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四十二章:捉拿梁西凤
    梁西凤手里拿着那本账簿,心想道:“只要有这本账簿在,也算是我的一道护身符了,到时候真的出了事,身为一线天大弟子的王玉昊会不救我?他敢不救我?”这么想着,她的嘴角不自觉的漏出了算计的笑容。

    把那本账簿重新放好,梁西凤回到房间,脱得精光,躺在床上等着苍瑾岚回来,今天晚上那个老实人很不对劲,眼下还不宜出乱子,她决定今晚好好的犒劳犒劳苍瑾岚,也算是安抚一下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一道黑影袭来,梁西凤立马起身闪躲,不过还是被钱雅茹一个手刀给砍晕了过去,房间里,梁西凤一丝不挂的昏倒在地上,尚阁听到动静,知道得手了,就要进来,不过立马给钱雅茹给轰了出去。

    “干嘛呀,这是正事,别闹。”尚阁不满道。

    钱雅茹脸色有些微红,板着脸凶巴巴道:“谁跟你闹,你等一会,我叫你你再进来,敢偷看的话,看我不挖了你的眼睛!”

    “切”尚阁打又打不过,无奈的等在房间外,屋子里,钱雅茹一时发了愁,这伺候人穿衣服的活儿她还从没干过,只见她手忙脚乱的往梁西凤的身上套着衣服,可昏迷的梁西凤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死活就是不配合,没一会,钱雅茹就烦了,她气的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对这放荡的女人,钱雅茹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梁西凤被打醒了,她惊恐的看着钱雅茹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钱雅茹话都懒得跟她说,抓起一旁的衣服就扔了过去,催促道:“赶紧穿上,别废话。”

    梁西凤也发觉了自身的情况,接过衣服就往身上套了起来。

    尚阁正无聊的蹲在地上看蚂蚁,屋里钱雅茹传来了呼唤,他立马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梁西凤脸上印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坐在床边惊恐的问道:“你们到底是谁,我和你们有什么仇怨,深夜造访想要干什么!”

    说话间她还刻意抬高了声调,希望有人能听到她的呼喊,此时她内心无比希望苍瑾岚那个软弱男人的出现。

    “什..什么账簿,你们在说什么?”梁西凤装糊涂道。

    尚阁冲钱雅茹比划了一下,钱雅茹瞬间心领神会,立马抽剑划过了梁西凤的脸颊,梁西凤只感觉一道白光闪过,然后脸上就多了一道细长的口子,她顿时尖叫出声,相对于肉体的疼痛,她更在意的是自己这张脸。

    钱雅茹听的直皱眉,她淡淡道:“别叫了,如果你如实招来,我自会给你安排医治,这点小伤不会留下疤痕的。”

    听到这话,梁西凤算是稍稍稳定了下来,她咬牙怒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害我!”

    “还装。”

    钱雅茹手腕翻飞,顿时梁西凤脸上又多了两道细长的刀口,流出的鲜血已经布满了梁西凤原本俏丽的面孔,看上去很是恐怖,钱雅茹提醒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这虽然伤势不重,但是如果伤口太过密集的话,就是神医再世,也难免会给你留下疤痕。”

    梁西凤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不过她就是不招,不管尚阁两人怎么逼问,她始终不说那本账簿在哪,后来更是直接沉默了,一言不发。

    梁西凤没有那么愚蠢的被吓住,此事牵连过大,如果招认了,那王玉昊也难以自保,更就无暇顾忌她了,眼下的唯一生机就是死不招认,只要自己熬过去了,王玉昊自然会想办法救自己的。

    这边梁西凤还在做着自己的美梦,尚阁和钱雅茹却是犯了愁,他们当然不会杀了梁西凤,毕竟那本关键的账簿还没着落呢。

    尚阁看着一言不发的梁西凤,对钱雅茹说道:“你给她简单的包扎一下吧,等下先把她带到天工坊关起来,账簿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钱雅茹一点主意也没有,听到尚阁的话立马照办,活脱脱就是个小跟班啊。

    当尚阁和钱雅茹回到天工坊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一间大屋子里,简单的放着三张床和一个餐桌,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了,这是尚阁特意要求改出来的。

    飞羽听到动静睁开了双眼,看着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梁西凤有些奇怪,怎么出去一趟还绑了个人回来?

    尚阁和钱雅茹都累坏了,钱雅茹把梁西凤往角落里一扔,就滚上了床,尚阁更是进门之后直接就扑上了床,然后迅速进入了死机状态。

    角落里,梁西凤被绑的严严实实,脸上已经被缠满了纱布,就剩一双眼睛还露在外面,飞羽和她对了对眼,然后就闭眼继续运功疗伤了,虽然好奇,但是尚阁不说,他也不会主动询问,这也是他这个人的优点。

    “我和钱雅茹等下要去一趟一线天,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她,知道吗?”

    飞羽闻言点了点头,继续喝着碗中的小米粥。

    钱雅茹咽下口中的饭菜,问道:“不带她一起去吗?”

    尚阁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到时候,万一王玉昊知道了,恐怕要多生不少变故。”

    钱雅茹想想也是,点头道:“好吧,我听你的。”

    饭后,尚阁和钱雅茹出发了,尚阁也不是万能的,现在明知道王玉昊就是幕后黑手,但是就是拿他没有办法,问题的关键,那本账簿就在梁西凤手里,人他也抓到了,但梁西凤死都不招,现在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所以打算先回一线天找钱慧商量一下,看怎么办好。

    昨天晚上,王玉昊自七里亭离开后,一路快马加鞭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当看到房间里一切如常,没有丝毫被人动过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接着他又去密室里看了看那如小山般的黄金珠宝,在一片珠光宝气之中,王玉昊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尚阁和钱雅茹到了一线天的山门处,爬上最后一阶台阶,尚阁累的跟狗一样,吐着舌头大口的喘息着。

    钱雅茹在旁鄙夷的说道:“这点路程就把你累成这样,尚阁,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尚阁被喷的一脑门问号,他一个普通人,从昨天到现在就睡了两三个小时,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大早上起来就爬了一上午山路,他能爬上来就不错了,还想怎么样?

    尚阁现在也没有力气跟她争辩,有那说话的功夫,还不如抓紧喘口气呢,他靠在一块石头边恢复着体力,钱雅茹站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等着他。

    恢复的差不多了,两人继续上路往宗门里走去,有二小姐的带路,这次倒是没有不开眼的来询问,尚阁抬头看了看时间,说道:“直接去账房吧,小慧姐估计在那呢。”

    钱雅茹闻言,点了点头,钱慧基本把账房当成了她的第二闺房,只要没什么要紧事,准在那里。

    快到账房的时候,尚阁远远就看到钱慧那雅静的身影附在案上在忙活着什么,两人的敲门声惊醒了钱慧,这段时间她也没闲着,一直在外门搜集着证据,想要给尚阁翻案,经她耐心的走访,倒是有几个弟子给她陈述了当时的场景,不过更多的人畏惧王玉昊的威严,始终不肯改口。

    这些人心里一个个门儿清,得罪了宅心仁厚的大小姐最多就是吃点板子,但是得罪了王玉昊,怕是命都没了,说来也可悲,她这个掌门千金在门下弟子的心里,威严竟然还没一个外人大。

    只靠那几个人的口供是翻不了的,她明白父亲的心意,也知道问题的关键就在父亲身上,她在私底下暗暗的具着势,期待着有一天大势压来,能让父亲改口,让尚阁再次回到一线天。

    尚阁看着一地的桌子残骸,眉头一阵猛跳,很没种的认怂了,他冲着钱慧喊道:“小慧姐,你再不管我就要暴毙在这了。”

    钱慧看着蛮横的妹妹,轻轻叹了口气,转到正事上面,她思索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先查查梁西凤的背景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