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七十六章:吕瓶儿的打算
    尚阁一本正经道:“想不到瓶儿你也知道这招啊,不过这招还真叫这个名字,你想啊,咱们先是聚敛钱财,且不说目的,在这年月,人们都过的紧巴巴的,钱庄不但免了他们的管理费,还送钱给他们,在那些百姓眼里是不是就如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啊。”

    吕瓶儿一脸红晕,嗔怪道:“你少在那讲你那些歪理,我不想听!”

    尚阁一脸遗憾道:“原来瓶儿你不想听啊,那好吧,本来我还有一招老汉推车呢,既然瓶儿你不愿意听,那就算了吧。”

    吕瓶儿心里更是气苦,这尚阁的脸皮也不知道什么做的,这种污言秽语张口就来,不过见识到了那招绝妙的观音坐莲,她对尚阁那招老汉推车也是很感兴趣,虽然名字不中听,想来也是差不多的秒招吧。

    吕瓶儿强忍住羞涩,咬着口小银牙愤恨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尚阁玩心大起,不忿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说两句好听的,说不定我一高兴就告诉你了呢。”

    吕瓶儿凤眼一咪,手指翻动间一点寒光只射向尚阁的屁股,尚阁顿时嗷的一声跳了起来,忍着痛拔下暗器一看,竟是一根手指长的银针!

    尚阁怒道:“吕瓶儿!你竟然拿针扎我!你....你射的真准啊,其实不必如此的,我本来就准备跟你分享一下的,真是的,讨厌。”尚阁脸上带着献媚的假笑,凑到了吕瓶儿的身边,顺手夺下了吕瓶儿手里夹着的点点寒芒。

    吕瓶儿哼道:“你这人,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会老实,过来给我捏捏肩。”

    尚阁再次吃了武力的亏,闻言屁话不敢放,立马在吕瓶儿身后尽心尽力的捏了起来,他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的说道:“我这招老汉推车说来也简单,等第一步成熟之后,到时候钱庄就推出零首付分期付款。”

    “钱庄负责去联合一些热销的作坊,以最低的价格买下一批产品,那些想要这些东西但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的百姓可以来先把东西拿走,然后分期一次次付钱给钱庄,当然,利息也会更高,但是首次是不用给钱就可以拿走东西的,人都是欲wang的生物,相信很多人都会忍不住,只要他们拿走了东西,那就上钩了。”

    吕瓶儿静静的听着这些新鲜的词汇和尚阁的奇思妙想,半晌她道:“尚阁,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办一个钱庄?”

    呃?这下轮到尚阁懵了,怎么突然就说起这个了,尚阁说道:“之前想过,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要办钱庄需要的是海量的数额,我那三十万两还是跟你借的,眼下还是先慢慢攒钱吧。”

    吕瓶儿像是下了某种决心道:“尚阁,你这些点子用到天下财庄实在太可惜了,如果你有自己的钱庄,凭借你的手段,钱庄的声望必然会在短时间内超过天下财庄!”

    尚阁嚼出味儿来了,他看着吕瓶儿认真的俏脸说道:“怎么,瓶儿你想给我投资吗?”

    吕瓶儿是真的在想这个问题,尚阁的一套套操作已经征服了她,吕瓶儿可以肯定尚阁的这些想法都是可行的,她复国需要大量的钱,这也是她们组织里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如何瞒过大庆皇帝赚到足够的军费。

    吕瓶儿郑重的说道:“我可以拿出我所有的积蓄来给你办钱庄,但绝对比不了天下财庄的规模,甚至抵不过沈三的百一,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看吕瓶儿是要来真的,尚阁也正色起来,他说道:“不需要跟沈三比,咱们根本就不是一个路子的,虽然天下财庄的名望更高,但是在我的这套模式下,绝对少不了吃螃蟹的人,半年之内声名鹊起一点问题也没有。”

    “没错,是这个道理。”吕瓶儿心想道,她一咬牙,对尚阁说道:“就这样办吧,我今天就回去一趟和他们商量一下此事,回来的时候我去找你。”

    尚阁点点头,说道:“瓶儿你真是好魄力,我相信多年后你会为这个决定自豪的。”

    吕瓶儿越来越庆幸自己当初来清水镇的决定,庆幸自己能遇到尚阁这个人。

    尚阁此来可不是为了这个事儿的,他向吕瓶儿打听夫子堂有没有什么秘闻,吕瓶儿立刻命环儿把夫子堂的资料找了出来,尚阁粗略的翻看着,看完就失望了起来,这些东西虽然比一线天的详细,但也就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对他的计划来说一点帮助也没有。

    吕瓶儿问道:“你怎么突然对夫子堂这么感兴趣了?”

    尚阁叹气道:“一个男人窝,又不是女儿国,我能对他们感什么兴趣,是这样的...”尚阁那倒霉事给吕瓶儿说了一通。

    听完,吕瓶儿吃味道:“为了一线天的两位千金小姐,你还真是豁的出去啊。”

    尚阁无语道:“我都快挂了,瓶儿你还纠结这些。”

    “哼,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死了正好,省的在这碍我的眼。”吕瓶儿还是气鼓鼓的。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的一种生物;这是尚阁此时的心声,吕瓶儿不帮他,他就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吕瓶儿看向尚阁,见他那愁眉不展的样子又心软了,之前的肯定是气话,吕瓶儿也不愿意看到尚阁有什么意外,吕瓶儿不忿道:“行了,看把你愁的,你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

    尚阁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立马说道:“我就知道瓶儿你不会见死不救的,你们的消息那么灵通,帮我把夫子堂这些年培育出来,在朝为官的通通找出来,我要那些人全部的资料。”

    吕瓶儿不理尚阁的马屁,叫了一声:“环儿。”

    奇怪的是,尚阁听到吕瓶儿叫环儿,他赶紧动了起来,跑到了吕瓶儿身前,环儿总是出现的位置,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吕瓶儿好奇道:“你这是干嘛。”

    尚阁说道:“我之前就一直纳闷环儿是怎么消失有凭空出现的,你们这会不会就是一个固定的传送点啊,我这次抢先堵住这个位置,看环儿还会不会在这里出现。”

    吕瓶儿闻言顿时哭笑不得,她实在猜不透这个满脑子奇思妙想的人,这人好像天生带着一股子歪劲儿,但吕瓶儿感觉每次和尚阁相处总是那么的开心。

    环儿当然不会和尚阁重叠,尚阁身边的空间一阵晃动,之后环儿就凭空出现在那里,她不满的看了一眼尚阁,不知道他为什么抢了自己的位置。

    尚阁看的是啧啧称奇,吕瓶儿揉着肚子缓解着笑的生疼的小腹,她笑道:“这是我们家的独门功法,可惜你不能练气,不然教给你让你多个逃命的本事也无不可。”

    尚阁撇撇嘴没当回事,环儿去搜集夫子堂成名学子的资料,这可不是个小工程,夫子堂每年都会出行数名学士,朝廷对这些人也都是一律厚待,基本都能得个一官半职,现在收集起来也是很为麻烦。

    尚阁和吕瓶儿又闲聊了一会儿,吕瓶儿被尚阁逗的时而生气,时而娇笑不已,这让她疲惫的心神得到了很大的缓解,尚阁个人的性格优势随处发泄,总是可以让和他相处的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这也是为什么吕瓶儿那么喜欢和尚阁聊天。

    时间不早,环儿还是没回来,尚阁起身告辞,嘱咐吕瓶儿把东西送到钱庄就行,他还要回去处理一些小事,吕瓶儿恋恋不舍的把尚阁送出了门,她甚至在想如果尚阁这次躲不过去这场灾祸,她就把尚阁收进组织里,不说个人因素,尚阁这个人也绝对能对她们的大事起到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