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娘娘她有透视眼 > 第407章中毒死了
    王卿瑶的茶言茶语使得老太妃和卫侧妃都愣了一下。

    卫侧妃愣过之后,马上挤出笑容:「王妃说笑了,我怎么会不喜欢你的的?我就是有点突然……毕竟我都进府好久了,不仅是王妃,就连王爷都没来过我的玲珑阁,我一时之间高兴得都忘乎所以了……」

    卫侧妃反应过来后,四两拨千金,把球又抛给了王卿瑶,还把自己说得楚楚可怜。

    这招要是用来对付旁人,旁人恐怕就要惊慌失措地解释开了。

    但王卿瑶可不是一般人。

    她看着卫侧妃,若无其事地说:「王爷不来是因为他不喜欢你。」

    卫侧妃:「……」

    这是可以当着长辈的面直接说的吗?

    说好的正室不能善妒的呢?

    老太妃:「……咳咳,既然瑶瑶想去玲珑阁,就去坐坐吧,你们年轻人多联络联络感情……」

    虽然老太妃让萧允纳卫侧妃的初衷是避开五公主,但真娶回来了,她也是希望萧允后宅安宁,妻妾和睦的。

    卫侧妃就顺着老太妃的话邀请王卿瑶去玲珑阁。

    如此王卿瑶就和她去了。

    玲珑阁是中规中矩的一座院子,地方不算大,但被卫侧妃一番装饰,于精致中也显出了一丝奢华。

    卫侧妃请王卿瑶上座,王卿瑶却不急着坐下,饶有兴趣地四处走走瞧瞧,用透视眼把藏着掖着的东西都看了个遍。

    卫侧妃真是谨慎,屋里都没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也就是金银珠宝这些。

    王卿瑶有些失望。

    她在案几前坐下,卫侧妃吩咐人送上精美的茶点。

    王卿瑶悠闲地品茶、吃糕点,同卫侧妃拉着家常。

    「卫侧妃屋里熏的是什么香啊?怪好闻的。」

    「就是普通的月麟香,王妃要是喜欢,我这还有一些,可以送给王妃使使。」

    王卿瑶点一点头:「那就多谢卫侧妃了。」

    卫侧妃遍吩咐流星去取了来,又用一个精致的黑漆楠木小匣子装好,递给王卿瑶。

    王卿瑶让银朱收好,笑眯眯地又喝了口茶。

    卫侧妃不知道王卿瑶想做什么,只好耐着性子同她虚与委蛇。

    除了熏香,王卿瑶又依次夸了卫侧妃头上的金步摇,手上的玉镯子,桌上的纸镇,多宝架上的花瓶……

    卫侧妃先前还能维持笑意,等王卿瑶毫不客气地都照单收下后,她的脸色就越来越黑了。

    流星愤愤不平,几次想为卫侧妃出头,都被珍珠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回去了。

    后来还是银朱小声提醒:「王妃,我快拿不下了。」

    王卿瑶这才作罢。

    她吃的很挺多,这一会儿时间,一壶茶喝了大半,点心也吃了好几块。

    她还笑眯眯和卫侧妃解释:「早上起来太早了,早膳都没来得及用。」

    卫侧妃:「呵呵呵……」

    王卿瑶吃饱喝足,拿了不少好东西,终于准备要走了。

    她站起身。

    卫侧妃松了一口气,赶紧站起来相送。

    谁知道王卿瑶还没走几步,忽然就身子一软,倒了下来。

    珍珠眼疾手快,一下就托住了王卿瑶,她这才没摔到地上。

    「王妃,王妃,你怎么了?」

    王卿瑶一点反应也没有,脸上也没有任何痛苦的神色,就连脸色都是很安详的。

    仿佛睡着了一样。

    卫侧妃眼皮子一跳,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王妃娘娘!」银朱手上捧

    着好多东西,眼见着主子晕倒了,手上一松,东西便散落了一地,易碎的东西自然也就「尸骨无存」。

    流星露出心疼的神色。

    卫侧妃这会儿也顾不上心疼,手掌心里出了许多汗,脚底像灌了铅一样,想走上去查看,又有些胆怯,胸腔里一股气一直往上冲,冲得她心口疼。

    银朱凄厉地叫了一声吼就扑到王卿瑶身边了。

    「王妃,你别吓我,王妃娘娘!娘娘你醒醒啊!」

    还是珍珠比较镇定,她把手伸到王卿瑶鼻子下面探了探,一脸悲痛又惊疑地说:「王妃没气了。」

    「啊!」银朱爆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尖叫。

    卫侧妃腿一软,跌坐在椅子上。

    胸腔的那股气终于冲了出来,横冲直撞的,把她心底的笃定全都裹挟着带走了。

    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绝望和害怕!中文網

    怎么会这样?

    怎么能这样?

    卫侧妃千算万算没算到,王卿瑶竟然死在了她的院子她的屋子里!

    这下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仿佛要证实她的想法似的,银朱颤巍巍地伸手指向卫侧妃,愤怒地叫道:「是你,卫侧妃,是你害死了王妃娘娘!你心肠真歹毒啊!娘娘和你无冤无仇,你竟然给她下毒!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卫侧妃百口莫辩:「我没有,我我我……」

    她有那么蠢吗?

    她要是想害王卿瑶,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地盘下手?

    可是银朱压根不听她说的,痛心疾首地骂了她一通后,叫嚣着要去找老太妃做主,揭穿她的真面目就跑出去了。

    卫侧妃想拦也拦不住。

    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迅速在脑中分析着,王卿瑶已经死了,祖父交代的事她已经完成了。可是这事牵扯到了她身上,她不是普通的妾室,她是皇上亲自赐婚的侧妃,上了玉碟的二品诰命,她的姑姑是卫贵妃,她的姐姐是未来太子妃,她的祖父是太师是丞相……

    她冷静了下来。

    她有这么多的靠山,萧家不会轻易与她翻脸。

    况且,他们根本也没有证据。

    她使了个眼色给流星,示意她悄悄溜出去搬救兵。

    流星会意,趁人不注意,悄悄从后门溜走了。

    不一会儿老太妃听说了王卿瑶的死讯,大惊失色,带着人就匆匆赶来了。

    这会儿珍珠已经把王卿瑶平放在了地上,脸上还盖了一层白帕子。

    老太妃一看,差点没晕过去。

    「瑶瑶,瑶瑶。」她流下泪来。

    景嬷嬷扶着她坐下:「娘娘,节哀。」

    「老太妃,」银朱「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下,「是方侧妃这个歹毒的女人下毒害我们王妃的,老太妃你可一定要给我们王妃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