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九十三章:嫁!
    ‘你看那个灵猫,像不像我因为想瓶儿你而‘砰砰’跳动的心..’匆匆一提,尚阁就继续说起了正事,这把吕瓶儿气的,她真是服了,这混蛋怎么就这么讨厌呢!

    一边耐着性子看尚阁为汇通号做的规划,一边还要‘小心’尚阁在正文里埋的雷,这让吕瓶儿的思绪一会儿正经,一会儿气急败坏,她感觉自己都要魔障了!

    看完信封,吕瓶儿一下把身边那只尚阁送来的灵猫给拍在了角落里,她当时已经决定,开业那天送什么都行,就是不送灵猫!

    经历过尚阁之前那么多次的‘折磨’,现在吕瓶儿基本已经能平常心的看尚阁的信了,但看到最后那句‘想见瓶儿第二十一天’时,还是一阵不自在,后面画的那个小心心更是让她面红心跳。

    顶着环儿怪异的眼神,吕瓶儿硬着头皮开始着手安排汇通号的事务,心里免不了又把尚阁骂了一百遍。

    ‘啊啾!’尚阁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擦擦鼻子,紧了紧衣领,最近这天气是越来越凉了啊。

    手边的铁架上挂着一头开膛破肚的全羊,尚阁打算中午来个烤全羊吃,正收拾呢,钱雅茹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她慌张道:“尚阁,不好了,出大事了!”

    “雅茹啊,不是我说你,都快要结婚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别急,能有什么大事啊,你慢慢说。”尚阁手上不停,头也不回道。

    似钱雅茹这般说话他都习惯了,在这个小丫头眼里屁大点事就搞的像天塌了一样,上次吃烤红薯,尚阁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结果中途柴火不够,眼看都要熄了,小吃货钱雅茹立刻一阵大喊大叫把他给弄醒,尚阁迷迷糊糊的还以为一线天被打上门了呢,结果现实让他是哭笑不得,解释了烤红薯就是要闷熟才行,钱雅茹这才作罢。

    自此,尚阁对钱雅茹的所谓‘大事’就不怎么上心了。

    钱雅茹还是那般焦急的模样,她急急道:“哎呀,真的是出大事了,有人来宗门向姐姐提亲了!”

    “什么!”尚阁难以置信的回过头。

    钱雅茹慌张道:“是真的!”

    老婆都要被抢走了,这尚阁哪里还坐得住,他立马跑了过来,说道:“雅茹你慢慢说,把你知道的完完整整的告诉我!”

    钱雅茹缓了口气,说道:“书邱贤带着圣旨和谷察世泽一起来了宗门,皇上的意思是要给两派赐婚,将姐姐嫁到火神宗去。”

    一听这话,尚阁顿时怒了,“什么谷子世家的,敢跟我抢老婆,走,咱们现在就上山!”说着,拉住钱雅茹就要往一线天而去。

    一拉之下,钱雅茹却是动也不动,尚阁奇怪的转头看去,入目的就是钱雅茹那委屈的小脸,尚阁顿时惊醒,刚才情急之下,慷慨直言对钱慧的狼子野心,这怎么能让准新娘钱雅茹不吃味呢。

    现在三人的关系极其微妙,属于看破不说破的环节,钱雅茹也不是反对这事,只是总感觉尚阁喜欢姐姐多过于自己,她委屈道:“尚阁,你有本事娶到姐姐是你的事,但一碗水要端平,以后不能只顾着姐姐不管我。”

    尚阁赶紧赔笑道:“那是当然,我这人最大的有点就是博爱了,小慧姐是你的亲姐姐,你怎么连她的醋也吃呢。”

    “哼,谁吃醋了!”

    一贯的嘴硬,眼下正事要紧,尚阁拉着钱雅茹一边安慰,一边火速往一线天山门赶去。

    正阳楼里

    书邱贤滤着茶盏轻品一口放下,开口道:“钱掌门,谷察公子实属人中龙凤,样貌上也是没得挑,火神宗实力更是不弱,不管从哪看也不算委屈了大小姐,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呢。”

    一旁的谷察世泽连忙表露心迹道:“钱伯父放心,大小姐嫁给在下后一切都由她说了算,我绝对不会横加干涉,在下愿意为了她终身不纳偏房,这辈子只对大小姐一心一意。”言辞间热情如火,这位对钱慧真可谓是用情至深。

    从见到钱慧那一刻起,谷察世泽已经发誓今生非她不娶,但钱慧不比钱雅茹,是绝对不可能外嫁的,更何况是一直对宗门抱有敌意的火神宗。

    火神宗是外来门派,扎根大庆年头不久,但整体实力不容小窥,最近这些年一直跃跃欲试,想要取代一线天的地位成为三派之首,这样的一个势力,钱敏怎么可能把宝贝女儿嫁给他呢。

    钱敏咬紧了牙关,始终不愿意松口,推搡道:“我相信谷察公子的真情实意,但小女近两年还没有婚嫁的打算,倒是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

    这么直白的拒绝,一下让谷察世泽泄了气,他看向自己的救星书邱贤,正是因为他,谷察世泽才不顾父亲的反对执意要来一线天提亲。

    谷察世泽的父亲,也就是火神宗的宗主谷察达飞一直对朝廷抱有戒心,当书邱贤来当说客要成人之美的时候,谷察达飞的第一念头就是警惕,但奈何劝不住儿子,钱慧就像是一块吊在他面前的一块肥肉,听陛下要给他赐婚后立马就安奈不住了。

    此时书邱贤的脸色慢慢阴沉了下去,他说道:“陛下知道一线天二小姐最近就要大婚,有心再为钱家增添一门喜事,这才有了这道圣旨,莫非钱掌门要抗旨?”

    钱敏心里百感焦急,沉吟一下后说道:“此事关乎小女的一生,我要问一问慧儿的意见,眼下正值午时,不妨饭后再谈,书公公,谷察公子,请移步。”

    钱敏的缓兵之计显而易见,但书邱贤决定卖他这个面子,其实这事在书邱贤看来已经是板上钉钉,圣旨当前哪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安排好了书邱贤和谷察世泽,钱敏赶紧找到了洛玲花和大女儿钱慧,之前钱慧知道了书邱贤的来意,当即就有些站立不稳,这才把洛玲花留下来照顾,钱敏双拳难敌四手,一道圣旨就让他没了主意,于是赶紧抽身来问问有没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向来坚强的钱慧此时已经面无血色,她见到钱敏的第一句话就是:“爹,我死也不会嫁的!”钱慧的一颗心全都在尚阁的身上,哪知道正是甜蜜间,就迎来了这样的晴天霹雳。

    钱敏心疼的不行,他安慰道:“慧儿放心,爹不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把你嫁出去的。”

    “老爷,那朝廷那边怎么办呢..”洛玲花苦恼道。

    面对尚阁的时候她重拳出击,对上真正的硬茬子,洛玲花立马就失了分寸。

    要说还得是钱大掌门,他大手一甩道:“大不了就抗旨,虽然宗门实力会受损,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钱慧嘴唇都要咬破了,如果没遇到尚阁,她说不定会为了宗门考虑委身嫁到火神宗,但现在的她,就如刚才所说,宁死,也不会负了尚阁。

    尚阁的话传入三人的耳中,众人顿时一惊,连钱雅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钱敏怒道:“不好好准备你的婚事,在这填什么乱呐,雅茹,你带尚阁先出去,我们和你姐姐有事情要商量。”

    钱慧泪眼汪汪的看着尚阁,紧紧的抿着嘴不说话。

    倒是洛玲花这个妇人,她想到尚阁的手段,不确定的问道:“尚阁,你这么说是有什么打算吗?”

    尚阁朝两人拜会道:“岳父岳母,路上我已经听雅茹说了,依我的意思,就是先接下这道圣旨,然后把婚期订到一个月以后,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不会让小慧姐嫁给那什么谷子世家的!”

    “什么谷子世家,是谷察世泽!”钱敏的气还没消,愤愤顶道。

    洛玲花毫不客气的拍了他一下,冲尚阁问道:“你真的有把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