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我以寿命换长生 > 第001章死而复生
    大雍朝,

    康宁府,

    青宝县,

    ······

    我穿越了?

    陈玉微微呆愣,接受着脑海中的记忆。

    陈玉,字子阳,青宝县富庶之家陈家独子,三天前被陈父送出陈家,准备前往康宁府寻亲,谁曾想夜宿荒庙歇脚之时,竟然被一头人形直立的黄皮子给杀了。

    而且在记忆中,这黄皮子还是自家供奉的保家仙,陈家能有现在的富贵,还多仰仗这只黄皮子。

    接受前身记忆的陈玉朝身侧看去,只见满地的尸身,死前的面上透漏着惊恐和不安,这些人都是前身的护卫加仆人,眼下却是糟了无妄之灾。

    看来寻亲是假,避祸才是真的啊!

    陈玉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迎着黑暗的目光深邃而复杂。

    这究竟是什么世界,竟然还有妖怪存在。

    虽然自己借尸还魂,但是陈家却是回不去了,去往康宁府吗?

    念起陈父离开前凝重的神色,恐怕是早有预料,这让陈玉隐隐的有种立刻返回陈家的冲动。

    执念吗?

    陈玉眉头微皱。

    “放心吧,我会回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回去与送死何异?”

    在心中暗暗默念道,似乎是对自己说的,也或许是给前身的一个承诺。

    在陈玉默念完之后,只感觉浑身确实轻松了不少。

    而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这书信是陈父离开前交给他的,嘱托他在抵达康宁府之后方可拆开。

    只可惜,前身都没能出的了青宝县。

    撕开信封,陈玉掏出了两封盖印绰的书信,

    两封?

    陈玉微微一愣,一封自然是给他的,那另一封呢?

    难不成康宁府寻亲的事儿是真的?

    【吾儿亲启】

    【赵铭兄亲启】

    果然是真的。

    本以为只是陈父为了避劫而让他离开的由头,没想到真的有这个故亲。

    陈玉撕开陈父留给自己的那一封书信,寥寥数百字,其中不但讲述了让自己离开的缘由,还讲述了那只黄皮子,最后提了一下赵家。

    十九年前,陈父陈文浩商场失意,在与一众好友入山踏青之时,意外救下了一头受伤的黄皮子,出于慈悲心,陈父将其救回家中照料,谁知深夜,这黄皮子竟然开口讲了话,实言自己是一只修行多年的妖,愿为报恩留在陈家,相助陈家兴盛。

    本来陈文浩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是十分惊恐的,妖,自古在人间流传的就是吃人的代名词。

    但是一念贪起,心中再也安奈不住。

    比起贫穷,妖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这黄皮子成了陈家的保家仙,日夜受陈家香火供奉。

    一转眼十九年过去,陈文浩娶妻生子,家业兴盛,对这黄皮子再也没有半分畏惧和忌惮,更将其视为了陈家真正的保家仙。

    然而最近这黄皮子愈加猖獗,不但想要陈家为其立庙建祠,还想要童男童女用作修炼。

    十九年隐忍终于露出了獠牙。

    然而面对一头成了妖的黄皮子,陈文浩也无能为力,只得以探亲为由,将陈玉送出青宝县,为陈家留下香火。

    只可惜···

    陈玉悠悠的一叹,自古贪欲惹祸根啊。

    至于赵铭兄,乃是陈文浩去往康宁府行商时结交的至交好友,两人情投意合,结交为了八拜兄弟。

    更言,日后子女要指腹为婚。

    陈玉:······

    没想到前世没女票,穿越过来平白的多了一个娃娃亲。

    陈玉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青宝县目前是回不去了,去找自己的老岳父?

    正在陈玉思索之际,脑海中陡然传来一声震颤,陈玉意识一沉,出现在了一座三层角楼前。

    角楼门敞开,闪烁着白光。

    陈玉神色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是金手指?

    而后面色欣喜,看来穿越者福利一说并非妄言。

    收敛起欣喜之色,朝散发着白光的门走了过去。

    在踏入角楼的一刻,一则信息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万界楼:共分三层,分别对应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和大千世界,每一层内更有无数世界,宿主可穿越世界截取机缘。

    穿越规则:以寿命获取穿越时间,

    时间比例:一比一,当前世界时间不变

    冷却时间:小千世界一周,中千世界一月,大千世家一年。

    回归时间:宿主可随时回归,不限时间,地点,情况。

    注:(1)于世界之内生存时间不足十分之一,获取保底机缘,机缘自该世界内获取,寿命概不退换。

    (2)初入世界有三个时辰保护期。

    在了解完信息之后,陈玉皱眉陷入了沉思。

    其实能获取到什么样的机缘,还是要看自身,有可能白白浪费全部时间,亦有可能,初入世界就获得极大的机缘。

    最让陈玉安心的是,竟然有三个时辰的保护期,加上可随时回归,完全可以刷低保,但是最后一句话让他彻底放弃了,寿命概不退换,其实算起来应该还是亏了的。

    宿主:陈玉

    寿命:五十年零十个月

    记忆节点世界:无

    注:可花费寿命,保存当前世界,供下次进入。

    当前修为:凡人

    当前可进世界:小千世界

    是否花费寿命进入世界:是—否

    离开。

    陈玉默念一声,意识回到身躯,看着满地的尸体悠悠一叹,强忍着不适从下人怀中摸索了一番,掏出一些银两和一个火折子,而后走出了庙宇,将火折子点着,扔向庙宇。

    片刻后,庞大的火舌吞噬了整座庙宇,连带着其中的尸体也化为了飞灰。

    他活着的消息在拥有自保能力之前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些尸体和庙宇付之一炬。

    即便是被人发现,面对一堆木炭,也不会被人辨认出来。

    看着大火燃起,陈玉的身影消失在了庙宇之前。

    ······

    天色阴沉,没有雷声,下着蒙蒙细雨,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

    一所茶楼之中,聚集了不少避雨的行人,多是欣喜的攀谈着,毕竟已经此地已经有月余不曾下雨了,茶楼靠窗的角落处,一个身着儒杉的年轻人面带愁色,望着阴郁的天气。

    这年轻人正是陈玉,距离陈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三日,这三日他奔波了两个县城,也算是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些了解。

    末法,

    与前世的民国相似,

    民间依旧流传着鬼神之说。

    陈玉也碰到过几个游行算命的道士,只是经过观察无一不是深谙诈骗之道的匪类。

    没有修道的消息,他也只能大海捞针般的一座城市一座城市的搜寻,运气这东西有时候是真的有用。

    本来准备今日就离开的,谁曾想竟然下起了雨。

    为了保险,他只是花了三个月的寿命,因此在这个世界也只能待九十天,如今已经过去三天了。

    陈玉颇有种待够十天直接离开,刷保底的冲动。

    但还是被他压抑了下来。

    与其刷保底,不如拼一把,大不了遇到危险直接跑路不就行了。

    “客人,您的茶。”

    “多谢老板。”

    “客人您慢用,若是不够,咱们还可以再续。”

    “好,您忙。”

    陈玉收回目光,倒了一杯茶水。

    眼下冬日刚过,春雨到来,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的寒气,一杯热茶正好用以暖暖身子。

    春雨如酥,当是一年最好的时节。

    听着雨声,品了一口热茶。

    心中的惆怅不由的消失不见。

    “听说了吗,昨日李家又出事儿了。”

    “恩?怎么回事儿?。”

    “李家小儿子昨日突发癔症,又伤了两个下人,听李府的下人说,这李府小儿子现如今骨瘦如柴,怕不是离死不远了。”

    “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可不是,听说有几次了。”

    “该,还不是开坟掘墓闹的。”

    “莫乱说,莫乱说,这事儿可不兴咱们议论的。”

    ···

    陈玉竖起了耳朵,安静的听着避雨人传来的议论声。

    癔症,通俗的讲也就是精神病,对于发疯起来的精神病患者确实有可能伤到人,但是这骨瘦如柴怎么会呢?

    按照李家的家业,即便是一个精神病儿子,也会顾他吃喝的吧,绝不可能发生骨瘦如柴的事儿。

    有诡异。

    陈玉暗自思索,决定再在此地留上两日。

    “老板,续茶。”

    “客人稍后。”

    几个呼吸后,老板提升一个茶壶走了过来。

    “客人小心些,这茶水可烫的很。”

    陈玉笑着开口道:“不妨事。老板,若是无事,可否坐下聊上片刻?”

    “呵呵,所幸没什么人,客人是想知道什么吧?只管问就是,在下若是知道一定知无不言。”

    “不满掌柜的,在下确实几个问题想要知道。”

    掌柜的笑着点了点头。

    毕竟来他这个茶楼中喝茶的不是附庸风雅的儒生,就是来打听消息的,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陈玉自袖口掏出一个碎银子放到掌柜的身前。

    掌柜的微笑的推了回来:“我看客人也是面生,想必是外乡来的吧。”

    “恩。”

    陈玉微笑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

    “外乡人来打听消息,若是一些人尽皆知的事儿,不收银钱,而且客人给多了。”

    陈玉微微一愣,不由的高看了这老板一眼,在这个乱世之中能视银钱若无物的可没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