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少年卦师 > 第92章 这个名字好听
    “别看了,快进房间锁门,诈尸了。”伍冰冰在外面喊道。

    外面一阵躁动,接着便听到噼里啪啦的关门声。

    吓得骆佳欣连忙打开门,伸出半颗脑袋看了看,小声喊道:“冰冰,怎么了?”

    伍冰冰自己也是六神无主。

    “骆医生,听说太平间诈尸了,尸体都起来了。”

    “不可能,你们别瞎说。”

    “真的,快关上门吧。”伍冰冰说道。

    “你看到了吗?”

    “我没看到,太平间管理员打电话过来说的。”

    伍冰冰说完就逃回护士室了。

    很快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照明灯滋滋作响,然后刷的一下全部熄火了。

    骆佳欣作为医生,原本对医院环境没有一丝恐惧的。她信科学。

    但上次被吓过后,胆子变小了。

    “小姨,怎么回事啊?”

    “嘘……”

    骆佳欣刚想关门,一只手塞进来,吓得她一声尖叫。准备哐上去。

    “小姨,是我啊。”周准说道。

    骆佳欣连忙打开门,将周准拉进来。

    “你跑哪儿去了。”

    “听说太平间诈尸了,我想去看看的。”

    “疯了吧你,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不会又是上次那只吓我的灵物吧。”

    “他应该不会来了。”周准说道。

    “那可说不好,赵青峰也没出院啊,而且你上次让赵兵给他家里打钱,听说这家伙一分钱都不愿意给。”

    “所以他遭报应了嘛。”周准笑道。

    不过他已经让江倩以江城银行善款的名义,给吴晓磊的父母捐助了1万现金。一部分用来还债,一部分用来治病。

    “小姨,你可是学医的,不会也信这世上有鬼吧。”骆诗诗问。

    “以前不行,现在小姨不得不信了,咱们还是老实待在房间,等天亮再说吧,我发信息问问保安室,他们有监控。”

    “什么,我们三个人在这呆到天亮啊。”骆诗诗问。

    “反正你都要住院观察啊。”骆佳欣说道。

    “不太方便吧。”

    骆诗诗有些为难,过去多年,妈妈都不让周准靠近她的闺房,现在三人同居一室,老妈若是知道,估计要气炸了。

    而且她这么大,也从来没跟男生独处过的。

    确实有点不太方便,床只有一张,卫生间也只有一个,但也没办法了。

    周准倒是很乐意,就是天冷了,他没地儿睡。

    骆佳欣将保安室发来的信息给诗诗看了,说道:

    “跟上次的情况一模一样,监控屏上全是雪花,绝对有问题,我们不能出去,万一惹上了,能缠着你好几天。”

    想起上次的敲门声,骆佳欣还心有余悸呢。

    ……

    附属医院太平间诈尸这么大的事儿,当然会告诉院长卢友平,他正在办公室里。准备等护士长下班约会呢,完全是不信的。

    “老张头,你是不是眼睛花了,大半夜说什么胡话呢。”

    “真的,院长,不信你去看看。”

    “你人在哪?”

    “有具女尸来追我,我吓得直接回家了。”

    “你今晚值班,你下什么班。”

    “院长,你去看看再跟我说这种话,好吧。”

    “看就看,要是你敢耍我,明儿就不要来上班了。”

    卢友平出了办公室,发现走廊黑灯瞎火的,但病房里面又是亮的,而且一个工作人员都没看到。反而有点心虚了。

    医院这种往生往死的地方,是阴气聚集地,所以永远冷飕飕的,就算再不信,这种气氛你是能感觉到的。

    “人呢,都跑哪儿去了。”

    他打开手机电筒,径直走向电梯间,一边给保安室打电话。

    “院长,说太平间诈尸了,我们不敢出去。”保安队长说。

    “你监控器里看到什么没有。”

    “监控系统坏了啊。”

    “早不坏晚不坏,这时候坏,什么玩意儿,你们几个赶紧给我过来。”

    挂了电话,走进电梯的时候,灯光闪个不停。

    “哎哟。真见鬼了,眼睛都要闪瞎了。”

    灯光亮的时候,卢友平放下挡着眼睛的手,赫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带着护士帽的女孩,吓得他一跳。

    “奇怪,走廊灯都是关的,电梯反而没事。”

    “是啊。”护士缓缓说道。

    “你哪个科室的啊,怎么对你没印象。”

    卢友平打量着她,皮肤白皙,身材高挑。长得真不错。

    “新来的,泌尿科。”

    “泌尿科啊。”

    卢友平顿时来了兴趣,这是个专门治疗男人病的科室。

    而且这个姑娘长得非常好看,比护士长那个老情人不知道要强几百倍,就是气色不太好。

    “叫什么名字啊?”

    “怨念。”

    “袁念?这个名字好听。”

    “谢谢。”

    “你去哪儿?”

    “下班,回家。”

    “怎么不换便服回家呢?”

    “没衣服换了。”

    “那你跟我一起去检查下太平间吧,待会儿我送你回去,大晚上姑娘家的不安全。这些人胡说八道,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卢友平豪气冲天地说。

    “我不怕。”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电梯,走向对面楼,太平间在三楼。

    卢友平先进的电梯,回头的时候,袁念不见了。

    “咦,人呢。袁念。”

    他将脑袋伸出来,电梯间空荡荡的,便又喊了一句:“袁念,袁念……”

    没人回答。

    卢友平有点失落地上楼,多漂亮的小护士啊。自从他离婚后,感觉整个人都騒气了,每天都想着漂亮女人。

    每上一层,他就觉得气温降了一度,明明穿了羽绒服啊。

    电梯打开的时候。整层楼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走廊的灯光都熄灭了。

    太平间在最里面,他得左转再右转,越走越觉得气氛不对劲,寒气刺骨。

    右转后,他看到走道尽头,太平间不锈钢防盗门居然是开着的,白炽灯也是开的,透着幽幽的冷光。

    要知道这里面也停放着警方的遗体,没有密码是打不开的,而且有严格的管理制度。

    卢友平看了半天,终于还是怂了,转身离开。

    而且越走越快,心里越来越慌,好像身后有脚步在跟着自己。

    他连电梯都不敢等了,一边快速下楼梯去停车场,同时给保安部发了个语音:

    “保安部的人立即到太平间处理下,否则你们明天准备集体辞职吧,太不负责了。”

    “院长,我们白天再处理吧。晚上实在太诡异了。”

    “诡异什么啊,都是胡说八道,以讹传讹,我刚才去看了,啥都没有,就是老张头喝多了,忘记关门了。”

    “院长,那你关门了吗?”

    这句话可把卢友平给问着了,没好气地说:“我又没密码,咋关啊。”

    “关门不要密码的啊。”

    “我特么咋知道啊。我是院长,不是你们保安部跑腿的,你们工资咋不让我领啊,赶紧去!”

    说完卢友平便打开车门,准备赶紧离开。

    启动车子的时候,借着氛围灯的亮光,他发现那个小护士居然就在后座。

    “卧槽,你吓死我了,你怎么上来的?”卢友平觉得这姑娘神出鬼没的。

    “你忘记锁门了啊。”

    “不可能吧。”

    刚才他慌张按了几次遥控,也记不清到底锁没锁了。

    “你是不是又想耍赖,不说送我回家的吗?”

    卢友平笑道:“嗨,我什么时候对你耍过赖了,你家在哪?”

    “三楼。”

    “哪个三路?”

    “太平间三楼。”

    “哦,你这普通话要好好练啊,太平街三路公交站那是吧,那边的房子环境很差,距离又远,你刚毕业也不容易,要不这么晚了,去我家别墅将就一晚吧,空房间也多。”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