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五十三章:被抢了
    吕瓶儿听到尚阁为女人说话,感觉很是欣慰。

    尚阁接着道:“之所以压着不让女人出头,我觉得大多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偏偏还那么多人认为古往今来都是这样,这些人里也包括女人,她们已经被世俗的教化洗脑了,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想过原因,同样是双手双脚,为什么男人就比女人强势,这大概就是先贤与平常人的区别吧。”

    “对对。”吕瓶儿忍不住赞同道。

    尚阁对这个问题,不偏向任何一边,他站中立,其实尚阁前世就非常反感那些把男人和女人强行区分开的人,这些人故意把两边引向对立面,激起矛盾然后饱览自己的私欲,这种人是最恶心的。

    大环境就是这样,尚阁也无能为力,只能抱怨几句而已,他郁闷道:“哎,村头的狗叫了,村子里其他狗也会跟着叫起来,但它们不知道为什么叫。”

    吕瓶儿对此深感同意,她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激动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看向尚阁的眼中带着点点星光,果然,尚阁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尚阁举起酒杯说道:“说这么多,嘴都干了,来,干杯。”

    吕瓶儿赶紧举起酒杯和尚阁碰了一下,又是一杯酒下肚,吕瓶儿看着尚阁开心的笑着,她只感觉能遇到尚阁,是此来清水镇最大的收获了。

    两人继续聊了不少,吕瓶儿对尚阁的好感也越来越多,她能感觉出来尚阁没有在说谎话,很多事情他说的头头是道,很是详细,具他的分析,那些惊世骇俗的念头仿佛都是可行的,这些想法必然是一直存在尚阁的心里,不然他哪能说的这么详细,吕瓶儿仿佛已经见到了那个男女平等的世界。

    太阳慢慢的划过天际,渐入西山,天色也暗了下来,彩云楼的房间里,吕瓶儿和尚阁两人有些喝大了,吕瓶儿醉醺醺的说道:“尚阁,那照你所说,男女岂不是没有了分别。”

    尚阁也喝多了,他迷迷糊糊的打了个酒嗝,开口道:“怎么会没有分别,男人有的女人就没有,女人有的男人也没有嘛。”说完,放肆的盯着吕瓶儿胸前的一坨看着,眼中满是调戏的味道。

    吕瓶儿也是喝多了,虽然尚阁赤裸裸的目光让她心里很是害羞,不过她天生不是服输的性子,一咬牙,挺起了胸膛,让尚阁看个够,嘴里挑衅道:“怎么样,想摸摸看吗。”

    尚阁楞楞的点点头道:“想!”说着,真的上手了。

    当尚阁准确无误的抓住那两个大白馒头的时候,两人同时愣住了,吕瓶儿没想到尚阁竟然这么大胆,尚阁以为吕瓶儿和他闹着玩呢,没想到她竟然躲都不躲!

    一愣之后,吕瓶儿顿时怒火中烧,酒也醒了,她抬起玉手,一巴掌打在了尚阁的脸上,这一下她用了些力道,尚阁那弱鸡的体格子,瞬间就被抽飞了出去。

    ‘Duang’的一声撞在门板上,尚阁的脑袋顿时起了个大包,他倒在地上,‘嘶’的倒抽一口凉气,生气道:“你让我摸的,怎么还下这么重的手!”

    吕瓶儿现在面颊通红,一半是气的,一半的羞的,她这冰清玉洁的身子连手都没被男人碰过,今天竟然..竟然....

    吕瓶儿眼中含着泪花,怒道:“我什么时候同意你摸了!你这个登徒子,气死我了!”

    尚阁被这一巴掌打的酒也醒了不少,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吕瓶儿只是问他想不想摸,确实没说过让他摸这种话,不过现在摸也摸了,手感还那么好,算了,不和他计较这一巴掌的事了。

    尚阁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大度道:“行了,你打也打了,这事就这么算了。”

    吕瓶儿气急,咬着一口小银牙,怒道:“就这么算了?你想的美!”

    这时候云娘寻声赶来了,她对自己这花魁总是非常的关心,门被尚阁撞开了,云娘倒是省事,她直接走进来问道:“瓶儿,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你放心,我绝对给你做主!”说着,恶狠狠的看着脸上一个巴掌印,头上顶着个包的尚阁。

    这种事吕瓶儿哪好意思说出口,她羞愤的瞪了一眼尚阁,压着火气道:“没事,云娘你先下去吧。”

    云娘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吕瓶儿,看她好似没有吃亏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说道:“那好吧,有事你就大声喊,你放心,在彩云楼里,我云娘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说完就转身要走,临走前还给了尚阁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

    尚阁看吕瓶儿那满含恨意的眼神,他待不住了,深怕再遭毒手,尚阁立马叫住云娘说道:“云娘慢着,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跟你一起走。”

    “你敢走!!”吕瓶儿娇喝一声,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尚阁听到吕瓶儿的警告,腿一软,差点瘫在地上,他现在有些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啊,别人做梦都想见一面的花魁,竟然要把他强行留下,不让他走;尚阁大概能猜到留下来会有什么后果,他现在只想躲的远远的,等她气消了再出来。

    现在能救尚阁只有云娘了,尚阁充满期许的看向云娘,希望她能伸出仗义之手,把他赶出彩云楼,毕竟他这么招云娘烦,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现实的残酷毫不留情的摧毁了尚阁的期许,云娘哪里顾得上他,听到吕瓶儿发话,她也明白了过来,尚阁这小子肯定是做了什么事,惹的吕瓶儿生气了,为了给花魁出气,拎着尚阁的小身板就扔进了吕瓶儿的房里,玉娘从怀里掏出一物,也顺手扔了进去,末了,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尚阁像个皮球一样,咕噜噜的滚到了房间里,一抬头,正对上吕瓶儿那满含怒火的双眼,尚阁顿时感觉一阵肝颤儿。

    吕瓶儿看到云娘扔进来的东西,好奇的接住,一看,竟是两张天下财庄的存银票,共合计两千二百零三两。

    她手里拿着银票,看着尚阁说道:“你的?”

    尚阁无助的点点头,开口道:“说归说,闹归闹,别拿银票开玩笑啊,这可是我的全部积蓄了,还要留着做本钱呢。”

    吕瓶儿见尚阁把这些银票看的这么重,她狡黠一笑道:“谁跟你闹,这银票来的正是时候,你先起来,我现在跟你算一笔账。”

    尚阁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站起身,忐忑道:“有话直说,你想怎么样!”

    吕瓶儿笑道:“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样,尚公子多虑了。”

    一个能一巴掌把自己抽飞的弱女子?尚阁心里慌慌的,等着吕瓶儿的后话。

    吕瓶儿说道:“你知道和我喝一杯酒是什么价格吗?我来告诉你,纹银二百两。”

    尚阁忍不住惊呼道:“二百两喝一杯酒?!你抢劫啊!凭什么这么贵,你是金子做的啊!还...”

    吕瓶儿气的一掌拍在一把椅子的扶手上,那张椅子‘嘭’的一声,瞬间炸的七零八落,尚阁立刻收声,闭嘴了,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啊...

    吕瓶儿红着脸说道:“就这个价格!我说多少就是多少,你刚才对我....那样!就算你三千两好了,你现在还欠我七百九十七两!”

    其实哪有什么一杯酒二百两的说话,吕瓶儿一直洁身自好,就是两千两她也不会赚那个下贱钱,这么说无非就是为了出口气罢了。

    尚阁再也忍不住了,他辛辛苦苦的赚来的第一笔资金就这么没了?还倒欠?

    他怒道:“哪有你这么算账的,那你刚才还打了我一巴掌呢,我这个巴掌印,还有我这个包怎么算!”说着,尚阁拨开头发,把头上的包漏了出来给吕瓶儿看。

    吕瓶儿哼了一声道:“那是你活该,行,我也不白打你,一巴掌算你一百两好了,你如果受得住,站着给我打三十巴掌,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怎么样?”

    尚阁听的又气有惊,似这小娘们儿的心狠手辣,给她打三十下,他还不得原地升天啊,眼看自己的钱打水漂了,尚阁气苦道:“吕瓶儿,你够狠!你千万别犯到我手里,不然我绝对加倍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