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八十五章:见家长
    钱雅茹捧着小脸坐在一边,等着尚阁给她准备好吃的,看着眼前忙碌的人,钱雅茹突然回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她心烦意乱的游逛清水镇花灯节时的那个算命先生,那人算的卦象是‘花非花,雾非雾,良人在身边,只惜看不见’,如今看来,有些事情像是很早之前就已经注定了。

    钱雅茹看尚阁的眼神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她的小心脏承受着一波又一波不知所谓的冲击,当初和左流风相识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烤鸭做好了,尚阁叫来飞羽和梁西凤,掏出准备好的小刀,分割起了烤鸭,人到齐后,他先演示了一下吃法,顺手把第一个卷好的肉卷递给了钱雅茹。

    一个简单的举动,瞬间又让钱雅茹多了许多玄妙的心思,脸上也红润了起来。

    梁西凤草草的吃了两口就要回去看店,她能有勇气坐在钱雅茹身边吃几个烤鸭卷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对此尚阁也没有阻拦。

    飞羽笨拙的卷着烤鸭卷,蘸酱不时的滴落,弄的院子里一片污渍,尚阁气道:“你那不对,是这样,然后这样。”说着又演示了一遍,心里还纳闷这么简单的动作怎么就学不会呢。

    飞羽他们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吃法,梁西凤之前也照葫芦画瓢,学了个四不像,囵吞的吃了两口,飞羽这个武痴更是不讲究,随便包一包就往嘴里塞。

    钱雅茹则更加过分,她从头到尾连手指头都没动过一根,尚阁给她卷一个,她就吃一个,不卷就不吃,尚阁还以为钱雅茹也是不会卷,其实这位压根就是故意的,钱雅茹很享受尚阁给她服务的这种感觉。

    尚阁嘟囔道:“我真是服了你们这群活祖宗了,来,拿着!”

    又一个卷好的烤鸭饼递到了钱雅茹的手里,她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状,嘴角无时无刻不在笑着,其实她已经吃饱了,但还是硬撑着把那个肉卷放进了嘴里,咬了一半,又把肉卷递给了尚阁,说道:“我吃饱了,剩下的给你吧。”

    尚阁只顾着教他们呢,自己都没怎么吃,对钱雅茹递过来的半个肉卷也没想太多,直接张嘴吃了下去,这在尚阁看来就是平常的举措,以前他们也经常吃对方的嘴半儿的。

    但钱雅茹不是这样想,她看到尚阁豪不嫌弃的吃了自己的肉卷,心里开心的无与伦比,就像是得到了某种回应,钱雅茹站起身道:“我先回宗门一趟,尚阁,我们‘明天见’。”

    钱雅茹心里已经做了一个决定,这个‘明天见’也别有韵味,但尚阁对此是一概不知,小姑娘正值青春的心思哪是旁人能猜透的,闻言道了声别,几人就此分散。

    此时没了外人,飞羽出声了,他说道:“当初在袁川县我还以为你会对那些贪官放任不管呢,没想到你直接把他们给拔了个干净。”

    尚阁吃的满嘴流油,不在意道:“顺手的事儿。”

    飞羽看着尚阁,冷酷的嘴角微微上扬,也就是尚阁没注意到,不然肯定大呼见鬼了,这木头人竟然还会笑?

    尚阁吃了个半饱,就去准备另一只烤鸭了,剩下的留给了飞羽和梁西凤,反正等下去彩云楼还要吃,边看吕瓶儿边吃那不香吗??

    尚阁翻动着烤鸭,嘴角带着奸笑道:“吕瓶儿,我看你等下还有什么话说。”一想到那个赌注,他就有点激动。

    烤鸭做好,用油纸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了,尚阁带上烤鸭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彩云楼,脸上那淫贱的浪笑都没停过。

    云娘在门口拦住了尚阁,她把尚阁拉到一边,顺着香味盯住了尚阁手里的油纸包,云娘馋道:“尚公子,你这又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啊,可否给我尝尝。”

    上次的烧烤过后,云娘这样的人也被勾起了馋虫,这次看到尚阁又做出了美食,这才拦住他问问,那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光闻味道就肯定错不了。

    尚阁无视云娘渴望的眼神,他把烤鸭往前抬了抬,顿时那股香味更浓了,在云娘忍不住要伸手接的时候,尚阁立马把东西藏在了身后,笑道:“想吃啊,也不是不行,这东西叫烤鸭,一只就算你一百两好了。”

    云娘顿时炸了窝,她气道:“你小子怎么不去抢啊,一只破烤鸭你就敢要一百两,滚滚滚。”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每次见到尚阁都会憋一肚子气,这么下去,怕是没病也给这小子气出病来了,更过分的是这小子天天来白嫖她们的花魁,吃他点东西竟然还想敲诈自己,真是没良心。

    尚阁嬉笑着闪了进去,找到吕瓶儿的房间,门也不敲就直接闯了进去,尚阁高举手中的烤鸭,笑道:“瓶儿,你看这是什么!”

    房间里,吕瓶儿和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一边商量着什么,对于尚阁的突然到访,三人同时愣住了。

    尚阁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画面,之前他每次来吕瓶儿的房间时,这里都没有过外人,他尴尬的放下手,陪笑道:“想不到瓶儿你有客人啊,这位大哥一看就非凡人,拳头怕是有沙包那么大了吧,呵呵...你们玩...玩的开心点啊...”说着退了出去,还把门给带上了。

    对于吕瓶儿接客这事,在尚阁看来没什么的,毕竟她现在表面工作就是青楼花魁嘛,有那神出鬼没的环儿在,他也不用担心吕瓶儿被人欺负,如果真发生了什么,那也只能是吕瓶儿自愿的。

    糟糕!这么一想怎么心里还不舒服起来了呢!

    尚阁正徘徊呢,吕瓶儿的房门再次打开,她一脸的黑线,拉住尚阁就带进了屋里,房门再次被关上。

    尚阁有点晕,他犹豫道:“这....这么刺激吗,三个人一起?瓶儿你可以啊,平时可真是一点看不出来呀。”

    那壮硕的男人一身玄色燕翔服,闻言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瓶儿,这就是你所说之人吗,还真是有趣的很。”

    吕瓶儿闹了个大红脸,她暗地里掐住尚阁的一块ruan肉狠狠的一转,后者立马疼的倒抽一口凉气,吕瓶儿羞愤道:“你胡说什么呢,这是我叔父,还不赶紧过去见礼。”

    “见礼就见礼嘛,你拧我干嘛。”尚阁脑子还有点懵懵的,他走到那人身前随意的打了个招呼,“你好。”

    那人又是一阵大笑,他好久没遇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反观吕瓶儿,她气的一阵咬牙切齿。

    尚阁终于回过神来了,他连忙补救道:“抱歉,刚才初见前辈的英武神姿被震撼到了,小子尚阁,见过前辈。”

    中年人还在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他叫燕北山,是吕瓶儿的叔父,自小看吕瓶儿长大,已然是如父亲一般的角色,不同于组织里的其他人,这是真正的贴己人,吕瓶儿回组织把开钱庄的事说了一通,立马遭到了大半票的反对,不过被她叔父给强行压了下来,燕北山此番前来清水镇就是为了亲眼见见这个让自己侄女赞不绝口的尚阁。

    燕北山是偷偷潜入进来的,吕瓶儿看到他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环儿更是压根就没发现,不然早就把莽撞的尚阁给拦下了。

    吕瓶儿曾想过无数个见面的场景,但唯独没有现在这么尴尬的,她气的一跺脚,恨不得把尚阁的脑子扒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尚阁也挺尴尬的,第一次‘见家长’就闹成了这幅局面,他乖乖的坐在一旁不再说话。

    其实在燕北山看来,歪打正着的,这第一印象已经形成了,他对尚阁的第一印象很好,他就喜欢尚阁这样的年轻人,充满活力,不迂腐。

    燕北山喝了口茶水顺气,然后他带着笑意问道:“尚阁,我来问你,夫子堂的事,是你的手笔吗?”

    这件事根本就不禁查,只要有心,找到他并不难,尚阁坦率承认,恭敬的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