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三十八章:逃单
    钱雅茹正踉跄着,准备对小二说着什么的时候,尚阁提前开口道:“先等一下,我还没吃饱,等下再结账吧,小二你先下去。”

    小二不疑有他,立刻出去了,房间里,尚阁难以置信的向钱雅茹问道:“雅茹,你可别跟我说你没带钱呀。”

    钱雅茹低着头,羞的脖子都红了,她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丢人的事情,听到尚阁问话,她委屈的点了点头。

    你委屈个锤子啊!

    钱雅茹点头的画面,像是铁锤一样,一下下的砸在了尚阁的心头,竟然让他给猜对了!

    尚阁一把捂住脸,无语道:“那你装什么大头蒜啊你,我不让你点那么多,你还非要点,好了吧,现在怎么办,你说。”

    钱雅茹被尚阁说的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哼道:“不就一顿饭嘛,我跟老板好好说,明日过来还给他不就得了。”

    尚阁冲她竖起大拇指,说道:“佩服佩服,这可是一百两的饭钱啊,到你嘴里轻的跟一根毫毛一样,二小姐真是好气魄。”

    受不了尚阁的阴阳怪气,钱雅茹恼道:“那怎么办嘛,我现在又没钱,这么点事不至于闹到官府去吧。”

    还真有可能!

    尚阁现在正值创业初期,还有一大片蓝图等着实现,这吃霸王餐的恶名可真不能背,怎么办呢,想着,他眼睛滴溜溜的转到了钱雅茹的身上,看着钱雅茹那俏丽的身影,阴笑了两声。

    钱雅茹立刻警惕的看着尚阁说道:“你想干嘛。”

    尚阁把椅子挪到了钱雅茹身边,笑道:“我能干什么,雅茹,咱们来摆一摆啊,你看,说请我吃饭的是你吧?”

    钱雅茹警惕道:“是我啊,怎么了。”

    尚阁掰着手指,笑意更深了,他道:“我说不让点这么多菜,你非要点,这没错吧。”

    钱雅茹皱着眉头,不耐道:“你到底想干嘛。”

    尚阁摊牌了,他说道:“堂堂一线天二小姐吃霸王餐,这事儿怎么都太不光彩,真闹了出去,怕是有损一线天的威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去跟老板商量,把你先压在这,然后我去筹钱,再来赎你,怎么样?”

    钱雅茹听到尚阁的骚主意,立马怒道:“你休想!为什么不是我去筹钱,把你压在这啊!”想她钱雅茹这辈子光明磊落,竟然要被压在酒楼里抵饭钱,她就感觉受到了难以忍受的屈辱!

    尚阁靠在椅子上,淡淡道:“我倒是想,可惜我没有二小姐你这样的颜值,人家老板也得愿意啊。”

    虽然是夸自己的话,但钱雅茹还是异常的愤怒,她坚决不同意尚阁的骚主意,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坚定的说道:“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我靠,你TM倒是挺讲义气啊!”尚阁无语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尚阁郁闷道:“那现在怎么办?”

    钱雅茹也没主意,不过她是打死也不会答应尚阁的骚主意的,闻言,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把脸埋了起来,当鸵鸟。

    房间里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尚阁百无聊赖的扒拉着吃剩的一盘鱼,忽然,尚阁的动作一顿,他缓缓道:“要不然,我们跑吧。”

    钱雅茹一下子抬起了头,眼中感兴趣的意味,嘴上却虚伪的喏道:“这...不好吧...”

    那一眼假的演技,尚阁看的都懒得拆穿她,也算是给小姑娘留一块遮羞布了,他说道:“有什么不好的,等明天拿到钱再还给店家不就行了。”

    说着,他拉起装蒜的钱雅茹,两人来到了窗边,打开窗子,下面都是来来往往的行人,看到这一幕,钱雅茹那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了,不过还是被尚阁强拉着爬了出来。

    站在酒楼的外沿上,钱雅茹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这糟糕的一天快点结束,她也知道尚阁没有修为,拽着尚阁的衣领子像是拎小鸡一样,给拎了起来,这时候,之前那小二在门外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刚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准备逃单的两人,他愣了一下,立马大叫起来,钱雅茹顿时慌了,一个闪身,两人就已经在街道上了。

    身后酒楼里立刻冲出了几道身影,之前笑眯眯的掌柜拎着把菜刀向尚阁两人杀来,边跑边喊道:“想吃霸王餐,给我站住!”

    过路的人们一瞬间目光就聚集在了钱雅茹两人的身上,钱雅茹羞愤的以手遮脸,带着尚阁飞快的向前面跑去,一路上甩的尚阁胃汁都快吐出来了。

    好在钱雅茹修为不低,就这么左闪右闪的,终于甩开了酒楼那帮人的身影,在一个小巷里,钱雅茹贴着墙体听周围的动静,尚阁还在一边哇哇的吐着,现在钱雅茹看到这家伙就来气,只感觉是他才害的自己颜面尽失,哎,女人啊,她也不想一想是谁开的这个头。

    钱雅茹正准备发两句牢骚,突然,她听到左边巷子口那里传来了酒楼那帮人的声音,“好好找,一定把这两个家伙找出来,敢在我这里出霸王餐,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再拉他们去见官!”

    钱雅茹大惊,立刻拽起还没恢复过来的尚阁往右边跑去,可还没到出口,就听到那边一阵翻索的杂乱声,还有那帮人挨家挨户拍门的询问声,钱雅茹彻底慌了,“完了!我钱雅茹这一生的英明就要葬送于此了!”

    这个时候,尚阁像是溺水的人一样,急促的呼吸了起来,之前钱雅茹情急之下,把他的领口抓的绷紧,他感觉如果不是停的这一下,自己都要憋死了,他指了指上面,艰难的说道:“上去,上房顶!”

    钱雅茹看了看身旁的高楼,眼前一亮,对啊!她立刻下蹲聚力,一个纵身,就轻飘飘的落在这二楼的瓦砾上,两人尽量的贴下身子,不让下面的人发现。

    眼看那帮人已经搜到了巷子口,两人浑身绷紧,紧张的心脏咚咚乱跳,就在这时,身后的窗户‘吱’的一声,打开了。

    “闺蜜,你这是玩什么呢?躲猫猫吗?”吕瓶儿一脸好笑的问道。

    原来钱雅茹慌不择路的一通乱跑,竟然跑到了彩云楼的范围,更巧的是,他俩这随便一跳,正好就是花魁吕瓶儿的房间外面。

    吕瓶儿在他们还在巷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突然看到尚阁的时候,她还是很高兴的,不过眼下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决定先看看再说,结果这时候他们就跳了上来,她这才主动打开了窗子询问了一声。

    尚阁和钱雅茹突然听到身后的窗子打开,吓了一跳,接着吕瓶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尚阁心里一阵惊喜,这次算是有救了,可还没等他出声,身边的钱雅茹就像是一头猎豹一般,猛地扑了过去,把吕瓶儿一下子给扑倒了屋里,这一下给尚阁看傻眼了,这什么情况啊,怎么自己人打起来了?

    他忘了,钱雅茹和吕瓶儿相互与他认识,但她们俩互相之间可不认识啊,钱雅茹现在满心都是自己的名誉,眼下追兵都快到脚下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先制服了这个妖媚的女子再说!

    尚阁反应也不慢,他也就是被突然间搞蒙了一下,眼下还是躲过酒楼那波人要紧,他顿时手脚并用爬进了屋里,终于赶在那帮人出现在巷口之前,把窗子关了起来。

    躲过了追兵,向屋里看去,这一看,尚阁一下就头大了起来,只见屋里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正战作一团,两人招招不留手,罡风吹的屋里的摆设乱作一团,这时候,钱雅茹的身后隐约出现了一道黑影,然后一柄利剑突然刺出,直取钱雅茹的后脖颈,还好钱雅茹也不是白给的,她看也不看身后,栖身一个翻滚,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剑。

    环儿看一击不中,正要和小姐联手,一起拿下钱雅茹,这时候尚阁赶紧赶了过来,挡在了三人之间,大叫道:“你们干什么啊,怎么自己人打起来了。”

    吕瓶儿看到尚阁突然跑出来,恐怕会伤到尚阁,一把拉住了进攻的环儿,主仆两人俏生生的立在一边。

    钱雅茹这才得空,从地上起来,她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两眼警惕的看着她们,随时蓄着力准备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