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四十一章:内讧
    苍瑾岚虽然木讷,但是王玉昊这样的反应已经很说明问题,他心中最不愿意暴露的秘密,现在已经被有心人注意到了,想到此事的后果,顿时惊的一个不稳,坐在了地上。

    梁西凤倒是比他镇定的多,看苍瑾岚那窝囊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嫌弃道:“你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气魄,如果你有王师兄的一半,也不至于这么懦弱,现在还什么都没发生呢,你就被吓倒了,如果事到临头,我还怎么指望你保护我!”

    苍瑾岚此时心理已经被恐惧塞满,在巨大的压力下,他第一次吼了眼前这个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他怒道:“你整天王师兄王师兄的,我才是你的丈夫,不是他!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这时苍瑾岚一直藏在心里的怒吼,他知道梁西凤一直不喜欢自己,但是他绝对不能忍受她给自己带绿帽子!

    梁西凤见这个懦弱的男人竟然敢吼自己,她更是火大,吼道:“苍瑾岚!我梁西凤这辈子栽在你这,我认了,但是你别含沙射影的侮辱我,我梁西凤也不是你随便侮辱的!”

    苍瑾岚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心中满是悲凉,为了这么个女人,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值得吗?

    ‘哈’,苍瑾岚凄惨的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有些可悲,笑着笑着,泪水止不住的流出了眼眶,滴落在遍地的野草上。

    苍瑾岚痛苦的闭上双眼,沉声道:“含沙射影的侮辱你?梁西凤,那你倒是说说,最近你总是趁我睡着之后跑出去,第二天快天亮才回来,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此时,苍瑾岚的声音里再也没有往日的那种温情,多了一些看破红尘的感觉。

    梁西凤听到苍瑾岚的话,脸上的强势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强作镇定道:“我之前都是独自一个人睡的,突然间多了一个你,我睡不习惯,怕伤到你的自尊心,所以一直不敢让你知道,那些天我都是每天早上起个大早,回去陪你一起醒,你莫要胡思乱想,辜负了我的心意。”

    苍瑾岚听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这话里,梁西凤哪有什么过错,俨然就是个处处为丈夫考虑的好女人啊。

    但是!

    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

    苍瑾岚在发觉梁西凤晚上会起床消失一段时间后,出于对她安全的考虑,悄悄的跟去了一次,结果就看到了她和大师兄王玉昊翻云覆雨的场景!

    没错,苍瑾岚是个彻头彻尾的老实人,还如梁西凤所言,是个窝囊的老实人,一边是自己将要娶进门的梦中女神,另一边是高高在上的门派师兄,他硬是忍了下来,只想赶紧完婚之后带着妻子远走他乡,终生不再踏足一线天的范围,哪曾想今天被恐惧压垮的神经,才爆发了出来。

    梁西凤看着苍瑾岚的样子有些渗人,她挪道:“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王师兄不是说了让赶紧走吗,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说完,看苍瑾岚没有反应,梁西凤就独自一人往清水镇去了。

    “又是王师兄....”苍瑾岚听的感觉十分可笑,她竟然为了那奸夫的一句话,把自己这个正牌丈夫给扔在了这里,自己走了,苍瑾岚没去追她,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黯然失神。

    在梁西凤走远后,某个草窝里,尚阁和钱雅茹站起了身,尚阁一边拍打头上的杂草,一边惊叹道:“真是好大的瓜呀!”

    钱雅茹也是被这荒唐的现实给震的愣愣的。

    尚阁走到苍瑾岚的身边,坐下说道:“看来你对王玉昊也是积怨已深,何不跟我联手,把王玉昊给拉下来呢?”

    苍瑾岚对于忽然出现的两人没有一点情绪波澜,哀大莫过于心死,他现在只剩下对王玉昊满心的恨意,他缓缓说道:“没错,宗门资金亏损的事情是我干的,我前前后后一共帮王玉昊收敛了钱财近乎八十万两。”

    八十万两!这可是一线天整个宗门一年多的运作经费!竟然就这么不声不响被转到了私人的腰包里!

    钱雅茹听的心惊不已,怒从心头起,抬手间利刃出鞘,架在了苍瑾岚的脖子上,恨道:“宗门待你不薄,你竟然做出这种恶事,你现在立刻随我回山门候审,把你和王玉昊之间的肮脏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苍瑾岚对于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剑置之不理,他现在已经萌生死志,临死前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了,感觉呼吸都好受了很多,尚阁赶紧拦下激动的钱雅茹,他还没问清楚呢。

    尚阁挪开钱雅茹的剑,接着问道:“你手里留有什么证据,能证明王玉昊是幕后主使吗?”

    苍瑾岚意外的摇了摇头,他说道:“之前有一个账本,上面记着所有脏银的明细流向,不过被梁西凤要走了,那时候我一心铺在她的身上,现在想想,那贱女人要走账簿估计也是为了给他那奸夫擦屁股呢。”

    尚阁在苍瑾岚说话间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他能看出来苍瑾岚的万念俱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苍瑾岚没有说谎,对他说的话,尚阁信了,不过只信了一半,他相信前面说的把账簿给了梁西凤,后面苍瑾岚推测梁西凤是把账簿给了她的奸夫王玉昊,这纯粹是他个人的推测,还没有得到论证。

    尚阁虽然只见过梁西凤短短两面,但他看的出来,梁西凤是个绝对强势的女人,这种人一旦有机会,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后路呢。

    眼下,找到那本账簿才是关键中的关键,没有那个东西,王玉昊死不承认也拿他没办法,想罢,安慰的拍了拍这个可怜的男人,对钱雅茹说道:“雅茹,现在咱们得立马赶到苍瑾岚的住处,抓住梁西凤,询问一下账簿的下落。”

    钱雅茹看着失魂落魄的苍瑾岚问道:“那这个叛徒呢?”她现在恨不得一剑杀了他,但是眼下还需要他的佐证,所以强行忍住了。

    尚阁叹了口气,道:“算了,别管他了,苍瑾岚,如果你想要报仇的话,就去城西的天工坊找我,我在那里等你。”天工坊就是他给自己那小作坊起的名字。

    苍瑾岚闻言,看了一眼尚阁,钱雅茹不依不饶道:“那怎么行,如果他跑了怎么办,我先把他绑起来再说。”

    “好了好了,他不会跑的,现在的关键也不在他身上,还是赶紧去抓梁西凤吧。”尚阁强拉硬拽着,把钱雅茹拉走了。

    钱雅茹虽然还是不情愿,不过她心里已经对尚阁信服,,门派那件事让自己聪明的姐姐烦恼了那么久,这才刚找上尚阁多长时间啊,就查出了真相,她一时间有些看不清这个儿时的玩伴了。

    梁西凤一路心神不宁的回到了住处,今天的事情太莫名其妙,她也感觉到了危机感,梁西凤进门后径直去了厨房,搬开灶台下的一块砖,一本账簿赫然出现在眼前,正如尚阁所想,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不给自己留后路呢。

    本来她的打算是用这本账簿威胁王玉昊对自己负责,梁西凤是打心里不想陪苍瑾岚度过余生,特别是在知道苍瑾岚打算带自己离开这里后,内心更加的抗拒,家族被灭,她也得给自己找个靠谱的靠山呀。

    没想到,还没等到自己对王玉昊说出这件事,就有了事迹败露的痕迹,其实,她应该庆幸自己没来得及拿这事威胁王玉昊,不然,她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似王玉昊那样心狠手辣的人,他的想法很是简单粗暴,既然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账簿在哪,那把你杀了不就没人知道了吗?

    就算以后有人无意间找到了这本账簿,那时候,自己已经是一线天的乘龙快婿,谁还敢嚼舌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