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四十四章:潜入
    钱慧闻言,问道:“怎么,你这么快就找到营生了吗,是做什么的?”

    钱慧这么问,尚阁有点难以启齿了,那东西虽然暴利,但确实不怎么好说出口,他不好意思的笑道:“小生意,不值一提。”

    尚阁不打算说,以钱慧的性子也就不再追问,她想了想,对固商武说道:“小武,你从明天开始就去清水镇帮尚阁吧,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奉薪宗门照发。”

    固商武闻言大惊失色,他立马跪在地上磕头道:“是小武做错什么了吗,大小姐怎么责罚都行,只求不要赶小武走啊。”

    钱慧亲自走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安慰道:“你没做错,我也无意把你赶走,这不还领着宗门的奉薪呢吗,只是暂时去给尚阁帮帮忙而已,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大小姐亲自发话了,固商武也不敢不听,他狠狠的瞪了尚阁一眼,发泄着心中的不满,起身走了,尚阁脸上带着笑意,大口大口的吃着饭,理都不理他,人都要过来了,给他瞪两眼又能怎么样,反正这货整天都没给过自己好脸色,他心想道:“还是小慧姐对我好啊,自己的得力干将也舍得指派给我。”

    吃完饭后,尚阁和钱慧约定好时间,两人一起去了王玉昊那里,只要钱慧拖住王玉昊两炷香就行,两炷香足够他搜遍王玉昊的住处了。

    到了地方,尚阁偷偷的躲在了一旁,钱慧走上前去,敲了敲门,屋里传出王玉昊不耐烦的声音,道:“谁啊!”

    一打开门,看到来人,王玉昊的脸上立马绽放出惊喜的笑容,他兴奋道:“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钱慧樱唇轻启,淡淡的笑道:“没什么要紧事,门内最近一对弟子要举行婚礼,到时候宗门也跟着热闹热闹,有一些细节,我来寻你商量一下怎么办合适。”

    门人的婚事?这事王玉昊是知道的,不过这种事一直都是照部就搬,根本就没有什么新意,可梦中佳人来主动找自己,他哪里会拒绝,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要把钱慧让进屋里,钱慧拒绝了,说道:“男女有别,住处不是一般的地方,哪里能乱进,未免遭人口舌,我们还是去外面走走吧,边走边说。”

    王玉昊不疑有他,钱慧一直都是这样,他已经见怪不怪了,笑道:“那行,大小姐稍等片刻,我去换身衣物。”

    钱慧点点头道:“嗯。”

    钱慧站在一旁的树下,看着云层静静的等待着,没多久,王玉昊打开门走了出来,此时他一身龙凤紫服,腰间玉带缠身,头顶一束金簪,看上去很是风流倜傥,这套衣服是他特意挑选的,为的就是和一袭紫衣的钱慧相映,他快步走近钱慧的身影,说道:“大小姐,好了,咱们走吧。”

    钱慧回头看到王玉昊的打扮,微微的皱了下眉头,不过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往后山走去,王玉昊丝毫没有察觉佳人的不满,他现在很是有些意气风发,没当路过一名弟子的时候就赶紧热情的打打招呼,好像在炫耀着什么一样。

    尚阁等他们走远了之后,从一块巨石后面冒了出来,他冲着王玉昊的背影‘tui’了一口,骂道:“人模狗样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tui,不要脸!”骂完悄摸摸的顺着墙边的草丛,溜进了王玉昊住处的窗子里。

    从窗台上跳下来,尚阁卷起袖子把脚印擦干净,往屋里看去,王玉昊的住处并不大,里外两间屋子,一眼就看全了,一间是书房,一间是休息用的寝室。

    尚阁先跑到王玉昊的寝室里,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然后一阵翻箱倒柜,不过遗憾的是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照着记忆中的样子再把东西恢复成原样,然后去了书房,他仔仔细细的翻找着书架上的书籍,不过都是一些他看不懂的玩意,最后他还意外的翻出了一本有名的禁书,灯草和尚。

    尚阁不禁骂道:“真是看不出来啊,王玉昊竟然也看这种玩意,哼,伪君子,没收!”说罢,把那本书揣进了自己的怀里,继续翻找起来。

    两炷香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了,尚阁这边什么都没找到,他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暗道:“不能啊,怎么可能这么干净。”

    就在尚阁苦思无果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房间里什么都正常,就这个书架是不是大的有些过分了,正常的书架估计也就这个的一半大,他想起前世电视剧里那些密道啊暗格什么的,不都是藏在这些东西后面吗?

    他打起精神,过去尝试性的推了推,结果用尽了全力,那书架像是焊在地上一样,连晃都不晃一下,果然有古怪,正常来说即使推不动,这木头做的架子也不至于牢固到这个程度啊。

    尚阁知道蛮力不行,开始四处找寻着开关,他不停的敲敲打打,只要是能动的物件,他全都动了一遍,还是没找到开关在哪,郁闷的坐在椅子上,尚阁努力的思索着。

    这书架明显有古怪,也许后面就藏着什么关键性的东西,但尚阁就是拿它没办法,气得他抓耳挠腮的,眼下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他打算先行撤离,下次再说,当他站起身往窗台走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刚才坐的那把椅子,静静的看着。

    忽然尚阁抓着椅子上的把手,用力的一扭,一连串机关声响起,那巨大的书架缓缓的移开了,漏出了后面的一扇红漆木门。

    “果然!”尚阁之前就要走的时候,忽然回想到自己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感觉手下有点不平整,期初还没在意,但一细想之下,他就有些奇怪了,一线天的家具都是找有名的工匠做的,没道理会有这种瑕疵啊,所以他就试着转了转,结果还真让他给找对了。

    说来也是王玉昊倒霉,他压根就没想到有人敢不经过他的同意搜他的房间,那个机关他也就是随手的一关,没注意到椅子面没有对齐,这才让尚阁给发现了猫腻,老话说得对,细节决定成败啊。

    此时已经快到与钱慧约定的时间,尚阁立马打开那扇木门走了进去,刚一进去就被金晃晃的光芒给照昏了眼,只见一间小房屋里堆满了黄金珠玉,中间更是用黄金搭了一张名副其实的黄金屋。

    “这王八蛋,我看你这次还不死!”

    尚阁看的目瞪口呆,他拿起一块金砖颠了颠,分量十足,不出意外的话,这些就是王玉昊贪污的门派资金了,忽然,尚阁注意到角落里独自摆放着一堆金砖,好像是刻意和其他东西区分开的,尚阁走上前去一看,只见上面印着一个‘梁’字,尚阁心中一惊,梁?这些金砖会不会和梁西凤有关?

    来不及多想,尚阁揣起一块刻有梁字的金砖,赶忙冲了出去,把一切恢复原样后,顺着窗台溜了,这亏了尚阁够果断,他这边刚离开王玉昊的住处,王玉昊就回来了。

    虽然今天和佳人相处的很愉快,不过钱慧今天晚上有些奇怪,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刻意来找自己聊天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拿出来说一说,就在刚刚,钱慧以要给父母请安为由,告辞走了,他虽然有些不舍,但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眼下尚阁已经被逐出了师门,钱慧早晚都是自己的!

    王玉昊刚一进屋,瞬间眼神一凝,皱着眉头用力的嗅了嗅,他闻到了一股其他的味道,联想到今晚钱慧的忽然来访,王玉昊立马跑到书房,打开机关冲进了密室里,当看到东西还在,他徒然送了口气,摇摇头道:“但愿是我多想了吧。”

    密室里珠宝无数,少了一块金砖,王玉昊根本就察觉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