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我以寿命换长生 > 第008章事必·辞别
    意识恢复之后能做什么?

    当然是解去自身的蛊毒。

    这也是老道对他的一种试探,然而效果甚佳,在老道假借药汤能解毒而进入房中查看的时候,只见李修源脸颊上的绒毛已经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而这对于普通人可能会忽视,但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征兆,李修源体内的蛊毒已经消失的征兆。

    这也是老道这么肯定药汤能解毒的原因。

    毒已经解了,和喝不喝药汤其实并没有多大关系。

    至于药汤,正如陈玉所想,只是一些补药的残渣熬煮出来的,唯一的效果就是让气血更加奋涌一点儿,和伟哥的效果差不了多少。

    而老道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李修源产生错觉,这药汤是真的有用。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凡人,那还不是被他捏着鼻子走!

    众人离去后,李修源满目阴沉的从床上起身,压制着声音干咳了两声。

    这该死的老道。

    干咳完后,急忙躺倒在床上,以防被人发现。

    双目紧闭,脑海中却是思绪万千。

    老二竟然发现他下药了,而且还调换了茶盏,想来他已经有所察觉了吧。

    但是,他十分了解老二,既然李富贵还对他十分担忧,那就证明老二并没有将此事说出来,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这个做哥哥的心狠了。

    在他心生辣手的时候,丝毫不知道他所谓的二弟早已经离开了这个是非圈子。

    夜色笼罩,府内十分的沉静,除了不远处一个被锁住的厢房之中,时不时传来几道凄惨的吼叫声外,并无异样。

    李修同的房间,烛火通明,

    一道身影辗转半响后,才熄灯躺倒在了床上。

    又过了半个时辰,只听房间中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门外一道黑影摸索到门前,撬开房门,而后静悄悄的走了进去,迎着暗淡的月光,依稀可以看见一道反射出的寒光。

    那是手中兵刃,

    黑影摸索下,朝床榻走去,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吸声,狰狞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意,而后举起手中的匕首,朝床榻之上刺了下去。

    只是令他恐惧的是,他握着匕首的手竟然被人死死的握住,任他用尽全力,也不能抽出身来。

    “啪!”

    房门被推开,在火把的映照下一群人鱼龙而入。

    为首的正是李富贵和一脸微笑的老道。

    而后朝床上看去,只见一道身影坐了起来,一把将他甩了出去。

    李修源脸上满是恐惧,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些人,似乎有些无所适从。

    “真的是你?”

    李富贵脸色惨白,身影摇摇欲坠,若不是身侧的管家搀扶,怕是这时候已经瘫软到了地上。

    “呵呵,既然知道是我,你想怎么做?扭送官府?还是直接杀了我?”

    “为什么?”

    李富贵看着眼前这个陪伴自己二十余年的人,满是不可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歇斯底里的嘶吼声,好似彻底放空,狰狞的脸色满是愤恨。

    “父亲,我最后再喊你一声父亲,我是李家的人吗?”

    李富贵诧异的看着李修源,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你····”

    “我是你捡来的,我身上没有留着李家的一丝血,老二和老三才是你亲生。”

    李修源凄凉的一笑。

    “自小你便对我十分严格,自私塾出来,就把我带在身边,每日学着做一个散发着铜臭味的商人,是把我当成你李家赚钱的工具了吧?”

    “哈哈,李修同两年未归家,每月的银钱却能到手,李修文只是一个病秧子,你却能为了他放弃万贯家产,我呢?”

    面对李修源狰狞的呵斥声,李富贵身形一颤,摇摇欲坠却半句话未开口。

    李修源是他捡来的,自下私塾后,他便对他十分严厉,强迫其做一个商人···,他说的都是事实。

    一些都是真的。

    李富贵看着眼前这个对他满是恨意的儿子,一股支撑着的信念彻底崩塌,一瞬间,这个年纪尚未过半百的中年人,身上陡然多了一丝暮气。

    短短半月之间,幼子半死不活,二子被他逐出了家门,老大竟然是罪魁祸首。

    哈哈,天要亡我李家啊。

    “噗!”

    一口黑气自口中吐出,随即昏迷了过去。

    李家的一众下人手忙脚乱的将李富贵扶了起来。

    “道长,您快看看。”

    管家焦急的朝老道开口到。

    “无碍,只是气急攻心了而已,开两副下火的药,静养些时日就好了。”

    老道摇了摇头开口到。

    陈玉起身从床上走了下来,撇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李修源,而后缓缓走了过去。

    “一个被利欲嫉妒蒙蔽双眼的人是看不见爱的。”

    “他虽然不是你亲生父亲,但却对你们十分上心,至于你口中所说,他将你当成了李家赚钱的工具,你为何不换个角度想呢?”

    “或许他是想将整个李家交给你呢?”

    李修源眸子一缩,眸中闪过一抹疯狂:“不可能,这不可能!”

    “在今日午后,他误会是李修同对你下药,已经将李修同赶出了李家。”

    李修源浑身一震。

    陈玉再次开口:“李家只有你和一个体虚的李修文,你认为他会将李家交给谁?”

    在陈玉说完后,李修源双目彻底失去了神采,浑身瘫软犹如失去脊椎一般。

    陈玉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人人都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殊不知可恨之人亦有可悲之苦。

    即便是锦衣玉食,也没能掩盖的住他的出身。

    陈玉与公羊德相视一眼,转身出了李府。

    解蛊毒的药在设计之前,就已经派人去李修源的房间之中寻找了,想必现在已经到手了。

    接下来就是李家自己的家事了。

    至于报酬,两人早在之前就已经要到了,正是那些药材。

    老道借助那些药材给陈玉炼制了惊喜‘玉身膏’。

    玉身膏:辅助蕴养身体的药膏,按照老道的说法,一瓶药膏足以让他短时间之内突破至蕴身小成之境。

    至于老道自己的惊喜,一定不比他的要差。

    毕竟大多名贵药材都被他自己昧下了。

    “这是我提前摘抄的呼吸法。”

    陈玉从怀中掏出一张折页,折页上正是陈玉事先摘抄的呼吸法,虽然有取巧之嫌,但李修源的蛊毒确实是解了。

    公羊德接过折页,在看到首书:“静心通明”四个字的时候,双眸微微一缩。

    而后合了起来。

    摇了摇头又将折页递了回来。

    陈玉微微一愣,诧异的看向公羊德。

    “老道,你不是一直觊觎这呼吸法吗?怎么?现在送到你手里,你反而不要了?”

    “呵呵,非是不要,而是要不起。”

    “小子,这是净明道遗失的呼吸法,若是你将呼吸法奉送回西山祖地,或许可以拜入净明道。”

    “小子,咱们有缘再见,老道也该去寻求突破之法了。”

    夜色微胧,

    老道的背影在月光下拖出极长的影子。

    看着老道的背影,陈玉陡然嘴角微微上扬。

    两人只相识不过一日,却犹如多年老友一般,初看其十分正色,俨然是一副有道全真,深入了解,才能发现,老道属实是一个放浪不羁的道家前辈。

    冲着背影,陈玉恭敬的行了一礼。

    眼下虽然耗费了三日功夫,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翌日,

    清晨,

    在客栈依依不舍的目光下,陈玉退了小院,结了房费,走出了客栈。

    掌柜的见陈玉离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知何时才能再遇到一个这般有钱的主儿。

    “剩子。”

    “掌柜的,您喊我?”

    “去,收拾一下后院。”

    恩?

    小二脸上闪过一丝狐疑:“掌柜的,人家陈公子已经走了,你还收拾后院做什么?”

    “让你收拾你就收拾,废什么话。”

    “哦!”

    小二离开后,掌柜撇了撇嘴。

    目光短浅的家伙,既然陈公子有需求,那这世上还没有王公子,李公子了?

    难免会出现如陈公子这般的人,还是提前收拾出来的为好。

    不理会掌柜的目光长远,赚钱有道。

    陈玉离开客栈之后,径直朝书坊而去。

    书坊之中,柳鸣正在整理有些发霉的书籍,想来是今日阳光正好,想要拿出来晒晒。

    “少安兄。”

    柳鸣抬头,见李佑过来,不由的露出一抹笑。

    “子阳兄,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

    “今日是来和少安兄告辞的。”

    柳鸣微微一愣:“子阳兄要离开了?”

    陈玉点了点头,而后从怀中掏出一张折页,递给了柳鸣。

    “少安兄,此物与你,乃是一门呼吸吐纳之法,勤加修习,百岁之寿不是什么问题。”

    柳鸣接过,打量了一眼,而后放入了怀中。

    好似没有在意一般,陈玉倒也没有奇怪,毕竟他对修道并没有什么兴趣,而这也是因为此物取之柳鸣,还是给柳鸣留下一份的好,至于他修习不修习,这就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了。

    “少安兄切记,此物难得,若遇歹人,恐遭惦记,莫要轻易示人。”

    见陈玉神色凝重,不似作假,柳鸣也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

    “子阳兄放心,在下省得。”

    “此后天高路远,恐再难相见,少安兄,珍重。”

    陈玉暗叹一口气,他在这个世界只有三个月时间,而且西山祖地据此不远万里,回来指定是没有可能了。

    可不就是一别,再无相见?

    交友贵在交心,在这是年代,时刻心存算计的人还是挺少的,因此,只要你交心付出,那大概率会收获一个挚友。

    当然,并非绝对。

    陈玉转身正欲离去,只听身后传来一道留步声。

    “少安兄,可还有事?”

    “子阳兄,在下有一事相求。”

    “请讲。”

    只见柳鸣进书坊几息后,拖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陈玉看去,不由的一愣。

    神色怪异的看了一眼这洋人:“少安兄,你这是?”

    柳鸣无奈的苦笑:“子阳兄,想必你也知道修同兄离开李府了吧,只是此次修同兄并没有打算再回省城,罗迪主教不同语言,不识道途,因而留了下来,既然子阳兄离去,能否带他一程?”

    “呵呵,可,正好顺路,便让他随在下一起吧。”

    “如此多谢子阳兄了。”

    “举手之劳而已。”

    来时一人,走时竟然多加了一个老外。

    ······

    李家,

    翌日清晨,

    李富贵醒来之后,脑海中犹记得昨日发生的一切。

    也清楚的知道,李家自此之后算是支离破碎了。

    回念起当日将修同赶出家门的那般决绝,和修同脸上的神情,那是对他这个当父亲的失望和不敢置信啊。

    他十分了解修同,这孩子十分的倔强,随他的母亲,若是他做出的决定,十头牛也别想拉回来。

    眼下寻回修同是万万不可能了。

    李富贵靠在床头神色不由的一暗,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

    “那逆子呢?”

    “老爷,大少爷还在二少爷房中。”

    管家将昨夜陈玉所说的话与李富贵再次复述了一遍,李富贵悠悠的一叹。

    “解药可找到了?”

    “老爷,已经喂三少爷服下了,如今的情况正在逐渐好转。”

    “扶老夫去看看。”

    “是,老爷。”

    李富贵起身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朝管家开口问道:“道长和陈小友呢?”

    “老爷,道长和陈公子昨夜就已经离开了。”

    李富贵无奈的摇了摇头。

    若是没有两位,他李家还不知要成什么样,竟然分文不收就这般离开了,真是世外心境啊。

    看来日后我李家要遵循先辈遗志,多做好事了。

    陈玉和老道不知道,他们的离去竟然使得李富贵心胸陡然开阔起来,或许这就是历事而知世吧。

    事后,李家大郎李修源得到了李富贵的原谅,成为了李家新的掌舵人,遵循善行善为的遗志,在山盂县名声愈加愈好,甚至广传周县,凭借这般名声,度过了无数次危机,成为了一番美谈。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之事。

    阔路之上,一个马车晃晃悠悠的前行,马车内时不时传来一阵惊讶声。

    “哦,陈,你竟然会说我们的语言,哦卖嘎的,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陈,你竟然了解西方文化,这太令人震惊了。”

    “哦卖嘎的,陈,你竟然知道主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