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五十章:是他!
    王玉昊现在是一点希望也不抱了,这种种的一切都在印证着他心里最恐惧的那个猜想,他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王玉昊行若疯癫,扬天长啸一声,一口咬住了邢七的手掌。

    邢七吃痛之下,手劲一阵,顿时又是几颗牙齿飞出,此时王玉昊一头乱发,满口鲜血,浑身动弹不得,眼中带着无尽的恨意,那样子,着实凄惨,不过周围没有一个同情他的人。

    王玉昊被带走后,钱敏亲自进入房间搜查,机关一转,暗门打开,钱敏看着满屋的金砖宝器,他一个踉跄,险些昏倒过去。

    “老爷!”洛玲花见状,赶忙来扶。

    钱敏摆摆手,咬牙低喝道:“我没事,这个孽徒,他竟然真的...!!”

    话未说完,他振臂一甩,怒声道:“去戒律堂!”

    戒律堂里,门内弟子齐聚,一线天的两朵金花默默的站在洛玲花的身边,堂主邢七依然是老位子,钱敏坐在首位,愤怒的一拍桌面,喊道:“开堂!带孽徒,王玉昊!”

    弟子们听闻,立刻安静了下来,两名白衣弟子架着废人一般的王玉昊扔在了堂前,王玉昊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不过上次是尚阁,这次却换成了他。

    看到这本账簿,王玉昊也是有些意外,他压根就不知道苍瑾岚留了这一手,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波折,这本账簿才能出现在他面前,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千错万错,不该起了贪心,现在落到这样的地步,王玉昊也无话可说,于是,王玉昊答非所问的讲起了自己悲惨的童年,就像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邢七现在急于表现,他一拍桌子,打断道:“谁问你的少年往事了,快把你作案的经过讲出来。”

    王玉昊理都不理他,继续说着自己的故事,邢七看他不老实,刚上刑,被钱敏给拦下了,他倒是想听听,是什么样的执念,能让脚踩通天大道的王玉昊做下这样的蠢事。

    诺达的空间,只有王玉昊训训不断的讲述声在回荡,听完之后,钱敏只感觉失望透顶,同时心里有些庆幸,只是这一点心魔,王玉昊就栽了,这如何能担当大任。

    钱敏失望道:“愚蠢至极,简直就是荒谬,王玉昊,如果不是慧儿查明了此事,只怕你还会一直执迷不悟下去!”

    王玉昊知道自己今天如何也逃不过这个劫数了,他不甘心的说道:“大小姐,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对你也算是了解颇深,从你接触这件事之后,我更是尤为上心,半个月前你还对此事毫无办法,怎么可能忽然就查清楚了,这件事绝对不是你的手笔,你能否在我身死之前,让我死个明白,到底是谁在帮你?”

    众人闻言,也都看向了钱慧,钱敏和洛玲花也不例外,钱慧听到这句话,笑了出来。

    自尚阁被逐出宗门后,她心中从没放下过此事,父母的心意,非大势不可逆,眼下,她等的大势,已经到了!

    钱慧笑着说道:“不错,确实不是我的手笔,是尚阁。”

    钱敏和洛玲花大惊,是他!

    大堂里瞬间一片哗然,其中最淡定就是属钱雅茹了,她也算参与过此事,对尚阁查破案件并不感到意外。

    王玉昊听到钱慧的话后,瞬间如遭雷击,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尚阁!他眼中血丝遍布,难以置信的吼道:“不可能!他只是个蝼蚁,连修炼都不能的废物,怎么可能是他!大小姐,你确定没有说错人?!”

    钱慧肯定的点了点头,王玉昊见状,竟是不受控制的笑了起来,“呵..哈哈哈哈.....啊啊啊,尚阁!!!!”一声满含杀意的怒吼,直冲云霄,现在的王玉昊一身鲜血,怎么看怎么渗人,他现在真的是好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坚持一下杀了他!!

    钱慧皱着眉头,看着已然疯癫的王玉昊,心里已经给他判了死刑,没有对苍瑾岚那时的优柔寡断,她绝对不允许其他人伤害尚阁,更何况还是一个这么大的威胁。

    对这个曾经细心参培的白眼狼的惨样,钱敏看不下去了,他有些心累的说道:“今日午时三刻,戒律堂前,斩首示众!”说罢,一挥手,命人把王玉昊带了下去。

    他和洛玲花刚想溜走,就被钱慧给拦下了,此时趁着众人还没散,钱慧大声说道:“父亲,此事没有尚阁根本就破不了案,尚阁立下大功,理应立即召回宗门论功行赏,请父亲下令。”

    那些弟子一听,是啊,现在找回了亏损的藏银,门派立马就有钱了,一些实质的恩惠也是直接作用在他们身上的,比如伙食,比如奉银,好处简直多不胜数,他们心里也对尚阁的印象转好了,对于尚阁回来,再没有抗拒,甚至想要去道个歉,为当初的无知赔罪,本来准备四散的众人都等着掌门的回答。

    钱敏一看,这是逼宫来了啊,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洛玲花,这事他可不敢随便开口。

    洛玲花生气的瞪了一眼钱慧,这臭丫头,我处处为你们姐妹考虑,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钱慧对母亲怪罪的眼神视而不闻,低头拱着手逼父亲下令。

    钱敏几次张嘴,都没能说出话来,这时,洛玲花忽然心生一计,她主动结果话茬,说道:“是该如此,还是慧儿心细,那就准许尚阁再入一线天吧。”

    “什么??”钱敏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眼神示意道:“老婆子,你是不是疯了?好不容易赶走了尚阁,现在竟然让他回来!”

    洛玲花拍了拍丈夫的手背,以示安慰,钱慧听到母亲的话,顿时心花怒放,她笑道:“还是娘明事理。”

    这话说的,钱敏脸色一黑,我怎么就不明事理了!

    “那我现在就下山,把尚阁接过来。”

    洛玲花立马拉住女儿,说道:“不忙不忙,慧儿,你听我说完话也不迟。”

    钱慧不解的问道:“娘亲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洛玲花笑眯眯的说道:“我是说让尚阁入一线天,但没说让他来宗门啊,清水镇执事苍瑾岚已经逃窜,这位子可还空着呢,这样吧,念在尚阁为门派立此大功,我破例,晋升他位清水镇执事,他不用来宗门复命了,这漫长的山道,对尚阁的体制来说也是个麻烦事,我直接下一道指令过去就行。”

    钱敏听到这个主意,心里立刻响应道:“嗯,这个好,赏也赏了,还能不让尚阁靠近两位女儿,真是秒啊!”

    不得不说,洛玲花在算计尚阁这方面,真可谓是足智多谋啊,苦心积虑着不让尚阁接近自己的两位女儿,这一切尚阁是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肯定要好好谢谢洛玲花的体贴,那漫长的石阶山道简直就是他的噩梦啊!

    就是足智如钱慧,也被洛玲花这骚操作给绕懵了,她呐道:“可...尚阁他....”

    钱敏也奇怪大女儿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尚阁了,这绝对不是个好苗头,他立马打断道:“此事就这么定了!都散了吧!”

    说完,洛玲花两人就一起溜走了。

    那些弟子们带着对尚阁的羡慕走了,清水镇执事可是个肥差啊。

    钱慧看大势已去,无力的叹了口气,钱雅茹走过来安慰道:“姐姐,你也别灰心,不管怎么说,尚阁不还是回了一线天了吗。”经历之前的种种,此时钱雅茹心里也希望尚阁能回来。

    钱慧闻言,点了点头,也是,最难的一步算是迈过去了。

    钱雅茹又道:“姐姐,你说尚阁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我怎么感觉像是刚认识他一样。”

    说到这个,钱慧认真回想了一下,她也有这种感觉,这个人好像是突然就开了窍,她淡淡道:“磨难最是能锻炼人心,可能就是因为尚伯父的变故,尚阁才转了性子,变成现在这样了吧。”

    钱雅茹最怕这个,哪里还顾得上之前的问题,立刻鬼叫着逃窜,钱慧不依不饶的追着,两姐妹就像两只花蝴蝶一般,飞绕在空旷的大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