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少年卦师 > 第89章 真的完蛋了
    江倩开车送周准回去,她想了很久,还是问道:

    “你打算怎么处理我堂哥,我听到那音频里有他的声音。”

    “你拿着音频,当着你爷爷的面,最后一次警告他。”周准说道。

    “为什么要当着我我爷爷的面,你真想对他动手了?”

    江倩明白周准的意思,他是给江老爷子面子,这次才没有干江志成。

    若他再执迷不悟,那周准不会再客气了。

    毕竟是堂兄妹,江倩没有江志成那么狠心,准备回去好好劝劝堂哥,周准已经给过他很多次机会了。

    就算没了赵兵,后面还潜伏着没出手的童鹤,林中毅。

    周准没心情再宽恕江志成这个蠢货。

    搞不懂童鹤在后面到底凑什么热闹。又准备用什么招数来对付江家。

    他最近让人调查过守正风水堂,并不是表面上看着那么不堪一击,总部那边还是有高手的。

    能发展到全国各大城市都有分部,应该不会全是靠骗,只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太贪财了而已。

    江湖术士喜欢玩阴的,并不是太好对付。

    “江姐姐,接下来等你把银行业务理顺了,我希望你能搞定正阳集团,再整合林氏药房骆氏药房,接下来还可能要收购附属医院,赞助江城医科大。”

    “你这版图够大的啊。”江倩惊道。

    “当然,大到你做梦都想不到。”

    “可你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啊,都让我来接手,就不怕我嫁给别人啊。”

    “比如京城王公子吗?”周准笑问。

    江倩脸一拉。

    “别提这事了好不好。我现在没有跟他联系。”

    “本来你们当初就有口头约定,联系也正常。”

    江倩举起修长纤细的左手,说道:

    “看到没,我成年礼的时候,他送给我一枚卡地亚的钻戒,当时说是交友,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定亲礼,钻戒我已经退回去了,所以你别多想。”

    “王公子怎么说的啊?”

    “气得不行,说回来找我算账,然后把我微信号给删了。”

    周准确实不敢多想,这江倩小姐姐似乎真的喜欢上自己了。

    但他的老婆一定是骆诗诗,难不成将来真要娶两个老婆?

    两大美女共侍自己,她们应该不会答应的吧,毕竟年代不一样了。

    但周准之所以选择江倩,当然也是给两人开过卦的,姻缘卦通常有三种卦象:

    一是天定姻缘,比如周准和骆诗诗。

    二是有缘卦象,只要努力追求,结为夫妻很容易。

    三是无缘卦象,无论两人怎么努力都是白折腾,命格不和,就算结合也是个错误,注定没有好结果。

    所以周准找守道代理人,都是以姻缘卦测试,可以保证绝对忠诚度。

    按概率来算,第一种天定姻缘极少。

    试想,这世界上能有几个女孩,从出生开始就是准备成为你妻子的呢,人生百年。能有一个骆诗诗这样的绝色佳人,就很不错了。

    第二种有缘人虽然也少,但相对多些,这种是最好的人选,本身就对你心生喜欢,忠诚度当然不是问题。

    江倩就属于第二种。

    第三种也就做做普通朋友,一个对你无感的人,无论如何都忠心不到哪里去的,她会忠于她喜欢的男人,你再怎么努力也是次要。

    到了骆氏大药房,江倩给了周准一个会心的微笑,说道:

    “祝你好运,好好去哄诗诗吧,这几天我会很忙,就不打扰你们这对小情侣了。”

    “嗯。好的,江姐姐,这次事件全是你神机妙算,谋划布局指使我做的,你要让所有人相信这一点。”

    江倩点点头,但还是问道:“别的男人都想抢着出风头装X逞能,你周准明明雄才伟略,却每次都想默默无闻,深藏功与名。”

    “毕竟我还小嘛,张扬惯了容易树大招风,成为别人的靶子而不自知。”周准笑道。

    “那我成为靶子了怎么办?”

    “没关系,我永远在你身后守护。”

    周氏守道人最强大的一代,曾经掌控中原到蛮夷到色目到波斯等大半个地球的帝国,又有谁知道呢。

    区区一个江城银行,根本不值得炫耀。

    江倩信任周准。从把钻戒退给王公子开始,她就把自己交给周准,连死都不怕的那种。

    她从包里掏出一张江城银行无限额度的信用卡递给周准。

    “我给你一张金卡吧,你给自己买点好衣服之类的,或者姐姐送你一块劳力士绿水鬼手表吧,西铁城还是便宜了点,男孩子的手表很重要的啊。”

    江倩读书时是个学霸,工作后是个工作狂,对男生的全部了解都来自于他的弟弟江洪淼。

    江洪淼四柱火命,江老爷子就托她在国外花了几十万。买了一块劳力士绿水鬼,弟弟特别喜欢,便以为周准也会喜欢。

    她能做的就这么多了,不可能像王婷那样,騒气冲宇宙般的勾引周准。

    过去都是男人讨好她,现在轮到她来讨好男生了,才知道是什么感觉。

    “不用,生活嘛,开心舒适最重要。”

    “是因为这表骆诗诗送的吧。”

    江倩笑着离开,想着周准又去哄骆诗诗了,心里酸酸的。

    她觉得过去那个傲娇大小姐,此刻已经不复存在了,只剩下周准面前卑微的小姐姐。

    “哎,我只是他的小姐姐,他心里只有青梅竹马的骆诗诗。况且她那么漂亮,男人看着都想含在嘴里,不是我能比的。周准对我,也没什么感觉的吧。”

    ……

    骆氏大药房。

    连续三日没看到周准的骆佳瑶,看到他回来。还挺开心的样子。

    “哟,小周,又回来了啊?”

    “是啊,骆姨,董事长助理这个工作不适合我。还是月薪6的工作好啊。”

    “你啊,就是经不住美色的诱惑,应该好好巴结江倩啊,怎么还被那什么秘书给搞定了呢,现在好了,江倩把你赶出来了吧,早就说了,你就没有年入百万的命。”骆佳瑶说道。

    “骆姨,你在叽叽歪歪说啥嘞,我咋听不懂。”

    周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又是一句我了个大艹。

    这事儿骆家人全知道了吗?

    真的完蛋了,小姨啊小姨,你真是个大嘴巴,故意说出来给诗诗听的吧。

    周准看了一眼陈海生,他很是不悦,在那默默干活儿。

    这社会诱惑太多了,陈海生担心周准扛不住,毕竟女儿太年轻了,加上天生丽质,傲娇又高冷。哪有别的女人会哄男人。

    男人这种生物,就是经不住女人纠缠的。

    骆佳瑶现在心情极好,也不在乎周准说话不敬了,笑道:

    “别跟骆姨装了啊,你这种农村来的孩子,哪扛得住城里漂亮女人诱惑啊,可以理解的。不过我们家诗诗倒是因此看透了你,说以后就把你当做不要脸的乡巴佬,绝对不会对你动感情。”

    “真的嘛,那我可得去接诗诗了。”

    这件事周准确实搞得有点过分了。先是跟王婷住了一晚酒店,又跟陈晓慧住了一晚酒店。

    虽然他什么都没做,就这两人的长相和身材,说出来谁愿会信呢。

    难不成还给诗诗一个小女孩看那种王婷自娱自乐的录像啊。

    “去吧,去吧,你看骆姨都懒得阻止你。”

    陈海生将钥匙拿出来递给周准,说道:“赶紧去哄哄吧,诗诗只是嘴硬,对你的感情不会那么轻易没的。”

    江城医科大学正门,骆诗诗上身短款羽绒服,下身铅笔牛仔裤配高帮球鞋,戴着耳机,心不在焉地走出来。

    张剑,江洪淼,以及几十辆车挡在她前面,同时按喇叭,声音震天响,希望她能上自己的豪车。

    这两天大家都发现周准没来接骆诗诗了,有时候她只能打车去上舞蹈课,有时候骆佳欣会来接。

    所以大家都以为她甩了臭吊丝,自己的机会来了。

    这已经是第三天交通堵塞,都快成为江城医科大一景了。

    很多外校的学生都跑过来看,搞得肖雪只能亲自来记牌照,一个个处罚。

    本来骆诗诗不搭理这些男生的,会低着头径直走到路边等车。

    但今天她远远就看到在数十辆豪车的缝隙里,周准骑着騒气的红色小毛驴,左穿右插,朝她狂奔而来。

    于是她赌气敲了敲张剑的奔驰,说道:“开门。”

    张剑开心得快要哭了,迅速下车帮骆诗诗开门,然后上车拼命按喇叭,拿起手机在群里炫耀他获得了校花的青睐。

    “哈哈,骆小仙女儿上我的车了,学生会所有人下车帮我开道。”张剑兴奋地喊道。

    就在此时,周准骑着小毛驴来了个漂移,挡在他的车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