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我以寿命换长生 > 第006章蛊咒之术
    “喂喂喂,小子你那是什么目光,老道可是纯正的正一道门人。”

    陈玉依旧无视,自顾自的喝着茶水。

    公羊德见状,脸上浮现一脉无奈:“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会这么了解我们道门的,老道湘南道唯一的传人。”

    “早说不就行了,还拐弯抹角的。”

    陈玉翻了一个白眼淡淡的开口道。

    公羊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山羊胡随之颤动。

    “小子,要不是老道我不屑于以大欺小,你现在已经趴下了,你知道吗?。”

    看着陈玉投来的怀疑目光,公羊德彻底麻了。

    哪里出来的臭小子。

    深呼吸几次,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带着疑惑看向陈玉:“小子,你是哪门哪派的?”

    “散修。”

    “不可能,你这呼吸法可不是散修能有的。”

    恩?

    陈玉诧异的看向公羊德:“眼光不错吗?”

    公羊德脸上闪过一抹自豪:“那是,老道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这点儿东西还是能看出来的。”

    本来他也未曾注意陈玉的,只是在陈玉问他是那一道的时候,他才微微起疑,普通人哪里管这些,只要能解决问题,即便是魔门出来的,怕是也会被当作救世主吧。

    在经过几分钟的观察,他竟然意外的发现陈玉气息悠长,而且深有节律,这可是道门呼吸法才有的功效。

    因此,他断定,这小子也是道门中人。

    乖乖,老道差点儿看走眼。

    “那你猜猜,在下是那门那派的?”

    公羊德神情凝重的闭上眸子,双耳微动,似乎是在倾听着陈玉的呼吸声。

    陈玉眉头微皱,难不成这老道真的可以凭借呼吸之声,就听出他是哪门哪派的?

    若真是如此,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

    反倒可以借机拜师。

    当然,陈玉指的自然是呼吸法所在的道门。

    至于老道,如果陈玉没看错的话,这老道恐怕也只是蕴身境而已。同为蕴身境,陈玉可没有拜他为师的想法。

    几息过去,

    只见老道张开双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来了。”

    正在陈玉疑惑之际,只见饭馆的小厮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公羊德神采奕奕的看向小厮手中的托盘。

    “清河大鱼。”

    恩?

    那小厮惊讶的看了一眼公羊德:“道长所言不错,正是清河大鱼。”

    “好好好,清河大鱼肉质细腻嫩滑,而且少刺,最是鲜美,此行不虚,此行不虚。”

    小厮将鱼放下,公羊德急不可耐的动了筷子。

    陈玉看着犹如饿死鬼投胎的公羊德,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小子,你不会真以为老道只凭借你的呼吸声就能听出你是何门何派的人吧?”

    公羊德撇了一眼陈玉,开口取笑道。

    看来又是一个初次下山游历的雏子。

    公羊德暗暗一叹。

    陈玉疑惑的开口问道:“对了,这李家的事儿你怎么看?”

    “怎么看,当然是远远的看,如果不是你,老道现在已经出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了。”

    公羊德满口的怨气,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陈玉。

    陈玉则是眉头微皱:“那邪物十分厉害吗?”

    公羊德颇为不耐烦的回到:“不知道。”

    陈玉顿时一愣:“不知道你跑什么?”

    “跑什么?你家长辈是怎么教导你的,能附身的鬼物和妖物,能是咱们这种能碰的?”

    “小子,别怪老道没提醒你,不想死的话,还是快溜吧,这浑水咱们趟不起。”

    公羊德无奈的一叹。

    什么道士,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也会害怕,不跑难不成跑去送死?

    陈玉看着一脸无奈的公羊德,看来李家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了。

    “道长,难不成真的没有半点儿办法?”

    “没有,除非你是养气境的修为,或许尚有一战之力,但若不是,那没可能。能附身的邪物,最弱也是养气,你拿什么跟人家打?”

    “真是邪性,李家怎么会惹到这等邪物。”

    公羊德眸子中闪过一抹疑惑,按理来说养气境的邪物,怎么也不该出现在这小地方啊。

    而且若是有养气境的邪物为祸一方,道门也会出手的,但是现在摆在眼前的就是,他没有为祸一方,只是附身在一人身上,看起来更像是惩罚,疑惑是报复。

    而且这邪物应该还不是弑杀之辈,否则这李家哪里还有存活的可能,恐怕早就成了一片尸山血海了。

    而这些他并没有对陈玉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像陈玉这种刚刚出山的二愣子最爱管闲事,能吓退他,也算是对得起他身后的道门了。

    “道长,若是这邪物真有你说的那般厉害,为何不直接附身在李员外的身上,而是选择了一个自小身体虚弱的少年呢?”

    公羊德抬头皱眉看向陈玉:“什么意思?”

    “在下曾打听过,李家三少李修文自小身体虚弱,而且年仅十三岁,道长可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听了陈玉的话,公羊德不禁眸子一亮。

    “你是说,这邪物实力并不高,只能选择身体虚弱的李家三少出手?”

    “难道不是吗?”

    “不对,修为不足,他又是如何附身的?”

    “这就要看道长的见识了,世间不会没有修为不足也能附身的法门吧。”

    随着陈玉的话出口,公羊德捋着胡须陷入了思索之中。

    一刻钟过去,陈玉放下筷子,喝了一口茶水。

    而公羊德依旧还在皱眉沉思。

    “想到了!”

    公羊德猛的起身,惊喜的开口道。

    “小子你说的没错,果真是有这种可能。”

    “说来听听。”

    陈玉好奇的看着公羊德问道。

    “蛊咒,说白了也就是蛊虫之术,看起来形似附身,但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如此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只害一人,而不害李家了。”

    公羊德神情激动的讲到。

    “不过,又是谁给那小子下的蛊呢?”

    公羊德脸上再次闪过一抹疑惑。

    蛊咒,

    陈玉在听到蛊咒时,微微错愕,本来还以为真的是邪祟作怪,没想到竟然是蛊咒。

    如果是蛊咒的话,那岂不是证明是人为?

    李家三子中蛊,收益最大的谁?

    李修源和李修同。

    李修同刚刚从省城返回,想来应该不是他,那就是李家老大李修源了?

    陈玉微微一笑,原以为是妖邪,没想到却是一出争家产的好戏。

    看着依旧沉思的公羊德,陈玉微微一笑:“老道,走了,这场戏还要咱们配合完呢。”

    公羊德疑惑的问道:“小子,你想要干什么?”

    “当然是为民除害了。”

    陈玉微笑的走出了饭馆,公羊德急忙跟上:“小子,你倒是等等老道。”

    “小子,你准备怎么做?”

    陈玉没有回答,反问道:“蛊咒你能解吗?”

    公羊德皱眉:“可以是可以,只是要废些时间。”

    “可以就行,走吧。”

    “去哪?”

    “当然是去北山,李家祖坟之地了。”

    “小子,咱们不去李家抓贼,去北山做什么?”

    “既然是做戏,那自然是做全套了,你直接抓他,人家能认吗?”

    “也是。”

    ···

    山盂县北山,

    这是一座背阴山,这也是陈玉和公羊德两人到这儿以后才发现的,上山之后,只见入眼的都是刨起的坟山,大概有数十座,时不时的吹过一丝微风,让人不由的心生寒意。

    “小子,这地方有古怪?”

    “什么意思?”

    “这是一处积尸地。”

    陈玉看着公羊德一脸的正色,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

    “老道,这他妈是坟地,还用你说?我又不是瞎子。”

    “老道说的不是这些。”

    只见公羊德上前抓起一把黑湿的泥土,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这地方怎么可能是积尸地呢?”

    老道看着眼前喃喃自语的说到。

    陈玉疑惑的上前,像模像样的抓起一把泥土,但是瞬间就扬了出去。

    “嘶!”

    而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冰冷的寒意。

    泥土入手,一股彻骨的寒意进入血肉,使得陈玉不由自主的就扬了出去。

    公羊德见状不由的一笑:“小子,现在相信老道说的话了吧。”

    “老道,这积尸地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这块地方应该是一处范围极大的尸坑。”

    “老道,这里可是山,怎么会是尸坑呢?”

    “这老道就不知道了,按理来说,这地儿地势极高,不可能作为乱坟岗的,既然不是乱坟岗,又怎么会形成积尸地呢?想不通,想不通啊。”

    公羊德摇了摇头。

    而后看着挖起的坟山,不由的一叹:“这李家也是倒霉,竟然会选择将这儿当祖坟,有此祸事也在情理之中。”

    陈玉疑惑的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这里是什么地方?”

    “积尸地啊!”

    “只要是积尸地就蕴含着无尽的怨气,李家选择这地儿作为祖坟,无疑是一件损阴德的事儿,阴德败坏,人间家门短则衰败,长则断子绝孙。”

    “不过,依现在看来,这李家祖上也是功德深厚之辈,否则断不可能让李家安稳这么长时间。”

    陈玉点了点头,老道是仅凭推算猜测的,但他却走访了解过,这李家在之前可是名声极好,完全称得上是仁义之家。

    只是到李富贵这一代,才略微的有些不济。

    “老道,看样子李家碰到的那游方道士也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否则也不会让李家迁坟移墓。”

    “不好说啊!”

    陈玉微微一愣:“什么意思?难不成迁坟移墓也不成?”

    “老道说的不是这个,而是那蛊咒怎么来的?”

    “蛊咒只有修道之士才有本事蕴养,而且实属左道旁门,老道是怕他让李家掘坟移墓,另有谋划啊。”

    “如此大的一片积尸地,若是用来养尸,那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啊。”

    公羊德脸色一白,有些不敢想象,此地绝对可以造就一具强大的邪尸,届时恐怕对整个修道界,都是一场难以预计的灾难。

    “呵呵,老道,你着实是想的有点儿多了,养尸,那可需要无比悠久的岁月,最起码你如果不突破蕴身境,怕是看不到喽。”

    公羊德微微一愣,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倒也是如此,看来确实是自己多虑了。

    “走吧,这地儿有些渗人,快些解决李家的事儿,老道还要去寻找突破的契机呢。”

    两人下山离开之后,一道身影自一个墓坑中跃出,那道身影浑身笼罩在一件黑袍之下,看不清脸面,十分的诡异。

    在望着陈玉两人下山后,那道身影再次落入墓坑之中,只见其在胸口贴了一道符纸,而后手指掐动,竟然沉入了泥土之中。

    未知过了多久,那黑袍人再次睁开双眸,赫然出现在了一座地宫之中,地宫被一层厚厚的尸骨铺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黝黑的阴气,不远处有着一个祭坛,祭坛上摆放着一具黑棺。

    黑袍人踩着满地的尸骨,吱嘎作响,朝祭坛而去,而后径直的躺在了那座黑棺之中失去了声息。

    ···

    两人下了北山,一路朝城中而去。

    而此刻,

    李家宅院之中,

    李富贵焦急的踱步。

    “怎么回事儿?道长呢?”

    “老爷,人已经派出去了,只是还没回来,老爷耐心等一些时间,想来应该快回来了。”

    “唉!”

    李富贵无奈的一叹,望着房间之中传来歇斯底里的嘶吼声,不由得老泪纵横。

    莫非真的是我李富贵平日里为富不仁,遗祸子孙了吗?

    “老爷,回来了,回来了,道长回来了。”

    一个小厮跑了进来急促的开口道。

    李富贵来不及擦拭脸颊上的浊泪,直接朝门口而去。

    陈玉和公羊德则是相视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讶。

    李家老大又出事儿了?

    怎么会是李家老大呢?

    陈玉给了公羊德一个眼神,怕是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啊。

    而后在小厮的催促下,两人正欲进门,只见李富贵从府内出来,一把跪倒在了公羊德的脚下。

    “道长,还请您救救吾儿的性命啊。”

    公羊德脸色一变,急忙扶起李富贵:“员外请起,还是头前带路,先去看看令郎的好。”

    “是是是,道长快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