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九十二章:灾祸临头
    听到钱慧的话,尚阁反驳道:“不是我喜欢到处跑,而是总待在一个地方,怎么能想象到这个世界之大的奇妙,多走一走,看一看,才算是不枉来这人世走一遭嘛。”

    钱慧对尚阁的说法嗤之以鼻,她的心愿就是和心爱的人朝夕暮拾,安稳甜蜜的过完这一辈子。

    尚阁诱惑道:“小慧姐,你不认同我的说法是因为你没见过世界诸多的神奇,你能想象到万丈高峰上,瀑布倒灌的场景吗,在炙热的岩浆中其实是有一种生物存在的,它们天然就能适应难以想象的高温,还有一种鸟类专门以它们为食,那种鸟天生没有双足,一辈子也落不了地,只有在临死之前才会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藏身地落下,还有,在极北之地的冰川之下据说满藏着一整个文明的遗迹.....”尚阁说着,眼中满是兴奋的意味,作为一名旅游爱好者,他恨不得立即动身去一探究竟。

    这些都是尚阁空闲之时,在一本山野杂志上看到的,是属于这个世界独有的景象,前世的那些自然风光只能称得上赏心悦目,而这些才能算得上是奇景。

    钱慧听的入神,她从来没关注过那类杂书,出生到现在一直在一线天,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方圆百里,尚阁说的那些神迹,在她听来极其有诱惑力,钱慧不禁问道:“尚阁,你说的这些地方真的存在吗?”

    看她已经动心,尚阁得意的一笑,道:“当然,我怎么会骗心爱的小慧姐呢,我都打算好了,以后针对性的培养一个管理型人才,代为处理宗门的事务,小武就不错,岳父岳母那边更是不用担心,咱们加把劲给他们多生几个小人儿,也就无暇顾及我们了。”

    钱慧脸色大红,啐了一口道:“你这人,越说越没边了,谁要和你...”后面的话钱慧是没那脸皮说出口的。

    尚阁嬉笑着不以为意,两人天南地北的说了许多,大多时候都是尚阁在说,钱慧在听,钱慧被他逗的时而大笑,时而面红如血,总的来说,钱慧是开心的。

    在两人相谈甚欢之时,殊不知一场灾难正在酝酿袭来....

    京都皇城里,大庆国皇帝梁丘铂锐和心腹书邱贤正在御书房密谈,将夫子堂收入囊中可谓是了了梁丘铂锐的一桩心事,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野心。

    梁丘铂锐放下手中八百里加急的战讯,苦恼道:“邱贤,如今边陲战事不断,在外人看来,大庆国土固若金汤,而实际上呢,大庆的顶尖战力皆不再朕的掌握之中,迟迟不能将国内的大小宗派统一,这就是最大的隐患,你对此可有什么主意吗?”

    书邱贤常伴龙身,深知陛下的宏愿,那些江湖势力就像是一根鱼刺,让皇上如鲠在喉,书邱贤思索了一番,说道:“流云盟那边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阴阳关更是陛下的死忠,剩下的只有水席山机关城和三大派,陛下,以老奴之见,不如先从三大派下手,机关城的诸葛世家势力难以撼动,需从长计议。”

    梁丘铂锐赞同的点点头,道:“一线天,火神宗和道门,这三派皆是冥顽不灵,朕不知递过多少次橄榄枝,但他们都不知好歹的给拒绝了,可恨那群幡子竟然在这个时候捣乱,不然给朕两个月时间,就是拼的自断手脚,也要把国内的势力给拧成一股绳!”说着,气的他一拳锤在了龙案上。

    书邱贤立马跪在地上,说道:“陛下息怒,老奴倒有一计,能让三派之间内斗,到时候也好趁乱浑水摸鱼。”

    梁丘铂锐斜眼看去,“说!”

    “是。”书邱贤恭敬道:“具老奴所知,火神宗宗主的长子谷察世泽对一线天的掌上明珠钱慧爱慕已久,而钱慧根本不可能外嫁,老奴愿去火神宗走一遭,到时候谷察世泽来向陛下请愿,陛下就直接赐婚于他们,那时,还怕三派不乱吗。”

    梁丘铂锐听此妙计,眼前一亮,连连赞许道:“好!邱贤不愧是朕的左膀右臂,此计甚好!那就交由你去办吧,事成之后,朕定会大加赏赐于你!”

    书邱贤连忙接旨谢恩,两人几句话的功夫,又一场风波就此掀起。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尚阁和钱雅茹的婚事定在了月末,这段时间里,尚阁过的那是相当的舒心,环顾两美之间,时不时的占点钱雅茹的小便宜,背地里再和钱慧调调情,这生活,就是给他个皇帝做也不换呐。

    钱慧的事他还没想到解决的办法,尚阁和钱慧在一起的时候也时常商量着该怎么办。

    这天,尚阁在清水镇的钱庄后院写着汇通号的开业规划,汇通号就是新钱庄的名字,自吕瓶儿走了后两人也没断过联系,不过中间要通过环儿的传输。

    尚阁认认真真的写完心中早已拟定的开业计划,末了,在信纸的结尾处写道:想见瓶儿的第二十一天,❤。”

    尚阁从没放弃过对吕瓶儿的调戏,每次过信的时候总要在最后面留一些俏皮话,不过吕瓶儿只在最开始那天回过一句,‘以后不要再说这种不相关的话。’

    此后,任尚阁说的天花乱坠,就再也没有回应过他,工具人环儿每次递信的时候还纳闷呢,怎么小姐看个密函也会脸红,要是让她知道这家伙整天调戏自家小姐,只怕早就出手教训了。

    京都的某处宅落里,吕瓶儿一身琉璃裙尽显华贵,环儿呈上信封,吕瓶儿还没拆开看呢,脸就有些红了起来,尚阁那混蛋也不知哪来的脸皮,每次都在信里掺杂一些没用的‘废话’,还一次比一次大胆,如果有的选,吕瓶儿宁可不开封直接烧了它。

    但这信她不看还不行,因为里面有钱庄运营的细化步奏,这种绝密信息加上掺杂在里面的赤裸情话就注定,信封只能由吕瓶儿一个人看,给谁看都不合适,她甚至还因为这事再次被叔父误会。

    起因是第一次传信的时候燕北山也在场,为了显示自己的信任,吕瓶儿大方的信封交给了叔父,让他先查看,燕北山也不磨叽,直接拆开来看,结果看着看着脸色就古怪了起来,然后轻咳了一声,把信封交到了侄女手里,说要出去透透气。

    期初吕瓶儿还奇怪呢,直到看到最后面那句‘秋天的风,想你的夜,天空中的斑驳星辰因你而闪耀,尚阁留’,吕瓶儿这才明白叔父为什么那么怪异,当时气的她都想去和尚阁拼了,只感觉这辈子再也难在叔父面前抬起头来,不过在吕瓶儿心中终究还是大事重要,所以咬牙切齿的回了那句话。

    但尚阁这混蛋竟然开始变本加厉,期间吕瓶儿试过无数种办法让自己忽略那句最后的情话,甚至有过拆开信封看也不看就撕下最后一行的举动,接下来的两天,这个方法的确奏效,吕瓶儿也终于能够心平气和的看待尚阁寄来的信封,为此,她心中很是得意,有一种胜利的喜悦感。

    但好景不长,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尚阁不知道怎么觉察到了这点,于是开始在正文中做手脚。

    尚阁的原话是这样的,‘即刻命人收一批上佳的灵猫,开业当天存五百两就送一只,这种东西外貌可爱,价格也不是很贵,最适合那些大户送给子女或者姨太小妾。’

    灵猫是一种毛茸茸的生物,全身长满了柔顺的毛发,但一点实用性也没有,所以就被划分为了宠物,这东西有个特性,它好像有天生得了多动症一样,总是原地跳个不停,看上去甚是可爱,价格一直在十五两左右浮动,如果大肆采购的话,应该能压价在十二两以内,尚阁还提前购买了一只让环儿一并带来给吕瓶儿当样本看看。

    这是尚阁定点针对做出的攻略,专门讨好那些手里嫌钱多的大户人家用的,话说至此还算正常吧?不过接下来话风就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