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隐之国 > 第五回晋级考试
    第五回晋级考试

    北溟自震旦爷孙走后,不过休息了几日便无大碍,自此和百里雪等人修行不懈。很快两三年光阴过去,几人的能力都在稳步提高。这一日他们几个照旧去到书院修炼,因最近节气不好,沧浪又勾起旧疾,因此只他暂时又回家休养。这日介子推因有事,提前便先去了。大家见时间还早,便都不回去,又练习了半天。因修炼的无聊,便互相比试切磋起来。

    这里百里雪趁北溟不注意,偷偷用冰咒在北溟喝水时,将他水壶里的水变成了冰。北溟的嘴差点粘在壶嘴上。北溟道:“你又用百里西爷爷教你的隐术,我也不客气了。”便用奔雷拳与百里雪相斗起来。

    那里宾皓正在独自练习剑术,士召便在旁边摆好一个奇门遁甲阵法,那宾皓不小心进入阵里,出不来了。士召又从怀里拿出几张黄纸铰的小人,口里默诵了几句,将纸人往阵里一扔,忽变作几个身穿铠甲手拿长矛的幻影,与宾皓打在一处。北溟知道这是士召拿手的“召将飞符”,边看边不住称奇。宾皓也猜到这是士召捣的鬼,好在介子推在课上都讲过的,最后也就破了士召的法术。

    最后虽然几个人都吃了点苦头,不过倒也不亦乐乎。过了一会儿,大家乏了,便坐在书院的树下休息。天上,几片白云正慢悠悠的飘着,阳光穿透树叶形成了无数个光点。

    宾皓忽道:“下个月就是青衿隐士的资格考试了,咱们今年年纪也够考试的资格了,但不知如何个考法。”

    百里雪手里拈着一朵凌霄花,漫不经心的道:“这个我听我爷爷说过的,考试是几个人组在一起的,每个小组按照侠、隐、谋、术、方五人,抽签领取任务,完成任务的就有可能晋级为青衿隐士。”

    北溟点头道:“怪不得书院里老师每人都只教授五个学生,原来是为了这个。”

    士召笑道:“恐怕也不全是因为考试,本来每个人的爱好资质都不同,因材施教也是应该的。这样一来,我们学过的五行阵法也能派用得上了。”

    宾皓难得有心情打趣士召,道:“士召这话不错。比如他最不爱读书写字,让他成为一个饱学百家的谋士也太难为他了。倒是让他没事画个符,铰个纸人什么的合适。”士召知道宾皓是刻薄自己刚才暗算他,便也反唇相讥道:“说的也是,只是宾大侠刚才倒和几个纸人打得不可开交呢。”

    宾皓正欲发作,百里雪忙劝道:“你们两个都消停点吧。听我说正经事。”

    北溟忙道:“又是什么正经事?”话音刚落,北溟忽觉自己的帽子飞了起来,落在地上。北溟忙起身去捡,不料刚一俯身,帽子又飞到别处,如此三四次。北溟不禁愣在那里。百里雪见了忙站起来,笑道:“哥舒翰,还不出来,早知道是你了。”话音未落,一个微胖的少年大笑着从不远处一棵树后面冒出来。边笑边走过来,北溟见是哥舒翰戏弄他,道:“这算什么,不大不小,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这么淘气。”

    哥舒翰笑道:“听说你学了雷隐国的本领,怎么这点伎俩都看不破?”北溟冷笑道:“谁晓得你又鼓捣出什么古怪玩意儿,整日价弄这些外务。”

    原来这哥舒翰是鲁丘的学生,平时最喜欢发明些整人的东西。见北溟有点恼了,忙笑道:“这是我发明的透明丝线,不但在阳光下几乎看不出,而且伸缩自如。”

    北溟听说,忙留神细看,自己的隐士帽果被一个极精巧的钩子勾住了,钩子上系着一条头发丝般的细线,晶莹剔透,也不知是用何物制成,细线的一头在哥舒翰的手里。大家都问:“这是什么东西?”

    哥舒翰笑道:“这个么,因为是我的最新发明,名字还没想好。”哥舒翰正说的兴头,忽听身后有人叫他。

    众人回头望去,原来是慕容馨、雷泽两个走来了,这二人同哥舒翰都是鲁丘老师的学生。百里雪见他二人来了,都彼此问候过。莫容馨又对哥舒翰道:“你不去练习隐术,又跑到这里做什么?鲁丘老师叫咱们加紧练习的话你忘了不成?”

    哥舒翰笑道:“哪里忘了,不过练的闷了,出来散散。”士召也道:“这几日倒是没见你们鲁丘老师,想必他也不常在书院。”

    莫容馨道:“他哪里常来,十天里有三天满在的就不错了。眼看着考试一天近似一天。他只说让我们好生修炼,就不管不顾的了。”

    百里雪听了笑道:“原来你们也听说了青衿考试。”

    雷泽在一旁道:“全书院谁不知道。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过关。”

    北溟道:“要是成了青衿隐士,就可以自由出入玄隐国了。整日价被人叫做小隐士,倒像还是小孩子似的。赶紧考过了才好。”

    莫容馨道:“你本来就是小孩子,而且照你说的也太容易了,哪里都能像小雪那样,考试是出了名的好,我常说她有‘应试术’,咱们可就难说了。”

    百里雪知慕容馨因考试每每不甘落于自己,听了这话,知道慕容馨又犯了心病,忙笑道:“我不过是凭着运气考试占了些便宜,哪里每次都能呢。”

    雷泽忙四处看看,打岔问道:“怎么不见沧浪?”

    士召道:“自然是又病了。我刚还说,若是考试少了他,可就不好了。”

    “沧浪的病究竟怎么样?不老不小的,为什么不一次治好了,这么隔三差五的也不是事。”慕容馨问道。

    百里雪叹道:“说起来,他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那么容易治的。前一阵子我也去看过他,恰巧华菊老师在那里,说是沧浪的病现在也只能用治标不治本的法子。”正说着,哥舒翰忙道:“哎呀,怎么就这时候了,鲁丘老师想必要回来了,咱们赶紧回去罢了。不然又是一顿好打。”慕容馨也忙道:“可是晚了。”三人和百里雪道别,忙忙的去了。

    宾皓见他们去了,向百里雪道:“你刚才说有什么正经事,话说了一半,究竟是什么?”

    百里雪道:“可不就是沧浪的病,如果考试的时候他不来,那咱们就短了个人。所以我就有些担心。”宾皓道:“这虑的也是,晚上一起去看望看望他,如何?”

    几个人正说着,忽然介子推派人过来找他们,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四人听了忙同那人一起往司徒部走来。

    只见介子推正在桌前坐着,见他们来了,便让他们先坐下。百里雪笑道:“不知老师有什么事,叫的这样急?”介子推道:“还有人没来,再等一会子,少不得告诉你们。”正说着,沧浪也从外面走来。北溟等一见是他,忙高兴的围上来,你一句我一句的问候起来,沧浪见他们都在自然也十分高兴,因笑道:“我现在也大好了,正想着明日去书院找你们,没想到在这里见了。”

    介子推道:“人齐了。叫你们来不为别的,是青衿隐士资格考试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多少听说了。”

    百里雪笑道:“听他们提起一句半句,也信不真。”

    介子推将桌上的一本书册拿来,道:“这是考试手册,考试的一切事都在里面了。考试定于下月中旬开始,历时十五天。北溟、百里雪、宾皓、士召、沧浪,你们五人组在一起,到时大家齐心协力的完成考试任务,至于能不能得了青衿的称号,还要考试厅集体商议了才能算准。”

    北溟道:“如此说来,结果难定。”介子推道:“也要看你们的考试表现。刚我接到通知,要去国隐那里开个会。你们也趁着这几天好好准备一下考试的事。”北溟几个答应着,知道介子推事忙,便都起身告辞出来。大家等不及回去书院,忙匆匆找了个僻静的所在,拿出考试手册便细细研究起来,看了一遍,大体果然和之前百里雪所说无异。沧浪笑道:“那么看来,考试的关键就是究竟是什么任务了。”

    百里雪道:“据这上面说,考试任务都是考试当天随即抽签的,而且每年的任务都不一样,究竟是什么恐怕连书院的老师也不知道。”

    士召道:“现在离考试还有不到一个月,咱们好歹将技能多练习练习,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宾皓也道:“你看慕容馨他们今天演练阵法了,估计是想提高五个人整体作战的实力。”

    士召忙道:“这倒提醒了我。谋术课上介子推老师讲了不少兵法上的阵法,可那是指挥千军万马用的,咱们五个人用不上。除了之前咱们学过的五行阵,我这里还知道一个阳阳八卦阵法,恰好是五人的,而且互为首尾,变化无穷。使用起来可以以一抵十。”

    百里雪道:“这感情好,不如咱们现在就开始演练起来,到时考试也多一份胜算。”他四人都称好,便都不回家。一起去到绿枫林不提。

    且说北溟他们加紧为考试做准备,整个学院的所有学生也一时间都忙起来。每组都巴望着晋级考试过了才好。那慕容馨更是如此,心想着通过这回考试证明一下自己,打定主意不在百里雪之下。因听说北溟等说要练习五人阵法,心里更不受用。她皱眉对哥舒翰说:“据你看他们的阵法怎么样?”

    哥舒翰笑道:“不过是些小儿科的本领,理他们呢。”

    慕容馨听了道:“虽如此说,你也就该去瞧瞧,看到底如何。你说说,到现在了,雷泽、纪昌和卫启他们还没事人似的,都这时辰了还不过来。”

    哥舒翰道:“卫启他那匹四蹄踏雪马病了,今天怕是不来了。纪昌和雷泽想必也快到了。”正说着,只听一声哨响,一只箭从远处飞来,上面纪昌用脚轻轻踩着,竟是御箭飞行的本领,身上还背着弓和箭套。在他后面,一只菱花大蟒在后面正紧追不舍,离近了时才又看到巨蟒的背上竟伏着一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雷泽。这两人快到慕容馨和哥舒翰近前时,纪昌在飞箭上轻轻跳下,将那只箭也收入箭囊。哥舒翰对仍骑在蟒蛇背上的雷泽说:“快隐了这怪物吧,没事召它做什么?”

    原来这蟒蛇便是雷泽的召唤兽,那巨蟒似乎能听懂人话,豆绿色的眸子闪着幽幽寒光,冲着哥舒翰狂吐长长的红信。哥舒翰见状,忙退后几步。雷泽哈哈笑了几声,知哥舒翰最胆小的,便将蟒蛇隐起。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慕容馨埋怨道。

    雷泽挠头道:“有个缘故,原是该早到的,半路上又让鲁丘老师叫去了。”

    哥舒翰道:“莫不是因你两个躲懒,被叫去批评了一顿罢。”

    “去你的,哪里都像你。不但没批评,反倒给了一件好东西。”纪昌说着拿出一册卷轴:“这一套玄武阵法是老师新给的,说是专门为着考试,不然是断不能现在就给的。”

    慕容馨喜道:“老师有这好东西何不早说,咱们这就演习起来。”

    哥舒翰忙提醒说:“卫启都没来,如何练呢。”

    雷泽道:“这个玄武阵法倒是没有人数限定的,咱们先练着又有何妨?”

    慕容馨听了忙道:“既如此,时间不等人,等卫启明日来了再告诉他也来得及,现在咱们赶快练起来才好。”大家商议妥当,演练不已。片刻,强烈的隐力波动从他们所在的位置扩展开了,只惊的一群麻雀从树林里被惊起,朝着远处的河岸飞去。

    自从青衿考试的消息被透露后,玄隐书院的气氛都变了,所有学员的修炼的动力仿佛突然被激活了。倒不是说他们突然爱学习了,而是青衿隐士这个称号对于他们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一旦成为了青衿隐士,不但玄隐国会每个月定期发放隐士金币,更为重要的是,能够开始享受书院提供的各种修炼资源,未落也才有机会成为紫衿隐士乃至玄衿隐士的称号。

    当然,不要说玄衿隐士,就是紫衿隐士的称号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太遥远了,玄隐书院是玄隐国最大的一所初级隐士学院,有近千名学生,而这些学生能够成为青衿隐士的不会超过十分之一,而青衿隐士成为紫衿隐士的人可谓百里挑一,而说到玄衿隐士,那就是万里挑一了。整个玄隐国的玄衿隐士也不过屈指可数。

    因此,作为初级隐士学员,如果能够得到青衿隐士的称号,可以说才是真正开启了隐士修为的大门。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家族来说,绝对是值得夸耀的一件事。

    话说时光如箭,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快到了。这期间整个书院的学生几乎把各处的教习场给翻过来。虽然也有那调皮爱玩的,可是因为此次考试非同小可,因此全书院的近百个小组都各自暗暗较劲,积极准备着。

    北溟等见书院和附近的教习场地都人满为患,况且也不甚保密。于是每日几人都约好去城南三里外的绿枫林里练习侠、隐、谋、术、方五术。因此倒也安静。只是那士召提供的阵法大家还不曾熟练。

    时光如梭,转眼一个月已过,这一日正是考试任务抽签的日期,书院的所有学生都来到了幽蓟城的玄武广场上。这玄武广场是幽蓟城面积最大的一个空旷所在,就在皇宫的南面,每年的晋级考试都是在这里公布的。

    在广场北面,有一大两小三座木质结构的阁楼,高耸入云。那最大的一座阁楼最为巍峨壮观,便是有名的玄武楼了。如今,在巨大的玄武楼上书院校长大隐伊申和玄隐国君颛臾在微笑着看着下面济济一堂的学生们。而介子推、鲁丘、华菊等书院老师和司徒、司寇、司空、司马等部的成员也在楼上陪着。而在他们面前,赫然矗立着颜色已然有点发黑的一只青铜大炮,却不知有何用途。

    北溟等人从未见过如此阵势,大家都不禁兴奋异常。整个广场上人声鼎沸。此时看台上书院的伊申校长站起来走到前面,看了看下面,轻轻咳嗽了一声。广场上便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见伊申校长微笑着,用千里传音之法说道:“玄隐书院的所有隐士们,今天是你们晋级青衿考试的日子,这是你们光荣隐士生涯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众所周知,我们玄隐国的隐士分为青衿、紫衿、玄衿三个等级,它们代表的不仅仅是隐士能力的高强,更重要的是隐士的内在精神。那就是公正、坚持、互助和天人合一的心灵境界。希望你们在考试中成功体现这些精神。过一会儿,你们的考试任务将通过我面前的这门玄武铜炮打散出去,而炮响的那一刻就是考试正式开始的时候。我要提醒你们,每个小组只有也只会获得一个任务。不论难易,不得更换,我想这些你们在考试手册里应该已经看的很详细了。好了,现在马上就要到午时了,我宣布现在开始鸣炮,有请鸣炮人。”

    说着校长伊申转身坐回,只不见有人上台点炮。众人正面面相觑,忽然从广场上空飞来一白袍老者,白发洒髯,转眼已经轻轻落在玄武楼上。

    百里雪不见方可,一见此人不禁惊呼起来:“爷爷?!”

    北溟等闻听不觉也大吃一惊。究竟来者何人?请听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