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五十二章:地下党吕瓶儿
    尚阁讪讪道:“我不也给他们发了工钱吗,多劳多得,小武,你信不信,现在你就是让他们休息,他们也不愿意。”

    固商武看尚阁的眼神从仇人,变成了像在看一个无良的奸商,他生气道:“你把我们都安排的这么忙,你自己呢,你干什么去?”

    尚阁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突然正色了起来,他严肃道:“小武,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是我实在是抽不出身啊,眼下我有要紧的事情去办,作坊里你就多辛苦一下,摆脱了。”说完郑重的拱了拱手。

    固商武被尚阁突然的正经给弄糊涂了,看他的脸色,固商武心道:“也许他真的有要紧事要办吧。”于是固商武不再多说什么,点头答应了下来。

    尚阁再次满含信任的拍了拍固商武的肩头,这次后者没有再摆开他,尚阁冲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立马转身进了彩云楼,固商武还以为他去收尾款了,也没在意,哪知道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吵闹声,听清了话的意思,固商武脸色瞬间铁青,心中大骂道:“尚阁!这就是你说的正经事!”

    尚阁心心念念着小花魁的请帖,手里的活儿都安排给了固商武,立刻就去找吕瓶儿了,哪知道刚进门就遇到了云娘,云娘还生着气呢,看到尚阁进来,立马讽刺道:“呦,尚公子,你就这么着急见到钱啊,你放心,我云娘说话算数,绝对不赖账。”

    尚阁笑道:“云娘误会了,我不是来催货款,是来找吕瓶儿的,货款不着急,在我走之前给我就行。”说着,错过身子,就要往楼上去。

    云娘立马出手拦住他,提醒道:“你知不知道现在见瓶儿一面要多少银子,就这还排不上呢,你这趟见了她,货钱怕是都要抵给我了,你想清楚了?”

    尚阁掏出请帖,笑道:“云娘你错了,不是我要见吕瓶儿,而是你那小花魁给我下了请帖,要约我见面,所以,我这次不用花钱。”说着,炫耀的在云娘眼前摇了摇手里的请帖。

    云娘一听就炸了,她怒道:“什么!你连零头都不给我甩,现在还要白嫖我的姑娘!尚阁,你别欺人太甚!!”

    (固商武听到的也就是这句话。)

    尚阁还是那笑眯眯的模样,他把请帖递过去,说道:“什么白嫖,云娘说的也太不堪了,这不有请帖吗,行了,我先上去了,你慢慢看。”

    云娘没有再拦他,飞快的确认了一下请帖的真假,然后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吕瓶儿她还是不想得罪的,既然下了请帖,人家来赴约也就名正言顺了,但她就是气不过啊。

    尚阁一路来到吕瓶儿的闺房外,推开门,小花魁和环儿正研究着什么,闻声看去,吕瓶儿立马惊喜道:“尚阁,你来了!”

    “嗯。”尚阁心情也是不错,现在王玉昊这个心腹大患已除,生意也顺风顺水的,偶尔还能跟佳人聚聚,这生活,安逸的很。

    环儿知道这位公子和小姐关系非比寻常,立刻起身让出位子给尚阁,临走前还把门给带上了,这懂事的行为让尚阁很是欣赏。

    尚阁坐下后,看着吕瓶儿俊丽的面容,调笑道:“瓶儿,你上次不是说喝交杯酒吗,酒呢?”

    吕瓶儿现在哪还有应对其他人的那份从容,她面若桃花,带着笑意嗔道:“讨厌,你过来就是为了占瓶儿便宜的吗。”

    那娇羞的样子,看的尚阁有些色授予魂,笑道:“哎呦,这可太冤了,说找我喝交杯酒的是你,迫不及待请我来的还是你,怎么就成了我要占你便宜了。”

    吕瓶儿说不过他,嘟着嘴,轻锤了一下尚阁的手臂,小女生作态十足;不知道为什么,吕瓶儿一见到尚阁就忍不住开心,现在的样子,也是最真实的她。

    这段时间里,平时吕瓶儿都在忙着复国的大事,但只要一闲下来,她就忍不住想起尚阁,想和他说说话,吕瓶儿不认为这时男女之情,就像尚阁说的,她们是‘闺蜜’。

    环儿进来送上了酒菜就又走了,吕瓶儿肆无忌惮的和尚阁发泄着自己的烦心事,两人酒过三巡之后,都是有些微醺。

    吕瓶儿小脸红扑扑的,她朦胧道:“我身边的部下都觉得我是个女子,心里不服我,最近组织里总是出乱子,他们忘了吗,我可是他们的主人!”

    尚阁迷迷糊糊道:“什么主子部下的,组织?看不出来啊瓶儿,你还是个地下党啊。”

    吕瓶儿笑着看了一眼尚阁,道:“上次我也准备和你说这个事,这次索性就和你说了吧,尚阁,其实我是.........”

    吕瓶儿原原本本的把自己的身份给坦白了,尚阁听的一个激灵,好家伙,我就是随口说说,还真是地下党啊!

    吕瓶儿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她说完自己的身份后,又讲了几件部下阳奉阴违的糟心事,说完,吕瓶儿气的一拍桌子,生气道:“他们无非就是看不起我是女儿身,尚阁,你说为什么女人就要天生低男人一头啊,谁说女人做不了大事,我这次就让世人看看,女人也能颠倒乾坤,完成男人也做不了的大业!”

    尚阁都听懵了,他赶紧看看四周,确认门窗都关好后,心里松了口气道:“这是要谋反啊!也太刺激了!”

    他开始重新审视两人的关系,吕瓶儿见尚阁不说话,眼中忍不住失落起来,本以为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结果尚阁也不能免俗,这让她很失望。

    吕瓶儿撩起耳边的乱发,心中泛起了杀意,虽然不忍心,但这件事绝对不能泄露,既然尚阁不认可自己的大事,为了保险起见,那就只能杀了他!

    吕瓶儿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尚阁,给两人再次倒满了酒杯,她主动举起杯道:“尚公子,我看得出来你心中并不赞成瓶儿的想法,既然这样,喝了这杯酒,以后就让我们彼此相忘于江湖。”

    此时的吕瓶儿再也没有之前的娇媚模样,看尚阁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尚阁心里没来由的一疼,他被激到了,再加上酒劲上头,尚阁怒道:“TMD,不就是造反吗,这点小事你就要和我划清界限,瓶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吕瓶儿一愣,她说道:“公子没觉得瓶儿的想法太过大逆不道吗?”

    酒壮怂人胆,尚阁现在还在气头上,他伸手在吕瓶儿头上一个爆凿下去,生气道:“你这丫头,虽然我出不上什么力,但我站中立还不行吗。”

    以尚阁的力道,虽然不至于伤到吕瓶儿,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揉了揉头顶被打的位置,吕瓶儿也不生气,她诺道:“不用公子出手,这是瓶儿自己的事情。”

    尚阁像是干了了不起的大事一样,他豪迈的举起酒杯道:“地震高gang一派溪山千古秀!”

    吕瓶儿哪里知道前世这有名的造反暗号,她木然道:“公子你在说什么。”

    尚阁正意气风发呢,结果吕瓶儿竟然不配合自己,这B装不下去了,他讪讪道:“没事,代入感太强了,干杯。”说完,杯中酒一饮而尽。

    吕瓶儿心病已除,又回到了之前那娇艳的样子,痛快的喝了一杯,然后又给两人满上,尚阁则跟个大爷一样,享受着花魁的服务。

    吕瓶儿就喜欢尚阁这放荡不羁的一面,怎么会介意呢,也正是因为尚阁的随意,她才能轻快的畅所欲言,眼下,吕瓶儿看着尚阁,笑着说道:“公子,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上次尚阁把一个全新的世界观带到了她的面里,这次她也希望听到一些另类的言论。

    “哦,那个啊。”尚阁往嘴里扔了粒花生米,开口道:“现在的世人多是愚昧,他们平日里把女人比的一无是处,但真正少了女人,你看他们怎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