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七十一章:朝廷
    其实钱慧和钱雅茹两姐妹一直都想去地牢看望尚阁,但被父母强拉着商量夫子堂的事,就这么给耽搁了,据探子来信,孙言在回去后就直接去见了老夫子,不知谈的内容如何,但夫子堂已经派人往京都去了,不出意外的话隔天早上就能面见圣上,龙威南测,到时候等待一线天的不知道是怎么的结局。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尚阁和飞羽已经睡着了,地牢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一道黑影潜了进来,飞羽瞬间睁开了双眼往那处看去,伸手摇醒了尚阁,尚阁睡得正香,不爽道:“干嘛呀,这大半夜的,难道要越狱啊。”

    “尚阁。”一声轻唤,来人向尚阁走来,月光照来,看清了那人的样貌,是钱雅茹。

    尚阁闻声看去,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问道:“可把你盼来了。”

    钱雅茹有些意外道:“你知道我要来?”

    尚阁不爽道:“废话,我就这么名不正言不顺的被你们关了起来,可不得来个人给我解释解释吗。”

    钱雅茹满心愧疚道:“对不起,娘亲是因为我才把你关起来的,此事本来与你无关,你是为了我才落到这幅田地,尚阁,我对不起你。”洛玲花在两姐妹的追问下,和她们说过了关押尚阁的用意,虽然两姐妹拼命反对,但还是架不住洛玲花的一意孤行。

    尚阁不在乎的摆摆手道:“谁说我是为了你,你别在那自作多情啊,我就是看那孙言不顺眼,这事儿和你没关系。”

    钱雅茹运功扯断了牢房的铁链,走了进来,坐在尚阁身边道:“尚阁,你知道吗,你说话的样子真的很讨厌,但是回想之下,却发现你才是帮我最多的那个人,如果你肯改了这个毛病,说不定我们会成为好朋友。”

    呃恩~尚阁还没见过这个暴力妞这么温柔过,顿时被这反差给刺激的打了个冷战,尚阁故作夸张的惊呼道:“这算什么,新的刑罚吗?准备把我肉麻死?”

    钱雅茹一反常态的没有生气,她继续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小的时候我和姐姐被娘亲带着去一个亲戚家里玩,那家人也是个富甲一方的大财主,那位伯伯有一个小儿子,被教的知书达理的,姐姐相对于和我们俩一起玩,更愿意听大人们说话,我就和那个小子一起到处跑着玩,当跑到那位伯伯的书房里的时候.....”说着,钱雅茹也陷入了回忆里...

    “周启黄,你在干什么呢?”小小的钱雅茹看着一阵翻箱倒柜的那个小屁孩儿问道。

    “你别管,我说了请你吃东西,就一定会请你吃的,等下咱们就有钱去吃好吃的了。”一个小胖子背对着钱雅茹,继续翻着他老爹的书柜。

    之前周启黄和钱雅茹吹牛说要请她吃城里最有名的冰糖山楂,钱雅茹听他吃的神乎其神的,也就答应了,结果那小子和他老子要钱的时候,却只给了他一两银子的零花钱,虽然一两银子已经不少了,但那冰糖山楂可是专供皇室的小吃,一般人还买不到呢,价格更是贵的离谱,这一两银子还不够他自己吃的呢,所以就把注意打到了他老爹的书房里。

    那个圆鼓鼓的小胖子忽然停住了动作,举起一个木盒子开心道:“找到了!”

    木盒打开,里面是一块块小金条,这胖子也是无意间看到老爹放在这的,他从中拿出一根,又把一切尽量的恢复了原样,钱雅茹就只是在一边看着,她还劝过叫周启黄的小屁孩儿,说这是在偷东西,是不对的,但小胖子一心想着在小伙伴面前赚足面子,哪里顾得上这个,拉着钱雅茹就跑到了街上。

    周启黄拉着钱雅茹在镇子上大吃特吃,看到什么好玩就买什么,钱雅茹心里觉得那是偷来的钱,说什么也不愿意和他同流合污,忍着口水就是不吃他递来的美食,小胖子也是好不容易放纵一把,不再管钱雅茹,自己吃的满嘴流油,心想反正自己说话算数,请她吃了,她不吃不能怪我啊。

    小小年纪的周启黄手脚能有多干净啊,周家那位伯伯一进书房就看出了端倪,等两人回来的时候,等待他俩的就是三堂会审,周启黄从小就乖巧懂事,给大家的印象非常好,这次也是大话先说了出去,被撑到这了,才犯了糊涂,而钱雅茹呢,从小就是调皮捣蛋,经常闯祸,所以大人们都认定是钱雅茹偷了那根金条。

    这可把小小的钱雅茹给委屈坏了,虽然她以前经常犯错,但这次真的不是她,甚至连周启黄这个罪魁祸首买的东西她都没吃一口,怎么就没人相信她呢。

    钱慧虽然心理早熟,但那时候她才多大啊,听到大人们都认定是妹妹偷的,她也就跟着信了,还主动帮妹妹承担着这件事的惩罚。

    来亲戚家串门,小孩子偷人家的钱,这也太丢人了,洛玲花一气之下就打了钱雅茹,周启黄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顿时被吓到了,更加不敢承认是他偷的金条。

    洛玲花心里认为这丑事已经出了,怎么也要给个态度的,不顾众人的阻拦,把钱雅茹架在腿上一下一下的抽着她的小屁股,想着钱雅茹大哭一场,也算有个交代了,谁知钱雅茹心里含着气,怎么打就是咬紧牙关不吭声,洛玲花也是越打越气,越大越用力,那一天,钱雅茹算是被打惨了。

    小小的孩子,平白无故受了这份委屈,这一直是钱雅茹心里的阴影,直到现在长大了还久久不能忘怀。

    时间再回到牢房里,钱雅茹说完看着尚阁问道:“尚阁,你明白我和你说这些的意思吗?”

    尚阁点了点头道:“明白,就是因为这事你才这么受不得委屈是吧。”

    钱雅茹低着头,抱着双膝低声道:“嗯,这次的事情让我想起了那时候无助的感觉,但这次不一样的是有人能站出来帮我,所以,尚阁,我真的很感激你。”

    尚阁豪爽的笑了笑道:“小事一桩,毕竟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嘛。”

    或许是受到了尚阁的影响,钱雅茹心情也没那么沉重了,她浅笑道:“是啊,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帮了我,我怎么能对你坐视不理呢,爹和娘亲还有姐姐一直以来为给我遮风挡雨,把我养成了这种无法无天的性子,我甚至能感觉的出来连你也经常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我想说,其实雅茹已经长大了啊。”

    尚阁感觉钱雅茹今天有点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开问,钱雅茹就自顾自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牢房里,尚阁纳闷的向飞羽问道:“飞羽,你有没有觉得钱雅茹今天有什么不对啊?”

    飞羽闭着眼翻了个身,背对着尚阁,理都不理他,尚阁无奈的撇撇嘴,现在牢房门被钱雅茹给打开了,但尚阁一点也没有越狱的念头,飞羽浑身气道还被一线天戒律堂的独门功法封着呢,不解开气穴,哪里能走。

    钱雅茹从了地牢,一路下山往清水镇去了,她准备明天就主动去夫子堂赔罪道歉,虽然这个决定很沉痛,但钱雅茹一想到白日里家人们焦急的模样,就一阵难受,这件事是她闯的祸,那就由她自己来背,绝对不能因为我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女儿而祸及到宗门。

    钱雅茹的连夜离开没有人知道,虽然隐约的和尚阁提过,但尚阁还没意会到她这个骄傲的姑娘会以这么极端的方式为自己赎罪。

    时间来到了第二天,京都早朝结束,皇帝一道圣旨自京都直奔一线天而来,随行的还有皇帝身边的红人,大宦官书邱贤。

    一线天早早就接到了消息,钱敏领头,满门郑重的等着接旨降临,钱慧得闲立刻去地牢看望尚阁,顺便还带来了这个消息。

    尚阁听的一愣,道:“书邱贤?就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话比宰相还好用的书邱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