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少年卦师 > 第95章 诗诗看上你了
    候诊室里,周准拿着冰袋给骆诗诗做冰敷。

    骆诗诗将腿伸在他怀里,引得无数男人艳羡的眼神。

    “这姑娘不仅人漂亮,就连脚都这么好看,上帝真他么不公平啊,把所有好东西都放她一人身上。”

    “衣服也很贵,羽绒服是蒙口的,上万一件。但这男生也很一般啊,咋就找了这么一个漂亮媳妇。”

    骆诗诗放下手机,看着认真帮自己敷腿的周准,说道:

    “听到没,以后别心猿意马,本小姐是多么的好看。”

    “那跟我有毛线关系,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那我现在也没喜欢别人啊。”

    “你看,你看。这么凶,谁喜欢。”

    两人还没吵几句,就听到叫号,周准推着骆诗诗进去,骨科医生看完后说道:

    “你这早上又摔到伤处了。问题倒也不大,本来是可以回去修养的。但骆主任跟我打了招呼,说你是跳芭蕾舞的,所以最好多观察两天,用点药,这样保险点。”

    “好的,医生。”

    “现在去拍个片子吧。”

    周准推着骆诗诗进电梯的时候,卢友平也跟着追上来,按住电梯,让进两个人。正是童鹤和童华。

    “又是你小子,昨晚的事儿跟你有关系吗?”卢友平问道。

    周准笑道:“什么事儿?诈尸啊?”

    “别胡说,没有什么诈尸。”

    医院现在是尽量保密的原则,就算卢友平怀疑周准,其实也没有任何证据,这小子的嘴比什么都硬,问了不如不问。

    童鹤在童华耳边嘀咕了几句。

    童华只是瞟了一眼骆诗诗,看着周准问道:“你就是那个自学成才的风水师啊?”

    “兴趣爱好而已,跟你们风水堂不能比,我这又不能用来挣大钱。”

    周准看着卢友平按了最顶层,心中一惊,这家伙莫非真的懂行。

    去顶层大概就是要观势,如果懂观气,那就能大概明白这件事是人为的。

    诈尸这种事是非常罕见的,灵魂离开躯体后,尸体就是一堆腐烂的躯壳,是不可能有能量复活的,只有阴气附体才有可能。

    “那是当然,风水秘书不可能靠自学成才。”童华高傲地说。

    骆诗诗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睛有点放光。

    童华此时头发梳得光溜溜的,戴着金边眼镜,穿着长款灰色呢子大衣,胸前挂着一颗翡翠色辟邪古玉,体积不大,但一看就极其昂贵,质感雕工极好。

    穿着衣品也超好,全身都是国际名牌。

    皮肤又白又嫩,左脸颊上一颗小痣还显得特性感。

    一双手也很好看,就是身高矮了点,穿着内增高估计也不到一米七五。但幸好腿足够细,显得长。

    到了四楼,周准推着骆诗诗出了电梯。

    “哇,刚才那个小鲜肉好帅,你认识他吗?”骆诗诗说道。

    “现在这社会都是什么审美啊,娘炮都算不上好吗。”周准叹道。

    “你懂啥啊,尤其他那美人痣,哦不对,是美男痣。”

    “还真就是美人痣,需要我帮你要到电话号码吗?”周准笑问。

    “你有这么大方?不会吃醋?”骆诗诗问。

    “不会,大胆放心地撩。”周准意味深长地笑道。“但要打听到出生年月日,以及名字。”

    “你又要给人家算命啊。”

    “是啊。”

    骆诗诗俏眉一皱,觉得周准不正常,确实大方得吓人。

    就在昨天,他为了抢走骆诗诗。用电动车去怼张剑的大奔驰呢。

    之前无论是林森还是赵青峰,只要敢打她的主意,那都没有好日子过。

    咋这次就特别积极呢,难道就是为了要人家生辰八字?

    “周准,你不会是喜欢男的吧?”骆诗诗疑惑地问。

    ……

    医院最高楼的楼顶,童华看了看四周,询问了太平间的位置,又问了院长办公室的位置。

    “江城居然有这种高手,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你能看出来什么名堂吗?”卢友平连忙问。

    童华点点头:“看当然是看得懂,也不是没办法解决,但就是不知道他怎么能做到引气,这也太牛了。”

    “小华,你爸爸应该能做到吧?”童鹤问。

    “估计做不到,但破除我就能做到。”

    “怎么破啊,快告诉我。”卢友平问。

    童华伸出一根手指说道:“1万。”

    “啥。这样就一千万?”

    “怎么,你们医院不值这个价吗?”

    问题不是医院值不值这个价问题,而是这件事因卢友平而起,尸体也在他家。

    按照吴文涛的尿性,这钱肯定要让他出的。

    他一年才年入千万,岂不是一年白干了。

    要知道过去他泡妞,连辆车都舍不得送的,这就是他为啥喜欢吃窝边草的原因。

    外面的姑娘可不傻,你不出钱还想玩漂亮女人,除非像赵青峰那样用龌龊手段。

    但吃医院的女医生和护士。卢友平可以利用职权瞎几把承诺,瞎几把吹牛逼,相当于自己不用花什么钱,就能把人给玩了。

    事后人家小姑娘还不敢咋的,换个好科室,工资涨点,就糊弄过去了。

    好医院的工作比银行工作还牛,福利好待遇高,还受尊重,一般人哪进得来呢。

    “可以一次搞定吗,可以把那女尸请回来吗?”卢友平问。

    “这次可以搞定,也可以把女尸请回来,但如果对方继续动手,那就不好说了,得边走边看。”童华直言不讳地说。

    “能看得出来谁动手吗?”

    童华摇摇头。说道:“但能看得出来你没做什么好事,帮你我们是要损阴德的。”

    “说什么呢?”卢友平有点生气。

    “如果你做的都是好事,那这个阵法对你根本没用,劝你问题解决后,多拿手术刀救人。补补阴德吧。”童华说道。

    “那下次你还收费吗?”

    “当然要收,每次一千万。”

    “你们这钱也太好挣了吧。”

    “哪有你们医院的钱好挣啊。”

    “那我去找别的人。”卢友平说道。

    “随便,那我们走了。”

    童华说完转身就走,在门口就被周准堵上了。

    童鹤其实是有点怕周准的,他总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童华只是从吴家庄分部听说了一些,都是年轻气盛的人,谁也没把谁放在眼里。

    “你要干嘛?”童华问。

    “我妹妹要你的手机,她说看上你了。”

    童华抿嘴笑了笑,说道:“什么妹妹,你们两个的面相,跟兄妹八竿子打不着,倒是有点夫妻相,她不是你喜欢的女孩吗?”

    “还真不是。”周准继续嘴硬。

    “啧啧,你果然是骆家养子啊,没出息到这个份上,居然帮自己喜欢的女孩泡妞,就不怕我给你戴绿帽子吗?”童华挑衅地说。

    “不怕,你戴不了。”

    童华愣了下,很快就恢复了笑容,说道:“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没你帅吗?”

    “我有的东西你没有。”

    童鹤也跟着急了,没好气地说:“你特么有啥啊,穷光蛋一个,住在杂物间的小孽子。知道我们这位少堂主身价过亿吗。”

    “手下败将,你还是别说话了。”周准说道。

    “你……”

    童华看着周准,干脆地说道:“记下我的手机号码吧,可以直接加我。”

    童华以最快的速度报了一遍号码,周准点点头离开。

    “你这就记住了?”

    “13位数很难吗?”

    童鹤不解地问:“干嘛给他号码啊?”

    “我也想了解下这小子,那姑娘应该是看上我了,正好勾搭勾搭。”童华自信地笑道。

    这时候卢友平追上来,说道:“小兄弟,我们再谈谈吧。”

    “一千万一分不少。”

    “好,好。但你至少得给我一个保证吧。”

    “保证24小时。”

    “这么短?”

    “我咋知道对方出什么招,对方手段这么高超,我也未必是对手。”

    “行吧,赶紧想办法吧,大不了明天我们把尸体转移走。”

    周准躲在边上听到后,笑了笑,上楼让骆诗诗加童华的手机号码。

    骆诗诗只是觉得对方好看,并不是说看一眼就喜欢,没有那么着急。

    “你真的不会生气吃醋啊?”她问。

    “你还在乎我吗?快点的。”

    周准还没吃醋,骆诗诗先吃醋了。

    道理很简单,周准不吃醋就是不在乎,不在乎就是不喜欢。

    “我还真不在乎你的想法,加就加,谁怕谁。”

    骆诗诗立即加了,对方也同意了。

    “你好,我是骆诗诗。”骆诗诗发了条信息。

    童华回道:“我在挣钱,晚上聊。”

    骆诗诗杵着脑袋,觉得很奇怪,嘀咕道:“这人挺狂啊,难道我的美貌对她这么没吸引力吗,还是我今天气色不好很丑?”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周准笑问。

    “对啊!”

    “那就对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