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强抢来的夫君竟是个白切黑大佬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备婚
    安平。

    安平郡主。

    这个世界上能称之为安平郡主的人只有一个,那个人如今正在豫州。

    包间里面的声音继续传了出来,不过剩下的事情便与苏长乐无关了。

    江慎拐角处站定了一会儿,在听到苏珩这么说了之后,眼神不自觉的沉了下去,一直到了宋实在后面提醒:「大人。」

    「嗯。」江慎的嘴角落了下来,他缓步离开了樊春楼。

    酒楼里面的人也没想到,这菜还没上呢,江慎就从里面出来了。

    看来是事情说的不太顺利。

    老板不敢多问,只赶紧让人把后面停着的马车喊过来,自己毕恭毕敬的在门口与江慎一起等着。

    待江慎上了马车,老板才从外面进来,他擦了擦脸上的汗,又赶忙跑上了二楼的包间,看看傅大人有什么需要的。

    江慎在马车上坐定,车夫将马车行驶起来,待走出了街市,周遭嘈杂的环境才安静了下来。

    安平郡主四个字一直在江慎的耳边绕着。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发簪,那白玉簪触及生凉,江慎的指尖被冰的令人清醒。

    他今日前脚刚刚拒绝了傅青松,后脚便听到了苏长乐将要二婚的消息。

    可真是凑巧啊。

    「大人,到了。」宋实一直跟在马车的旁边,待马车要停下之前,给江慎提醒。

    自从苏长乐离开金陵了之后,江慎便从郡主府搬了出来,他没有回裴府住,出来了之后便到了陛下赏赐的那个宅子里。

    前些年陛下已经把裴若甫的案子重新审了一遍,不仅是这个案子,连带着魏太常的其他案子陛下也都查了一遍,最后数罪并罚,但因魏太常的确是多年老臣,陛下为了给他一个体面,便赐他于大理寺中自尽,其罪不牵扯子女。

    魏如意虽然没有被魏太常的事情牵连,但她自那之后也一直躲在二皇子的府中一直都不见人。

    而魏太常的那些旧部,大部分也在魏太常倒台之后,投入了二皇子的麾下。

    裴府之前因罪发配的人也都从边关回来了,只不过那裴夫人在小产之后身体一直虚弱,在发配的第二年便随着裴大人故去了。

    陛下命人将裴府收拾了出来,只不过江慎却没有回去住。

    「嗯。」江慎从马车上下来,径直往府中去。

    江慎的这个住处是陛下赐给他的,他修缮了一番之后便搬了进来。

    江慎一路进了园子,过了一汪小小的湖水之后,便到了他往日住的地方。

    若是有人能够仔细的去看看,便能发现这个地方与裴府中的一个院子一摸一样,院子中的小楼上的牌匾,上面的「静楼」二字,也与裴府中的那个一摸一样。

    江慎推开门,绕过了一楼的正厅,直接往二楼的书厅去。

    江慎坐在了书桌前,他提起来了笔,在书桌上面写了四个字。

    「安平郡主。」

    过了这个冬日,他与苏长乐便已经整整三年没有见面了。

    「苏长乐……」江慎念着这个名字,他在暗夜里面勾起了唇,道:「你不是说过,属于金陵的人,一定会回来的嘛。」

    江慎说着,便起身离开了书桌前,他起身上了三楼,那是他平常睡觉的地方。

    一床简单的被褥与青色的床帐,江慎换了寝衣,抬手将束发的簪子摘了下来放到了床边。

    墨色的长发顺着散在了他的肩上,他将旁边的一条嫣红色的发带拿了过来,在自己的小手指上缠了几圈。

    这是之前苏长乐偶尔束发用的,苏长乐在离开郡主府之前并没有带走太多的东西,于

    是他便在她的梳妆盒里面找到了这个。

    他躺在了床上靠外面的位置,里面留出来了一大片的空位,像是苏长乐之前还在的那个样子。

    定亲嘛?

    之前不是说好的只爱他一个嘛?

    --

    冬日来临,长极殿上朝的时间也往后推了半个时辰。

    江慎乘着马车到了宫门前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官员等在了外面,可能是马上就要过年了,年终岁尾的,大家也都放松了许多。

    大家看着江慎进来,纷纷上去行礼:「下官见过江大人。」

    江慎微微的点了点头,问道:「方才大家都在说些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在说明日便是休沐日了,趁着这天气还不算太冷,天气又好,想着去哪里尝尝美食呢。」回话的大人道:「不知江大人可有兴趣?若是有兴趣的话,明日便与下官们一同前去。」

    「你们自去即可,明日本官还有些事。」

    「那便不打扰江大人了。」

    几个人在长极殿外说完了几句话,长极殿的殿门便打开了。

    今年秋季的收成不错,入了冬日之后各地也都无事,这上朝便也是轻松的惯例。

    陛下再问了几句日常的事情之后,便让众人散朝。

    江慎也跟着众人退了出去,随即徐公公跟了上来:「江大人留步。」

    江慎停了下来:「徐公公有何事?」

    「陛下要见江大人,陛下最近有些烦心事,想让江大人给陛下出些主意。」徐公公弯腰领路,「江大人,这边请。」

    「是。」

    江慎一身官服跟在了徐公公的身后,到了长极殿后的书房。

    陛下朝服未换便直接到了长极殿,江慎已经等在了殿中,陛下到了的时候,江慎低头行礼:「下官见过陛下。」

    「不必多礼。」陛下走到了龙椅上坐了下来。

    虽然才三年多,但陛下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如今多走几步路便已经有些喘,需要咳嗽几声才能说话。

    「陛下保重身体。」江慎站在旁边,看着徐公公给陛下端了一杯茶,他才出口气劝道。

    「人老了,这些都是正常的。」陛下又咳嗽了两声,他喝了茶才把咳嗽压了下去,「近日找你来,是有事想让你出个主意。」

    「陛下请说。」

    「如今边关已经安稳了许多,林老将军的身体好像也好了大半,如此的话,那林小将军也该回来过年了。」陛下又咳嗽了几声,「如今朝中的年轻人多是文臣,若是林小将军回来,便也能为武将添一员。」

    林怀川嘛?

    江慎笑了笑:这个人他倒是快要忘了。

    「陛下说的是。」

    「只不过,朕不知道要用一个什么理由将林小将军召回来比较好。」陛下端起了茶,喝了两口之后,又道:「说到这儿,忽然想起来安平了。这丫头已经在豫州待了三年了,这许久不见,朕倒是有些想她。」

    陛下一边说着安平,一边观察着江慎的脸色。

    他的脸色未变,好像只是在帮着想该如何让林怀川回金陵。

    「既如此……」江慎笑了笑,「臣倒是有一个主意,可以让林小将军回到金陵,也算是为陛下添了一桩喜事。」

    --

    豫州的锦王府内大家都喜气洋洋的,安平郡主定亲的日子定在了年前,又赶上了新年的筹备,整个府中的人都很热闹。

    锦王妃拉着苏长乐准备量身子:「这次定亲一定不能像在金陵那般糊弄了,之前那两次都好像是闹着玩儿一样,这次可不一样,人家杨先生是读书人,我

    们定不能轻视了人家,好像是在仗势欺人。」

    苏长乐被绣娘摆布着量身子:「知道了知道了,母亲这般喜欢杨先生,女儿定不会亏待了他的。」

    苏长乐之前在金陵榜下捉婿的事情人尽皆知,就算是在豫州,这消息也早就传了过来。

    其中的事情平常的人他们自然不知道,只记得这个安平郡主嚣张跋扈,强抢郡马,胡作非为。

    苏长乐在认识杨渊之前,她也觉得杨渊一定是会介意这些的,但是没想到杨渊认识她这么多年并未提及此事,就算是苏长乐偶尔提起来了一些,他也没有多说过什么。

    「杨渊是个好孩子,等你们成了婚,日后便要收一收心。」锦王妃给苏长乐挑选着首饰:「至于那金陵……」

    「女儿日后只会想起金陵的哥哥和嫂嫂,至于其他人就都与女儿无关了。」苏长乐量完了身子,她坐到了锦王妃的对面,「母亲放心,那杨渊是个靠得住的人,女儿日后一定会跟他好好过日子的。」

    「你开心就好。」锦王妃终于挑出来了一个中意的金簪,她让苏长乐把头伸过来,把金簪插在了她的发髻上。

    「不错,很不错!」锦王妃十分满意自己挑出来的东西,「定亲那日你便带着这套簪子。」

    「这也太隆重了吧。」苏长乐的头上沉甸甸的,「不过就是定亲,只我们两家人过定就好了,何必如此隆重?」

    「瞎说!」锦王妃道:「那日定要请整个豫州的人来的,如今我们不在金陵,你的婚事我与你父亲也能帮你做主,到时候让你哥哥与陛下说上一声便也可以了,不过这豫州的人我们还是要请的。」

    锦王妃道:「就算是你不在意,那杨渊的脸面我们还是要考虑的。」

    锦王妃拍板道:「这亲不仅要定,还要办的热热闹闹的!」

    「好吧,全听父亲母亲的。」苏长乐不再反抗。

    说起来之前她那两次成亲都不太成样子,一个是直接让人搬进了府里,连个名分都没有,另外一个是直接把人抢过来迷晕了拜堂。

    其实这两年多来苏长乐想一想,都觉得那只是一场笑话。

    这次定亲与之前的都不同,所有的礼仪都很规整,一步都没有少,连锦王妃的认真程度,都不亚于那次在金陵给苏珩筹办婚事。

    苏长乐想着,心里还有些不太一样。

    若是她年少的时候没有遇上那个人,那后来的事情也不会发生,她说不定早早的便在金陵找个人嫁了。

    办一个正常的婚礼,然后过正常的日子,就像现在一样。

    苏长乐想着,阿珠便从外面进来,对着她道:「郡主,杨先生在外面等着郡主,要见郡主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