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奈何夫人太强悍 > 第二卷:暗潮涌动 第六十九章:女王大人
    “殿主大人,麻烦您戴好面具,送我回去吧。”冷梦心里气,气他不说喜欢自己,气他擅自带她飞了这么远,气他擅自吻了她。

    最气的,是他不信任自己。

    只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跟他生气呢?自始至终,他根本就没有承诺过什么。

    “梦儿……你不要这样,我……”夜子墨声音低沉,他想说,他现在可以对她说出所有的秘密,不知道晚不晚。

    可是眼前冷梦是据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他怎么都说不出口,只觉得心口疼痛,无法呼吸。

    夜子墨疼的身形一个踉跄,他拿手捂住胸口,这里的疼痛远比冷梦的手劲儿要大。

    丫头,他的小丫头,不能原谅自己吗?

    “好了,还请殿主大人送我回去,或许我们还能做朋友。”冷梦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狠心的说出“朋友”这两个字。

    冷梦也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

    “好。”夜子墨压下内心的疼痛,复戴上了面具。他的小丫头,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娇艳欲滴又张牙舞爪。

    他之前从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现在也只能先答应冷梦的要求,以后再慢慢打开冷梦的心结。

    夜子墨复带着冷梦飞身掠起,按原路返回。脚下的风景与来之前完全一样,可是两个人的心境却完全不同了。

    两人一路无话,夜子墨的速度还是没有丝毫的减慢,只不过,夜子墨感觉自己犹如抱着一块千斤重的冰块,冰冷又沉重。

    到了学院外面的一个小巷子里,夜子墨轻轻将冷梦放下,轻声说道,“丫头,就送你到这里吧。”

    冷梦落地后立即转过了身,背对着夜子墨,淡淡的说道,“多谢殿主大人。从今以后,还请您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不再见!”

    说完,冷梦便没有一丝留恋,快速的跑走了,只留夜子墨在原地驻足神伤。

    “小丫头,到底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夜子墨定定看着冷梦离去的背影,捂着胸口,喃喃自语。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很无助。

    直到冷梦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他还驻足许久,不愿离去。当确定他的小丫头已经离他远去的时候,他才转身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了。

    他不知,冷梦就在那个拐角处,墨然落泪。若是他走过去,也许现在的结局就不一样了。

    当确定夜子墨已经离去,冷梦想,夜子墨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来找她了吧?

    她再也忍不住,转身进了魔法书空间,跪坐到幽溪边上,嚎啕大哭,倒吓了里面的人一大跳。

    冷梦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的说着,“我把他推走了,他再也不会来找我了。我好像深深地伤害了他。我怎么办?要怎么办?他是不是真的不在乎我?我也不知道……”

    魔法书中的众人纷纷赶过来,这平时从没见哭过的冷梦(主人),今天这是怎么突然哭的那么伤心。

    “姐姐!”炎舞赶忙飞了过来。她此时还小,不知道冷梦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自己的姐姐好像哭的很伤心,就好像有人把她的能量果全都抢走一样伤心。

    “主人。”玄清环臂抱着那条小白蛇,也来到了冷梦的身边。玄清想,爱情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捉摸的东西,明明上一刻还如此甜蜜,下一刻就能如此伤心欲绝。

    他轻抚着怀里的小白蛇,他以后也不想沾染关于爱情的东西。

    (某作者:哎这个flag就立起来了啊!圈起来记住了啊,这里是重点,要考的!)

    化冰也赶了过来,只是他没有说话。关于主人经历的那些事,别人根本无从插手,最后还是要冷梦自己想开了才好。

    那条福鱼也在溪边,摇着尾巴看着冷梦。它虽不太懂,但是它能感觉到冷梦好像跟平常不一样。

    张三和李四本来还在兢兢业业的种花,他们看到“大好人”冷梦突然间哭的这么伤心,也都急急忙忙赶过来了,他们询问道,“女侠您怎么了?要不要我们帮您啊?”

    他们两个不问还好,一问,冷梦哭的更大声了。

    “没有人能帮我,是我自己把他狠狠推开了……没有人能帮到我,我明明那么喜欢他,我为什么要跟他生气呢?都怪我……”

    张三和李四一听,什么喜欢什么生气的,原来女侠是陷入情伤了啊!那我们在行啊!

    “那个……女侠,我们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张三和李四小心翼翼的说道。

    “滚!”化冰不耐烦的叫他们滚了。没看到主人正在伤心吗?还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找麻烦。

    不过,化冰倒是误会这两人了。

    张三和李四原本是靠算命占卜姻缘、“坑蒙拐骗”为生的,也颇懂得些男女之间感情的事,相当于冷梦前世的婚姻调解师。

    后来因为胡乱教人一些“毒鸡汤”,搞得别人夫妻感情更不睦,被打的混不下去了,才去到黄家做了下人。

    此时冷梦就身处在这样的情伤之中,这正是张三和李四所擅长的“领域”。

    他们也只是想让冷梦这个女侠恢复成以往有说有笑爱逗人的样子。

    “先不要滚……你们要说什么?”冷梦抽抽搭搭的,似是哭的累了。

    “啊啊女侠,您这受了情伤,找我们就对了。我们之前人称‘妇女之友’‘情感专家’,专治各种情伤。”本来两人要走,听到冷梦说话,立马“扑通”又跪在了地上,忙解释道。

    嗯,听起来不太靠谱。

    想到这里,冷梦又大哭了起来!“没有人能帮我!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理我了!我也不想活了……”

    “哎女侠,您先别急着哭,先听我说几句。您要是觉得不行您再哭,您看怎么样?”张三忙劝慰道。他们的招牌可不是白立的!一定要展示给女侠看。

    啥?觉得不行再哭?这可还行?冷梦听到这里,没忍住笑了一下,嘴里嘀咕道,“什么叫觉得不行再哭?你们以为我是那种说哭就能哭出来的吗?”

    化冰一看,这俩人竟然把主人逗笑了,心想,“不错,这两人有点用。”于是,他便打消了想要打跑这两个人的念头。

    张三和李四看冷梦被他们逗得笑了,内心也是一喜,“有戏!”

    “是的,您就先听我们说一说。我们要是说的不好,您再打骂我们也不迟啊!”张三谄媚说道。

    要说张三和李四,他们两个好歹都是人类,人类的情感最是丰富。虽说玄清、炎舞、化冰也都是人形态,但终究不是人类,无法体会冷梦作为人类所体验到的情感。

    “那你们说吧。要是说不好,我就喂你们毒药。”冷梦此时已被这两人吸引了兴趣,甚至还不忘恐吓他们一番。

    “哎哟,不敢不敢。使不得使不得!”张三和李四赶紧摇头。

    “说吧。”冷梦擦擦眼泪,示意他们继续往下说。

    张三和李四对视一眼,点点头,拿定主意,由张三开口。

    “女侠,在说之前要先问您几个问题,您看……”您看您是听我们问问题呢,还是先赐我们毒药?张三可不敢问下面的话!

    “问吧。”冷梦答。这两个人,还有点意思。

    “那个,我们要先问一下,您的意中人是谁?又是为了什么你们吵架……哦不,闹别扭?”张三小心翼翼问道。

    确实,贸然问对方的意中人是谁,似乎有点不妥。张三就怕冷梦一不高兴,就又让他们滚了。

    冷梦一听,眼神顿时黯淡下去。我的意中人……他不中意我啊!想到这里,冷梦又要哭!

    “女侠,您要是不愿意说,您可以跟我们说一下他是个什么类型的人?他的性格怎样?这样我们就好判断他的想法了。”李四一看情形不对,赶紧换了一种说法。

    夜子墨是个什么类型的人呢?冷梦也不知道。只是冷梦每次见他的时候,他都是带着一副面具,每次他都叫她小丫头,每次他都要占冷梦的便宜。

    那么真实的他,到底是什么性格呢?冷梦想到这里,才突然意识到,自己都还不了解他,凭什么要求他喜欢自己?

    “他的名字是夜子墨。”冷梦想,还是直接告诉他们名字吧,也许他们知道的比自己要多。

    冷梦轻飘飘的说出夜子墨的名字,但是落在张三和李四的耳朵里,那简直如石破天惊般震撼!

    什么?夜子墨?传说中的那个九重霄殿的殿主夜子墨?传说中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夜子墨?

    天啊,这位女侠简直如同天人,竟敢跟那位夜子墨大人发脾气闹别扭!高人啊!

    张三和李四立马“嘭嘭嘭”的磕了好几个头,嘴里还念叨,“大侠,女侠,我们太佩服您了!我们决定要永远跟随您,誓死相随!为您做牛做马,毫无怨言!请您收下我们做小弟吧!女侠大人!哦不,女王大人!”

    emmm,女王大人?这个称谓似乎很不错。只是,他们现在这副样子,叫冷梦哭笑不得。这是闹哪出?难道这也是他们问问题的一个环节?

    “行了行了,别贫了,赶紧往下进行。”冷梦打断了他们俩。若不阻止,他们看起来好像要一直磕下去!

    “是!女王大人!”

    冷梦扶额,什么毛病?

    “女王大人,敢问他是怎么惹您生气的?您放心,就算他是九重霄殿的殿主,我们兄弟也有办法帮您拿下他!”张三和李四“砰砰”的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哦,我向他表白,说我喜欢他!但是他竟然不回应我,甚至还强吻我!最过分的是他竟然不让我摘面具,不让我看他的真实面目!”冷梦边说边气呼呼的。

    哼!这个夜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