还耐心地听取黎舞的描述,指点她可以去某某寺庙拜一拜。

    等秘书长这趟方便回来,爱德华已经完成数据下载,黎舞带上墨镜,表示理解警方的工作,两人告辞离去。

    晚上,两人交换今天的所见所闻。

    黎舞刚看了几页《神农药经》的故事,心里就那个气不打一处来。

    “呕,这是什么马屁酸臭的文章,那老淫虫不就会种点地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他身体力行尝遍百草的感人故事?”

    华霖却表示这个故事在华夏传播甚广,连他在小时候都听语文老师讲过。

    她听罢顿了顿,长叹一声:“哎,罢了罢了,历史就是为胜利者谱写的赞歌,真相究竟如何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姜氏族谱》显示姜家行医有几千年的历史,祖上遍出御医圣手,可惜这些人黎舞一个也不认识,并看不出所以然。

    倒是华霖在爱德华窃取的数据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首先,是陈玄灵工作单位的账户密码,或许可以通过这个尝试登录帝都分会工作系统查看内部资料。

    其次,是遗留在工作电脑上的,部分电子社交账户的聊天记录。

    他们看到今年4月4日早上,有个备注为父亲经常与她语音的账户,发来一条信息“弟弟去世”的消息。

    4月4日这个日子黎舞印象深刻,就在那天凌晨,她在杀了三个企图夺宝的雇佣兵,还差点葬身火海。

    时间的重合、名字里的涵义,线索串联起来,解开了众多谜团中的一个。

    陈玄灵与在牛头山上遇到的匪徒,果然存在着某种联系。

    黎舞困惑道:“超自然协会找寻神器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用得着偷偷摸摸地,又绑架又放火?”

    “匪徒应该不属于协会。”

    华霖分析道:“协会属于政府与民间均有参与的,应该不可能私自豢养武装力量,我猜是晨玄灵背后的组织渗透到协会,利用协会的官方权利来更方便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华霖摸了摸下巴。

    “目前看来,你的对手积势已久,实力不俗呀。”

    黎舞则毫不心虚,“没事,光脚不怕穿鞋,他们势力越大,顾虑就越多,否则不会这样迂回行事。”

    ————————分割线————————

    第二天,通过陈玄灵的账号,华霖进入了协会的工作系统,他意外地她的账号权限很高,基本上可以看到全国各分会数据库的共享内容。

    随后对协会数据库的分析,进一步证明了某些事情。

    超自然能力研究协会一定程度上从政府获得授权,管理社会上的宗教灵异事件,引导正面的信仰活动,发现并扼杀破坏社会秩序的邪教组织。

    为了履行职能,协会拥有一定的网络监控能力,以及必要的情况下申请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的权利。

    光看档案,“灾厄乌鸦”是20世纪某个外境间谍组织的标志,他们利用华夏人视乌鸦为不祥之兆的风俗,利用训练过的鸟类经常在其住宅附近出现,然后再以驱邪者对身份上门刺探情报。

    这个组织暗地里运营了很久才被识破,而且陆陆续续都有发生类似的事情。

    所以协会以尽早发现类似的事情发生,设下网络暗控条件。

    只是最原始的乌鸦事件资料年代久远且并不详细,华霖不禁有些怀疑这个历史是否是有人为了把图腾加入网络监控杜撰或者人造的。

    根据系统资料,在陈玄灵担任秘书长的这几年里,她对这个“灾祸乌鸦”这个图像提出议案,要求分地分会设定了更宽泛的搜索条件,而协会年度会议上通过了她的提议。

    根据工作日志,帝都分会的每一次网络监控发文都经过她的批准。

    线索形成了有效串联,黎舞这才觉得她从一盘散沙状的杂乱信息中,抓到一点真正的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