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我以寿命换长生 > 第004章李家三子
    清晨,

    微风中携带着一丝寒意拂过脸颊,陈玉从客栈中出来,一路走到一座毫宅大院前,门前摆着两个硕大的大石狮子,镶钉的漆红大门,亮金的牌匾无一不昭示着这是一家有钱的主儿。

    【李家】

    享誉山盂县的豪门李家,只是现在的风评略有些不善,当然,对于有钱的主儿,名声什么的大多也不会在乎的。

    陈玉在不远处选定了一个早点摊子,而后坐了下来。

    摊贩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李府门外摆摊,估计也是想要挣点儿李府的钱,毕竟李府雇佣的下人可不在少数。

    这老头儿有点儿东西,怕不是比的起前世那些在校园门口的小吃摊。

    陈玉暗暗想到。

    “客人,您要点儿什么?”

    “来碗混沌,再拿两个饼子。”

    “客人,稍后。”

    混沌是现煮,饼子也是现烙,驱寒。

    没几分钟,只见几个小厮从李府大门出来,睁着朦胧的眼睛,径直朝摊贩走了过来。

    近前,嗅了一口香气,脸上闪过一抹急切。

    “老秦头,给我们几个两碗豆花,三碗蛋花,注意要甜口的,再来十个饼子。”

    “好嘞,您几位稍等。”

    “快点儿,估摸着再有半个时辰就要点名了。”

    “请好吧,绝对迟不了。”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手却不慌不忙的动了起来。

    陈玉在一旁用余光撇着李府的几名小厮。

    “剩子,昨晚小少爷房间又闹腾了?”

    “嘿,那还用说,吓得我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如果不是老爷给的钱多,谁爱去那地儿,阴森森的,怕不是哪天就要被吓死了。”

    “唉,只是苦了小少爷,不过才十三岁,平白无故的得了癔症。”

    “呵呵,什么狗屁癔症,你们还不知道这山盂县怎么说咱们小少爷吧。”

    几人微微一愣,皆是带着疑惑的目光朝开口的那人看去。

    “怎么说?”

    “迁坟移墓,惹了先人,咱们小少爷这是被附身了。”

    四人相视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恐惧,而后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再联想到夜间小少爷房间之中传来的嘶吼之声和怪异之像,脸色不禁的一白,这恐惧的感觉是怎么也消不下去了。

    “不能吧。”

    那位领下值夜被称作剩子的人,心中更是久久的不能平息下来。

    “这谁知道呢。”

    五人顿时心有余悸的沉默下来。

    “老秦头,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

    “好了好了,这就来。”

    而后端着五个小碗,加十个饼子放到三人桌前。

    虽然不愿意这么快回去,但是没了例钱,养家糊口可就难了。五人只用了不到一刻时间,解决了早餐,匆匆的朝李府走去。

    五人离开后,陈玉才慢悠悠的放下筷子。

    眉头皱起,

    为什么单单附身这李家的小少爷呢?

    “秦老。”

    陈玉喊了一声,那老人似乎闻所未闻,依旧低着头打理着自己的摊子。

    “秦老。”

    陈玉再次出声,那老者才缓缓的抬起了头。

    “客人在喊小老儿?”

    陈玉微笑的点了点头。

    倒是那老人显得有些拘谨了。

    “客人不必这么客气,称呼小老儿老秦头就是,旁人都是这么称呼的。”

    “呵呵,秦老坐吧。”

    招呼老者坐下,陈玉缓缓开口:“秦老在这李家门口摆摊有些时间了吧。”

    “恩,有十数年了。”

    陈玉嘴角微微抽搐,这是逮着一家羊毛薅啊。

    “秦老,十几年应该也攒下一些钱了吧,为何现在还要出来受这般累?”

    陈玉有些怪异的看着老头。

    “这···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在老人的讲述下,陈玉不由的陷入了沉默,其实与自己猜测的倒也没什么大差别,老秦头也算是一个有前瞻性的人,只是奈何家中有个赌鬼儿子。

    面对一个吸血虫,就是挣再多的钱恐怕也不够用吧。

    在老秦头的言语中,除了无奈之外还是无奈。

    在这一刻,陈玉成了一个倾听者,听着老人苦涩中夹杂着无奈的倾诉。

    足足小半个时辰,老人才停了下来。

    无意间擦拭去眼角的浊泪。

    “让客人见笑了。”

    “不碍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客人怕是有什么事儿要问我老头子吧。”

    老人张着浑浊的目光笑着开口到。

    陈玉也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点了点头:“不错,秦老,在下是想问问这李家的幼子。”

    李家的幼子?

    老人闪过一抹追忆:“李家有三个孩子,老大李修源,老二李修同和老三李修文,老大随父经商,走南闯北已经有了一定的底蕴,老二喜文现如今正在省城读书,至于老三,听说是在出生时动了胎气,不但性子柔弱,就是身体也十分柔弱,在之前老头子还见过几面呢。”

    “只是没想到,仅仅过去几日,就得了癔症。”

    老人颇有感触的叹道。

    而陈玉在老人说到身体柔弱的时候就陷入了沉思。

    身子柔弱,癔症,倒是符合附身的前提,身子柔弱证明阳气不足,癔症则是附身的东西在作怪。

    看来自己猜测的倒是没错。

    “秦老,餐钱给你放桌上了。”

    “好嘞,客人您慢走。”

    没过几息,身后就传来老秦头的呼喊声:“客人,您银钱给多了。”

    陈玉摆了摆手,他虽然帮不了所有人,但力所能及的也只有这些了。

    在回客栈的路上,寻了两个机灵的乞丐,给了几块银钱,并吩咐他们时刻注意李府的动作,若是有发现,来文山客栈报信,到时候还有银钱拿。

    事情简单,还有钱拿,怕不是没有比这更容易来钱的事儿了。

    自己这也算是变相的做好事儿了吧。

    陈玉暗道。

    文山客栈后院,

    陈玉花了一些银钱就将此地包了下来,至于钱哪儿来的?要知道在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可是将下人身上的钱全部都拿走了,再加上陈父给的,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至于另一个目的则是,一旦此事暴漏,也会被定义成是谋财害命,这样陈父也能安稳一点儿,最起码在那黄皮子得偿所愿之前,陈父是安全的。

    钱财都被陈玉通过万界楼带了过来,这也是陈玉意外发现的,万界楼还可以当作临时的储物空间。

    而租下后院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练拳。

    伏虎式,

    是为了蕴身而锻造的一部拳法,倒是与前世的五禽戏有异曲同工之妙。

    至于实际战力,应该还是有的,练至大成,想来以一敌十是没什么问题,毕竟好歹也算是修道入门级的拳法。

    陈玉立在院中,双眼紧闭,脑海中则是在回忆着伏虎式的拳路。

    片刻后,开始有模有样的打了起来。

    起手无力,比起耍把式的都要差上许多,好在陈玉都已经熟记于心,在熟练几遍后,拳路愈加通畅。

    半个时辰后,陈玉犹如从水中出来的一般,浑身被汗水湿了一个通透。

    “呼!”

    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运转呼吸吐纳法,浑身毛孔张开,一股凉意流转全身。

    没想到呼吸吐纳法和伏虎式加起来竟然有奇效。

    怪不得写修道杂谈的那位前辈会选择留下两样东西。

    夜间呼吸吐纳,白天练拳养身,

    就这般两日时间过去,夜色升起,陈玉立在窗边望着清冷的月色,悠悠的一叹,看来自己寄希望于李家,多少有些异想天开了。

    明日就是最后一天,看来可以离去了。

    翌日,

    清晨,

    陈玉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呼吸吐纳法没有像前两日那般功效大了,今日竟然只是隐隐的感觉到体内传来一阵舒适感。

    看来蕴养身体也是一件持之以恒的事儿。

    修道杂谈之上极少有提及修炼的事儿,多是一些纪事,不过对蕴身境倒是提了一句:年幼者所需时间最短,年长者所需时间最长,天资卓越之辈,所需时间最短,天资愚钝之辈,所需时间最短。

    无疑是在说,蕴身在年幼之时修习最佳,年龄越大,体内的杂质越多,耗费的时间也就越长;至于后面一句话则是谈及了天资,至于天资优劣如何区分,书上同样没有记载,不过总结下来同样是一句话:有些人他不配修道。

    陈玉脸上不由的闪过一抹忐忑,要真是资质太低,那就尴尬了。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房门被敲响。

    “陈公子。”

    “何事?”

    “客栈外面来了两个乞丐,说是您让来的,若是不是,您开口,小的这就将他们赶走。”

    恩?

    有消息了?

    陈玉眸子一亮。

    推开门,只见那小厮恭敬的站在门口,见李佑出来,恭敬的微微一笑,陈玉现在可是店内的大主顾,掌柜的特意吩咐,事事要有回应,件件要有着落,陈公子就是要天上的星星,那也得想法摘下来。

    这也让陈玉第一次体会到了钞能力的美好,毕竟这年头像陈玉这么大方的人可不常见。

    “让他们进来吧。”

    “是。”

    小厮离开后,陈玉也紧跟着下了楼,只见小厮正带着两个乞丐走了进来。

    “陈公子。”

    “公子。”

    三人各自恭敬的喊道。

    “你且下去忙吧。”

    “是,陈公子。”

    小厮离开时,看向两个乞丐的目光中满是羡慕,也不知道这两个小乞丐究竟哪一点儿被陈公子看中了。

    这下,这两人怕不是要赚的盆满钵满了。

    “说说吧。”

    陈玉撇了一眼两人。

    只见两人正看着小二为自己准备的早餐吞咽着口水。

    在听到陈玉开口后,两人急忙收回了目光。

    “公子,李家派人请来了一个道士。”

    陈玉皱眉:“还有呢?”

    “这···”

    “那道士从哪儿来?”

    “···”

    见两人支支吾吾的样子,陈玉微微摇头,看来自己对他们两个期望过高了,不过想想也是,这两人也不过是乞丐而已。

    陈玉甩下几个银钱,两人欣喜若狂的接过银钱。

    “走吧,日后便不用来了。”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一阵道谢后,匆忙的跑出了客栈。

    道士,也不知道是有真材实料,还是一个骗子。

    陈玉皱眉沉思了片刻,起身离开了客栈。

    少安书坊,

    陈玉踏进书坊,只见书坊中只有六子一人。

    见陈玉进门,六子微笑的问候道:“陈公子,您来了!”

    陈玉扫视了一眼书坊,并没有看见柳鸣,疑惑的开口问道:“你家少爷呢?”

    “嗨,咱也不知道,一大早就出门去了,说是要去接一个故人,现在还没有回来,您如果不着急,在书坊等等,兴许马上就回来了。”

    陈玉皱眉摇了摇头:“不了,柳兄回来,告知他我来过就行。”

    “陈公子,您慢走。”

    陈玉低着头走出书坊,本来想通过柳鸣进入李家一观的,毕竟他只是外乡人,贸然的前去,怕是进不去。

    但是柳鸣不一样,作为山盂县的书香门第之家,其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而且听闻他父亲和李富贵也是老相识。

    只是没想到不在书坊内。

    “子阳兄?”

    恩?

    陈玉抬头,只见柳鸣与一个青年和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相伴一起走了过来。那青年丰润如玉,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衣衫华丽,领口别着一枚领结。至于那金发碧眼的洋人则是胸口挂着一根十字吊坠,手中拿着一根厚厚的书籍,满面祥和。

    “少安兄。”

    陈玉打了一个招呼。

    “果真是你,在下还以为认错人了呢。”

    “来来来,与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李修同,也是李家的二少爷,这位乃是一位西洋主教。”

    而后又指着陈玉,朝那两人开口介绍道:“这位是陈玉,陈子阳,也是一位读书人,论学识不比在下浅薄,甚至犹有甚之。”

    “少安兄谬赞了!”

    陈玉微笑的点了点头,心头却是一动,这就是那个在省城读书的李家二少爷?

    端是生的一副好皮囊。

    在陈玉打量着李修同的同时,李修同也在打量着陈玉,普通,十分的普通,如果说柳鸣出身书香世家,身上带着一股子书香气的话,那陈玉则是逊色的多,半点儿书卷气没有,看起来也只像是一个普通人。

    或许是碍于柳鸣的面子,两人还是微笑的点了点头。

    如果被陈玉知道李修同心中所想,一定会翻个白眼,生活在现时代的五好青年,哪里来的书卷气,就这,为了融入这个世界,陈玉还是收敛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