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个开挖掘机的 > 第六十六章 婚事暂缓
    庄文落座在老太太和肖黎曼中间,服务员眼力见倒是挺好,很快给庄文添上了碗筷,肖黎曼则满脸惆怅坐立不安。

    陈阳坐在肖梓良身旁,看着自己碗里的菜堆得如山一般高,很是尴尬,想要解释,却又不想让庄文听到这种事。

    肖梓良没多在意庄文,拿着筷子给陈阳夹菜:“小陈啊,快点吃菜啊,看看你瘦的跟皮包骨似的!”

    陈阳尴尬的点了点头:“好,谢谢肖叔叔~”

    见状,庄文双拳紧握,眼冒怒火,却只能面带着笑容:“伯父,既然今天家人都在这里,不如把我和黎曼的婚事谈一谈吧!”

    肖梓良不仅没搭理庄文,反而和陈阳谈笑道:“你现在是在那个地方工作啊?”

    陈阳坦言道:“肖叔叔,我之前是在工地做事的,不过前阵子发生了一些事,导致我工作没了,现在正打算和朋友开一家建筑公司呢!”

    庄文的脸色有些尴尬。

    自己的未来岳父不理人,他能怎么办呢?

    一旁的周淑兰面带笑容,连忙缓解这尴尬的气氛:“庄文啊,先吃点儿东西吧,大家都还没怎么吃呢,吃完再聊也不迟啊!”

    肖梓良双眼含泪,情绪有些激动,双手握着陈阳的手说道:“真是难为你了,出来这么久也没个好工作,在工地应该不好受吧!”

    刚才陈阳已经知道肖梓良为什么这般举动,可一旁的庄文却是一脸懵逼,难以置信的看着肖梓良。

    周淑兰赶忙打着圆场道:“庄文啊,你这两天来往两国飞,事务繁忙应该很累吧?”

    闻言,庄文立即笑道:“伯母,我不累,只要能见黎曼,我怎么样都可以的,这点又算什么?”

    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嗯,庄文是个好孩子,难得对黎曼有这份心思,是个能托付的人!”

    庄文喜笑颜开,拉着老太太的手笑道:“奶奶,您过誉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黎曼开心,我哪怕累点儿也值得!”

    老太太和周淑兰不是很清楚国际新闻,可肖黎曼不一样,她经常游走在国际之间,早就听闻庄文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肖梓良咳嗽了两声,神色严肃:“黎曼的婚事还是暂缓吧,现在我们肖家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一席话,桌上人的脸色各异。

    肖黎曼欣喜不已,难掩喜悦之色。

    而老太太则是一脸深沉,似乎有点儿不高兴。

    周淑兰却没什么变化,只是有点意外,不明白自己老公为什么突然做这样的决定,毕竟庄文和黎曼的婚姻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

    “什么?”

    庄文立即起身,难以置信道:“伯父,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等过完初春就让我和黎曼完成婚礼的!”

    肖梓良面露不悦,神色犀利:“怎么?难道我想让我女儿留在我身边久一点都不行吗?”

    闻言,庄文自然是不敢再造次,只好坐下来,一改刚才的态度,语气缓和道:“伯父,您知道我对黎曼是真心的,您想黎曼在您身边,我可以在瑞市长居,不会让她离开您的!”

    老太太两眼一瞪,冷哼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有丈夫老婆娘家生活的,三从四德不能丢!”

    也不知道庄文给老太太灌了什么迷魂药,让老太太如此心甘情愿的替庄文说话。

    肖黎曼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道:“奶奶,我不喜欢庄文,我不想和他结婚,我不想嫁到国外去!”

    她委屈,凭什么?

    她知道父亲有意松口这桩婚事,若是不及时解除这种婚约,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老太太面露不悦:“你不喜欢?庄文是哪里不好了?让你这么抗拒他,他为了你两国来回跑,你上哪儿能去找这么好的男孩子!”

    听见老太太替自己说话,庄文脸上得意洋洋的,却又装作委屈:“奶奶,您别生气,黎曼只是一时没想通,您要是气坏了身体,那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啊!”

    “你听听!”

    老太太指责道:“庄文现在还在替你说好话,你都二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这么不懂事!”

    看着庄文哄老太太一绝的手法,陈阳可真是叹为观止啊。

    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才,擒贼先擒王,果然是有道理的。

    不过庄文再怎么哄老太太开心也没用,肖梓良如今有了新的想法,自然是不会再同意自己的女儿远嫁国外。

    只是在场的人都没看出来肖梓良心里的想法罢了!

    肖黎曼气恼不已,只能拿着包包,双眸含泪负气道:“我去上班了,你们吃吧!”

    老太太气得直跺脚,指着肖黎曼的背影,骂着自己的儿子:“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哎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

    “黎曼,等等我~”

    庄文想追出去送肖黎曼,却被肖梓良给拦了下来。

    “你坐下来陪黎曼奶奶吃饭!”

    肖梓良命令的口吻让庄文留下来,转头乐呵呵的对着陈阳:“小陈啊,你去看看黎曼,这大冬天的,又是化雪的时候,我怕她在上班的路上摔倒!”

    陈阳一脸懵逼:“啊?我?”

    这事儿不该是庄文去吗?

    此时周淑兰算是看出自己老公的想法,连忙附和道:“去吧小陈,黎曼性子傲,谁哄都不好使,说不定你和她能聊得来!”

    无奈,陈阳只好点头。

    庄文气得脸红脖子粗,就差没当场掀桌子,碍于还有老太太这张王牌在,他只好留下来陪老太太吃饭。

    从茶楼里出来,陈阳就在对面街边看见肖黎曼在招手打车,可这大早上又是细雨蒙蒙,自然没多少出租车在这里。

    陈阳走过对面,只见肖黎曼眼眶微红,带着啜泣的声音,他上前安抚道:“你...没事吧?”

    “嗯!”

    肖黎曼微微点头,擦拭着眼角的泪渍,不好意思道:“小阳哥,今天本来是请你喝茶的,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让你见笑了!”

    这一声小阳哥,加上这双眸带泪的可怜样,陈阳都有点心疼了。

    他多想告诉肖黎曼,自己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不过又觉得于心不忍,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恐怕他们会更加伤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