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四十九章:擒拿王玉昊
    他不知道,其实梁西凤现在已经变了,以前的她,心在别处,现在一心吊在苍瑾岚身上,这些事不用说,她也会自觉收敛的。

    尚阁看时机差不多了,继续说道:“你们二位倒不如来帮我好了,我现在正缺人,住处我给你们提供,吃饭跟着其他人一起吃,每个月给你们15两银子,如何?”

    “15两!”苍瑾岚心里一惊,他原本的奉薪也就差不多这个数,他心里还是很受尚阁的恩情的,听到尚阁的话,他小心翼翼的看了钱慧一眼,后者把脸转向了一边,对这一切不闻不问,苍瑾岚咽了咽喉咙,虚弱的说道:“承蒙公子看得起,在下愿意....”

    “等一下!”

    苍瑾岚正准备一口答应下来,却被梁西凤打断了,他奇怪的看了一眼妻子,只见梁西凤低着头说道:“西凤谢过恩公好意,非是我二人不识抬举,只是我和夫君另有其他安排,还望恩公恕罪。”说起来,尚阁还真是梁西凤的恩人,不然她现在还在被利用呢,这一声恩公,尚阁当的起。

    梁西凤之所以拦住丈夫,拒绝尚阁,只因她心里实在是怕了这个男人,现在她只想离尚阁远远的,最好这辈子也不再相见。

    尚阁被拒绝之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梁西凤的小心思,对此他也能理解,毕竟如果尚阁被一个人看透了的话,他也不想过多的面对此人,这道理放眼世人,皆是如此。

    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吧,尚阁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四人继续往苍瑾岚的住处赶去。

    厨房里,苍瑾岚等在外面,梁西凤蹲在灶台边,搬开砖,尚阁和钱慧终于见到了那本账簿,苍瑾岚不愿回首往事,才等在了外面,当真正见到账簿的时候,似钱慧这般性子,也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从梁西凤手上接过来后,她立马翻看了起来,越看越是心惊,钱慧气愤的把账簿一合,眼中已经满是怒色。

    尚阁在身边,碰了碰她的指尖,问道:“小慧姐,没事吧。”

    钱慧默默摇了摇头,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深呼吸一口气后,没有管苍瑾岚两人,钱慧和尚阁再次回到了天工坊。

    天工坊的屋里,钱慧喝了口茶水,此时她又恢复了那副淡然的模样,对尚阁问道:“尚阁,你把王玉昊房间里密室的情况再和我说一遍。”

    尚阁点了点头,把怎么触发机关,密室里的情况又重复了一边,末了,钱慧放下茶杯,说道:“嗯,剩下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要先回宗门去,迟了,我怕事情再有变故。”

    “行,那有事你再通知我,虽然我不是一线天的门人了,但在我这,小慧姐的吩咐什么时候都好使的。”尚阁嬉皮笑脸道。

    钱慧也笑了一下,她认认真真的看着尚阁说道:“尚阁,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你,谢谢。”

    尚阁闻言一笑,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这分谢意,他得寸进尺的开口道:“如果小慧姐实在有心感谢的话,下次有空,再一起出去游玩?”说着,观察着钱慧的反应。

    钱慧想起今晚街道上发生的一幕幕,她的笑意更深了,看向尚阁的眼神也温柔了起来,她点头道:“好。”

    不同于上一次的沉默,这一次,钱慧明确的表达了,她愿意。

    钱慧走后,尚阁就洗洗睡了,他这几天真的累坏了,明天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呢。

    第二天清晨,尚阁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说也奇怪,在一线天的时候,他总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这出了宗门,尚阁反而变勤快了,对此事,尚阁的理解是:“这可能就是校园和社会的区别吧。”

    他今天要忙的事情确实比较多,彩云楼那边约定的交货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尚阁必须今天把货准备好,到时候还得再订原料,再安排加工,吕瓶儿昨天送来请帖,他也准备抽空去一下,毕竟小花魁的模样还是有的,尚阁也算是个颜值狗了,颜值即一切。

    正当尚阁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线天发生了一件大事,顷刻间满门轰动。

    一大早,掌门亲自带人拿下了自己的亲传弟子,他们的大师兄,王玉昊,并在他屋里搜出了堆积如山的黄金宝器!

    钱慧昨天回来后第一时间就要找了父母商量王玉昊的事,可那时父母已经睡了,她知道父母睡眠质量不好,所以决定明天再说,钱慧回到住处,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一会儿对王玉昊咬牙切齿,一会儿又想起尚阁的身影,没当想到尚阁,她的脸上就不自觉的挂上笑容,这一夜对钱慧来说真可谓是漫长。

    终于到了第二天,钱慧早早等在钱敏的门外,洛玲花先起了,她见状问起原由来,钱慧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随后拿出账簿,递给母亲。

    洛玲花本来还有些起床的朦胧,这一听之下可给她气着了,她二话不说进屋把钱大掌门给薅了起来。

    “看看,看看你那好徒弟做的事情!”

    “什么事啊,这大早上的。”钱敏不满的抱怨道。

    钱慧说明了情况,钱敏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没睡醒,出现幻听了,自己亲自挑选的亲传弟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这不是把自己毁了吗,以后等着王玉昊的是怎么的阳光大道,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丢西瓜捡芝麻的事情,不过在钱慧再三确认之后,他还是相信了女儿的话,顿时钱敏气的是怒发冲冠,他简单的穿戴一番,带上佩剑就要去擒拿那孽徒。

    洛玲花这边赶紧去通知戒律堂,当到了王玉昊门外的时候,两方刚好汇合,钱敏拔剑,一剑劈开房门,王玉昊也是刚起,他顿时大惊,还以为是门派遇袭,立刻拔剑冲了出来,这一出来,他立马傻眼了。

    “师傅,诸位师兄弟,你们这是干嘛?”此时他还不知道事迹已经败露。

    钱敏举剑怒喝道:“孽徒!你还想跟我动手?!”

    看到平时和善的师傅这样的姿态,周围师兄弟那嫌弃的眼神,王玉昊心里丝丝冒起了凉气,他想起昨天钱慧的莫名来访,还有他回到房间后那股陌生的气味,他越想越心惊,他咬紧牙关,睁大了双眼,心中大呼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王玉昊不愿意、甚至是不敢相信心中那个猜测,他看着手中的剑柄,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把剑远远的仍在一边,跪在地上说道:“弟子不敢,之前我还以为是门派遇袭,这才持剑而出,非是针对师傅,还请师傅恕罪,不过弟子想不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值得师傅师娘和诸位师兄弟这般劳师动众。”

    之前王玉昊持剑而对的样子是真的把钱敏气到了,师父师父,带一个父字,王玉昊的行为可是大不敬,要遭天谴的,他都准备直接出手废了这孽徒,结果看王玉昊把剑给扔了,他心里也算有了点安慰。

    钱敏冷哼一声,说道:“邢堂主,把王玉昊的穴道封了,带去戒律堂听候发落。”

    “是!”钱敏身后立刻走出一个略显富态的男子,看样子也就三十来岁,他就是戒律堂的堂主,邢七,也是当初判尚阁的那位,他之前也有刻意维护过与王玉昊的关系,毕竟,王玉昊的前途无量是可以预见的,现在他只想尽量扯清两人的关系,对这种吃里扒外的叛徒没什么好说的,直接下狠手,封了王玉昊的全身穴位。

    王玉昊吃痛之下,不禁大呼出声,狠狠的瞪着这个平日里对自己热切讨好的墙头草。

    邢七见他还敢瞪自己,一个大耳光子就扇了上去,这一下他用了暗劲,直接抽掉了王玉昊两颗门牙,这都是他有意表现给掌门看的,也为自己日后的抽身,加一道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