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六十九章:杀手锏
    眼见终于进入正题,孙言‘哼’了一声,说道:“那孙某就直说了,钱掌门,您的二女儿钱雅茹无故擅闯夫子堂,出手伤我我门内执教,这事儿,您看怎么处理?”

    钱敏说道:“小女生性顽皮,小孩子家做事又没个轻重,这事儿我愿意代女儿向夫子堂赔偿,孙师只管说一个数目出来,钱某保证,绝对不还口。”

    钱敏打算破财免灾,但夫子堂苦心积虑的可不是为了那点赔偿,孙言说道:“钱掌门莫要避重就轻,夫子堂也不会在乎那些俗物,当日事出之时正值学堂人声鼎沸,半数以上的学子都目睹了那一幕,二小姐这一举措可谓是让夫子堂颜面尽失。”

    钱敏眉头深皱,钱慧接过话茬,说道:“不知孙师想要怎么处理此事?”

    孙言看钱慧接话他也不介意,对这位秀外慧中的大小姐孙言有所耳闻,知道她在一线天的重要性,孙言对她说道:“时至今日,夫子堂的意思是让二小姐亲自上学堂道歉,以恕当日之过。”

    话音刚落,钱慧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立马拒绝道:“不可能!”钱敏和洛玲花也是面色凝重,他们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细情,但深知让心高气傲的小女儿去主动认错是不可能的,这比杀了她还难。

    人群里,尚阁骂道:“TMD,飞羽,你的刀呢,借我用下,我要去活劈了这群渣滓!”

    飞羽默默的把背剑接下递了过去,说道:“我从不使刀,用这个吧。”

    尚阁看着一脸认真的飞羽,顿时无语了,这木头难道听不出我是过嘴瘾的吗,这么耿直,小心单身一辈子!

    钱慧果断的拒绝,孙言把目光看向了钱敏和洛玲花,发现这两人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他不由沉下了脸,孙言说道:“既然钱掌门不愿就此事做出补偿,那孙某无话可说,待我回去之后自会昭告天下,同时去京都面见圣上,让天下人给评评理,到底是谁对谁错。”

    这话是真的吓到了钱敏,现如今朝廷半数文官都出自夫子堂,真让孙言告了上去,肯定会顺利见到圣上,先不说现在一线天理亏,到时候就算是一线天占理也讨不到便宜啊。

    而且钱敏还察觉到最近朝廷对江湖上的门派越来越上心,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一线天经历三次改朝换代,深知当朝圣上对他们这些江湖门派是个什么态度,这时候万万不能去触霉头的,万一因为这件小事成了导火索,那一线天就真的要蜕一层皮了。

    钱敏沉声道:“孙师,此事可还有商量。”

    孙言见钱敏有服软的意思,心中得意,宛如胜利者一般笑道:“钱掌门,我也不愿意闹到那个地步,但是二小姐已经做出了有损夫子堂门沿的事,唯有二小姐亲自去赔礼道歉,方能挽回颜面。”

    看孙言是铁了心要让小女儿去赔罪,钱敏和洛玲花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焦急,这时候,钱慧站了出来,她说道:“孙师,此事也并非众人看到的那么简单。”

    孙言看来,钱慧叫人把翠枝叫了出来,钱慧挽住翠枝的手说道:“据我所知,小妹打伤的那人叫左流风,这位姑娘就是他的妻子,翠枝,你现在可以把你的冤屈说出来了。”

    翠枝站在众人前,双目无神,她点点头,把左流风如何欺骗她,利用她出卖身子赚钱的事情说了一遍。

    人群立马大惊,这事儿竟然还有这样的波折!照翠枝的说法,别说是打那人渣一顿了,杀了他也不为过啊!一时间广场上议论纷纷,风向也开始往一线天那边转变。

    钱慧乘胜追击的说道:“孙师,我相信夫子堂是一时看错了人,才混进去这种害群之马,小妹雅茹也是听说了这件事后才愤而出手伤了左流风,我这么说没有为小妹争辩的意思,夫子堂出了差错你们自会处理,小妹逾越出手,错了就是错了,我们还是会给出补偿,但请孙师谅解小妹雅茹的真性情,免了那赔礼道歉的条件。”钱慧挑能说的说,极力为钱雅茹辩争。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我们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但究其原因也是因为你夫子堂进了败类,这么一对比,钱雅茹哪里有什么错,简直就是为民除害的女侠呀。

    人群纷纷出声为钱雅茹打抱不平,包括之前跟随夫子堂来的那批人也加入了声讨,众人看孙言几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是非不分的糊涂蛋。

    看到这样的场景,钱敏和洛玲花齐齐松了口气,心中很是欣慰有个这么聪慧的大女儿,人群里的尚阁也是心中暗暗喝彩,小慧姐果然厉害!

    眼下大势已去,孙言环顾四周,怎么也就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此番而来是为给夫子堂正名增加威望,事前压根就不知道一线天还藏着翠枝这个杀手锏,导致现在正名不成,反而又给夫子堂蒙上了一层黑纱。

    夫子堂几人被人群包裹,如坐针毡,孙言苦苦思索着如何破局,他抬手高喊道:“慢着!我有话说!”

    听到孙言这么说,人群也安静了下来,想看看他会说出什么来,钱慧客气的请道:“孙师请讲。”她还以为孙言接下来会说赔偿的条件,在钱慧想来,孙言也不会提太过分的要求,现在只要不是让钱雅茹去道歉,那钱慧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但孙言不这么想,他从夫子堂出发开始就打定了注意要让钱雅茹去夫子堂赔罪,也唯有这样才能救他那徒儿。

    孙言之前仔仔细细的问过左流风事情的经过,可谓是备足了功课,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能扭转局面,虽然有些卑劣,但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孙言说道:“据我所知,此事还另有隐情,贵门派二小姐其实与我那孽徒是.....”

    钱慧意识到了什么,她立马慌乱的打断道:“不能说!”

    众人都奇怪钱慧的反应,在场众人中,只有尚阁知道细情,他看着孙言,眉头越皱越深,身子默默的挤过人群,往孙言那边靠去。

    孙言看到这幅场景,顿时眼前一亮,心里掂量着这番话的重量。

    钱敏和洛玲花看着奇怪的大女儿,前者问道:“慧儿,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到了此时,钱大掌门还以为胜券在握呢。

    钱慧没法解释,她樱唇几次张合,激动的断断续续道:“爹,娘亲,这事....其实.....”

    “姐姐。”

    一声呼唤传进了钱慧的耳中,她寻声看去,惊讶道:“雅茹!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不让你出来吗,快回去!”

    钱雅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她没听姐姐的话,走到人前,握住了钱慧的手,眼中无喜无悲,说道:“姐姐,随他吧,没事的。”说完捏捏了姐姐修长的玉手,以示心意。

    钱雅茹想通了,自己犯下的错,那就应该自己承担,虽然这个后果有些惨痛,可能惨痛到让她铭记一生,但她也不愿意牵连到家人。

    看到妹妹的惨样,钱慧顿时眼中泛起的泪光,钱雅茹那冰凉的小手,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现在的小妹心里有多痛。

    洛玲花疑惑道:“你们两姐妹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钱慧正准备不顾一切为妹妹遮掩,但却被钱雅茹抢先了,她无神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钱雅茹转而向夫子堂诸人说道:“孙言,你有什么想说的,说吧。”

    本来孙言还在想着要不要把这句话说出来,反正威胁已经达到了,那么做个顺水人情也无所谓,但听到钱雅茹这么不客气的直呼其名,他顿时来了脾气,孙言说道:“哼,二小姐倒是坦率,那么孙某也不再扭捏,据我所知,虽然我那徒儿已经婚配,但你与他却是恋人关系,先不说道德层面的事情,你出手伤人的目的,恐怕也夹杂着私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