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隐之国 > 第十回紧急撤离
    第十回紧急撤离

    地牢阴暗潮湿,头顶还不时有水滴滴落。北溟打从有记忆以来,还从未在这种地方呆过,他看了看身旁不远的士召和卫启,士家在玄隐国算是大家族,士召从小说是娇生惯养也不为过。如今看他在这脏兮兮的地牢中一脸嫌弃的样子,北溟只觉有点好笑。倒是卫启,端坐不动,倒是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稳重成熟,北溟不禁要刮目相看了。正胡思乱想着,忽然牢门一动,北溟三人皆是一惊。这囚牢居然还有门?

    “喂,背隐士杖的那小子,跟我们走!”不知何时牢门外站立着两个黑衣人,而且已将牢门打开。

    还未等北溟答话,士召已将早已准备好的两张飞炎符释出,直奔黑衣人的面门。

    “没用的。”一旁的卫启忽然说道。、

    果然,那飞符还未到黑衣人跟前,就陡然化为灰烬了。

    显然这里的结界十分了得,就算牢门大开,没有施界人的许可,他们是没办法突破结界的。

    “你们要带他去哪里?”士召向那两个黑衣人怒问道。

    “我劝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比较好。”一个非常好听的男子声音响起,原来还有第三人在。北溟等不觉一惊,竟然丝毫未有察觉,这人的实力恐怕已经到了紫衿级别。

    “是什么人在那里装神弄鬼,没有脸面见人么?”士召故意激将那人。

    却被两个黑衣人呵斥道:“敢对云芡将军无礼,小子你是不想活了。”

    “算了。”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现在牢门外,那云芡微微一笑道:“小孩子罢了。况且他们时日不多,怪可怜的,随他们去吧。”

    听他这话,士召更加愤怒,待骂对方几句,又觉得丢了玄隐国的脸面,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好,脸涨得通红。

    “你就是云芡?”本来默不作声的卫启也不免抬眼看了看对方。

    “你就是卫启?”云芡饶有兴趣的看着端坐在墙角一隅的少年,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来。

    你们,认识?士召面露疑惑的看着他们说道。

    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如果你们能活着走出这个牢门,或许以后我们会有时间聊聊天。说着他看了一眼北溟,是时候出发了。说着衣袖一挥,北溟顿时感觉身体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

    别磨磨蹭蹭的,走快点,想什么呢!身后的黑衣人推搡了北溟肩膀一把,北溟险些跌倒。事实是走快走慢根本不由他做主,他的身体从走出地牢的那刻起就被某种力量牢牢束缚住了。更诡异的是,他的动作此刻正在完全复制走在最后的白衣人云芡。此刻他们走在一片田野之中,阳光普照,北溟才有机会看清这个云芡将军的脸。此人年轻的让人惊讶。按道理说,北溟原以为有如此实力的人即便再年轻也至少应该像是介子推老师那样的年纪。可是这个云芡,似乎比自己年纪大不了多少。

    我的确看上去比较年轻,不过比你还是要虚长几岁的。身后传来富有磁性的男中音。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让北溟吃惊的事情最近的确是不少。他长大的嘴巴几乎能放进去一个橘子了。

    小子,我们云芡将军的实力可不是你这种小鬼能够想象的,我劝你放老实点,不要不自量力才好。北溟左右两个黑人嘲讽道。

    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北溟试着动用体内隐力,可惜一点作用也没有。似乎有一团无形的丝线,把他的七经八脉牢牢的捆住了,甚至是,他的意识!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恐惧来。这种恐惧感是之前他从未体验过的。

    “啰嗦什么,到了自然就知道了。”黑衣人漫不经心的道。

    “要不然这样,”北溟笑道:“你看咱们也走了这大半日了,不如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歇息一下,再赶路也不迟啊。”

    黑衣人听了正要发作,那云芡摆手道:“我听说你能召唤一只叫做广甲的玄武神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可有此事?”

    北溟正色道:“那不过是同伴们的功劳,我在隐士学院是成绩最差的,别说玄武神兽,就是只小乌龟,我也召唤不出来。”

    “是么?”云芡正欲再问,却陡然站住不动了。他不动,北溟几乎也同时停下来脚步。两个黑衣人也顿时警觉起来:“将军,有什么异常吗?”

    云芡不答,只听到道路两旁的树枝被风吹过的声音,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除此之外,似乎没什么其他动静了。但是凭借多年的作战经验,云芡直觉的感觉到空气之中流动着细微的杀气。

    两个黑衣人紧紧围在北溟身边,此时已经亮出兵器,一人执剑,一人擎刀。

    “刀剑二使,结界!”

    云芡忽然说道。

    那被称为刀剑二使的两个黑衣人不免心下一惊,既然用到结界,说明就算是云芡也认为面临的危险不容小觑。二人互看一眼,正准备发动隐力进行结界,忽然从树林中飞出几道疾光,速度之快令人来不及反应。

    云芡道声不好,已然跳出几丈开外。那刀剑二使却没有他身形迅敏,被那几道白光困在了原地。

    而北溟就如同云芡的影子一般,也一同闪到了一旁。

    “蚕隐的傀儡术果然不同凡响。”随着熟悉的声音,树林里一道高大的身影踱步而出,一身飘逸的玄色隐士长袍,葛巾冠冕,器宇轩昂。

    介子推老师!北溟惊喜的几乎要叫出来。

    “看你的装扮,应该是玄隐的人了,报上尊姓大名吧。”云芡手指微曲,北溟感到身体的束缚感比之前更强了。

    “云芡将军不必客套了,说起来玄隐与蚕隐也颇有渊源,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介某一向对蚕隐云氏的云天大师十分仰慕。这北溟是我的学生,云将军不如将人放了。彼此误会一场也就罢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玄隐鼎鼎大名的介子推,为了徒弟居然亲自来到卫国。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们卫国国君向来仰慕玄隐国威名,这些小隐士们机缘契合来到蔽地,国君为尽东道主之谊,留他们多住几天罢了。”

    介子推听了冷笑道:“好一个东道主之谊,我看云将军是不是先把手里的无影蚕丝收一收?”

    那云芡脸色一变,也冷笑道:“素知介子推的大名,都说介子推的隐术可驱动水变为极细微的水刃作为武器,刚才一见果然厉害,今日机会难得,本将军倒要讨教讨教,得罪了。”

    话音未落,衣袖一挥,旁边的北溟忽然飞身而起,一记奔雷拳直奔介子推的面门。

    北溟此时又急又恨,偏生身体不听自己使唤,连话也说不出。

    介子推正为难投鼠忌器,不知如何救下北溟。见云芡将北溟当做傀儡武器,正中自己下怀。因此毫不迟疑,登时手中翻印,身影一晃,几道白光闪动,召出的无数道水刃已将将北溟全身罩住。

    云芡见此一惊,待要收回北溟已经迟了。那白光将北溟周身的冰蚕牵丝尽数斩断。北溟一下得了自由,不忘一记袖标打出,直袭云芡。那云芡不慌不忙,用手指稳稳接住袖标,冷笑道:“果然是小孩子,这种小把戏难等大雅之堂。”

    北溟微笑道:“这袖标的确是小把戏,不过它上面涂的“蝶尾香”不知你可曾听过?”

    云芡一愣,那“蝶尾香”是玄隐华氏的独门毒药,只需吸入一点或者是皮肤碰到,就能让人手脚麻木,痛痒不易。虽然不至于殒命,但是能让人第一时间丧失战斗力。蚕隐与玄隐同属于水系隐术,他又岂会不知这“蝶尾香”。云芡心中疑虑,但是面上却丝毫不见慌乱,笑道:“用毒药么?也未免太小瞧了我云芡。话音未落,手指一翻,那被水刃结界困住的刀剑二使顿时解了束缚,两人腾空而起,配合默契,一刀一剑向介子推攻来。谁知介子推却不恋战,携着北溟,手中印结变换,水遁而去了。”

    云芡自知凭着这些人也留不住介子推他们,看着地上的一汪水迹,眉头轻皱。那刀剑二使忙过来请示道:“将军,追也不追?”

    云芡摆手道:“穷寇莫追,此次玄隐既然派出介子推来,保不齐还有其他埋伏。”

    “可是鹿相那边,”二使不禁为难道:“咱们怕是不好交代。”

    云芡眼色一凛,冷道:“自然是我去交代,你们操心什么。”

    刀剑二使听了慌忙低了头,拱手齐道:“属下不敢。”

    “什么?取消考试!”

    当北溟听介子推老师说考试任务取消时,他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为什么啊介子推老师,我们小组的考试还没有完成,为什么要取消?”

    “你先不要着急,北溟,听我说,”介子推迟疑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用词:“你们在卫国遇到的事情不一般,司寇部现已查明,卫国的瘟疫本就是一个陷阱,目的是吸引你们自投罗网。现在你们的处境非常危险,隐士书院已经下达了撤离的命令,你们小组的成员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而且也不宜再继续完成本次的考试任务,黑齿国那边你们也不必去了。”

    “可是老师,如果任务撤销,那我们岂不是没办法晋级成为青衿隐士了吗?”

    “晋级的机会以后还会有的,先执行命令。”

    “可是......”北溟还想再坚持一下。

    “不要可是了,这是书院下达的指示,没有商量的余地。”介子推打断他道。

    那,好吧。北溟叹气道,现在咱们尽快去营救士召卫启他们,还有百里雪他们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他们现在已经被玄隐司寇部的人救出来了。

    真的?他们都没事吧?

    介子推笑道:“当然没事,宾皓和沧浪受了点轻伤,都无大碍。”

    “那太好了。”北溟松口气道,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那卫国的瘟疫怎么办?”

    “这些你不用操心,卫国所处算是龙隐国的势力范围,他们已经和玄隐打过招呼,自会处理。”

    北溟点点头,道:“那咱们现在赶紧去和小雪他们会合吧。出来这么久,我也有点想念玄隐和婆婆了。”北溟说着抬腿就走。

    “等等,北溟。”介子推叫住北溟,脸上泛出一丝意味不明的表情。

    北溟顿住脚步,扭头看向介子推。

    “北溟,你现在,还不能回玄隐国。”

    为什么!?北溟心里生出一丝不安来。

    “书院给你了新任务。”

    “什么任务?”北溟问道。

    “派你去稷下学宫,今后你在那里修炼。”介子推说道。

    “为什么偏偏让我去?不派其他人?”虽然不知道稷下学宫是什么地方,但是北溟本能的排斥这种安排,而且隐约感觉事情也许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介子推欲言又止。

    我不想去。见介子推不答,北溟有点失落的说道。

    北溟,听话,这是为了你好。那稷下学宫每年都是选拔各隐士国天分极高的孩子才能去,咱们书院每年也只能分到一个名额而已。介子推耐心的劝道。

    那就把名额让给其他人吧。我不想离开婆婆,她年纪大了需要照顾,我也不可能丢下小雪他们自己去什么稷下学宫。北溟声音不大,眼神中却透着坚决。

    介子推长叹一声,半晌方道:“北溟,乔婆婆那边你不用担心,国隐会派人照顾好她的,小雪他们还是会在我的指导下继续学习隐术,总有一天你们还有相逢。但是北溟,实话实说,你们五人之中目前你的实力是最弱的,如果你想跟上他们的步伐,去稷下学宫学习是最好的选择。不然,再过个三五年,你恐怕只能是拖他们后腿。”

    这次北溟似乎被说服了一些。他犹豫着不说话,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介子推继续说道:况且,这已经不是你个人的事情了,这关系到整个玄隐国,乃至整个隐士世界。对于你来说,稷下学宫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你现在还小,有些事情现在不告诉你对你反而更好,以后你自然会慢慢明白一切的。

    那,我能回玄隐同婆婆和其他人告个别吗?北溟抬头道。

    不必了,现在情势紧急,我必须马上护送你去稷下学宫,你在那里才能相对安全。介子推眼神中透出一种北溟看不懂的神色,有关切,似乎还有那么一丝凝重。

    稷下学宫,自古便被称为是隐士国栋梁之才的摇篮,历史上那些威名赫赫的大隐士几乎都曾经有在稷下学宫学习过的经历。

    这稷下学宫距离幽蓟城其实并不太远,步行不过半月路程就能到了,只是这学宫地处非常幽闭的一个峡谷之中,又被隐士先人们设置了非常强大的结界,所以没有内部人的接引,是很难找到这里的。

    介子推还是少年的时候也曾在这里学习过,所以对于他来说是熟门熟路,并未费太多周折,他带着北溟进入结界,直接来到了稷下学宫的大门口。

    北溟是第一次来,远远的只见一片古香古色的建筑,和周围的自然环境浑然天成,红色的木质大门上面悬挂着木色的匾额,上面遒劲有力的四个墨色大字:稷下学宫。

    学宫大门打开着,并未看到守门人。

    北溟正欲往里走,却被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止住了。

    “什么人刚硬闯学宫?”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已然飘落门前。

    北溟放眼看去,来者是一个身材劲瘦,年纪约而立之年男子。此人身着隐士长袍,眉宇间一股慵懒之色,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气质。

    “原来是归来兄在此当值,别来无恙,介子推有礼了。”说着北溟身后的介子推向那男子躬身施了一礼。

    “子推客气了,虽久未见,甚是想念。”说着对方也客气的施了一礼。随即把目光便看向一旁的北溟。

    介子推介绍道:“北溟,这是当年我在学院的同窗,尊姓孟,名归来,现在是书院的执事之一,今后在学院要多多请教才是。”

    北溟听了忙恭恭敬敬的施了一个大礼,口内说道:“师叔安好。”

    孟归来笑道:“好说。”又向介子推问道:“就是这孩子么?”

    “不错,”介子推又拱手道:“北溟这孩子未离开过幽蓟城,今后还望归来兄多多看顾。”

    那孟归来摆手道:“这是自然,于公于私,你不说我也自会看顾。你只管放心罢了。”

    介子推点点头,又嘱咐了北溟几句,方才告辞离去。

    孟归来挽留道:“刚来就要走?连大门也步入,我不信你就这样忙。在我这里住上几天,咱们好好叙叙旧岂不好?”

    介子推拱手道:“本不敢推辞师兄的美意,只是这次出来我们国隐还有其他任务交代,不敢耽误。下次一定来叨扰师兄。”

    孟归来知他要事在身,便不再挽留。

    北溟虽然不舍,但是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目送介子推的背影看了许久。

    此时宫门内出来了几个侍卫,先给孟归来施礼,道:“执事大人,玄英殿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您看何时测试为好.......”

    “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日下午吧,去通知今天那几个新选来的孩子,下午未时前都到殿内集合。”孟归来不怒自威的说道。

    “是。”几人退下去了,自始至终都未正眼瞧一下北溟。

    北溟并未介意,一路上他听介子推说了不少稷下学宫的事情,知道能来这学院稷下学宫的都是精英一辈,自己这个无名小卒初来乍到,被轻视或者忽视是自然不过的事情。对于这点,他早做好了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