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第1145章 降魔塔 (求订阅、月票)
    江舟特意开辟的一方丹室之中。

    “你当真要重炼此塔?”

    李真显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一尊小塔。

    对于江舟暴殄天物的行为很是愤恨,痛惜的眼泪自嘴角流出。

    此时两人之间的石台上,放着一尊尺余高的小塔。

    这塔通体黄金所铸,底座有四级,四方四边,嵌有无数珍珠宝玉。

    塔身鼓圆似瓶身,塔尖之上有三颗圆珠层叠。

    这座塔,却是一件不同寻常的宝物。

    是将视毒龙王斩杀之后所得。

    【降魔塔:我自降魔转氵去车仑,幻化空身即法身。——诸佛灭渡,昼夜役鬼神造塔五千四百,中有如来八塔最胜,其一为降魔塔,以地、火、水、风为座,大悲为瓶,十三地大法现十三佛轮,顶放日月星宝光,以幻世尊如来降伏四魔之大智慧、大威神。内奉塑护世四天王之一,东方持国天王尊像,能降伏大魔,蕴无上佛法,能净度妖秽魔邪。】

    照图录所述,这塔也是大有来头。

    是无数岁月之前,那位佛祖降伏四魔,涅槃正觉之后,诸佛将其初转氵去车仑,初演佛法之时留下的影子截出,铸炼成此塔。

    此塔不仅有着世尊如来的一丝大威神,能降伏内外诸魔,更蕴含有如来初演佛法时讲述的十三地大法总纲。

    所谓十三地大法,却是尚在西方三十七品佛法之上的至高佛门大法。

    是大乘菩萨的修持法门。

    世人所言“十地菩萨”,便是“十三地”中的前十地。

    照这其中所蕴藏的总纲来论,从初地到十地,便是西方大乘菩萨的十个位阶,也是菩萨能达到的最高位阶。

    却仍有超越十地之上的位阶。

    十一地唤作等觉,十二地唤作妙觉。

    那位大慈大悲的观自在,与号称光明智慧第一、精进第一的大势至,便是第十一地等觉之境,与佛等同。

    除了这两位,还有文殊、地藏、弥勒之流,亦为此列。

    达到第十二地,已成佛果。

    西方诸佛,除却少数几位外,便都是此境。

    江舟得了这塔,便知晓了这一切。

    只可惜,这塔中只是述说十三地大法总纲妙道,却没有具体的十三地大法。

    饶是如此,放诸三界诸天,也足以令人疯狂。

    这十三地大法总纲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其中蕴含如来当初降伏四魔的大智慧与大定力。

    所谓四魔,便是烦恼魔、死魔、蕴魔与天子魔。

    前三者都是内魔,分明对应贪嗔痴等烦恼,断众生命根之死、色受想行识五蕴。

    最后一者乃外魔,指的便是自在天魔,此魔善起人心诸邪魔欲,销蚀意志。

    修行之路,与外道害命灾劫相比,更惧此等蚀心之魔。

    有此篇总纲,便能不俱内外诸魔侵袭自身心意,哪怕是对三灾之害亦有极大助益。

    李真显会有如此表现,倒是再正常不过。

    这还算他修持有成,念头纯粹,定力极高,换了一般人,恐怕就已经与江舟反目,为夺此塔,无所不用其极了。

    除了这座塔,视毒龙王还“送”了一门天罡神通——隔垣洞见。

    他听李真显说,成就阳神之后,便能感知天地间炁的流动。

    五行之炁、万物之炁,功德气运、万家烟火气等等都,都属此类。

    此神通不仅能察此等无形之炁,更能炼就一双神目,洞察三界,看破虚妄邪见,亦能聚无形之目力,化为神光伤人。

    能见天地众生之生死苦乐以及世间种种形色。

    却是一门洞察天地乾坤奥秘,能令人始终双目清明,无有迷失之虞的绝顶神通。

    这视毒龙王不愧是个大礼包。

    江舟心念转动,李真显此时仍是心有不甘,竟露出哀求之意:“要不你把这塔借我用上几年,你不就是要一桩宝贝来容纳你那所谓的壶中洞天吗?”

    “我给你啊!我回龙桥峰去,求我姑姑,不!求我爹亲自为你炼制一宝!”

    江舟被缠得有些无奈,摇头叹气。

    李真显的姑姑他见过,是真正的仙人。

    也听赵太真提起过他爹,更不简单。

    虽是散仙,却都是真正的逍遥之仙,不服天庭管,不入三界中。

    这类散仙三界之中为数不少,连天庭都不会轻易招惹他们。

    西方号称有三千诸佛,并不是吹嘘。

    正因为有不少李真显父亲和姑姑这类逍遥散仙、福德真仙,玄门才能与之分庭抗礼,甚至能压过一头。

    不谈其他,听说仅那位男仙之首的东王公手中一部罗天黄箓,就有一千二百位真圣天仙。

    要不然,若玄门当真只有天庭那些仙神,想要与佛门分庭抗礼,那是做梦。

    这些事情,也是最近他感觉自己大难临头,天庭降罪的威胁始终压在头顶,不得不四处搜罗信息,想着或许能有什么解决之法。

    了解了这些事情之后,江舟也确实不再像之前那般绝望。

    至少天庭也并非真正号令三界诸天、莫敢不从的。

    既然如此,他便有于其中周旋的余地。

    一念及此,江舟斜眼看了一下李真显,心中已经开始算计起这倒霉孩子,舔狗模范。

    脸上现出了自认和善无比的笑容:“道兄啊,你不就是怕我糟蹋了这宝塔吗?”

    “放心,我有数,有道兄相助,定然能成。”

    “道兄家渊源,积累甚深,想来如今未成人丹,应当是正在等待时机吧?时机一到,不是要一飞冲天?”

    李真显先是撇了撇嘴,旋即傲然道:“那是自然。”

    江舟双眼笑成了两条线,声音更加温和:“实不相瞒,我炼此宝,有天罡地煞神通之妙,能颠倒阴阳,令四时失序,洞中一年,世上方只一日,”

    “再加上此塔中的佛祖初转氵去车仑之影,莫说人丹之境,怕是连人丹九转,甚至阳神之境,以道兄之积累,怕也不过是区区数年之功罢了,”

    “只要炼成此宝,我便借予道兄,以助道兄成道!”

    李真显眉梢一挑,喜上梢头。

    旋即却又回过神来,皱起眉怀疑道:“你又想打什么主意?”

    “呵呵呵……”

    江舟笑着揽过了他的肩头:“道兄啊……”

    在江舟一阵耳语之中,李真显神色变幻不定。

    良久,才咬牙道:“好!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