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七十三章:接棒
    书邱贤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他看向牢中靠着墙壁的两个年轻人,说道:“谁是尚阁?我听闻他有事要向我禀报,现在可以说了。”

    尚阁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走到牢边,看着这个老太监的双眼,说道:“在下就是尚阁,公公,我要举报夫子堂扰乱朝纲!”

    开口就是一个死罪,钱敏几人一下就给听楞了,这说着说着怎么扯到扰乱朝纲了,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啊,洛玲花当即呵斥道:“尚阁!我知道你心有不服,但切勿信口胡言,不然小心你的小命。”

    尚阁对这个整天想着陷害自己的人能有什么好感,立马怼道:“你这个老巫婆,自己糊涂就算了,我帮你一把竟然还黑白不分,有你这么个败家玩意,一线天早晚要玩完。”

    这话骂的,钱敏当即脸色一黑,钱慧也气愤道:“尚阁,休对我娘亲无礼!”

    尚阁反驳道:“我之前哪里对她不敬过,可这个老巫婆呢,处处算计我,你不是不想让我靠近你的两个宝贝女儿吗,你给我等着,只要我不死,我尚阁发誓,总有一天把她俩都泡到手里!”

    尚阁对洛玲花早就憋着气呢,明天还生死未卜,他也不再压制自己,痛快的发泄了一通。

    这话说的太过直白,钱慧听的立即闹了个大红脸。

    “你!”洛玲花气的直接就要出手教训这个目无尊长的小子,不过却意外的被书邱贤给拦下了。

    书邱贤有趣的看着这个年轻人,钱家人没能领会自己想要传达的圣意,倒是让这个少年人给一语道出了真谛,书邱贤温和的说道:“少年郎,你且说说是怎么回事。”

    大太监的态度已经很说明问题,尚阁此时万分确定自己猜对了,朝廷是真的要对夫子堂下手!

    尚阁说道:“公公,其中门道在下一时之间也说不清,还有诸多细节没有查清,恳请公公开恩,给在下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书邱贤明白了,这叫尚阁的小子压根就没什么证据,好在这份针对夫子堂的意思却是比什么都重要,书邱贤对钱家人说道:“此事事关重大,钱掌门,你们先回避一下,我与这位尚公子说几句话。”

    钱敏等人虽然一肚子疑问,但既然书邱贤发话了,就出了地牢来到了外面,这时候聪明的钱慧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似她所想,为什么这位公公来了后对雅茹的事情显的兴致缺缺,倒是对尚阁的那句子虚乌有的诬陷那么感兴趣呢,难道是皇上的意思?这次书邱贤亲自来就是为了要出手对付夫子堂?

    这么一想,钱慧立即被吓了一跳,越想越有可能,不然犯得上派书邱贤这个大宦官来吗,不过这只是她心中的猜测,具体如何还有待考证,所以就没和父母说。

    地牢里,书邱贤笑道:“小友,眼下这里就只有我和你们俩了,你不妨放开了说。”

    尚阁也不扭捏,闻言答道:“是,公公,据我观察,现在的夫子堂满是一股迂腐之风,他们自负有读书人的风骨,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把敢于反抗皇权的人铸成雕像,放于学堂之中,让门下学子视为榜样。”

    这事尚阁可没胡说,夫子堂确实放着几个先贤的雕像,那些人为民请命,不惜硬撼皇权,所以被铸造了雕像,夫子堂此举也是好意,但皇帝肯定是不待见这些人的,只是因为民间呼声太高,所以才不好下手罢了。

    尚阁痛斥道:“这样的学堂教出来的学生根本就不堪重用,须知在大庆国,圣上就是天!对天不敬的人,不祸连九族还敢树立雕像受后人崇仰?这是什么道理!”

    尚阁这番话说的慷慨激昂,俨然一个忠君为国的热血之士,不管尚阁的目的怎样,眼下书邱贤是听的很舒服的,理由什么的都不重要,他要的就是尚阁这份颠倒夫子堂的信念。

    大太监书邱贤正色道:“如尚公子所见,夫子堂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现在在民间呼声很高,朝廷贸然出手,怕是要起大乱子,可有什么破局的方法?”

    尚阁说道:“颠覆夫子堂不难,他们的威慑力来自民间,这个世界上最愚昧的一批人给了他们权利,那就从根部开始,让世人不再憧憬夫子堂,那么到时候夫子堂自然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说到毁了这个世人眼中的学堂圣地,尚阁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只有这样他才能逃过眼前的劫难,顺便还能帮小慧姐一把,何乐而不为呢。

    书邱贤听到尚阁的话,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脑中思索了一下,笑道:“看来尚公子心中已经有了打算,那好,老身给你五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有任何需要就跟咱家提,我希望公子能在期限到了的时候交给我一份让圣上满意的结果,不然的话,呵呵......”

    五天??

    尚阁一听就懵了,这时间也太紧了吧,别看他刚才说起夫子堂好像如数家珍的样子,其实他压根就没了解过夫子堂,所说的话都是他自己推拿出来的。

    书邱贤才不管他那个,说完这句话,直接就出去了。现在期限已经给了,权利也放到了尚阁手里,这段时间尚阁干什么都会有他在后面擦屁股,但时间到了尚阁不能给出让人满意的答卷的话,那尚阁的小命就算是完了。

    出了地牢,书邱贤拍了拍钱敏的肩头,别有意味的笑道:“你能有尚公子这种能人相助,真是你们一线天的福分呐。”

    钱敏和洛玲花还是一脸懵逼,钱慧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想,直接就又进了地牢里,找到尚阁,钱慧开门见山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尚阁,朝廷是不是要对夫子堂下手?”

    尚阁闻言看来,对钱慧点头道:“是的,刚才老太监给了我五天的期限,让我想办法颠覆夫子堂。”

    钱慧惊呼道:“五天?这怎么可能!夫子堂屹立多年,哪是那么容易就扳倒的。”

    尚阁痛苦的摇摇头道:“我这不正头疼呢嘛,如果时间到了没个结果出来,我这次怕是要死透了。”

    钱慧心里焦急不已,她主动握住尚阁的手道:“尚阁,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尚阁不予置否的笑了笑,说道:“小慧姐,你叫人把飞羽的气穴打开,再帮我查一查夫子堂,所有的资料我都要,能多详细就多详细,我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钱慧点点头,带着两人走出了地牢,外面已经没了人影,书邱贤拐弯抹角的把圣上的意思传下,尚阁主导此事调查,钱敏和洛玲花不好意思面对尚阁,就和书邱贤一起先行离去了。

    钱慧的书房里,尚阁和飞羽坐在椅子上悠哉的吃着点心,不一会儿就有人送来了厚厚的一摞卷宗,这些全是关于夫子堂的信息,钱慧是真的把能找到的关于夫子堂的事迹都给翻了出来,从夫子堂创办到现如今,中间发生的大事无一例外被记录在案,还有一些风花雪月的小事也都翻了出来,真可谓是详细至极。

    尚阁接过卷宗,说道:“小慧姐,你也有自己的事做,就不用管我了。”

    钱慧点点头道:“那好吧,宗门确实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处理,你就在这看吧,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

    “嗯”尚阁一边翻看着卷宗,随口问道:“怎么不见雅茹啊,小慧姐你现在这么忙,她也不知道帮帮你吗。”

    钱慧也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头也不抬道:“她能帮我什么,不闯祸就算是帮忙了,从早上起来就没见她的人,早饭也没吃,现在指不定在哪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