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废土修真界求生指南 > 第0010章 新手村
    越靠近黑山镇,积雪越少,直至完全干旱,滴雪未落。

    越往前,土地越黑,不见龟裂,渐渐的有了植被覆盖。

    荆棘,青葙,苍耳,狗尾巴草,苘麻,曼陀罗,紫苋,蒲公英,以及各类野菜、地衣和蘑菇……

    植被多样性,个体的涨势,都比绿河谷的植被好很多。

    可见此地水土丰茂,是个种田的好地方,难怪一个大号土丘,会成为方圆千里的最大聚集区。

    黑山镇外围大部分植物,王野都能在地球上找到原型。

    尽管这些并非灵植,但与地球上的版本,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就像地球上的凡人和修真界凡人的区别,一个在无灵环境里长大,一个在有灵环境里长大,有差别。

    比如这里的狗尾巴草,从不耷拉着脑袋,而是根根如剑,节节升高,抢占风力,好借罡风播种。

    譬如蘑菇,大多生的高大,且五彩斑斓,吸引人去采摘……

    然后就能吃席了。

    比如曼陀罗,会感知到附近的细微灵压,普通人路过会闭上花叶,只有修真者路过时才会开放。

    修真世界的感觉……真棒!

    靠近黑山镇,路人也稀稀落落多了起来。

    有骑马的,乘马车的,甚至还有抬轿的……就是没看见御剑飞行或御兽飞行的。

    王野观察了一路,只看见一个乘飞行纸鸢架风飞行的人。

    那纸鸢薄如蝉翼,大如屋舍,借了不少风力,不完全是灵力驱动。

    就这样,还是引得路人羡慕不已。

    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家底,才敢在废土时代这般浪费灵力?

    前方,有条大路,路人越来越多。

    从路人的成分看,大多是低阶的炼气修士,男人的妆容以凶蛮为主,女子大多打扮的花枝招展。

    看来刚才的黑袍女子,是个异类。

    王野仔细看,路上竟还间杂着些许凡人,大多是修真者家眷或仆人。

    极少见到小孩子。

    灾厄十年,也没人敢生孩子。

    这是生物演化的本能,除非灾厄无限长,不生也得生了。

    王野身穿狼皮大衣,挑着担子,在镇外路上也不算什么稀奇的装扮。

    甚至有人把他当成外地货郎,上前询问他卖的什么特产。

    ……

    到了山脚处的棚户区,王野抬头观瞻,才发现这黑山真是一片沃土。

    附近灵气皆聚集于此,寒热交替,气候怡植,适合种田,

    平缓的山体郁郁葱葱,清风徐徐,种着各类灵谷和草药。

    山顶建了座形如碉堡的石楼。

    听老货郎说,黑山之巅有一汪十丈见方的水潭,灌溉了整个黑山镇。

    王野来到山脚,发现有一条环山河拦住了去路,河水浑浊,略带恶臭,应是山上排下来的污水。

    环山河的外侧,零零散散的搭建了几十片低矮的棚户区。

    棚户区修的跟贫民窟一样,区内大多数人都以种田为生,少数人狩猎、经商或是给山民当仆人。

    看的出来,山民,是这里的统治阶级,数量稀少,养尊处优,出门大多骑马,乘车,女人更喜欢坐轿子。

    棚户区大多是外地人聚集在此,向山民支付地税,逐渐形成规模。

    以王野的身份和财力,目前只能当个流民,能不能在棚户区买房,还是个大问题。

    他决定,不管买房还是租房,先在棚户区定居下来,把黑山镇当作自己的新手村。

    靠种田赚钱和修行功法,不到筑基的那一天,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眼下,附近的流民进进出出,王野挑了个担子进来,也没人在意。

    他在外围观察、勘探了很久,挑了个田地看起来荒芜贫瘠,实际上是堆肥过剩、以致烧了灵植的棚户区。

    这块棚户区屋舍多,人丁稀少,房价一定高不起来。

    毕竟,那些水土丰沃的棚户区,房价他也承受不起。

    关于黑山镇房价的问题,王野之前就咨询过老货郎。

    棚户区是不能自建房舍的,或者说自建房要付的地价与房价一样。

    一套三丈见方的棚户,价格就要三百块下品灵石,合三万斤灵谷。

    这价格是王野无法承受的。

    所以,他只能先租一套房。

    棚户区的租金按年算,均价是一年十二块下品灵石。

    而王野目前只有五百斤灵谷,折合成五块下品灵石。

    就算租房,也得找破败区……

    若谈不拢价格,还得卖些物品栏里的装备,比如《养气术》注解。

    王野在山脚饶了整整一圈,才在西北侧,找到了这块因土地贫瘠造成入住率惨淡的棚户区。

    就是这里了!

    王野很兴奋。

    棚户区的入口有一家茶社。

    用破布撑起来一片阴凉地,简易的露天茶水间,七八张方木桌子。

    这种破烂的装修,王野只在港产金庸电视剧里见过。

    看起来磕碜,优点却显而易见:灾厄来了不心疼,或被武林中人动手打架打烂了也不心疼。

    时近傍晚,很多人狩猎归来,各大棚户区和主干道的人流量不少。

    然而,这家茶社生意惨淡。

    这让王野怀疑,老板的主营业务很可能不是卖茶水,而是卖房子。

    王野走进茶社,放下重担后,四下张望着坐了下来。

    不得不说,混合酒酿的灵茶沁入鼻腔,直达心脾,感觉人都飘了。

    店内,有标注茶水价格的旗子。

    一碗灵茶的价格是一斤灵谷,或一两黄金,百分之一块下品灵石。

    掺入灵酒的价格翻倍。

    王野感觉太贵了。

    便点了一碗普通茶水。

    普通茶水标注的价格是……随便留点东西就行,约等于免费。

    “老板,来一碗普茶!”

    随即取出一只肥美的腌制兔子。

    “这是晚辈亲手腌制的兔肉,可以支付一碗普通茶水么?”

    “当然!”

    掌柜是个个子不高、留长须的中年胖男人,兼具仙风道骨与奸商气质。

    收下王野的兔子,掌柜闻了感觉很香,细察却发现只用了盐,对其腌制手法很是赞叹。

    这才去茶水间准备相应的灵茶。

    “茶来了,另给道友免费掺了些灵酒,尝尝看。”

    在掌柜看来,任何来到棚户区的外地修士都是潜力股,都是粉嫩嫩绿油油的韭菜苗子。

    因此,不管王野穿的有多土,担子里有多少俗物,掌柜还是嬉笑上茶。

    王野觉得离谱:茶醒酒,酒混茶不是白喝了吗?

    端起茶盏,好奇的小抿了一口。

    味很冲,旋即回甘,茶多酚与酒精在细微灵力的催化、混合下,由胃直达丹田,掀起一道道隽永绵长的波纹。

    真不赖!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店里三三两两的来了几个熟客,掌柜默契上了茶。

    随即在王野桌旁坐下,好奇问:

    “道友是来黑山镇做生意的?”

    王野知道机会来了,毕竟这是双向奔赴,钱少点问题不大。

    “晚辈常年在黑山镇乡下生活,现在想来镇上定居,不过手头拮据,不知店家有没有便宜的落脚点推荐一二?”

    “那你来对地方了!”

    掌柜陡然兴奋起来。

    “放眼黑山镇所有棚户区,就咱第九区的房价和地税最低!”

    “地是荒了些,但若非如此一般人也没钱定居下来,黑山镇的户口就是招牌,方圆千里没人敢惹。”

    王野抿了口茶,问:

    “价格具体是多少?”

    掌柜道:

    “一般的棚户房要三百下品灵石一套,咱第九区只需二百。”

    王野不动声色的问:

    “租金呢?”

    掌柜早就看出王野没钱买房,但也不在意,外地人都从租房开始,只要有修为,就是合格的韭菜。

    “附近棚户房的租金均价,是一年十二块下品灵石,我这里只要半价。”

    王野微微颔首,明知故问道:

    “这么说,掌柜也有屋出租?”

    掌柜抚须一笑,颇有些仙风。

    “当然。”

    “我在第九区多少有些势力,乱七八糟的事情会少很多,适合道友这种新来的外地人。”

    “你要真想租的话,我这就唤女儿带你去看房。”

    王野一怔,忙推辞道:

    “快入夜了,让女孩子家带我看房子不合适吧?”

    掌柜也跟着一愣,半晌才宽慰道:

    “很合适……小杉虽是女儿家,夜里保护道友还是没问题的。”

    说罢,便扯着嗓子唤来形如肉山的三百斤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