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穿越小说 > 明末一家人 > 一百六十二章 宗亲
    赵福祥告别宋应升、姜辛后,抱着沉甸甸的包袱走出了知府衙门大门,门口等待他的廖大贵看到老爷出来了,赶紧上前迎接:“老爷您终于出来了,您手里拿的是什么?”

    廖大贵伸手接过赵福祥的包袱,发现这个包袱好沉,足有二三十斤重,廖大贵问道:“这里是什么?好沉啊!”

    赵福祥叹了口气说道:“今天我赵福祥算是见识了什么是国士,以前只见过收钱的官,还第一次看到给钱的官!”

    赵福祥在后世就是官场之人,官场不是没有肯哈腰为老百姓办事的官员,但这些人都是抱着拿工资干活的态度,既然领了国家的工资,就要为老百姓服务,当然赵福祥这样领工资不干活的人也大有人在,但大部分的公务员还是能严格要求自己的。

    可是像宋应升这样拿出自己老婆的首饰,给赵福祥兴办团练的还是第一次见,赵福祥心中感叹原来后世树立的那些典型并不都是假的,宋应升这种死脑筋还是存在的。

    赵福祥看了看天时,现在已经过了中午,大家还没吃饭呢,赵福祥说道:“这几天大家辛苦了,一会儿咱们回家吃饭,等李正道那边结束了咱们就回家!”

    廖大贵他们已经跟着赵福祥出来快一个月了,听到终于要回家了,一个个都十分高兴。

    赵福祥笑道:“大贵,这几天没啥事情,给兄弟们每人发十两银子,现在国丧期间吃喝玩乐不行了,给家里老婆孩子买些布料用品到可以!”

    廖大贵一听十分高兴,刚要躬身感谢赵福祥,这时衙门边上一个人走过来笑道:“赵兄,刚才多有得罪,中午可有时间,让小弟做东赔罪可好?”

    廖大贵一看这家伙正是刚才抓他们的衙役头目赵崇芳,廖大贵怒道:“你这家伙想干什么?是不是还想将我们抓起来?”

    赵福祥赶紧拦住廖大贵,笑道:“原来是赵贤弟,哥哥怎能让赵贤弟做东?贤弟去找几个交好的朋友,今天哥哥做东!”

    赵崇芳听赵福祥这么说一愣,他早就等在这里,为的就是安排赵福祥吃顿饭,刚才他出来询问了一下赵福祥的背景,特别是那个张文明是谁?从衙门内书办得到的消息让赵崇芳头皮发麻,张文明可是黄道周的学生。

    黄道周是谁他赵崇芳可是太知道了,崇祯十三年黄道周被充军广西,经过广州时真是盛况空前,全广东省大小官员、乡间士绅都出城迎接这个敢与皇帝顶嘴的硬骨头。

    现在更是听说黄道周成了吏部侍郎,得罪他的学生,赵崇芳用脚后跟想自己的前途可大大不妙!所以赵崇芳早就等在衙门口,为的就是等赵福祥出来赔礼道歉,避免自己被人家记恨招来祸患。

    现在赵崇芳看赵福祥和颜悦色的与自己说话,还要请自己吃饭,吓得以为赵福祥说的反话,赵崇芳赶紧双膝跪倒说道:“赵爷,刚才确实是小人多多得罪,请赵

    (本章未完,请翻页)

    爷恕罪!”

    赵福祥笑着上前搀扶起赵崇芳,问道:“贤弟请起,哥哥问你,你祖上是不是出自魏王八子赵德文?”

    赵崇芳听完一愣,点头道:“正是,小人祖上正是赵德文公!难道赵兄也是魏王一脉?”

    赵福祥说的魏王当然不是明代的魏王,而是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的四弟赵廷美,当年宋太宗赵匡义烛影斧声即位后,害怕自己这个弟弟有样学样,明里暗里打压自己这个弟弟,所以赵廷美在三十七岁就得病死了。赵廷美虽然活的短,但却生了二十多个儿子,历史上记载活到成人的就有十人。

    靖康之难后,赵廷美的后裔也纷纷逃到南方,在南方各省开枝散叶,分布在福建汀州、山东沂州、山东济州、江苏昆山、浙江秀水、江苏溧城、江西鄱阳、湖南衡州、四川成都、四川青城等地。

    与赵匡义的后裔到了南宋绝嗣不同,魏王赵廷美这一支倒是子孙昌盛,到了南宋末期,整个南中国赵廷美的后裔共有十多万人。

    南宋灭亡后,各地的赵氏宗亲开始隐姓埋名,赵德文的六世孙迁移到广西梧州,而赵福祥的祖上正是从广西梧州迁移到广西南宁,到了民国初年,赵福祥的曾祖父为了躲避战乱,从南宁迁移到海口,赵福祥的祖父父亲都是出生在海口。

    赵福祥在琼州与赵孟关拉关系的时候,听他说过广东赵氏的历史,所以当时赵福祥准备到了广东一定要与赵氏宗族拉上关系,毕竟有了宗族当靠山很多事情容易的很。

    面前这个赵崇芳也是魏王儿子赵德文一脉,不过他的祖上却是从福建迁来的,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天下赵姓是一家,现在听到赵福祥也是赵德文一脉,赵崇芳赶紧问道:“哥哥,您是八房那一支?哥哥您为何不按族谱排序呢?”

    当年赵匡胤当了皇帝,为自己的后代与弟弟的后代们设定了字辈,赵廷美的后代要按照德、承、克、叔、之、公、彦、夫、时、若、嗣、崇、次、光来排,赵崇芳是崇字辈,也就是他是赵廷美的第十二氏孙。

    赵福祥虽然听他爹赵世宽说自己的祖上应该是广西赵氏,但因为当时迁移过来的曾祖父都是农民没读过书,家中族谱早已经遗失了,所以从赵福祥祖父辈就是乱排的,哪有什么规矩。

    赵福祥自然不能跟赵崇芳说自己是来自未来,没办法只好扯谎道:“贤弟,哥哥听父亲说过,祖上从崖山之战后就迁徙到了南洋吕宋,这二百多年来一直独自居住,没有跟赵氏族人有过联系,所以这字辈也就无从排起了!”

    当年崖山之战后南宋灭亡,很多赵氏族人自杀殉节的有之,卖身投靠的有之,隐姓埋名的有之,当然也有举家逃亡的,像赵福祥这种带着一家老小跑到一个地方改名换姓的大有人在,不过在朱元璋建立明朝后,给前朝赵氏皇族一个机会让他们改回原姓,当时大部分都改回了赵姓,但还有一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并没有改回来,依旧姓着外姓。

    赵崇芳点头表示了解:“当时崖山之后确实很混乱,不过现在是咱们汉家天下,等明天哥哥有空去城外赵家村咱们赵家祠堂,将族谱续上可好?”

    赵福祥要的就是这点,赶紧大点其头,二人经过这次认亲后关系亲近了不少,赵崇芳更是坚持要安排赵福祥吃饭。赵福祥笑道:“吃饭不打紧,不过愚兄要先报个仇!刚才那个方有为住在哪里弟弟知道吗?”

    赵崇芳听赵福祥说起方有为,也恨得牙痒痒,要不是这家伙自己岂能得罪赵福祥?

    “请哥哥放心,这个方有为真是可恶的很,竟敢坑骗哥哥的钱财!这家伙就住在城南鱼皮坊,正好现在没事情,小弟带哥哥去找这家伙出气!”

    赵崇芳是知府衙门的皂班班头,相当于后世广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手下衙役、快手、白身一大堆。赵崇芳一声令下,从衙门里出来四五个身穿白衣服的白身,在加上赵福祥几个人,浩浩荡荡的向南城杀去。

    跟着赵崇芳出行可要威风的多,那几个白身张牙舞爪如同净街虎一样,街面的百姓远远看到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躲了起来。赵福祥在后世虽然也这般作为,但如此明目张胆的欺压老百姓,赵福祥还是有些看不过去的。

    “贤弟,这些白身是不是太过了?咱们也不是什么大官,何必如此呢?”

    赵崇芳到没什么心理压力,他笑道:“哥哥有所不知,这帮白身喜欢借着小弟的势力出来狐假虎威,毕竟他们的收入都来自这些百姓,如果不吓唬住了岂能搞到钱财?”

    赵福祥叹了口气不再说话,看来使用临时工的传统古已有之。明代地方官府中衙役只有十二名,这是国家承认的人员,相当于后世的公务员,当然随着人口增加事情多了衙役忙不过来,这就出现了快手,这帮家伙属于地方粮票,他们的工资来自地方各种非税收入,大概相当于后世的事业编。

    不过到了明中期快手也不够用了,基层政府还不想增加财政负担,这样就出现了不领工资的白身,这帮家伙就一帮地痞流氓,因为没有身份不能穿官服,只能穿一身白布做成的衣服,所以称为白身,相当于后世的临时工。这帮家伙的收入都来自盘剥老百姓,所以他们下手最狠最无底线。

    当然与后世那些临时工后辈一样,出现什么问题也是这帮白身背锅,比如出去征税得罪了地方那个乡绅,官府老爷不想得罪乡绅,那就这帮倒霉白身来顶缸,反正也不是国家正式编制,一帮流氓地痞而已,要死要活都在官老爷的一念之间。

    赵福祥心中叹了口气,他知道临时工制度的缺点,但因为这东西实在好用,所以不管在后世还是现在,都无法避免出现这种白手套性质的人员。赵福祥心中默念,等自己主政后一定将这些无法无天的白身取缔,统统用国家可以控制的正式工代替。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