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我以寿命换长生 > 第005章公羊德
    书坊之中,四人坐定,在柳鸣的吩咐下,六子匆忙的递来了一壶茶水,柳鸣接过去,给三人各倒了一杯。

    “子阳兄,不知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呵呵,无事,两日未来,过来坐坐。”

    柳鸣颔首,在之前陈玉也没少来,所以倒也没有生出疑惑。

    而后看向李修同:“修同兄,咱们也有近两年未见了吧。”

    李修同点头:“恩,两年多了。”

    柳鸣端起茶,茶盖滤过茶盏开口问道:“这次回来可是准备多住些时日?”

    李修同微微摇头:“尚未可知,待家中安稳了之后再出去吧。”

    两人闲聊了几许,李修同才缓缓的放下茶盏,神色郑重的看向柳鸣:“少安,咱们也算是自小长大的吧。”

    “自然是。”

    “那还请少安告知我,我那三弟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儿。”

    柳鸣眉头微皱,对于李家的事儿,他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毕竟有些事,即便是他也不得而知其中内幕。

    “修同兄,有些事儿还需你亲自回家询问一番,在下终究只是外人,有些事儿不明其中内情。”

    李修同无奈的一笑:“倒是我心急了。”

    柳鸣摆了摆手:“人之常情,无妨事。”

    李修同点了点头,而后指着身侧金发碧眼的洋人:“少安兄,罗迪主教是我从省城请来的大师,只是今日听闻我父亲请来了一位道士,罗迪主教不便现身,且让他先在你这里如何?”

    柳鸣看了一眼金发碧眼的洋人,而后点了点头。

    对于洋人,也只是在书籍中了解过,从未想过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真正的见到。不过,除了金发碧眼外,貌似与他们也没什么区别。

    “如此多谢少安兄了,时候不早,我也该回家了。”

    “修同兄慢走。”

    陈玉则一直在一旁品茶看着,没想到柳鸣竟然还与李家二少爷认识,不过,这似乎是一个机会。

    陈玉打量着眼前这个洋人,主教?

    不管是什么宗教,这都是一个不弱的位子,当然,不在故土,其地位却是要稍弱上不少。

    请来一个外国的传教士,有意思。

    陈玉嘴角微微上扬,外国道士来神州降妖除魔,也不知道这李家二少爷怎么想的。

    前世好歹也是大学毕业,一些英文还是会的,但是陈玉可没有表现自己的机会,因此只是漠然的看着,见陈修同离开后,陈玉也起身提出了告辞。

    “子阳兄,天色尚早,何不再坐一会儿?”

    “不了,少安兄还是安置那位大师吧。”

    说着陈玉离开了书坊。

    茶楼之中,

    距离午时还有一些时间,本来陈玉打算探听一些消息的,奈何没有半点儿有用的消息,即便是李家请来的道士也没有任何底细。

    无奈之下,陈玉只好返回了客栈。

    翌日上午,

    陈玉正在后院练拳,院门被敲响。

    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陈玉打开门插,客栈的小厮恭敬的走了进来。

    “陈公子。”

    “何事?”

    “少安书坊的六子来了,说是他家少爷有事找你。”

    这时候能有什么事儿呢?

    陈玉心中疑惑升起,暗暗想到。

    “你先下去吧。”

    “是,陈公子。”

    陈玉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长衫,才缓缓的走出后院。

    只见六子正焦急的站在客栈门口,时不时的朝里面看上一眼,在看到陈玉的时候,眸子不由的一亮,随即迎了上来。

    “陈公子,我家少爷有请。”

    “何事?”

    “您去了就知道了。”

    见六子不愿意说,陈玉眉头不由的皱起。

    怎么这么奇怪呢?

    不过倒也没有多问。

    片刻后,陈玉看着四下的建筑,心头一动:“六子,这可不是回书坊的方向。”

    六子转过身来,脸上浮现一抹苦笑:“我就知道瞒不过您,不瞒公子,我家少爷此刻正在李府之中,他让我请您前去李府一叙。”

    陈玉眸子闪过一道精光,竟然送上门来了。

    而后恢复平静,笑骂道:“你直说就是,拐什么弯子。”

    “这不是怕您忌讳吗?您若是不去,小的可没法交差。”

    “行了,走吧。”

    陈玉淡淡的开口,而后陷入了沉思。

    眼下李府之中必然是有诡异的,但是看其只附身在一个身子柔弱的少年身上,说明这诡异的实力不算太强,如果连这么一只诡异都解决不了的话,那就证明这道士是个冒牌货。

    只希望这道士是个有神通之辈吧。

    陈玉在心底暗暗一叹。

    即便是不能拜师,也能从其口中得知一点儿这个世界修道的一些知识,甚至借其拜师他人。

    几分钟,两人行至李府门前,有六子在,两人很轻松的进了李家。

    李府会客大厅,数道身影聚集于此,位于上首的是一个充满富态的中年人,左侧是李家的两个儿子,右侧则是柳鸣、一个道士和李修同从省城带回来的罗迪主教。

    此刻众人脸上皆是浮现着一抹愁色。

    就在半个时辰前,公羊道长亲自进入李修文的房中查看了一番,得到的消息是:确实被邪物附了身,然而以他的实力,不足以驱除邪物,解救李修文。

    至于公羊道长,就是此刻在右侧坐着的道长,他确实是正宗的道门传人,手中也有正宗法门,只是经过无数年战乱和历史的冲击,他这一脉,仅剩下了他这一个人,手中剩余的正宗法门,也大多都是残缺的,足足四十年,根据先辈遗留的道书,才勉强突破了蕴身境圆满。

    但,不入养气,终究还是一个凡人,只有进入养气才能动用各种术法,神通。

    即便是蕴身境圆满,也只不过是实力强大一点的凡人罢了。

    而对于这种人能出名,多是懂些简单的风水秘术,什么镇宅,风水人气等!

    你只能说他菜,而不能说他是冒牌货,毕竟和冒牌货之间,还是有所差别的。

    至于李修同请来的洋人传教士更是十分疑惑,虽然在屋中他也感知到了一抹邪气,但是胸口的十字架和圣经竟然毫无半点儿作用。再加上气氛诡异,恐惧之下也只好退了出来。

    只是因为语言问题,交流不便,李家人显然是将这洋人当成了骗子。

    两个道士都无能为力,李家的人就更是束手无策。

    正在着急之时,柳鸣不由的心头微动,脑海中浮现出陈玉的面孔,子阳兄醉心修道,或许有些心得,莫不如让他来试试,也许可以成事。

    这想法一经升起,怎么也消除不掉。

    “李伯父,修同兄,在下有一好友,其醉心修道,或许能有办法。”

    两人眸子俱是一亮:“哦?贤侄的话可当真?”

    “恩!”

    柳鸣点了点头。

    “不知贤侄这位至交好友是何方高人?”

    “修同兄也曾见过,正是子阳兄。”

    李修同眉头皱起,脑海中浮现出陈玉的面容,怎么也和一个道士联想不到一块,不过眼下无能为力,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哦?修同你也认知?”

    李富贵诧异的看向自己的二儿子。

    “父亲,孩儿并不认识此人,只是在少安的书坊与其有过一面之缘罢了,不过眼下让他试试也无妨。”

    “好,还请贤侄将其请来,若是真能解决修文身上的问题,老夫必有重谢。”

    柳鸣点了点头,吩咐了六子几句,这才有了六子前去客栈的一幕。

    陈玉自走进李府后,好奇的四下打量起来,几息后,暗暗称道,这李家确实非凡,不管是装饰,还是建筑都充斥着一股豪气,甚至还夹带着一抹文韵风骨,这是家族底蕴显化才有的。

    “客人稍待,小的前去通禀一声。”

    “恩。”

    几息后,管家走了出来。

    “让客人久等了,我家老爷有请。”

    陈玉点头跟着走进会客厅,只见一个发福的中年人居于上首,不用想也知道是李家的家主李福贵,而左侧首位自然也就是李修源了。

    “见过李家主,诸位有礼。”

    “先生不必客气,听闻先生大才,所以才请先生前来一叙。”

    大才?

    撇了一眼柳鸣,不会是这家伙说什么了吧?

    “呵呵,李家主恐怕失望了,在下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众人皆是一愣,而后目光看向柳鸣,柳鸣脸色略微有些尴尬,心中暗暗称苦,没想到陈玉这般直接,子阳兄,你却是害苦我了。

    面对众人的目光,陈玉丝毫没有异样,他现在确实是一个普通人,这李家十分诡异,他可不会装什么大尾巴狼。

    “落座吧。”

    李富贵无奈的一叹,在见过陈玉的一刻,他抱着的希望就已去了大半,这么一个青年,怎么会是一个道长呢?

    反倒是陈玉亲口承认,让他有些另眼相看。

    而后再次将目光看向那留着羊须胡的道士:“公羊道长,你可有办法解救小儿?”

    “这···”

    见此,李富贵眸子不由的一亮。

    “道长放心,只要能救下我那孩儿,银钱自然不是问题。”

    在听到李富贵这句话时,左侧首位的李修源眸子略显的有些阴沉,只是瞬息间就被其隐了去。

    陈玉也带着审视的目光朝那山羊胡的道士看去,看起来倒是有些风度,只是这东西也是能装出来的,还要看其手段才能确定其是真是假。

    公羊道长微微摇头:“并非是钱的问题,如今尚不明确究竟是何物附在了令郎身上,因而难以下手,为今之计,还是要尽快查探清楚其附身之物,才好下手。”

    “道长只管开口,该如何做只需吩咐就是。”

    虽然李富贵为富不仁,但是对三个儿子的爱却是真真实实的,陈玉见李富贵急切的目光,不由的暗道。

    公羊道长沉吟半响缓缓开口:“按员外所说,令郎的附身之物应该来自李家祖坟,因而此事还需从李家祖坟着手,本座前去北山查看,李家负责把当初挖坟掘墓的下人召集起来,而后询问当时可有什么异事,切记,事无大小,但求俱细。”

    “没问题,一切麻烦道长了。”

    李富贵应道。

    “降妖除魔,本就是吾辈职责,员外不必客气。”

    一脸正色的起身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陈玉见状也急忙告辞,跟了上去。

    这老道应该有点儿东西,只是可能东西不多。

    只见老道出了李家,脚步变的匆忙了不少,径直的朝南门而去,北山自然是要从北门出去,那去南门,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要开溜!

    陈玉顿时翻了一个白眼。

    好吗,说了一大堆,竟然是要开溜。

    “道长,道长请留步。”

    听到身后的声音,公羊德浑身一颤,停下身形转过身子,露出一抹微笑,在看清喊住他的人时,不由的一愣。

    怎么会是这小子?

    在柳鸣开口的时候,他还胆颤心惊了片刻,只是没想到来的竟然只是一个普通人。

    “小友喊老道作甚?”

    陈玉脸上闪过一抹戏虐,开口问道。“道长不是说要去北山吗?怎么朝南门而去?”

    公羊德眸子转动,想也不想就开口道:“这···老道腹中饥饿,去寻个吃食。”

    陈玉眉头微挑,朝一旁看去,公羊德也抬头望去,只见正是一家饭馆。

    公羊德脸上略有一些尴尬。

    “道长请,在下请客。”

    公羊德闪过一抹无奈,抬脚朝饭馆走了进去。

    落座后,陈玉打量着眼前这个洒脱不羁的老道,一分钱不要,就要开溜这显然是看出了点儿什么,正如自己猜测的一样,这老道有点东西,只是东西不多。

    “小友,你一直看着老道作甚?”

    “不知道长是属于道家那一脉?”

    “云鹤道。”

    “道长失言了,云鹤派向来只收女,而不收男。”

    恩?

    公羊德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陈玉:“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是真的了!

    这倒不是修道杂谈中的记载,而是陈玉前世的记忆,前世他也曾看过不少道书,对于道门也了解不少。

    这云鹤道,却是一个女派。

    陈玉皱眉,这个神州世界,似乎与自己前世的某些东西高度重合,是平行世界吗?

    “呵呵,道长还未告知在下呢。”

    公羊德眉头微皱,而后一脸正色的开口:“贫道正一道公羊德。”

    陈玉直接无视,而后端起茶盏喝起了茶水。

    正一道是道门魁首,总领道门,能有这么一个货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