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少年卦师 > 第21章 周准今儿来不了
    十月六日,农历壬午日,宜嫁娶订亲。

    骆项华特意挑选的日子,也是骆诗诗的18岁生日。

    江城金冠度假村酒店,门口张罗结彩,礼仪公司三十号人在紧张地布置现场。

    这场成年礼花了200万,是非常大的一笔开销,从下午宾客入场,到晚上九点结束。

    不仅有露天酒宴,还有骆诗诗亲自表演的节目,芭蕾舞和钢琴演奏,请来了市里最好的交响乐团帮她伴奏。

    所谓的成年礼,只是个借口。

    骆诗诗也只是一个工具,实际目的是骆家人想拉拢生意伙伴,巴结名流权贵,以及向大家展示骆家有女初长成。

    通过这场展示,骆诗诗会从家里走向社会圈子,从江城医科大学校花成为江城赫赫有名的绝色佳人,才艺修养美貌兼备的大家闺秀。

    迎娶她,便是男人的人生巅峰。

    骆家在江城只算是小富,根本不入流,而倾城国色的孙女骆诗诗,便是他们的跳板。

    晚上才是订亲仪式,但节目单上,没有写得这么直白,而是写成交友仪式。

    这是礼仪公司策划的概念,什么每个成年人都需要一个亲密的朋友,然后互相交换礼物之类的。

    宾客都能通过交换的礼物看出来是不是在订亲,比如林森若亲手给骆诗诗戴上价值昂贵的镶钻项链,那这意思是明摆着的。

    也给两家人留了余地,万一哪家在结婚前就破产或是下滑,或是孩子实在合不来,也好反悔,反正只是订亲,也不是结婚。

    但对于骆诗诗这样一个刚成年的女孩来说,订亲并不是随意的事,大家都会认为你是林家人。

    对于周准来说,订亲也是不可接受的,林家这种货色想要跟他抢诗诗?

    不够格。

    骆诗诗坐着妈妈的车最先到的,她得跟着乐团排练。

    这次邀请了几百宾客,大部分都是医药界的大佬,还有一部分是平时关系不错的有钱人和药材客户。

    等诗诗下车后,骆老爷子对儿子叮嘱道:

    “周准那小子很麻烦,他跟诗诗说亲事成不了,搞不好会来捣乱,你找人看着大门,绝不要让他进来。”

    “爸,放心吧,我在工厂调来了五个保安,他进不来的。”

    “那就行,跟酒店保安也叮嘱下。”

    “不至于吧?”

    “没办法啊,这小子真的是狼子野心,他应该早就喜欢上我们诗诗了,我可不想让林家觉得我们不靠谱。”

    骆诗诗在后台换上芭蕾舞鞋服,准备跟外面的乐队排练。

    她心里很不踏实,拿出手机给周准发了信息:“你什么时候能过来,若是我被逼着跟林森订亲,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还没等到周准回信息,她的手机就被妈妈抢走了。

    “手机我帮你保管,你真的要为我和你爸争口气,这些年你爸在骆家什么地位,真看不出来吗?”

    骆佳瑶开始用苦肉计,利用女儿对爸爸的怜悯,来让她听任摆布。

    “妈,如果你觉得爸爸没地位,首先应该尊重他的,应该是你。”骆诗诗回道。

    骆佳瑶被女儿怼得哑口无言,有点气急败坏地说:

    “周准帮不了你,你爸更帮不了你,如果你不听我的话,将来你就会像我一样,嫁个窝囊的男人,在自己家里都要跟着受气。”

    骆诗诗虽然很痛苦,但她依然出去排练了。

    有时候她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她过去享受的好日子,的确是家里人给的,亲情这东西是很难摆脱的。

    舞台搭建在露天草地上,下面摆着密密麻麻的白色椅子,身后是阵容庞大的交响乐团和乐器。

    还有一架崭新的雅马哈三角钢琴摆在那,这是舅舅送给她的礼物,今晚要演奏。

    骆诗诗摸着钢琴盖,看着草坪尽头的石板路,嘀咕道:

    “周准,你是不是又怂了?是不是骗我?今儿不来搭救我,那我就跟林森定亲算了,以后绝不会再正眼看你。”

    很快她的同学就到了,方雨菲还有一个舞蹈班的女同学,也换上衣服上去排练,到时候她们两个得给诗诗伴舞。

    “诗诗,我真是好羡慕你,办这么大的成年礼庆典,林森还说要送你几十万的钻石项链,蒂凡尼可是世界名牌。”方雨菲说道。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骆诗诗无奈回道。

    方雨菲旋转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厌恶的表情。

    她觉得骆诗诗身在福中不知福,若是林森能对她有十分之一好,她可以满足林森任何要求。

    班上的同学散坐在下面,看着三人排练。

    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骆诗诗穿芭蕾舞裙,腿又长又直,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

    三个舞者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才是真正的白天鹅,男生流口水,女生嫉妒。

    “林森,你他么也太好福气了,医科大第一校花,今天以后就是你的妞了。”

    “所以啊,以后你们不要再馋诗诗了,想都不行,朋友妻不可戏。”林森说道。

    江洪淼拉着脸,一脚将林森踹翻在地,说道:“你他么什么东西,谁是你的妻子?诗诗同意了吗?”

    全班同学也就江洪淼这火爆脾气敢跟林森对着干。

    林森拍着屁股起来,也不生气,而是嘲讽道:“江洪淼,你不说要送诗诗限量版的爱马仕吗,包包在哪儿呢?”

    “管你屁事。”

    江洪淼确实有点恼羞成怒,原本妈妈是同意私下给他十万块去买包送给诗诗的。

    但谁料姐姐突然回家跟妈妈说,只能给5000块,并且叮嘱若是敢借钱给诗诗送礼物,那就把他刚买的奔驰收回去。

    气得江洪淼跟姐姐大吵一架。

    这个牛皮早就吹出去了,全班同学都知道。

    “江洪淼,你别骂人啊,礼物买了就送给诗诗嘛,你家又不是送不起。”

    “对啊,洪淼,你这反应也太慢了,我看校花迟早是林森的。”

    同学们跟着瞎起哄,江洪淼脸都憋红了。

    林森却火上添油地说:

    “嘿嘿,家里人没给你钱吧?这钱不如留着给你姐姐江倩做嫁妆,万一她嫁给周准,那你姐姐姐夫都是我林家的下人,你这下人的弟弟当然也是下人。”

    “草泥马……”

    江洪淼的火爆脾气上来了,当面抢走他暗恋多年的诗诗,还说她姐姐会嫁给周准,当林家的下人,这特么谁受得了。

    两个男生为了舞台上的白天鹅缠斗起来,幸好被赶来的骆老爷子喝住。

    到了下午,贵宾们开始纷纷入场,陈海生在门口点头哈腰迎宾客,强颜欢笑。

    他很想看到周准的到来,想知道他有什么办法阻止今儿的订亲。

    宾客有各大医院股东董事,院长,各科室的知名专家,林家也邀请了一批有头有脸的亲友过来捧场。

    尤其以林森二姐夫带来的宾客级别最高。

    二姐夫叼着雪茄,站在草坪上,看了一眼舞台上的骆诗诗,顿时就眼红了,拍着林森肩膀笑道:

    “小弟,好福气,这弟妹得赶紧讨回家啊,不要便宜了别的男生。”

    “二姐夫,这是肯定的啊,我都摩拳擦掌呢。”

    不仅林森摩拳擦掌,二姐夫都在心里摩拳擦掌。

    若是骆诗诗真嫁到林家,那到最后落入谁手,还真不好说。

    林森二姐出嫁之前,就看出来这个老公不正经,但敢怒不敢言,公婆家的实力能轻易摁死林家的上市美梦。

    签到的宾客会同时交出自己带来的礼金,基本上以红包居多。

    目前最低的是一万,最高的是林森二姐夫,价值十万的黄金手镯。

    这已经很贵重了,赵家跟骆家没有深交,就是来吃个饭而已。

    骆诗诗回到后台喝了点水,坐在椅子发呆,化妆师在紧张地帮她做头发补妆,待会儿的芭蕾舞是第一个迎宾节目。

    她看了一眼衣架上挂着的新芭蕾舞裙,这是妈妈买的。

    今儿到现在,整整五个小时,她都在望着那条石板路。

    依然没看到周准的影子。

    “王八蛋,你送的舞裙呢,你个孬种,孬种……”

    诗诗吼叫着,抽泣着。

    她突然发疯,吓得骆佳瑶大惊失色,这种关键时刻不能出岔子。

    “诗诗,怎么了?”

    “我要穿周准送的舞裙。”

    “他今天进不来。”

    “他不来我就不跳舞,不弹琴,不订亲。”

    骆佳瑶一巴掌打在女儿脸上,说道:“不听话,我就跟你那窝囊爸离婚。”

    “妈,你不能这样对我啊。”骆诗诗哭泣道。

    外面的司仪,已经开始报幕,宾客已就坐。

    就在此时,骆佳瑶听到外面的响起直升机轰隆的声音。

    巨大的气流刮得临时搭建的舞台摇摇欲坠。

    江洪淼眯着眼睛,看着缓缓降落的墨绿色重型直升机,一脸懵逼地嘀咕道:

    “姐姐和爷爷?难道是来给我提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