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雨仙 > 第七十六章 桐木傀儡的去向
    石辰想起了冥王之女冥宫主死而复生的事。

    选择了一个空闲的时间,前往冥王的副宗主大殿去拜访。

    还未等敲门,门内冥王就先一步感受到了雨仙的来临,手一招,将殿门敞开了。

    石辰走了进来,向着冥王一拜。

    冥王笑言:“雨仙不必多礼。”

    石辰起身走上前来打问着此次前来的主要事情:“先前只闻你说过那邪王用桐木傀儡,涅槃水,彼岸花巧妙的复活了冥宫主,可这三物现如今仙界可曾还有?”

    冥王一听,自然知道石辰想做什么,他想复活石琼。可这有如何容易?冥王叹息一口接着道:“那桐木傀儡可能在仙界还有,那是一些顶级炼傀儡宗门产出的东西。可这涅槃水跟彼岸花,我估计都是上古魔神的东西,在这仙界恐怕没有,我也不清楚他们具体在哪。”

    见冥王爱莫能助,也只好不再询问下去。

    两人在副宗殿内聊了许久,冥紫懿给两人沏茶倒水。

    石辰暗下决心,先去想办法搞到桐木傀儡。至于涅槃水跟彼岸花的消息,再慢慢进行寻找。

    石辰别过冥王,即可起身。踏上小雨在仙界里寻找傀儡宗。经过一路的询问,知晓了现如今唯一一个傀儡宗的具体方位。

    就在天澜宗相隔不远的一处附属宗门。

    石辰落在这里,天澜宗早已与蓝云宗合并,搬进了蓝云宗去,此刻独独留下了这炼制傀儡的宗门。

    宗门外一块似倒非倒的牌匾上写着布满灰尘的四个大字:玄工宗。

    石辰轻轻敲响了玄工宗的宗门大阵,静静地在外等候。

    不多时,几个身背傀儡的修士缓缓飞来宗门处,目露警惕的看着石辰道:“你是何人?”

    “蓝云宗弟子,石辰。”石辰向几个修士深深一拜道。

    “石辰?”

    “你来此何事?”

    几个玄工宗修士问道。

    “我想要一副桐木傀儡。”石辰直说道。

    此言一出,几个修士都略有思量起来,堆在一块商量。那桐木傀儡极难炼制,只有宗门元婴境的太上长老能够炼制,底下所有弟子都仅仅是炼制普通的铁制傀儡或木制傀儡,终究无法炼制出两者兼备的桐木傀儡。

    几个人商榷不决,玄工宗宗主姚鹤突然走来,看着一头华发的石辰。

    “你莫不是当年的雨仙?”姚鹤问道,此刻察觉到石辰与自己一样散发出来的化神气息。

    “正是我,你是?”石辰反问,看着一身不一样的道服,背后背着的傀儡也暗发黑气,似是在宗门内地位不低。

    “我是这玄工宗新一任的宗主姚鹤。”姚鹤回应。

    “石辰拜见姚宗主。”石辰行了一个礼节。

    “雨仙免礼。你且进来与我细说吧。”姚鹤说着,手一挥,撤去了玄工宗的宗门大阵,放雨仙过来。

    继而带领着雨仙来到招待宾客的宗门大殿内,给雨仙沏了杯茶。

    两人坐下来,重新谈起桐木傀儡。

    一路走来,石辰只觉得这玄工宗有些奇异,门下的弟子均都是背着一具傀儡,每个傀儡散发出来的属性也随着个人的灵根而不同。此宗有点巧夺天工之意味。

    “雨仙,你要的桐木傀儡可能已经再也没有了。”姚鹤说道。

    石辰眉目间升起一丝疑惑,倘若没有,那你带我进来做何?石辰接着听姚宗主的下文。

    “我们宗能够炼制桐木傀儡的人只有太上长老姚庭,他前不久已经陨落了。那桐木傀儡极难炼制,姚庭长老生前也只是炼制了两副,也是仙界唯二的两副桐木傀儡。”姚鹤一一细说道。

    石辰闻言,内心显得焦急,自己清楚其中一副桐木傀儡已经复活了冥紫懿。那么只剩下仙界最后一副桐木傀儡了。

    石辰问:“那这两副桐木傀儡在哪?”

    姚鹤见雨仙有些急切,自己在七十年前也曾听闻过雨仙的骇世的阴阳婚,知道雨仙的悲情故事。也知道雨仙对桐木傀儡的重要性。

    姚鹤说道:“其中一副在百年前被邪王殿得到了,另一副前不久姚庭长老耗费百年光阴炼制完后就被拿去名都街的拍卖场前去拍卖了。”

    石辰真想一巴掌把面前玄工宗大殿的桌椅全拍碎,自己还是晚了一步。你玄工宗是多缺钱,什么东西都拿来拍,太上长老的遗物也拿来拍,还有人情味否?

    石辰连忙道声谢谢,片刻也不逗留,抓紧时间去名都街。

    姚鹤见石辰匆匆离去也未挽留,桌上的茶还散着热气。想不到两个人坐下来还没一杯茶凉的功夫,这雨仙就耐不住了。

    出了玄工宗踏上小雨极速赶往名都街。

    已经元婴后的唤雨雷龙速度早已不能同日而语,仅仅一两个呼吸就赶到了名都街上。

    石辰命小雨在街外等候,只身赶往拍卖场去。

    依旧是那坑人的奸商管事,向管事询问玄工宗那具桐木傀儡的去向。

    那管事支支吾吾,一句话也落不到重点上,竟是旁敲侧击的跟石辰要灵石。

    石辰哪能不明白这管事的用意,自己此刻正焦急万分,你居然还敢讲价?嘴里说的都是我拍卖行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我拍卖行是有原则的,实际上一副奸商的模样咳嗽示意石辰行贿。

    石辰一脚踢在管事的腹部,控制住力道,将他踢飞老远。

    “噗……你敢……”那管事将屋内的墙都穿透好几间,滚在不远处,洁净的衣服上早已满是尘土,嘴里溢出鲜血来。

    石辰拔出青雨剑跟了上去,用剑锋停靠在管事的脖子上,眼中杀气腾腾,重重出口:“桐木傀儡在哪?”

    管事那叫一个自找没趣啊,没想到这蓝云宗弟子这么厉害,自己当真是一脚踢在了铁板上,勒索不成反被胖揍一顿。自己这么多年来凭借在拍卖行的职位敲诈以来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愣头青。

    拍卖场内这间房里的所有人看着这一幕也是精神一抖,眼前这个身穿蓝云宗道服的华发男子,化神境界的波动四溢,谁敢上前阻止?拍卖行行长也得靠在一边插不上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