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少年卦师 > 第74章 骆佳欣中招
    调查组很快就就告诉了吴文涛,护士长精神有问题。

    她说吃完晚饭,便觉得头晕脑胀,以为是这两天工作太累,加上那事儿来了,便回宿舍躺一会儿,因为晚上还有手术要上。

    结果不断有人在敲门,干扰她休息,她起来冲过去开门想骂人,即便速度很快,但宿舍走廊依然空荡荡,人影都没看到。

    护士长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就又回去睡觉,感觉被人催眠一般,噩梦连连。

    有个声音在她脑海里反复响起:

    “赵青峰害得我好惨啊,他应该死。他应该死。”

    “吴董事长,我们调查组觉得你们医院的管理有问题,很多医护人员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影响了心理健康。最好全部做个心理测试,让精神科干预治疗,否则你们的事故频发率,很快就得封院整顿了。”调查组组长说道。

    “这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我们再沟通下。”

    附属医院每天入账上千万,封院整顿至少一个月起步,损失几个亿,谁也扛不住啊。

    而且封院后,住院的病人都得转移到别的医院,还得赔偿,这种损失任何股东都不想看到。

    吴文涛跟卢友平对视了一眼,说道:“佳欣啊,我们相信你了,你赶紧去把赵青峰的伤搞定吧,以你的医术我相信问题不大。”

    “但是院长,万一那东西还在呢,我会不会也中招。”骆佳欣说道。

    “这是命令,也是你的工作,怎么能趋利避害呢。”

    周准笑了笑,说道:“那也得奖罚分明啊。”

    “这样吧,佳欣,你把这事儿解决了,到时候我给你搞个副主任医师。”卢友平说道。

    “那怎么够,至少也得是副院长啊。”周准说道。

    他知道这件事对医院影响很大。

    卢友平和吴文涛以为自己听错了,骂道:

    “你小子他么的狗屁不通,懂不懂医院的晋升机制,哪有这么年轻直接做副院长的。”

    “我小姨医术好,品行端正。当院长都戳戳有余,分什么年龄呢,总比一帮财色迷心窍的老油条要强吧。”周准说道。

    “闭嘴,你以为你是谁?”卢友平怒道。

    “骆佳欣,给你一分钟考虑,你不做这个手术,有人愿意做。”吴文涛说道。

    骆佳欣刚上班,其实也想表现下,把手术刀从赵青峰头上取出来对她来说难度不算大,就怕那幽灵坑害自己。

    周准却并不打算退让,放着小姨姐姐不要,总不能真给骆佳欣当孙子啊。

    “吴董。卢院长,这件事本质上,不在于谁能做手术,而在于谁能扛住那恶灵的蛊惑,不在手术中给赵青峰补刀,他多次受伤,现在命垂一线,可经不住再折腾了。”周准提醒道。

    吴文涛和卢友平两人对视一眼,顿时心虚了。

    没错,问题就出在这里,否则不可能会连续发生如此低级的医疗事故。

    “那你告诉我,骆佳欣凭啥就能扛住那东西的蛊惑呢?”吴文涛说道。

    “简单。我小姨乃是四柱纯阳的命相,一般的小恶灵根本蛊惑不了她。”周准说道。

    骆佳欣眉头一皱,她咋不知道自己是纯阳命相呢,根本没算过这种东西啊,莫不是周准这小子在忽悠人吧。

    “你特么还……还懂命相啊?”

    卢友平没好气地问,他就觉得周准这张嘴太特么能忽悠了。

    把江倩忽悠得服服帖帖,现在又跑到医院来忽悠他这个外科专家。

    “当然了,卢院长。还记得你们当初给江倩弟弟江洪淼会诊的时候吗,是不是我给算的命相?”

    当时卢友平亲自主持会诊,的确记得有这么回事。

    不过他当然是不信的,江家人愿意信就信,他也不想多生是非,便没有放在心上。

    “卢院长,当时你真的在现场吗?”吴文涛问。

    卢友平点点头,说道:“确实在,但听说这小子是看书自学的,我觉得不靠谱。”

    吴文涛作为生意人,内心还是对命相有点信的,主要是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赵青峰在那等着手术,奄奄一息呢。

    两天两次事故发生在赵青峰身上,的确说不过去,若是把这家伙给弄死了。医院会赔惨的。

    赵兵虽然被赶出江城银行,但他依然很有钱,国外十几亿的房产可不是虚的,若是打起官司来。附属医院太理亏了。

    他脑子一转,顿时来了个好主意,说道:

    “小周啊,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也暂时信你一次,但若出了意外,你和骆佳欣都逃脱不了干系,恶灵之言是你们说的,得负责任。”

    “拿副院长换?”周准问。

    “嗯,只要这次骆佳欣搞定赵青峰的病情,就算是为医院做了巨大贡献,可以破格提升。”吴文涛说道。

    卢友平本不想同意的,但见周准也被拖下水了,便不再纠缠。

    赵兵本身就跟周准不对付,现在也只是顾忌江家。

    若是儿子出事,这家伙肯定会破罐子破摔。出钱灭了周准这个骆家养子。

    何乐而不为呢。

    “那就这么办吧。”卢友平也点头道。

    骆佳欣举棋不定,说道:“院长,我们再考虑下。”

    “没时间了,赵青峰在手术室等着你呢,二十分钟准备,马上手术。”卢友平说道。

    骆佳欣紧张地去了手术室,一边走一边唠叨:“周准,这次要被你害死了。”

    “放心。没事,带我去手术室看看。”

    “手术室外人不得入内。”

    嘴上这么说,骆佳欣还是让周准偷偷换上一次性罩衣,跟着混了进去。

    她实在心里没底,对那什么鬼东西也很害怕。

    手术室里,两名助手,两名护士都在那里等待,每个人都很害怕。

    赵青峰这个作恶多端的家伙,大概是他们从业以来最诡异的病人。

    骆佳欣搓了搓双手,戴上手套,接过护士递来的手术刀,抬头看着周准。

    额头上一颗香汗渗出,护士连忙给她擦了。

    “没事,小姨,你按正常操作即可。”

    周准说完看了一眼罗盘的指针,那东西确实在里面,而且在骆佳欣身后。

    周准确实是忽悠人的,骆佳欣根本就不是什么四柱皆火的火命。

    因为紧张恐惧,意志已经有些薄弱,刚进入手术室就被趁虚而入。

    此刻,骆佳欣脑海里响起那个熟悉的男人声音:

    “我被赵青峰害得好惨啊,他罪该万死,切了他的脑叶,切了他的脑叶……”

    骆佳欣因为休息了几日,状态较好,还存有一丝理智,双手紧握着手术刀,颤抖着看向周准,眼神里尽是哀求。

    她发现自己的双手越来越不听使唤了。

    其他医务人员更是惊出一身冷汗,刚才护士长就是这么个诡异的表现。

    一名男医生已经准备随时夺下手术刀。

    “小姨,不用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