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隐之国 > 第七回广甲之争
    第七回广甲之争

    话说半秋正领着百里雪等到客房里,忽然听楼下有人叫喊,大家向望去,原来是北溟和宾皓两个在下面和半秋爷爷说话呢,北溟大笑大说的,叽里呱啦不知聊些什么。百里雪忙向他俩喊道:“快上来吧,客人都快被你们吓跑啦。”

    北溟听了才笑嘻嘻的和宾皓拿了行李上楼来。

    半秋笑道:“你们先歇歇,我待会给你们送茶来。”百里雪等都道:“多谢。”

    掌灯时节,百里雪几个都下楼来用晚膳。但见下面十几张桌子已经占了大半,各色人等,穿戴各异,都在那里饮酒茹饭。北溟等大多自幼在玄隐国长大,哪里见过此等热闹,便觉得有趣。

    北溟悄声道:“这小店里人竟不少,看他们样子打扮都稀奇古怪的。”

    百里雪道:“能来到这长人国的定非普通人,我看这些人都有些来历。”此时堂倌见他们下来,忙上来笑道:“几位小客官歇息的如何啊?”

    百里雪笑道:“还好,小二哥,你们店的生意很兴隆啊。”

    堂倌笑道:“您不知道,这长人国地方虽小,南来北往的商人和异士却也不算少,人多的时候我们的店都住不下呢。”说着百里雪几个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做了。

    堂倌又赔笑道:“几位想吃点什么?”

    宾皓道:“不拘什么,把你们的好吃的随便上几样就是了。”

    北溟忙道:“小二哥,半秋怎么不见?”

    堂倌笑道:“我们小姐在后面做菜呢。不是我吹的,我们小姐的手艺在这长人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她说要亲自为几位做几道拿手菜呢。”

    北溟听了喜道:“那太好了,没想到半秋还有厨艺在身?”又向百里雪道:“小雪,你该向半秋学几招,以后我们在路上就不愁没有好吃的了。”

    百里雪听了冷笑道:“我学烹调?书院的课程我还学不过来,你又叫我学做饭了。况且你那些带的吃食还吃不完呢。”

    北溟听了拍头道:“哎呀可不是,不说我倒忘了。我这就拿去。”说着起身要走。

    士召忙摁下他道:“不用拿,我已经用冰镇符将你那些肉干果脯都冷藏好了。坏不了的。你正经等着吃好吃的吧。”北溟听了才又坐下,此时跑堂的已将茶水果盘端上来,又上了几碟小菜。有素有荤,色香味俱佳,北溟等吃了夸赞不绝。吃了一会儿半秋便从后面出来,径直来的北溟这桌,笑问道:“我的手艺如何?好久也不做了。”

    北溟忙道:“色香味俱佳。”其他人都笑道:“果然好吃”。周围客人听了有几位道:“半秋,我们可是常客啊,怎么没这待遇?”

    半秋笑道:“我们厨房大师傅的手艺比我还好呢,你每次来吃的菜可有不好?”

    说的那人也笑了。北溟几个边吃边随便聊天,忽听的门外有马匹的嘶叫声,过了一会儿,见进来的是三个路人。两男一女。一个穿青,一个裹皂,那女子着一身荔色罗裙,长得十分俏丽。进来不语先笑,妙声道:“店家呢?”

    小二早过去笑道:“客官打尖儿还是吃饭?”

    那女子道:“先上一桌好菜来,另外要两个上好客房。”

    小二笑答:“客房有的是,客官先里边请,饭菜马上送来。”

    三人听了“嗯”了一声,径直朝北溟他们对面的桌子坐了。

    百里雪轻声道:“我看这三个人大有来头。”

    士召道:“你怎知道?”

    百里雪道:“你看那黑衣人脚步轻盈无声,必是侠术高手。”

    宾皓也放低声音道:“不错,他腰中所佩的乃是兵器上品‘白虹刀’”。

    沧浪马上接道:“而且,你们看那皂衣男子虽文弱,袖口却有一只极小的红色蜘蛛。“

    北溟看了半天,道:“你不说还真看不来,难为你怎么看的到?“

    沧浪又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就是苗疆五毒教墨蛛堂的‘血蛛’”。

    士召不解,道:“何为血蛛?”

    沧浪悄声道:“血蛛是一种剧毒蜘蛛,而且每只毒性各不相同,所以也就无法用一种解药医治。更可怕的是这种蜘蛛的毒性会随时变幻,所以就算是血蛛的主人也未必能有正确的解药。因此一旦被这种蜘蛛咬伤的人,在八日之内不解毒的话,必然血脉崩溃而亡。”

    北溟听了咋舌道:“竟有这等毒物。”

    “更奇怪的是那个女子,”百里雪又低声道:“我看不出她有太高的侠术功底,可是…”

    北溟忙问:“可是什么?”

    百里雪忙嘘声道:“低声。可是我总觉得她不简单,恐怕也是隐士中人。”

    北溟笑道:“也是隐士?那我过去打个招呼。”

    宾皓一把拦住:“待着你的吧,你不想活了?”

    百里雪笑道:“你消停些吧。别忘了咱们出来的任务,不要节外生枝才好。”

    士召边吃边说道:“正是这话了。所谓见怪不怪,其怪必败。”

    百里雪看看那三人,又劝道:“外面比不得咱们那里,天南海北的,什么人没有,什么事不见,咱们吃完赶紧休息,明日还要上路呢。”大家听了称是,吃毕后各自上楼休息不提。

    且说夜打三更,北溟在床上仍是翻来覆去的,士召被吵醒,不耐烦道:“你还不睡,在那里只干什么?”

    北溟道:“何尝不想睡,只是心里不知怎的烦躁的慌,也罢,我出去给广甲喂些水喝。”

    士召翻身道:“随你。”便又朦胧睡去。

    北溟自开了门出来,见外面月华如水,天井更如水底一般,不觉神清气爽。自己在后院汲了些新鲜井水,用干净木盆盛了,便往后院而来。原来这后院有一片空地,专为客人的坐骑之所。但见虽也有几只飞禽走兽,俱不及广甲。还有些马匹只关在马厩里。好在相安无事。北溟见广甲俯卧在一处空地上,合目安稳而睡,心中自是欢喜。广甲闻声,便抬头看他,发出呼呼的声音。北溟将水放在它的头前,又拍拍它的脖颈,胡言乱语的说了些孩子话。直到月上中天,北溟方打了个瞌睡。笑道:“天竟这早晚了,我也该回去补个觉了。”又对广甲耳语了几句,不知说些什么。那广甲只是昏昏入睡的样子。北溟说完便起身离去,谁知刚走不出十步远,广甲便在后面忽然站起,喉咙里呜呜作响,连水盆也蹋翻了。北溟见状大惊,忙回来安抚,忽然他停下回思了片刻,回身喝道:“谁在哪里?出来!”

    话音未落,一女子声音笑道:“有趣有趣。”同时忽然不知从哪里闪出三个人影,将北溟与广甲围在中间。北溟定睛一看,竟是白天在店里见过的那两男一女。那女子看着北溟笑道:“本不想杀生取命的,可惜你小子耳朵太灵了。”

    北溟笑道:“不是我耳朵灵,而是广甲给了我感应。你们是什么人?这么晚还不睡来这干什么?”

    那女子道:“也罢,反正你也要死了,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看中了你这只巨龟,想要收藏它。”

    北溟一怔:“收藏?”

    那荔衣女子笑道:“不错,我们正是收藏各种奇珍异兽的收藏家。”

    北溟又一怔,道:“收藏家?”

    那青衣大汉不耐烦道:“小子,没有听说过收藏家么?这只巨龟我们收藏了,你识相的,让一边去,否则连你的小命爷今儿也一并收藏。”

    北溟听了不解,问道:“你们收藏别人的坐骑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卖钱!”话音未落,竟是百里雪带领宾皓、士召、沧浪一起赶到,将那三个“收藏家”围住。北溟见他们来了,又惊又喜:“小雪,你们……”

    百里雪不答北溟,看那三人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阁下三位就是人称凌家三盗的凌摘空、凌摘云、凌摘星三兄妹了。”

    那女子笑道:“小丫头倒有些见识,这么说白天那些话是说给咱们听的障眼法了。”

    百里雪道:“世事险恶,我们不得不防。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可惜现在看来是不能的了。”

    凌摘空听了道:“三妹,我早说让二弟放了血蜘蛛,解决了他们就完了。现在倒要费周折。”

    凌摘星柳眉微挑,笑道:“大哥,不忙,这几日着实无聊的很,用他们练练手也好。”

    那凌摘空听了道:“说的也是,那我先来活动下膀臂。”说着便拔出白虹刀,跳到前来道:“小娃娃,不是凌大爷无情,谁叫你们不识趣。谁先来受死?”

    宾皓听了抽出独臂剑,道:“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招吧。”

    说毕便和凌摘空战在一处。这里凌摘云也就悄悄将袍袖轻轻一抖,谁知沧浪已然上前,看着他笑道:“我知道阁下的血蜘蛛厉害,不过我要是你就不会在这里用它。”

    凌摘云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冷冷问道:“为什么?”

    沧浪冷笑了一下,静静看着凌摘云。凌摘云见沧浪不回答,正欲发作,忽然见沧浪肩头轻轻浮起一白色物体。凌摘云顿时脸上更加苍白,不禁惊道:“白蜂鸟?”

    沧浪道:“不错。你应该知道白蜂鸟是血蜘蛛的天敌,血蜘蛛如此珍贵,你不想它白白成为蜂鸟的鸟食吧?”

    凌摘星听了笑道:“二哥,看来你今天遇到对手了。”又向凌摘空道:“大哥,不必打了。我有计较。”

    凌摘空听了忙跳出圈外,他和宾皓的过招并没有占到明显便宜,心里暗暗称奇宾皓的侠术奇特、内功深厚。

    凌摘星罗裙轻飘,走上前道:“既然你们都是玄隐国的隐士,不如我们来比试一下隐术如何?”

    百里雪道:“怎么比试法?”

    凌摘星用手一指广甲,道:“咱们一起召唤这只巨龟,胜者就为拥用者。”

    北溟道:“你死心吧,广甲是灵龟,不会轻易听别人的召唤的。”

    凌摘星巧笑道:“未必吧?不妨试试看喽。”说着,凌摘星将双手微微打开,身体竟轻轻漂浮起来,周围发出莹蓝色的气场来。

    百里雪轻声道:“大家小心。”只见凌摘星的身后缓缓升起一物,大家看去原是一把晶莹剔透的冰伞,发出七彩的光芒,夺人二目。只见那伞越升越高,大概在三丈处停住了,伞面慢慢打开,开始旋转起来。一道金色光束从伞中发射出来,将广甲完全罩住。刚才广甲还对凌摘星三人怒目咆哮,此时竟变得十分安静,好似要睡着一般。

    百里雪忙对北溟道:“不好,这是玄冰宝伞,快用隐术召唤广甲。”北溟听了,忙忙的双目微闭,双手交于胸前,一团紫气开始从头部泛起。然而此时广甲似乎已经睡着,根本感应不到北溟的召唤。北溟等大惊,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一道寒光直射宝伞而去。大家知道那是宾皓的暗器流星刺。可惜流星刺还未接近宝伞,便被伞下的金光顿在那里,咣当一声掉落地上。

    凌摘空、凌摘云看了冷笑道:“跟你们的广甲说再见吧。”

    百里雪忙道:“快用催云术召唤风雨。”

    北溟道:“做什么?”

    百里雪急道:“别问了,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北溟、沧浪听了忙各自动用隐力,使出召唤术。士召也忙拿出雨符,开始做法。无奈今夜月明星稀,万里无云,一时不见半点云彩。此时百里雪也施展隐术,手指微曲,一朵晶莹的雪花开始绕指飞舞。

    凌摘星在空中道:“臭丫头,想用召唤冰雪之术控制我的宝伞吗?只怕你还没有召唤幽冥寒冰的本事。”百里雪听了,并不答言,她自知那伞是幽冥寒冰所制成,自己断没有召唤它的能力,不过事已至此,也只得拼力一试。说来奇怪,那伞似乎感应到小雪的隐力,旋转的速度竟然慢了一点,发出的光束也暗淡了些。凌摘星不觉一惊,心道这神伞向来屡试不爽,再厉害的人物也不在话下,不想今日遇到对手。这小丫头竟有如此能为,实出意外。不免心头急怒,粉面涨红。遂大声向两兄弟道:“你们还愣着什么,看唱戏不成?还不快将这丫头收拾了,日后必成咱们的祸患。”

    凌摘空听了忙冲小雪而来,宾皓抽出独臂剑和他斗在一处。那里沧浪见事危急,忙收起隐力,放出白蜂鸟逼住凌摘云,以防他用血蜘蛛偷袭。北溟仍在那里满头大汗召唤风雨,谁知越着急越不济事。所幸士召的灵符有了效验,天上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

    百里雪忙道:“快驱动雨水包裹住神伞。”

    北溟听了,用隐术将雨点尽力驱向宝伞,片刻便形成一个水球,将伞包裹其中。百里雪见状大喜,忙使出“冰冻三尺”的法术,绕指的雪花也旋转的更快了。只见那水球渐渐凝结成冰,最后竟化作一个冰球。凌摘云见状不好,也顾不得沧浪的蜂鸟,突然释出血蜘蛛,一道极细极快的红光袭向百里雪。岂知沧浪早有防备,肩头的蜂鸟在血蜘蛛出动的一刹那早已如一道白光直袭而去。两道光束相碰,红光顿时消失不见。凌摘云暗自叫苦不迭,只得再使出别的毒物,沧浪自和他周旋,二人斗毒不提。

    且说百里雪见冰球已成,便用驱冰之法,将雨滴化作的冰粒纷纷向冰球表面凝结,那冰球随着宝伞转动,渐渐变得巨大厚重。转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隐约可见里面的冰伞发着微弱的光芒,而伞下发射出的金光已经被冰球基本挡住,广甲似乎已经接收到了北溟的召唤,苏醒了过来,面对凌摘星一声巨吼,一股强大的水流从巨口喷薄而出,向凌摘星击去。凌摘星正在拼尽最后一点力量勉强驱动着玄冰伞,当发觉水流奔袭自己而来已经躲闪不及。遂被强大迅猛的水流不偏不倚击重,从空中跌落下来。凌摘空、凌摘云二人见此都无心恋战,忙都跳出圈外,扶起跌至地上的凌摘星,见她浑身湿透,面色如纸。已然深受内伤。凌摘空咬牙道:“小冤家们听着,本大爷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说着抱起凌摘星,三人越墙而去。北溟等见他们去了,才长出一口气。冷不防身后又有人说话,众人一惊,究竟不知系何人,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