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四十七章:赚钱
    见尚阁还对那有趣的糖人念念不忘,钱慧心里领情,嘴上说道:“不用了,我也没带钱,就这么走一走就行了,晚上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事情等着处理呢。”

    钱慧这种人,习惯了高高在上,对一些稀奇珍宝是见惯了,眼下好不容易有了个讨好的机会,尚阁不想放过,他思索了一番,说道:“小慧姐,你跟我来,我有办法赚到钱。”

    说着来到了路边,捡了个破碗,就着河水洗了洗,也不嫌脏,卷起袖子擦干了水渍,支起一张没人要的破烂桌子,他把碗放在桌子上,站在桌后整理了一下自身。

    钱慧好奇的看着,不知道尚阁要干什么,只听尚阁开口了,他唱着一段从没听过的小曲儿。

    “桃叶尖上尖,柳叶擎满了天。在其位的那个名啊公,细听我来言呐。此事哎,出在了京西蓝靛厂啊。蓝靛厂火器营,有一位......”

    这探清水河的小曲儿,尚阁前世就很喜欢,也是他为数不多会唱的曲子之一。

    小曲朗朗上口,老少皆宜,钱慧听的有趣,不一会儿,尚阁身边就聚集了不少人,有些听的高兴的更是往那破碗里扔几个铜板,尚阁唱的更尽性了。

    “太阳落下山,秋虫儿闹声喧 ,日思夜想的六哥哥 来到了我的门前呐,约下了今晚这三更来相会呀 大莲我羞答答低头无话言。”

    尚阁唱着一边比划着羞答答的样子,一个大男人强行模仿女儿的姿态,还学的四不像的,人群都被他那滑稽的模样逗笑了,钱慧也不例外,她看着尚阁眼中光芒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人群越聚越多,一些抢占摊位的商贩也忍不住跑过来凑热闹,众人正听的开心,尚阁忽然话锋一转,大声唱道:“一更鼓儿天,姑娘她泪涟涟;最可叹二爹娘,爱抽鸦pian烟呐;耽误了小奴我的婚姻事啊,青春要是过去 何处你找少年呐啊。”

    就这么唱着,所有人的心都被揪了一下,情绪都被带了进去,期待着剧情的反转,他们都愿意看到一个美好的结局,可惜,探清水河这小曲本就是个悲情小曲,当听到大莲被逼跳河,六哥哥也殉情的时候,不少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纷纷惋惜这对痴情的男女。

    钱慧也是听的大为触动,她觉得自己和大莲有些相像,同样是对自己的婚姻事做不了主。

    “秋雨下连绵,霜降那清水河,好一对多情的人,双双跳下了河呀,痴情的女子那多情的汉呀,编成了小曲儿来探清水河,编成了小曲儿来探清水河呀啊~”

    一曲唱完,尚阁一拍桌面,惊醒了众人,在场的不管男女都或多或少的流下了几滴眼泪,在这个世界,没有前世那样轰烈的情情爱爱,在这里,男女都比较含蓄,对这种情爱故事还是受用的。

    尚阁冲众人一拜,开口道:“各位亲朋好友,小弟身无分文,为的就是讨口饭吃,请各位慷慨解囊,在下先谢过了。”

    听尚阁这么说,众人也惊醒,是啊,这不是茶楼,街边说唱的,说的好了免不了要给几个铜板的,不少人都掏出钱袋子打赏起来,还有不少起哄着说:“再来一遍!”

    “是啊,这小曲真好听,再唱一遍吧。”

    尚阁看了看赏钱,现在还没多少,虽说买糖人够了,但是下面指不定还有什么花销呢,他点了点头道:“行,承蒙各位厚爱,那小子就献丑了。”说着冲人群里的钱慧招了招手。

    钱慧走过来不解道:“干嘛?”

    尚阁笑道:“小慧姐,你看我这忙的不行,又是接赏钱又是唱曲儿的,等下你去接赏钱吧,我就专心唱我的。”

    钱慧皱了皱眉,道:“不行啊,我没做过,不会的。”

    尚阁不容她拒绝,把破碗塞给她道:“这有什么难的,就捧着碗接钱就行了。”

    说罢,不等钱慧反应,就把她推了出去,那群看客一看出来位这么娇滴滴的姑娘,顿时给钱给的更起劲儿了,纷纷往钱慧的碗里送钱,看的尚阁一阵牙痒痒,他刚才唱了半天也没有钱慧这一会儿收的钱多,就这么大会儿工夫,那小破碗都快装满一半儿了,这大概就是美女光环吧。

    尚阁凑到钱慧耳边轻声说道:“等会儿我开唱的时候,你配合一下,这买卖得吆喝,人家给钱的你得说句谢谢,知道吗。”

    钱慧几时见过这种场面,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手里举这个破碗,下意识的接过一个胖子递过来的几个铜板,她想起尚阁的嘱咐,小声说了句‘谢谢’,虽然声如细纹,但那胖子听到了,一听这个大美人竟然给自己说谢谢,他立刻掏出一两银子,豪爽的送了过去,颇有些为搏美人一笑,豪掷千金的感觉。

    也亏了赶上他领这个月的工钱,不然他就是想豪也毫不起来,刚给完钱,人群里伸出一只胖手,一把揪住了胖子的耳朵,一声粗壮的声音吼道:“好啊,我说你下了工不回家,原来在这呢,你刚才给了多少赏钱?说!”

    “哎呦,夫人夫人,赶紧撒手,疼疼疼...”

    “哼,跟我回去,到家我再教训你!”说着拉着胖子走了,那胖子临走前看了看钱慧那曼妙的身影,再看看自己家这母老虎,只恨老天不公,凭什么一个路边卖唱的都能娶到这样的天仙儿,而我只能陪着这母老虎啊。

    人群看了个热闹,哈哈大笑着,尚阁这么边开唱了,一开嗓,所有人立马安静了下来,时不时的有递赏钱过来的,钱慧总是客气的接过来,道一声谢谢。

    钱慧忽然间有些恍惚,仿佛自己梦想成真了,她不再是一线天大小姐,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市坊百姓,她感激的看了尚阁一眼,尚阁有所感应的看过来,两人目光相对,尚阁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他这边唱的更卖力了,‘平平无奇’的钱慧也在努力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一曲唱闭,众人又是一片叫好声,尚阁拜别人群,拉着钱慧的小手跑了出来,两人一路跑到卖糖人的小贩那边,尚阁和小贩商量着什么。

    钱慧静静的等在一边,尚阁和小贩说他想自己来吹一个糖人,那小贩起初死活不答应,不过架不住尚阁的‘加钱’,最终把位子让了出来。

    钱慧笑道:“那是人家吃饭的营生,你莫要捣乱了,快起来。”

    尚阁摇摇头道:“你这是不相信我啊,小慧姐你等着,我给你吹一个独一无二的糖人出来,别动啊。”说着,开始往糖浆里吹起了气,他手上不停变换着,眼睛一直不时的看向钱慧。

    钱慧无奈了,她就这么安静的等在一边,举手提足间都有一种气质在无形的散发。

    大概半炷香的时间,尚阁腮帮子都吹疼了,终于做好了这个糖人,不是动物的形状,是一个小人儿,像是钱慧,但样子有些滑稽,正是一个Q版的钱慧,尚阁精准的抓住了钱慧的特点,把她捏成了一个滑稽的小胖娃娃。

    钱慧一看,顿时笑的直不起腰了,她轻轻的锤了尚阁一下,上气不接下气道:“你这人,哪来这么多奇怪的念头,把我捏成这样,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吗。”

    尚阁摸了摸鼻子,笑道:“没办法,小慧姐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这么可爱的啊。”对付钱慧这样心理成熟的女性,就要给她不一样的体验,把她往幼稚带,这样才能收到奇效,尚阁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

    果然,钱慧闻言整个人平静了下来,看了尚阁一眼,有转头看了看手中的小糖人,她嘴角抑制不住的弯了起来,她之前确实想吃糖人,不过手里拿着这个独一无二的糖人,她却有些舍不得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