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六十三章:吃瓜群众钱雅茹
    心里吐槽归吐槽,事情还是要解决的,尚阁说道:“你不愿意去聚雅书轩,是因为你丈夫在那里吗?”

    翠枝闻言立马震惊的抬起了头,钱雅茹听的感觉三观都要破碎了,这女子成了亲还出来作践自己,这是一对什么样的人啊!

    尚阁继续说道:“翠枝,我听牙娘说你总是白天接客,晚上给多少钱都不接,是因为白天你丈夫不在家,怕他晚上回来后发现吗?”

    翠枝颤颤巍巍道:“客人,我们无冤无仇,还请放过翠枝,这事情一定不能让我相公知道的。”说着不停的给尚阁磕头。

    但是因为家境贫寒,丈夫总是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来,一起参加的雅会也因为拿不出钱而缺席,虽然他的同僚没有因此而轻视他,但作为一个男人,他也是有自尊心的,回来后跟翠枝抱怨几句,每次翠枝都是静静的听着。

    一次偶然的机会,牙娘找上了她,为了丈夫,她毅然决然的开始作践自己,只为了心上人能在人前抬头,不过这事情一定不能让丈夫知道的,如果他知道了,以那人的脾气,肯定会休了自己,所以翠枝才会这么害怕。

    看这个傻女人还不开窍,尚阁气道:“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你丈夫总是在你接客后才回来,这么长时间一次都没有撞见过吗?”

    翠枝被问呆了,经尚阁的引导,她徒然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猛的摇了摇头,不敢相信道:“不可能!你是骗我的!”

    尚阁恨铁不成钢,他可以接受一个男人去寻花问柳,但是绝对不能接受这种欺骗女人的人渣,尚阁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扶起来,开口道:“你先坐下来缓一缓,是非与否不是你我一张嘴能定论的,雅茹,你去把刚才那个牙娘叫来,其中门路这人是最清楚了,让她来说。”

    钱雅茹一副吃瓜的心态,看的目瞪口呆,她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听到尚阁嘱咐,赶忙去把牙娘找了过来。

    那老大婶一进来就看到翠枝坐在一边,脸上梨花带雨的,她埋怨道:“两位公子,玩归玩,可别伤了我这姑娘啊。”

    “玩个P。”尚阁粗暴的打断道:“牙娘,我问你几句话,说的好了,这个就是你了。”尚阁说着,掏出一小块金元宝扔了过去,非常大方。

    牙娘赶忙接住,放在牙边一咬,脸上再次菊花绽放,捏笑道:“这是做什么呀,公子你只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着迅速把金元宝揣进了怀里。

    尚阁问道:“你当初是怎么知道翠枝的?”

    “这个啊..”牙娘回想了一下,她说道:“是一位姓左的主动找来的,当初他说家里有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想要让我帮他介绍一些生意。”

    似牙娘这种人哪有什么道德,一切都是跟钱走,在尚阁重金打赏之下,立刻就给倒了倒底。

    听到牙娘的话,翠枝浑身一震,瞳孔慢慢张大,难以置信的看着牙娘,她的手指狠狠的掐在一起,紧紧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生声来,眼中的泪水如泉眼般涌出。

    尚阁挥挥手道:“行了,牙娘先你下去吧。”

    牙娘兴高采烈的点了点头,出去了,房间里,钱雅茹偷偷拽了拽尚阁的衣角,她默然道:“尚阁,真的是她的丈夫偷偷联系的牙娘?”这事情在她看来简直太过匪夷所思,不敢相信这世间还有这种猪狗不如的人!

    尚阁看了钱雅茹一眼,心道:“你这小妞还有心情吃瓜,一会儿让你也哭出来。”

    不再故弄玄虚,事情已经到了尾声,尚阁说道:“雅茹,这个人和你也有关,他就是你的老相好,左流风啊。”

    闻言,翠枝和钱雅茹皆是心神巨震,两人异口同声道:“什么!”钱雅茹和这个可怜的女人对视一眼,她急忙道:“尚阁,你在说什么!”

    尚阁抖了抖衣袖,站起身道:“翠枝,给你介绍一下,我身旁的这位公子其实是个女子,她身世显赫,这里我就不再跟你多言,左流风这个人渣不但背地里把你卖了,还偷偷结识了她,当然,这件事你们两个都是互不知情的。”这件事还是吕瓶儿给他的情报,当时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较是以尚阁的三观也受了一定量的冲击。

    翠枝木然的看了看钱雅茹,细看之下也看出了端倪,果然如尚阁所说,这位客人是个女子,而且样貌必然胜自己百倍!她瞬间心如死灰,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万万没想到,她为止付出一切的相公,竟然拿着她辛苦赚来的钱去攀龙附凤,这是比之前那个真相更大的打击。

    钱雅茹这边也不好受,这件事对她来说太重要了,钱雅茹秀拳紧握,恨的咬牙切齿道:“不可能!姑娘,你的丈夫真是叫左流风吗?!”

    翠枝一脸痛苦的点了点头,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尚阁补充道:“你之前不是好奇他哪来的钱去彩云楼吗,现在知道了吧。”

    钱雅茹顿时只感觉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噌’的一声就冲了出去,或许是同名同姓也说不定呢,钱雅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要去质问左流风,看看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哎!”尚阁叹了口气,对伤心欲绝的翠枝劝道:“姑娘,人生在世,难免遇到一些挫折,但愿你以后擦亮双眼,别再做这种糊涂事。”说完,尚阁也走了,眼下事了,他的心情也被感染的很糟糕,准备回钱庄去找飞羽喝点酒,解解愁。

    尚阁身后,翠枝依然伤心欲绝,慢慢的,她的表情变了,变的怨恨毒辣,纤纤玉手在地面上狠狠的抓出了五道血痕,眼中满是报复的yu望。

    钱雅茹直接闯进了夫子堂,以她的修为,夫子堂那群重文轻武的书生根本就拦不住她,情急之下一头秀发也散了开来,找到左流风的时候他还在给学生上课,依然是印象里的那副君子模样,可现在的钱雅茹怎么看怎么感觉恶心。

    左流风突然看到钱雅茹找来,一阵的开心,钱雅茹身后还跟着一帮不依不饶的弟子,左流风赶紧过来帮着驱散了人群,他看着钱雅茹的男装打扮,笑道:“雅茹,你怎么来了?这一身打扮是怎么回事?”

    一头黑发四散,身着男装的钱雅茹依然光彩照人,只要不傻,就能看出这是个倾城美人,钱雅茹眼下还要确认一些事,克制着心中的怒火,说道:“左流风,你跟我来一下。”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左流风一愣,感觉钱雅茹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啊,学堂里那些学生看到一个大美女来找老师,顿时起哄道:“老师,这是您的爱人吗?好漂亮啊!”左流风的教学风格没有老先生那般严肃,所以这些学生才敢这么起哄。

    左流风心中得意,假装生气的呵斥道:“这不是你们操心的事情,现在老师要出去一会儿,你们先自读,一会儿回来我要检验的啊。”

    那群学生还在叽叽喳喳的起哄,左流风不再管他们,心里的自得都要溢出来了,确实,钱雅茹这样的女子,跟谁配在一起都能让人感觉很有面子。

    夫子堂的一处角落里,钱雅茹看着笑吟吟的左流风,质问道:“你有一个妻子对吗?”

    呃..左流风立马笑不出来了,钱雅茹第一句话就给了个暴击,他顿时慌张至极,这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

    左流风在脑中飞快思索着如何挽救,钱雅茹看他的反应已经大概知道了答案,她不死心的咬牙逼问道:“有还是没有!”

    左流风想到了一个点子,他沉痛道:“有!”

    钱雅茹闻言一个不稳,险些瘫倒在地,左流风刚准备避重就轻给自己编排一个悲惨的往事,企图挽回局面,谁知钱雅茹压根就不给他机会,她继续问道:“你还把自己的妻子介绍给了牙娘,是与不是?!”

    左流风整个人都懵了!这事情应该没人知道的,钱雅茹是如何得知!

    左流风心知自己要完,但听到老师训斥,还是赶紧跟了去,学堂里众人哪里还顾得上上课,也都跟了去,想要看看事情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