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七十章:出手教训
    人群再次震惊,一线天两朵金花之一的钱雅茹居然苟合有妇之夫?这TM好大的瓜啊!

    钱雅茹瞬间握紧了姐姐的手掌,用力之大让钱慧都有些受不住,她心疼的搂住了妹妹,钱敏和洛玲花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女儿,这事情对他们的冲击简直太大了!

    议论声充斥了整个宗门,他们都在说着这件事的是非对错,如果没爆出这件事之前,钱雅茹纵然有错,那也是仗义出手,有些逾越之过,但不失为性情中人,但现在不一样了,钱雅茹本身就道德败坏做下了有违伦理的事,那她就不是女侠了,而是携恨报仇的怨女,这怎么能一概而论。

    天平回归了中线,人群一半站在一线天这边,认为是夫子堂识人不明,才出了这等乱子,还有一半站在孙言这边,认为钱雅茹为报私怨,闯进夫子堂打伤人有些过分,同时谴责钱雅茹道德败坏。

    他们的视线都围绕着事情的主角,一线天二小姐钱雅茹,谁也没注意到一个身影悄悄的潜到了孙言身边,是尚阁,他溜过来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打孙言这个混账!

    本来想要敢在孙言说出事情之前出手,到时候制造出混乱场面,那么这件事也就暂时压下了,但就尚阁那小身板,哪里挤的过一线天那些身强力壮的弟子,他好不容易废了吃奶的力气挤出来后,孙言都说完了。

    尚阁感觉要气炸了,他走到孙言身边,看着这个混球,思索着从哪里开始下手。

    孙言也注意到了尚阁,他出门在外的时候身边时常会遇到这种盯着自己看的青年人,孙言还以为尚阁是憧憬夫子堂的普通人,正准备假惺惺的慰问两句,结果这人一拳就打在了自己的下巴上。

    孙言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一时间竟被尚阁偷袭的手,尚阁含恨出手,力度也大的出奇,孙言顿时被打的倒向了人群。

    这一变故再次惊呆了众人,孙言同行而来的几位同僚赶忙出手,不过却被飞羽拦了下来,这几个弱鸡还不够飞羽塞牙缝的,他围绕尚阁和孙言四周出手,给他们留下了充分的空间发挥。

    尚阁打了一拳还不解气,就要上去再下狠手,不过孙言也不是吃素的,他虽然不注重武学,但这个世界上,谁还没膀子力气呢。

    人群中被飞羽硬生生给打出了一个圈,敢越进来的人无一例外被飞羽一招挑飞,慢慢的也就没人再傻傻的送人头了,他们只是来吃瓜的,没必要为了夫子堂打生打死。

    圈里,孙言虽然比尚阁能打,但是架不住这小子耍阴招啊,一会儿猴子偷桃,一会儿双龙出海的,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招数,孙言在众目睽睽之下顾及颜面,两人一时间还打的有还有回的。

    钱敏那边,他奇怪的对大女儿问道:“慧儿,尚阁什么时候来了?”从昨天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尚阁的到来呢。

    钱慧看到尚阁这样胡闹,她担忧道:“那都是小事,父亲,现在怎么办啊。”

    钱敏刚想阻止他们,却被钱雅茹被拦住了,她巴不得自己出手呢,现在尚阁帮她出气,她当然想让些夫子堂的混蛋多吃点苦头。

    明白了小女儿的意思,钱敏默默放下了手,他心中也有一团火气没出撒呢,钱敏什么都能忍,但就是忍不了女儿受欺负!更何况孙言还是这么当众羞辱!

    人群里,久久拿不下孙言,尚阁气道:“飞羽!你给我定住他!”

    飞羽闻言,手捏剑诀,往孙言一指,一道气机顿时了过去,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孙言顿时不动了,尚阁飞起一脚把他踹倒,一屁股骑上去,手下左右开弓,孙言立马就变成了肿头肿脸的猪头样。

    看差不多了,钱敏几人这才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他假装生气道:“尚阁,别胡闹!快快放开孙先生!”

    尚阁也知道见好就收,闻言立刻跑到了钱慧的身边,飞羽也跟了过来,尚阁冲钱雅茹呲了呲牙,像是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一样,钱雅茹被他逗笑了,笑了一声之后立马就强行拉下了脸,娇‘哼’一声,不去理他。

    此时的尚阁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眼睛还有一边变成了熊猫眼,这都是孙言还手打的,别看尚阁这么惨,孙言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钱敏解开了孙言的束缚,他狼狈的爬起来,心里快要气炸了,钱敏明明有能力阻止,但就是看着不帮忙,明显是在泄愤,他怒道:“钱掌门,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我代表夫子堂记下了!”

    钱敏冤枉道:“孙先生莫要误会,这可不是我安排的,如果我有意这么做,你们几个还能站在这里吗?”钱敏决心翻脸,没了顾虑后说话也是硬气的很。

    “好好好!”孙言气道:“既然如此,再多说无益,钱掌门,我只有一个要求,把这小子交给我处理!孙某的事就到此为止,另一桩事咱们日后再说。”说着,指了指尚阁,孙言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他决心要报复尚阁。

    尚阁闻言立马缩到了钱慧身后,准备找个机会偷溜。

    洛玲花看了看尚阁,在丈夫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钱敏蓦然看了妻子一眼,犹豫了一下,钱敏说道:“尚阁怎么说也是我一线天门人,犯了错我自会处罚,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孙先生还是不要逾越了门规。”

    孙言气的咬牙切齿道:“钱掌门真准备一条道走到黑吗,你这般包庇,他日这两桩事算在一起,你可想过会有什么后果!”

    钱敏回绝道:“孙先生误会了,我肯定不会包庇尚阁,犯了错就是犯了错,处罚是一定的,这样好了,我也不避讳了,来人。”

    钱敏一声令下,立马出来了几个戒律堂的弟子,钱敏一指尚阁,说道:“尚阁触犯门规,立即拿下,关入地牢听候发落。”

    “父亲!”钱慧和钱雅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她们实在不理解尚阁哪里做错了。

    钱敏不理会女儿的恳请,大手一甩,呵道:“还不动手!”

    那几个弟子立马就去擒下钱慧身后的尚阁,尚阁也不反抗,拦住要动手的二愣子飞羽,两人顺利的被拿下了,他以为钱敏是在作秀,打了夫子堂的人,作作秀也是应该的嘛。

    孙言等人虽然气极,但是也别无他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孙言怒道:“告辞!”然后一甩手,带着夫子堂的人就下了山。

    到了此时,这再也不是一件小事,夫子堂和一线天也正式站在了对立面。

    钱敏是作秀吗?当然不是!这还是洛玲花给出的主意,她让钱敏拿下尚阁,一是为了有个明面上的交代,一线天的人怎么能让别人带走问罪,这不是寒了弟子们的心嘛。

    二来,洛玲花再为夫子堂的发难做着准备,到时候把尚阁推出去也算能挡挡灾嘛,非是洛玲花狼心狗肺,相比自己的女儿,尚阁的分量简直轻的没法比。

    一线天的地牢里一片阴暗潮湿,那些弟子受到嘱咐,特意给尚阁两人安排了个干爽的房间,到了这时候尚阁才知道老钱是来真的!气的尚阁破口大骂,过河拆桥也太过分了吧!飞羽受到尚阁的授意没有反抗,穴道被封,一点力都试不出来,现在尚阁想反悔也没办法了。

    到了饭点,有人给尚阁两人送来了饭菜,也许是洛玲花心里愧疚,所以伙食准备的非常丰盛,尚阁一边痛骂一线天不人道,一边大快朵颐的吃着,吃完饭,尚阁等啊等,等啊等,但就是不见来人看他,也没人来跟他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这一天就算这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