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隐之国 > 第二十四回 白虎傲世
    第二十四回 白虎傲世

    片刻,轰鸣声暂歇,光芒也渐渐散去。

    而空中的枭鹰悠然自得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恰如空中锁定捕食猎物的猛禽,眼中都是志在必得的神色。

    这“鸱鸮伏鼠”是他们的联合隐术之一,威力非同一般,集范围攻击和强度攻击的优点于一体,之前还从未失手过。可以说,一旦被困于法阵之内,被这招“鸱鸮伏鼠”击中,几乎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就算是高等级的隐士也会非死即伤。

    “可惜了,刚刚遇到一个忘川银蝶的传人,就这么死了。”枭老三在空中不免有些可惜的悠悠说道。

    “可惜个屁!”枭老大骂道:“这几个毛孩子逼得咱们用了法阵联合隐术才能制服,也算是丢脸丢到家了。妈的,这次回去,先不接活了,每个人都给我闭关修炼,不到一年不准出关。”

    “别啊老大,”听他这话,其余几个枭鹰成员立刻哀嚎,不过嘴上虽然反对,但是暗自里他们其实也多少有点心虚,毕竟按他们的实力和辈分,用联合隐术对付这个少年,传出去的确难登大雅,怕是要被人耻笑以大欺小。只不过他们一向心狠手辣,除了南宫燕,那几个小子他们可没想放虎归山留下活口。就算只有一个南宫燕,她一个人说的话自然也不会有太多人相信。

    正当他们漂浮在空中神游天外,眼前逐渐呈现的场景令他们不禁睁大了眼睛。法阵之内,紫光流转,浅紫色的龟壳状防护结界岿然不动,而里面一白一黑两个身影渐渐清晰。白衣少年朗目星眉,眉头微皱的看着怀里脸色苍白的黑衣少年。

    那黑衣少年紫眸微启,便要挣扎的站立起来。“别动,你隐力消耗过大,先打坐休息一下。”西门闹扶着北溟小心的盘坐于地上,此时北溟气血翻涌,刚才那一招广甲防护自己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方勉强挡住了白芒的进攻,若是再不平复一下气血,怕是一口血就要喷薄而出了。此时他也顾不得别的,赶忙打坐调理起来。

    见北溟和西门闹似乎并无大碍,法阵外面的南宫燕等人不禁暗自松了口气,可是头顶上枭鹰等人却再也无法谈笑风生了。他们万万没想到,那个黑衣少年竟然凭借一己之力就抵挡住了所有白芒的攻击。要知道,那四个白芒是他们四只鸱鸮附身后分别发出的,每一团白芒的能量都足以轰死一只健壮的水牛。他们一开始只把注意力放在了拥有忘川银蝶的西门闹等人身上,没想到原本看上去平常无奇的黑衣少年竟然也有如此骇人的实力。

    因为太过惊讶,他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当如何了,都扭头看向了枭老大。

    “妈的,邪了门了。愣着做什么,一不做二不休。”说着,枭老大周身黑芒大盛,他背后的黑鹰图腾又膨胀了一圈,随着附身效果的增强,他身上顿时出现了不少翎羽和尖爪,这是召唤兽和宿主高度融合的表现。

    其余四名成员也心照不宣的重新发动隐力,源源不断的白芒输送给枭老大。

    “不好,”郑麟心想不妙,忙道:“发动攻击,给北溟他们争取时间。”

    “没用的,他们这个法阵具有屏蔽一切攻击的效果,除非他们自己逃出法阵,否则我们是无法攻破法阵的。”南宫燕沉声阻止道:“而且打在法阵的攻击会转化为隐力被他们吸收,所以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她和枭鹰组织都是鹑隐国人,从小没少听说这个组织的事情,自然对他们的隐术相对比较了解。这个阵法虽然暂时有无敌的防御效果,但是缺点也并不是没有,就是发动联合隐术的五个人暂时没有办法移动位置,也没有办法发动其他的隐术了。否则这个法阵就会不攻自破,而且半个时辰内无法再发动第二次。

    不管郑麟三人在外面如何焦急,且说此时西门闹也没有闲着,不知何时他已将全部忘川银蝶放出,渐渐的凝聚成一对巨大的蝴蝶翅膀的形状,附在了自己背后,加上身体外围虎形的幻影,就仿佛一只老虎生出一对翅膀一般。

    “这一招难道是,”端木赐盯着法阵内喃喃道。

    南宫燕看的眼神一亮:“没错,这是西门闹的秘技——如虎添翼!”

    感受到周围隐力气息的波动,北溟睁开了眼睛,正看得一只修长干净的手伸向自己,还未看清,北溟就本能的便将手递了过去。此时西门闹原本皓若满月的脸庞凭空多出来一些黑白相间的兽毛,额头上一个“王”字若隐若现。

    不知怎的,看到这副模样,北溟似乎忘记了身处何等的陷阱,只想发笑。转念一想西门闹若是看到的后果,还是拼命忍住了。

    西门闹不知道北溟此时正憋笑憋的辛苦,他将北溟环腰抱起,背后巨大的蝴蝶翅膀缓缓扇动,两个人脚离了地面,上升的空中。

    此时金字塔状的法阵比之前光芒更甚,枭老三奸笑道:“刚才若想逃走还有可能,现在这法阵已然成型了,纵你们现在长出翅膀来,也插翅难飞!哈哈哈......”

    他刺耳的笑声在法阵内回荡,令人甚是不安。而此时随着隐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枭老大那里,枭老大脚下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黑色能量球已经越来越大,不用想也知道,这颗能量球若是轰下来,法阵内的一切怕是都要沦为焦土。

    郑麟等人皆是捏着一把汗,此时已经紧张的不敢在发出声音。只见悬浮于法阵内的西门闹忽然全身白光一闪,眨眼间已经变成了一只七分像虎三分似人的白虎,双眸时隐时现的溢出白色的光焰。它吼叫一声,猛的跳起,将北溟负于背上,张开蝶翅,北溟似乎听到一句“赶紧”,来不及多想,忙抓牢它脖颈的鬃毛。

    枭老大看的也是一阵皱眉,没想到这西门闹小小年纪已经能够和召唤兽达成如此深度的融合了,双手猛地在胸口处合十。脚下那颗散发着黑色邪恶气息的光球终于落下,南宫燕一声惊呼,却见白虎巨口一张,一个耀眼的光球朝上打去,于此同时,白虎一声咆哮,猛的朝枭老四的方向袭去。

    千钧一发,石破天惊!两声震耳欲聋的炸裂之声相继传来,第一声是黑白两个光球碰撞在一起发出的,而第二声更加令人心惊胆战,那是白虎冲破法阵发出的声音。

    而在法阵外面的郑麟等人,只看到一团极其耀眼的白光带着呼啸之声从法阵冲天而起,瞬间就飞起几十丈开外。

    阵法居然破了!

    南宫燕等人看着眼前的一切终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即便是自己从小便与西门闹相识,今日才知道西门闹的真正实力。不,或许这还不是他全部的实力。

    被破除法阵的“枭鹰”五人,这次是真的有些不淡定了,甚至可以说有点恼羞成怒。实际上虽然法阵被破,其实他们本身并未受到什么损伤,甚至是轻伤都算不上,这种打击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因为自从他们五个人的组织成立以来,这一招还从未失手过,就算是有人趁着法阵还为完全成型之时逃出去,也从未有人能将这法阵从内部硬生生的冲破,今天不仅有人做到了,而且这人还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这怎能不令他们既惊诧又愤恨。

    空中的白色光球慢慢落下,光芒退去,正是北溟骑在一只白虎之上。北溟看上去毫发无伤,倒是那白虎身上似乎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伤痕,而眼神却丝毫不见懈怠,依然闪着骇人的霸气寒光。北溟忙跳下虎背,白虎随即便变幻成了西门闹的本身。这次轮到北溟扶住了西门闹,因为此时西门闹的精神明显比较虚弱。这也难怪,虽然凭借的白虎傲世的附身效果和忘川银蝶的“如虎添翼”,他们冲出了法阵,但是因为需要携带着北溟,因此西门闹耗费了极大的隐力才护住了北溟,而冲出法阵之时的伤害都落在了西门闹的身上。

    郑麟等人忙都围上来,而此时不远处的“枭鹰”五人并未给他们喘息的时间,伴随着几声尖利的鹰鸣枭嚎,几个黑影急速的朝他们袭来,同时天上似乎还有“烈炎天堂鸟”的红色魅影。

    此时几个人都已经有些精疲力尽,情急之下,郑麟忽然想到了什么,迅速的从怀中掏出一物,待北溟等人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郑麟手中一动,几个人眼前顿时一片白光,又不知身在何处了。

    眼看着就要杀到跟前,枭鹰五人恨不得将北溟等人撕成碎片,可是转眼间几个人就突然消失不见了。这令枭鹰甚是郁闷,他们并不知道有卷轴的存在,只当是几个人用了什么遁法逃走了。枭老大忙释出自己的召唤兽鬼首鹰隼,在空中侦查探索了半天,也没有察觉到任何隐力的波动。他们哪里知道,这归墟幻境的卷轴可以令打开之人穿越到不同的场景,并非使用隐力,因此自然也就探寻不到隐力的波动了。

    正当他们合计下一步如何是好之时,一只巨大的黄色葫芦从天而降,随即两个衣着打扮截然不同但是都很漂亮的女人面色如冰的出现在眼前,枭鹰知道,他们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没错,郑麟从怀中掏出并打开的正是在归墟幻境得到的那册卷轴,每次打开都会穿越到不同的场景。本来郑麟对这个东西简直是深恶痛绝,没想到这次居然救了他们一命,而且当他们看清身处所在的时候,更是对着卷轴由恨转爱,几乎要感激涕零了。

    他们现在居然是在归墟幻境之外的入口处,换句话说,就是卷轴将他们送出了归墟环境。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这次的环境历练顺利结束了?

    额,北溟摇摇头,顺利可能谈不上,九死一生倒是比较贴切吧。

    几个少年这次是真的长出了一口气,北溟和南宫燕扶着西门闹坐在一处干燥的石头上,让他静心调理,其他人给他护法。此时门口外等待的那两名南宫家的女随从早已看到了他们,忙赶过来,见他们都并无大碍,尤其是看到南宫燕毫发无伤,都已经开始在心里默默感谢神明了。

    “两位姐姐,怎么不见黄立老师和轻音姐?”南宫燕乖巧的问道。

    “他们察觉到有异像,都进去归墟幻境找你们了。你们没有遇到她们?”

    南宫燕叹气道:没有见到她们,倒是见到了五个索命鬼。

    女侍官惊讶道:“索命鬼?”

    “说来话长,咱们先找个地方躲避一下,我们几个现在是弹尽粮绝了。”郑麟苦笑着接过话头道。

    那两个女侍官笑道:“不妨事,有我们两个在这里,你们尽管放心,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索命鬼敢来找咱们南宫家的麻烦。”

    南宫燕以前并未见过这两个女随从,想必能被轻音带在身边办事的,实力自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就算枭鹰再厉害,他们对南宫家不会没有忌惮。在归墟幻境里面搞偷袭暗杀是一回事,在外面公开与南宫世家为敌就是另一回事了。

    待西门闹稍微恢复了一些,几个人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离归墟幻境的入口石壁并非太远。有那两位女官侍从护法,几个人开始打坐休养,当然北溟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入定。倒不是他们完全不相信那两位女官,一是北溟此时的隐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另外这是隐士们的习惯性做法,无论何时,都要留一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护法,以防万一。

    大约半个时辰后,南宫燕率先睁开了眼睛,因为拥有凤凰召唤兽,她的自我恢复能力是最强的。她起身活动了一下,郑麟、端木赐和西门闹都还没有在入定打坐中醒过来,便主动代替了北溟的位置。北溟见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也没有推辞,自己也开始打坐休整起来。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北溟睁开了眼睛,经过运行体内的隐力小周天,北溟感觉疲劳感已经去掉了大半,他伸了个懒腰,却见其他人不知何时也已经都醒了,看上去个个都神色恢复了不少。就连之前消耗最大的西门闹也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虽然身上还带着一些伤痕,但都是皮外伤,应该并无大碍。

    “你醒了北溟,感觉怎么样?”南宫燕将一粒丹药递给他,一边问道。

    “恢复的差不多了。”北溟站起身,想也不想的将丹药放进口里,一股清凉顿时从口腔直入丹田,全身立刻清爽振奋了不少。

    想必是极好的的恢复药丸,北溟正要道谢,忽然不远处石壁传来一阵响动。众人寻声望去,却见随着一片白芒亮起,黄立和轻音出现在归墟幻境的入口处。

    众人忙都赶上去,黄立看见他们都安然无恙,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来。轻音也早拉住了南宫燕,全身上下打量了半天,方开口道:“我的小姐,谢天谢地你没事,这次真是吓死人了。”

    “轻音姐姐,看你说的,哪有那么严重。”南宫燕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也是难免后怕的,毕竟第一次和枭鹰这种实力的杀手组织碰上,若不是有西门闹他们,自己恐怕早已不知如何了。

    “您二位可曾遇到枭鹰五兄弟?”南宫燕问道。

    “别提了,我和黄老师寻着你们的隐力波动和气息,在幻境中好一顿奔波,好容易找到了一丝波动,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等我们到达的时候你们已经遁走了,只看见了那五个恶人。”

    “那后来你们怎么样了?”郑麟在旁边忍不住问道。

    “还能怎么样,动手打呗,可惜那五个当了缩头乌龟,跑掉了。”轻音眼中露出些微鄙视的神色。

    其实她和黄立两个人联手和枭鹰的实力应当说是势均力敌,但是枭鹰的任务已经失败,继续恋战显然并不明智。况且这归墟幻境毕竟是稷下学宫的禁地,外人进入时间长了很难说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意外发生。

    黄力接过来道:“你们没事就好,枭鹰的事学宫自会处理,你们不用担心,倒是你们自己有没有受伤?”说着仔细看了看几个人,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西门闹身上,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只是一点皮外伤,不妨事。”西门闹平淡的说道。

    黄力听了脸色稍微缓和了些,又道:“你们回去立刻到学院的医务室,都好好做一个检查。”

    轻音脸上带着歉意的表情,对西门闹等人笑道:“这次是我们给大家添麻烦了,回去我报告家主,必会给学宫和你们每人一个交代。”

    鹑隐国的南宫氏族在整个隐者大陆也是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实力相当雄厚,每年给予稷下学宫相当多的财务支持。因此就算黄力心里对此次因南宫家的内部事务而干扰幻境历练的风波颇有微词,也不便说的太过,况且对方已经表达了态度,此时便简单的点了点头,对轻音道:“好在有惊无险,此事我也会向学宫上层汇报原委,其他都好说,学宫必须保障每一个学员的绝对安全。”

    听话听音,黄立这话说的含而不漏,虽然委婉,但是意思再明显不过。轻音微笑道:“这是自然,黄老师放心,此事只此一回,绝无下次。”轻音又交代嘱托了南宫燕许多话,之前家族内屡次阻挠她来稷下学宫,即是出于保护她安全的目的,如今国内形势风起云涌,反而让她留在稷下学宫更稳妥些。因此轻音来之前,南宫燕的父亲南宫离已经交代过,不必再劝南宫燕返回鹑隐国,让她在稷下学宫安心修炼隐术。

    话说轻音告别了南宫燕等人,带着两名随从回鹑隐向南宫离复命不提。单说黄立为免节外生枝,立刻招出自己的葫芦,师徒六人仍旧和来时一样,乘着葫芦返回稷下学宫。

    路上郑麟作为队长,将在归墟幻境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向黄立汇报了一遍。黄立听完沉吟半晌,也没说什么。只提醒他们,在归墟幻境发生的一切不要和学宫其他学员提起。一路无话,他们一回到学宫,黄立便让他们都去做个身体检查,并且给他们放了三天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