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星宿落尘传 > 凡尘俗事 久别重逢篇之五
    “你是谁?”

    荷小鱼与上官幽儿同时向对方发出疑问,随后二女视线转移到枫霜身上再次同时发问道:“她是谁?”

    枫霜也是一时语塞,良久后对于眼前看似荷小鱼却未知是否为本尊之人,还是优先介绍身边的上官幽儿道:“这位是上官幽儿姑娘,是在下旅途上的同伴。”

    这一无意间举动可是惹着了荷小鱼的火气,敢情我和你这木头认识快二十年之久居然把这不知哪来的小姑娘先作介绍?然后就没了??要是换作以前的荷小鱼肯定二话不说先一拳上去揍飞枫霜泄愤再开口大骂,不过如今的荷小鱼可是有保持平静心态的需要不然会导致玄武真气的蓄放循环破功,使得原本紧握直冒青筋的拳头还是松开了。

    荷小鱼放下刚欲抬起的手准备发话之时,却发现枫霜做了个捂头护脸的动作,随后察觉到自己举动神经大条了立刻把手放下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上官幽儿对此感到疑惑不解,而荷小鱼则脑海中则冒出一个想法:

    他刚刚是不是以为我会打他?

    荷小鱼伸手直指枫霜道:“本姑娘是来找这个人的,怎么,不向这位小妹妹介绍一下?”

    枫霜有点不知所措,对方好像认定自己肯定认识她一样,除了荷小鱼外枫霜想不出第二人,可她真的跟荷小鱼不一样!特别是方才的举动,自己下意识护脸就是以为对方是荷小鱼的话肯定会揍过来,可她并没有,此时说话语气也心境平和没掀起一丝波澜,可以说她的性格、举止与印象中的荷小鱼是两个极端,更加让枫霜坚信她不是荷小鱼只是长得相似而已。

    见枫霜哑口不语没想到上官幽儿主动插话道:“你要找的人尊姓大名?是不是认错人了?”

    荷小鱼火气顿时上来,自己和枫霜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丫头发话了?总感觉她比枫霜更能惹自己发怒,但绝对不能生气不然要破功了,选择无视朝枫霜追问道:“小霜子,说话呀。”

    尚未等到枫霜回复上官幽儿便抢先答道:“那真的是认错人了,我家雨相哥哥并不叫小霜子。”

    什么“雨相哥哥”??还“我家”?!荷小鱼虽然表情不变,但内里已经咬牙切齿了!

    快破功了,要忍耐!

    荷小鱼:“本姑娘又不是在问你,小霜子你别装聋扮哑,是你就点头承认。”

    枫霜:“我……虽然这位姑娘对在下的称呼似曾相识,但在下确实不认识姑娘,估计是一场误会。”

    上官幽儿:“我明白你的心情,着急想要找到某人时确实容易蒙蔽双眼,我此前也把雨相哥哥误认为是我师傅,不过只要静下心来确认一番自然便能解除误会。”

    误会?眼看二人即将转身离去,荷小鱼双目呆滞,心想自己辛苦修炼多年,漫无目的四处找寻,如今被一句“一场误会”便打发离去,若就此答应那后面干脆也不用找了直接灰溜溜跑回碧荷堂盖头大睡算了。

    但荷小鱼不甘心啊!眼前这个人……这个人……他肯定就是……

    “枫霜!”

    荷小鱼直呼枫霜大名吓了他一大跳,荷小鱼更是乘胜追击逼问道:“什么雨相不雨相,你就是枫霜!”

    枫霜一下子慌张起来,因为此刻想要逮捕他的武夷军就在眼前。

    上官幽儿主动上前挡在枫霜前方回应道:“都说了雨相哥哥不是你要找的人,请适可而止!”

    周围人群的目光皆从武夷军转移至三人身上,心想这小老头艳福不浅居然有两美女为他争吵,这下子让枫霜更慌了,如此闹腾岂不是在向武夷军呼喊“请看过来这里”。

    事实上枫霜的担忧不无道理,就在此时久坐轿内的狐媚终于探出身子,不过她并非因为人群的骚动而被吸引,而是她安置于轿顶的小白狐已锁定了那名一直暗中窥视她的女子位置,此前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她一直藏身轿中,以白狐作为眼睛寻找目标。

    把身旁的护卫官叫到身边耳语几句,暗中潜伏在人群中的武夷军开始行动朝目标人物靠近,全方位的包围数量更是高达十人,定让那人插翼难飞。

    见胜券在握狐媚站直身子摆出向群众招手的动作,实则把目光看向潜藏在人群中那窥视者——青丘子,果然二人双目对视后对方立即开始后退,但这次她逃不掉了。

    就在狐媚得意洋洋等候着将青丘子拿下一刻之时,身后人群传出的喧闹稍稍吸引了她的目光,这一看可就不得了,恰好目睹到荷小鱼撕下枫霜假胡子的一幕。

    荷小鱼:“果然你就是枫霜,在这装神弄鬼躲着我荷小鱼算什么意思?”

    枫霜惊讶道:“你真的是小鱼姑娘?!不是她姐姐大鱼什么的……”

    上官幽儿:“诶?”

    “大你个头”此话呼之欲出,可一旦喊出口后续情绪将如同洪荒倾泻般一发不可收拾,为了稳定情绪荷小鱼还是把话吞进肚子里改口道:“好好看清我的脸是不是荷小鱼!”

    说罢一下推开上官幽儿大步向前靠近,似乎准备与枫霜来个零距离贴脸接触吓得他连忙退让并举起双手以示清白,不是被荷小鱼的气场所压倒,而是她胸前实在太过于“波涛汹涌”,如此毫无避忌地贴近自己一不小心可就作出非礼之事,那时可就百般难辨了……

    “给我抓住他!!!”

    正巧一声响亮号令打断二人,此声乃狐媚所发,在她见到枫霜一刻脑袋如同炸裂一般,突然身边所有正在发生之事全都抛诸脑后,眼里只剩唯一一个念头——杀死这个男人。

    可她的部下以为所下之令为逮捕青丘子,连楚鸿也误解她的意思,发令道:“听从狐参谋吩咐,速速拿下那青衣女子!”

    武夷军的加速行动直接让围观百姓队伍乱成一团,狐媚发现这群人的动向完全非自己所想,才回想起极有可能与自己刚下命令有所冲突,眼看枫霜也被武夷军所惊动开始逃跑,一咬牙决定不靠这群凡人部下改为亲自行动,等白狐跳上肩膀后从娇上一跃,一下子从众人头顶越过跳落到路边的屋顶房檐上,犹如修仙者施展轻功一般惊为天人的跳跃能力。

    在大街小巷穿梭期间荷小鱼问道:“为何要跑啊?”

    上官幽儿:“幽儿也想知道。”

    枫霜:“此刻不便解释,让武夷军认出我的样子可就麻烦了。”

    大概从城南跑到了城北,以三人修仙者的脚力凡夫俗子根本不可能追上,更何况其实后面根本没什么人追他们,枫霜看身后无追兵松下一口气,道:“或许今日不能继续在此逗留了,幽儿姑娘实在抱歉把你也连累进去。”

    上官幽儿:“不打紧,雨相哥哥去哪我就跟到哪。”

    枫霜:“那我们改去绿林镇附近的村落歇息吧。”

    在一旁看二人自说自话,荷小鱼心中冒出一句“那我呢?”

    尽管狐媚飞檐走壁的功夫十分了得,可她要追赶之人皆为修仙者那便体现不出优势,良久后已完全失去枫霜一行人的踪影,气得她狠狠一脚跺地。

    “我的爱徒,你看起来似乎非常悲伤,可惜这股情感并非来源于为师。”

    狐媚一惊,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没想到青丘子居然不知何时从后跟上了自己,那群饭桶武夷军不仅没抓到她,还让她有机会靠近自己。

    狐媚:“你究竟是何人?为何一直暗中盯着我?!”

    青丘子笑道:“为师挂念爱徒,只能相看解渴。”

    狐媚:“爱徒?你在指我吗?”

    青丘子:“昔日的爱徒已不识师傅,让为师内心伤痛欲绝,可这一切都将过去,破镜终将重圆,愉快的往日必会归来。”

    说罢青丘子从袖中拿出一件珍宝,狐媚看后愣在原地,那是一把白羽绒毛所制的折扇。

    天机星的星宿魂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