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四十六章:生气了
    钱慧被数落的有些脸红,虽然不知道电灯泡是什么,不过也知道尚阁的意思,到了门外,钱慧甩开尚阁的手,带着点小脾气道:“你在这方面倒是挺得心应手啊。”

    “咦,怎么有点酸酸的味道。”尚阁心想,他仔仔细细的看着钱慧的小脸。

    后者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她正准备说些什么,突然屋里传来了一阵叮叮咣咣的乱响,钱慧惊道:“怎么回事,不会是两人打起来了吧。”

    尚阁拦下要冲进去的钱慧道:“别慌,我听听。”说着趴在门上听了起来,听着听着,尚阁的脸色有些怪了起来,他心道:“够生猛的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怎么样了?”钱慧急切问道,她是真心不希望这对苦命鸳鸯出事。

    尚阁‘咳’了一声,沉着脸道:“是‘打’起来了,而且还‘打’的很严重,小慧姐,你去找两个大夫过来,我先在这看着,去吧。”

    真的打起来了?钱慧一听就急了,她说道:“哪里还来得及找大夫,我先进去把他俩拉开再说。”说着就要去推门。

    尚阁哪里能让她进去,他立马抱住钱慧死活不撒手。

    “不行,不能进去!”

    钱慧急道:“你拉着我干什么啊,赶紧....”

    这时候忽然从房里传来一声梁西凤的jiao喘,那声音似快活似痛苦,里面有道不清的哀怨情仇。

    钱慧顿时不挣扎了,她也不傻,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此刻她忍不住心中狂跳,脸色都红到脖子根了,钱慧低下头,让人看不清脸色,她淡淡道:“尚阁,你放开我。”

    尚阁看她有些不对劲,他忐忑的说道:“小慧姐,你生气了?”

    钱慧抬起脚,狠狠一脚踩在尚阁的脚面上,尚阁顿时痛呼一声,撒开了手,他蹲在地上不住的揉着脚面,抱怨道:“小慧姐你干嘛啊,我哪里做错了。”

    钱慧有些无言以对,尚阁哪里做错了?他当然没有做错,如果不是尚阁拦着自己,只怕她早就冲进去了,那场面想想都让人无地自容。

    她还从没有这么失态过,钱慧生气道:“你明明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还骗我说让我去找大夫,你留在这看着,你看什么?尚阁,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下流了!”

    尚阁看钱慧是真生气了,顾不得脚疼,辩解道:“小慧姐你真是冤枉死我了,我不是为了先把你支开嘛,你走了我当然不会偷听,我哪能那种人。”说着站起身,就要过来给钱慧论一论。

    就在这时,起身的尚阁怀中忽然掉出了一个东西,那东西竖着掉出来,还往前弹了一下,刚好就掉在钱慧的面前。

    尚阁一看,头上的冷汗一下就出来了,慌慌张张的就要去捡,不过一只小手快他一步,先一步捡起了它,钱慧看着手里的书籍,奇怪道:“灯草和尚,这是什么书?”

    尚阁慌道:“秘籍,是武学秘籍,小慧姐你也知道我修不了武,但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默默修炼,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有些傍身之力。”

    钱慧听尚阁这么说,欣慰道:“不错,你只要有这个毅力,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奇迹出现的。”

    尚阁心虚的笑道:“但愿如此吧。”说着随手向钱慧手中的书籍抓去。

    钱慧躲过尚阁的手,说道:“你现在还没有修为,不能乱练,我帮你看看这本书适不适合你吧。”

    “别打开!!”尚阁大惊。

    但钱慧已经翻开了书页,只看了一眼,她立马就合上了,脸色不刚才还红几分,钱慧恼怒的看着尚阁道:“尚阁!你...”

    也许是太过气急,钱慧话都说不出来了,手上内力运转,那本带着插画的小人书立马化为了一团灰烬,随着消失的,还有尚阁好不容易在钱慧心里树立起来的形象,尚阁现在整个人已经心虚到了极点。

    他搓着手,诺诺道:“小慧姐,我说那本书不是我的,你信吗?”

    钱慧此时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如果不是还有要事要办,她现在立刻就会回宗门去,闻言也不搭理他,转身随便在院子里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现在就等梁西凤带她们去拿账簿了。

    屋里的动静越来越大,钱慧有些遭不住了,起身往街上走去,尚阁贱兮兮的凑了过来,低声道:“小慧姐你真的误会我了,你别生气,以你对我的了解,我就是那样的人吗。”

    钱慧脚下不停,淡淡道:“我没有生气,尚阁,男儿的血气方刚本就没有错,不然也不会有青楼的存在,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

    这还没生气呢,尚阁又不瞎,他辩解道:“真是六月飞雪啊,小慧姐,青楼那种地方我怎么可能会去呢,你真是...”他还待说些什么,忽然门口迎面走来一个少女,他惊讶道:“环儿?你来这干嘛。”

    那少女正是环儿,她是受小姐之托来送信的,眼下见到了正主,她掏出信封递了过去,说道:“尚公子,我家小姐约你明天晚上在彩云楼见面,这是请帖。”

    我TM....??

    尚阁无语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今天这是怎么了,跟自己八字犯冲吗?!

    钱慧冷笑道:“尚阁,人家小姐请你去彩云楼呢,请帖都过来了,你还不赶紧接着。”说完不等尚阁狡辩,就擦身而过走了出去。

    尚阁抓狂的对环儿说道:“姑奶奶啊,我本来就吊在悬崖边了,你可好,直接给我踹下去了。”

    环儿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把请帖送上,然后就回去复命了,尚阁站在原地,看着手中的请帖,一下盖在脸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天已经黑了,此时花灯节临近,街上不似以往的宁静,一些商贩已经在提前选占着位置,钱慧走在街上感受着热闹的气氛,她想融入进去,但始终做不到,说到底,她和这些忙碌的人群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一刻,那种消失已久的孤独感又一次包裹了她。

    路边的一个吹糖人的手艺人,吸引了钱慧的注意,只见随着老头的吹气,他手中的糖泥不断地变换着形态,随后被捏成了一只猴子的模样,这个东西钱慧还是第一次见,她嘴角带着笑意,感觉有些惊奇。

    忽然,尚阁在她身边冒了出来,他嬉笑道:“小慧姐,你在这啊,真是让我好找。”

    钱慧立马收敛笑意,面无表情道:“你不去彩云楼赴约吗?跑出来找我干嘛。”

    尚阁嘿嘿笑着,没敢接话,他注意到钱慧喜欢捏糖人,尚阁立马过去准备给她买一个,到了跟前,一摸口袋傻眼了,还真是祸不单行啊,今天出门忘了带钱了!

    尚阁僵硬的回过头来,向钱慧笑道:“小慧姐你带钱了吗,先给我,我买个糖人儿送你。”

    哪有这样送人东西的,钱慧不理他,继续往前面走去,尚阁赶忙追上讪笑道:“小慧姐,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起逛花灯节的吗。”

    经尚阁这么一提醒,钱慧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当初尚阁放下豪言说帮她查门派资金的事,条件就是这个,不过她现在还在生尚阁的气,反驳道:“花灯节还没到呢。”

    尚阁嬉皮笑脸的,“这不马上到了嘛,就今晚把,过了今晚你估计又要忙一阵子,到时候我也不好意思去烦你啊。”

    钱慧想了想,也是,到了明天,只怕宗门上下都要不得安宁了,王玉昊这件事太大,没个十天半个月怕是平息不了。

    想到这,钱慧点了点头道:“那就一起走一走吧。”

    尚阁见钱慧答应,立刻凑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抓钱慧的小手,不过被钱慧给躲开了,尚阁知道她还在气头上,也不再坚持,他开口道:“大小姐,我是真的没带钱,你带了吗,算我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