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四十章:送信
    左流风的情况确实如钱雅茹所说,算得上寒门中的寒门,后来去了夫子堂这才情况有所好转,不过夫子堂向来不注重金钱,也没人是为了那些俗物才去夫子堂的,都是为了那份至高无上的荣誉,所以每个月的俸禄少的可怜,那点银两也只够左流风日常生活所需。

    钱雅茹自认为对左流风知根知底,所以才这么固执的相信他,也正是因为对方那低微的出身,钱雅茹才一直不敢同父母说他的事情,两人就这么一直拖着,没能修成正果,毕竟在这个世界,门当户对是脸面,比什么都重要。

    尚阁心里记得飞羽还没有吃饭,于是顺路买了两笼包子,然后就回到了之前那破工坊,只见那近乎废墟一样的小作坊此时已经焕然一新,经过尚阁的设计,还颇具现代的简约风,整体看上去硬朗了不少,尚阁看的十分满意,立马安排人手开始加工起了产品。

    眼下他身无分文,还是赶紧把东西做出来给彩云楼送去换成钱才好,不然下顿吃饭都成了问题,做老板做到他这个程度,也是够可以了。

    飞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尚阁三人坐在小屋里,商量着接下来的打算,现在就剩下苍瑾岚和王玉昊的事了,在尚阁心里,他一直觉得王玉昊跟苍瑾岚之间有种千丝万缕的关系,上次提到王玉昊,两人的反应就很说明问题。

    如果王玉昊和他们见面,会发生什么?

    尚阁想着,那一定很有趣。

    不过怎么让两人见面呢,一线天亲传大弟子可不是他能随意指挥的,就是两位小姐也不能强迫他做一些自己不愿意的事情,那么不能强迫,能不能诱导呢?

    尚阁嘿嘿的奸笑了几声,钱雅茹闻声看来,皱着眉头道:“你笑的这么阴险干嘛,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

    尚阁不忿道:“什么叫坏主意,我这简直就是锦娘妙计啊,你等着。”说罢,尚阁找来纸张,飞快的写了起来,然后把那张纸塞进了信封,递给了钱雅茹,道:“现在你回宗门一趟,把这封信交给王玉昊就行了,相信我,这也许就是破获门派资金亏损的关键。”

    钱雅茹本来还不情愿,不过听到是与门派资金亏损有关之后,立马不再废话接了过来,姐姐钱慧这段时间的劳苦都是为了这件事,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如果能帮到姐姐,别说跑跑腿,就是让她一个月不吃肉都可以!

    钱雅茹回宗门了,路上她数次想要拆开信封看看是什么内容,好在是忍住了,不然她看过之后肯定不会帮尚阁送信了,只怕还会暴揍尚阁一顿。

    那封信就是尚阁假借钱慧的名义,写给王玉昊的一封含蓄的情书,约他晚上在清水镇外碰面,尚阁在上次外门山腰处发现王玉昊喜欢钱慧,这才想到了这个骚主意,不然以他那尴尬的身份,怎么可能把王玉昊约出来。

    王玉昊正在练功房督促弟子们修炼,看到钱雅茹突然到访,立马就过去热情的打起了招呼,钱雅茹性子直,她讨厌谁都是挂在脸上的,哼了一声,把信件丢过去就走了,连一句话都懒得跟这人说。

    王玉昊也不生气,他好奇的打开了信封,刚看了两眼,脸上立马就忍不住狂喜了起来,钱慧竟然约他晚上见面!这说明什么!大小姐终于准备接受我了吗?!

    对这封信的真假,他压根就没怀疑过,钱雅茹亲自送来的,难道还能有假?

    王玉昊顿时心急如焚,现在哪还有闲心指导弟子修行,他嘱咐了几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挑选着自认为最得体的打扮,他现在恨不得时间过的快一点,心里想到钱慧那动人的模样,就有些急不可耐。

    钱雅茹对这一切都不知情,她直接回到了尚阁这里,闷闷的坐在角落,因为左流风的事情,她心情很不好,只感觉这是这辈子里最倒霉的一天了,这么想着,看向尚阁的眼神中,慢慢多了许多怨气。

    尚阁受不了钱雅茹那背后灵一样的眼神,无辜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走了,还有事情要做呢。”

    “哦。”钱雅茹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

    飞羽继续养伤,尚阁和钱雅茹到苍瑾岚那里去了,之前来过两次,尚阁也不至于说找不到路,他们到了地方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藏在一边观察着,钱雅茹虽然不解,但是也没有多问,她此行的目的就是保护尚阁的安全,其他的事她也帮不上忙。

    当尚阁看到苍瑾岚从屋里走出来后,随手拉住一个街边游玩的孩子,塞给他了一两银子,掏出一封信交给他,指了指苍瑾岚的身影,让他把信送去,然后两人就又藏起了身形。

    那孩子意外得了一两银子,立刻兴高采烈的向苍瑾岚跑去,把信交给他就跑去买零食吃了。

    苍瑾岚突然收到这封来历不明的信件,心中很是疑惑,拆开信封一看,脸上立马大惊四色,额头不禁冒起了冷汗,左右环顾一周,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此事太大,他立马放下行程,回屋找梁西凤商量去了。

    尚阁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道:“果然,银两亏损的事情绝对和苍瑾岚有关。”

    那封信是他出门前就准备好的,信里只写了一句话,‘事情败露,今夜午时三刻在清水镇外的七里亭见面。’连落款都没有,可是就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居然让苍瑾岚这么惊慌,他在惊慌什么?肯定是一线天宗门资金的事啊!

    尚阁心里已经有了底,他拍了拍钱雅茹的肩膀,两人悄然撤离了这里,回工坊去了,现在就等晚上他们见面,看会起到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小工坊里,尚阁指挥着工匠们加班加点的做工,钱雅茹无聊的直打哈气,飞羽坐在床上运功疗伤,时间就这么飞快的流逝,转眼就到了晚上,吃过饭后,尚阁和钱雅茹一起提前到了七里亭,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钱雅茹不堪蚊虫的叮咬,多次提出抗议,她不明白,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喂什么蚊子啊。

    尚阁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前‘嘘’了一声,道:“别说话,正主来了。”

    钱雅茹悄悄抬头看去,只见一身流光华彩的王玉昊从远处走来,他是刻意提前到的,总不能第一次约会就让佳人等自己吧,王玉昊走进亭子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摆起了pose,他希望给钱慧留下最好的第一印象,此时正是夜寒,他竟然风骚的打开随身带的玉骨扇,摇了起来,看的尚阁直犯恶心。

    尚阁低声道:“怪不得你姐看不上这货,这也太能装B了。”

    钱雅茹默不作声,说实话,她也觉得王玉昊过于做作,所以一直不喜欢这个人。

    王玉昊左等右等,没等来钱慧的出现,却等到了两个最不想看到的人,苍瑾岚和梁西凤来了。

    苍瑾岚收到信件之后去找梁西凤商量,梁西凤觉得这事有些奇怪,事情进展的那么顺利,怎么好好的就败露了呢,最后还是决定来见上一面。

    刚一见面,王玉昊就皱着眉头低喝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不是说了不要见面吗,快回去!”

    苍瑾岚纳闷道:“不是你来信说事情败露,要见面的吗?”

    王玉昊喝到:“胡说!我什么时候给你们写过信了,你们俩不好好过你们的小日子.....”说着,王玉昊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大惊失色道:“不好!有诈!快走!”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就立马闪身离开了这里,往宗门飞去,此刻他已经明白过来,哪里是钱慧给自己写信,那信怕也是假的,这幕后的人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王玉昊不敢往下想,他现在只想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