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隐之国 > 第十一回初见室友
    第十一回初见室友

    “走吧,北溟,我带你去学宫的司教部。”说着孟归来拍了拍北溟的肩膀,莫名的让北溟感到了些许亲切和温暖。学宫的面积不算小了,建筑风格以木结构为主,样式简洁古朴,虽不华丽却自有一番韵味。司教部在一处回廊的尽头,内部并不算大。

    里面有位白发老者,正低头摆弄着案头的各种文书。室内还有两三位青年隐士也在各自忙碌着。这段时间正是各国隐士学员报到的时期,因此司教部格外忙碌。

    “姜老师,这是今年玄隐书院送来的免试学员,名字叫北溟,麻烦您帮他登记一下。”孟归来向那白髯老者说道。

    那老者闻声才抬起头,看到孟归来,脸上笑容顿时绽放:“执事大人,您怎么亲自来了,真是稀客。”

    说着有向那两三个年轻人责备道:“执事大人来了,你们怎么也不作声提醒我?”

    那几个年轻人忙都站起来向孟归来行礼问好。

    “快去泡盏好茶来,”老者吩咐道,此时一个年轻人早已端来一只梨花木椅子。

    孟归来摆手道:“不必麻烦了。”又嘱咐北溟道:“你自己在这里登记,后续的事情这里的老师会告诉你怎么做。我还有事没办法陪你了,回头自会再找你。”

    北溟点头,恭敬的说道:“师叔再见。”

    那孟归来笑着摸了下北溟的头,与那几位老师打了个招呼就离去了。

    “小伙子,你刚才叫他师叔?”听到北溟对孟归来的称呼,那姜老师似乎颇有些意外。

    北溟还未回答,旁边一个青年已经拿出北溟的资料念起来:“北溟,11岁,玄隐国幽蓟城隐士书院初级隐士,介子推名下弟子。”

    “怪不得,原来你是介子推的学生。”姜老师拂髯笑道:“也难怪你叫执事大人师叔了。不过呢,”那姜老师顿了下继续说道:“咱们学宫里名门贵胄可谓不少,以后在学宫内这些叔侄亲眷各种辈分倒不好续论的,按规矩称呼老师或者职位就是了。”

    北溟颔首称是,他本不想故意炫耀与孟归来的渊源,今后称呼执事大人就是,因此并未在意。

    旁边那青年放下北溟的资料,笑道:“你们幽蓟城隐士书院说起来也名师云集,已经好几年未选送过学生来学宫了。不知怎么今年倒是没有浪费名额。”

    姜老师看了那青年一眼,向北冥道:“好了。这是学宫免费发放给你们免试生的东西,你的住所在栖侠阁,那里有专门接待的隐士老师,你自去就是了。”

    “多谢您。”北溟接过东西,恭敬的施礼后退出。

    栖侠阁是学宫一处供学员住宿的阁楼,一共五层,飞檐斗阁,在学宫内很是醒目,因此并不难找。见过了管理老师,北溟才知道自己住在顶楼,好不容易爬上五楼,找到自己的房间,一推门,才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

    有七八个看上去和北溟年纪相仿的少年,在一起嬉闹说话。

    北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在幽蓟城的隐士书院里,一行一动都严恪隐士守则,很少有这样随便大声喧哗的时候。

    “你们好,请问这里是505宿舍吗?”北溟敲了敲敞开着的门问道。

    其中一个为首的少年下巴抬了抬,懒洋洋的道:“新来的?这房间住满了。你去对面住吧。”

    “这......”北溟迟疑了一下,道:“这样随便换宿舍不太好吧?”

    “我说可以就可以。”那少年站起身来,此时北溟才看轻这少年长的颇为高大壮硕。

    其他人也都站起来,道:“这是我们的老大周崇,他和你换宿舍是看得起你,别不识抬举啊。”

    “要是我不想换呢?”北溟冷冷道。

    “什么?”那周崇睁大了眼睛:“今年的新人一个个都这么狂妄吗?不过是免试生罢了,凭着关系名额才进来,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说着走到北溟跟前,周崇比北溟年长,站起来整整比北溟高了一个头,身形比北溟几乎壮硕了一倍,看上去颇有压迫感。

    北溟纹丝不动,冷峻的目光看着他。北溟自认为不是主动惹事的人,但是也绝不会轻易受人欺负,尤其是刚到一个新环境就更不能退缩示弱了,不然以后会更加麻烦。周崇显然被北溟的态度激怒了,身后的那群少年一个个也抱着看好戏的心情。

    “再问你一遍,换不换?”周崇沉声道。

    北溟最是吃软不吃硬的人,若是对方好言商量他倒不好拒绝。如今这样威胁,北溟倔脾气也被激起来:“请你让让,我要放东西。”

    “放个屁东西!”那周崇突然一拳打来,毫不留情,这一拳势大力沉,若打在北溟脸上,就算不伤筋动骨,也必定鼻青脸肿。

    然而就在拳头接触到北溟鼻尖的一瞬间,北溟身影一晃,竟然躲开了拳头。

    其他人看到大吃一惊,而且几乎在同时,北溟用右手握住周崇的拳头,顺势往前轻轻一带,周崇这一拳使出八九分力度,惯性很大。他万万没想到北溟能在最后一刻完美避开,因此整个身体被北溟牵引着向前倒去。啪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周围的少年一个个目瞪口呆,看北溟的眼神都变了。谁都知道这学宫的免试生很多都是凭关系得到免试名额才来的,很多人根本没有真正的实力。而以周崇为首的这些人自认为是真正凭借自身实力考进来的,因此最是瞧不起免试生。他们本以为看上去身材纤瘦的北溟必定也是一个绣花枕头,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能让周崇吃了亏。那周崇论实力可是这学宫数一数二的,不然也不可能当他们的老大。

    周崇在这么多人摔了个狗啃泥让他更加恼羞成怒,顾不得疼痛,赶忙站起身冲着北溟又是一记飞踢。

    没想到连北溟的影子都没看清,自己这一脚又踢空了。

    “你再不住手,我可不客气了。”北溟也微微有些恼怒。他虽然是个不惹事的人,但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面瓜。此时他已经准备好若是对方还咄咄逼人,就使出奔雷拳给这个周崇点教训,不然的话,以后在这学宫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

    周崇此时没在动作,许是他发觉了北溟并非自己预想的那么弱。一声低沉嘶吼在周崇喉咙里发出,紧接着他周身隐约散发出黄色的光芒。

    动用隐力了么?北溟心道,这家伙难道修炼的是土性隐术。倒是恰好克制我的水性隐术。想到这里,北溟决定暂时不用隐术,只用奔雷拳来应对。

    “都给我住手!”正当两人剑拔弩张之际,一声爆呵让所有人都一震。此时门口大步流星的走进来一位年轻男子。

    “周崇,又是你,这又在闹什么?成何体统!”那男子呵斥道。

    “裴老师,”那周崇换上一副笑脸道:“这不新来一个同学嘛,我们想着彼此切磋一下,培养培养同学感情。”

    那裴老师并有理他,转身对着北溟说道:“你是新来的北溟?”

    “是。”北溟恭敬答道。

    “执事大人吩咐了,今年的免试生统一安排的一个宿舍,拿上你的东西去三楼302报道吧。”

    那周崇听了,看了北溟一眼。北溟却不再理会他,拿起东西和裴老师道别后,走出了宿舍。

    从五楼来到三楼,北溟惊讶的发现三楼的宿舍房间并不多,显得安静不少。他找到302房,房门并未关着,他从外面看进去,房间并不算大,里面一共有四张卧榻,其中两张床已经有人占了,分别是两个和北溟年纪相仿的少年,一个穿青衣,一个着黄衫。

    四人间,还不错。北溟心想。

    北溟把脚步放重了些,进门问好:“你们好,我是玄隐国新来的免试生北溟。”

    那两个少年见北溟进来,青色衣服的先站起身来笑道:“你好,我叫端木赐,龙隐国来的。”又指了指旁边那个黄衫少年道:“他是郑麟,倮隐国人。“郑麟仍旧坐在床上,冲北溟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北溟见端木赐生的文质彬彬,面容白净,不觉多了几分好感。那郑麟相对比端木赐胖一些,面容更加粗犷憨厚些。看着也并非难相处之人。刚才在五楼的不愉快心情此时就烟消云散了。

    “你们二位也是刚来的免试生吗?”北溟见他二人都在整理床铺,不禁问道。

    “没错,也是今天刚到。”郑麟拍了拍手中的枕头,走过来道:还剩下两张床,你看看要睡哪一张,我帮你收拾。

    多谢。北溟笑道,说着走到靠窗的床边,把学宫发的东西放下说道,就这吧。

    原来这每张床上已经都放好的被褥枕头等物,北溟又把学宫发放的枕巾床单等物品拿出来。

    端木赐和郑麟要过来帮忙,被北溟婉拒了,这点活他自己来就行了。虽说都是同学,在这里不好再让别人为这些小事给自己帮忙了。

    三个人把各自东西都收拾完毕,彼此闲聊。郑麟因问端木赐说道,今年的免试生听说各大隐士国来了不少,你们龙隐的储君东方曙听说今年也是十二三岁了,这次为什么没有来呢?

    端木赐笑道:本来这个免试名额是我们储君的,只不过如今我们国隐东方亮身体微恙,诸君纯孝仁义,不得不留在国内帮助管理政务。我从小就在东方曙身旁做伴读,所以这个名额倒是被我忝用了。

    郑麟笑道:“你又谦虚了。谁不知道龙隐端木家族是传承百年的隐士大家,你爷爷你父亲皆是龙隐举足轻重的栋梁大臣。家学渊博,便是没有这免试名额,你想来还能考不上么?”

    端木赐摆手道:“不过是些虚名罢了,咱们既然来了这里,都是一样的。况且你这倮隐国君的嫡传子,不是比我的实力更加雄厚了,我之前竟想不到你是如此平易近人。”

    “哈哈哈,”郑麟听了笑道:“咱两个不要互相吹捧了。”说着有看向北溟道:“哎北溟,跟我们说说玄隐国,我从小最喜欢听各大隐士国的故事了。”

    北溟正看着对面空着的床榻,心想不知会来个什么人。见郑麟问他,不自觉的就说了出来:“咱们这宿舍是四人间的,那个空着的床不知是谁的。”

    端木赐看了一眼对面,低声道:“听说是虢隐国的西门家族的人。”

    西门家族?郑麟接口道,我听说虢隐国的西门家族不是被灭门了么?怎么还会有...

    正说着,宿舍的门忽然咣的一声开了。三人不觉都吃了一惊,都扭头看门口,此时一个白衣劲装的少年已经进来了。

    北溟看到这人长相心里竟然一愣,倒是在哪里见过一般。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只见那白衣少年生的剑眉星目,短短的黑发如同野草,显得随性不羁,眉眼间似笑非笑的一股邪气,奇怪的是倒也不令人讨厌。和端木赐一样面如皓月,只不过端木赐是一种青白色,给人一种英俊清朗的气质。而这白衣少年肤色是一种更加刚毅的银白色,加上他又穿的白衣,更加耀眼,而且身材看着比端木赐更健壮高大一些。

    他进来也不与北溟三人搭话,兀自来到那张唯一的空床上把东西一放就翻身躺下。

    北溟三人面面相觑,郑麟是性格最为外向的,他起身道:这位兄弟,咱们以后就是同学了,同吃同住同学习,好歹起来做个介绍,不然都不知道你是谁了。

    那床上之人听了懒洋洋的平躺了身子,看着天花板,开口道:西门闹。只说了这三个字就又不吭声了。

    郑麟苦笑着摇了摇头,好心提醒道:早上学宫的老师来通知过了,让咱们下午未时前去玄英殿测试属性。

    西门闹点点头:多谢,知道了。

    北溟见他懒洋洋的样子仿佛一百年没睡过觉似的,心里默默的对这个西门闹的第一印象的打分为不及格。

    “到了午饭时间了,咱们一起去吃饭吧。”郑麟看了看墙上的时间说道。

    在来的路上,介子推已经告诉北溟,他在学宫的食宿费用已经由书院都付过了。其他免试生是不是这样他就不知道了。

    北溟和端木赐听郑麟说,都站起身来看着西门闹。

    西门闹拜拜手,那意思是你们自便,不用管我。

    北溟三人感觉头顶都滴下一滴汗来。三人下楼直奔学宫的餐厅朵颐园。

    朵颐园是幽学宫唯一的餐厅,此时通往那里的甬路上已经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不少穿着各色隐士服的学生,显然都是去吃饭的。

    朵颐园分为上下两层,每层的面积都很大。北溟三人一进入餐厅,九看到每个打饭窗口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

    “呦呵,这不是玄隐的免试生吗?怎么,还有亲自来打饭吗?不派个佣人什么的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北溟朝声音看过去,只见周崇带着一帮学生在二楼的扶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

    北溟本能的一阵厌恶,并不想搭理他。旁边的郑麟抬头看了看,笑道:“这不是周崇吗?周太傅身体可还硬朗?”

    因为人员密集,周崇这才注意到北溟旁边的郑麟和端木赐二人,尤其是看到郑麟,周崇脸色一变,强笑道:“原来是郑麟殿下,周崇失礼了。”

    郑麟笑道:“在学宫里不讲什么身份地位,都是同窗之谊,你我之间也同学朋友相称罢了。”

    周崇讪笑了一下,点头称是。又深深的看了北溟一眼,方才领着一帮人去了。

    端木赐在旁边看了觉得好笑,向郑麟问道:“怎么你认识他?”

    郑麟道:“他是我倮隐国太傅周昌之子,我小时候见过他,前几年听说考到这里来进修。没想到......”说到这里,郑麟摇头不语。周昌是倮隐肱骨大臣,不想他的儿子看上去却如此顽劣不肖,在此称王称霸。

    “北溟,我替他向你道个歉罢,毕竟也是我虢隐的人。”郑麟诚恳的向北溟说道。

    北溟微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在意。”说着他在人群中看到一个人,忙上去打招呼。

    “师叔,哦,不对,是执事大人,您也来吃饭。”

    来人正是孟归来。他见北溟改了称呼,并未在意,微笑道:“宿舍都安排好了么?”

    “都安排好了。”北溟恭谨的点点头,随即又道:“谢谢您。”

    孟归来摆手道:“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二楼吃饭?”

    “不用了,执事大人。”说着北溟看向郑麟和端木赐,道:我和室友在一楼吃就可以了。

    孟归来知道北溟不想搞特殊,也不勉强,自己和另外一位年轻老师上楼去了。

    “你认识执事大人?”郑麟凑过来悄声问道。

    嗯,北溟正想着该如何解释他和孟归来的关系。那边排队的端木赐招手道:“你们俩快点,轮到咱们了。”

    吃过午饭,三人在学宫随便逛了一圈就回到宿舍,推门看到床上的西门闹已经不见了。

    “奇怪,这人真是个怪人。”郑麟忍不住吐槽道。

    三人休息了一会,就准备去玄英殿了。端木赐道:“西门闹还没有回来,要不要等等他?”

    郑麟看了窗外,道:“时间来不及了,想必他自己应该找的到。咱们还是不要等了,免得误了时辰。学宫对时间要求可是极为严格的,迟到的惩罚很严重,到时候咱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