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三十七章:请客
    钱雅茹听的恨不得把耳朵堵上,用力扔进鱼池里一颗石子表达不满,不过她也奇怪尚阁竟然懂生意?

    尚阁缓过劲儿后,接着说道:“沈兄还真是快人快语,咱们话不多说,既然沈兄你也有这方面的意愿,老弟我就成人之美,再帮你一把,也算是你离开清水镇,给你践行了。”

    沈万豪感兴趣道:“怎么,兄弟你有什么妙招,快跟我说说。”

    尚阁随手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润了润桑子,分析道:“沈兄,钱庄主要就靠百姓大量的存钱,以此收管理费盈利,这没错吧。”

    “没错啊。”沈万豪有些莫名其妙,不是说解决问题吗,说这人尽皆知的事情干嘛。

    尚阁接着道:“百姓之所以愿意交管理费给钱庄,让钱庄代为保管,为的无非就是个安全,对吧。”

    沈万豪急了,这天下谁不知道这个道理,他催促道:“哎呦,兄弟你有话就直说,别绕弯子行不行。”

    尚阁看他是真急了,也尽量不在废话,他说道:“咱们只要想办法让清水镇的人觉得钱放家里不安全,这不就行了,到时候只怕来钱庄存钱的人都要排出城了,还怕生意不好吗。”

    沈万豪皱眉道:“兄弟你说的倒是轻巧,这别人的意愿怎是我能控制的。”

    尚阁这才说道:“所以啊,我这不就给你出谋划策来了吗。”

    他阴险的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的骚主意:“你听我的,安排几个身手矫捷的人,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今晚就动手,把清水镇的富贵人家全都偷一遍,偷多偷少都无所谓,明天一早你再安排人大肆宣扬一下,到时候还怕没人来存钱吗。”

    沈万豪听的心花怒放,大叫道:“秒啊!大户都被偷了,那寻常的百姓人家能不怕吗,哈哈哈哈,好计谋,兄弟你真是我的福音啊。”

    此举虽然下作,但成效不用想,也知道必然会引起存钱热潮,那他老爹来的时候,肯定就不用挨骂了呀。

    “卑鄙!”钱雅茹听的真切,她恼怒的瞪了尚阁一眼,心里对他的印象也是直线下降。

    尚阁现在只在乎自己的目的,哪里会管其他,不择手段一点怎么了,那些大户能到现在的程度,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见不得人的黑历史,偷他们也是活该,对此,尚阁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沈万豪打算中午好好的招待一下尚阁两人,不过被尚阁谢绝了,他现在事情太多,根本就没有时间应付这些小事,沈万豪再三挽留,尚阁还是毅然决然的和钱雅茹一起离开了钱庄。

    路上,钱雅茹忍不住道:“尚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尚阁不为所动,边走边说道:“雅茹啊,你知道什么是现实吗,你自己也说了是以前,如果我能一辈子无忧无虑,我当然不会做这种下作的事,甚至愿意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帮一帮那些无路可走的可怜人,严格来说,其实我还算是个好人啊。”

    “但是。”尚阁站定住脚步,回头说道:“在我无路可走的时候,别人是怎么对我的?”似乎是触动了主身的痛苦回忆,尚阁的脸色一片冷峻,变的麻木不仁起来。

    钱雅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尚阁,她甚至不敢直视尚阁的眼睛,不过骄傲的她始终不肯认输,倔强道:“那也不能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啊。”

    “卑鄙?”尚阁转身继续走着,嘴里说道:“钱雅茹,你运气够好,投了个好胎,一线天现在贵为三派之首,你可以一辈子享福做乐,不过这不是你说教别人的资格,但是当你有一天忽然发现身边再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当周围所有人对你抱有恶意的时候,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想,那我就佩服你。”

    钱雅茹被说的心里很不舒服,想反击几句,但又找不到理由,尚阁则完全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他眼中一片空白,无喜无悲,嘴上继续说道:“如果有那么一天,当你身边信任的人背叛了你,还抢走了你的一切的时候,当你一无所有,突然接到父母噩耗的时候,当你因忍受不住饥饿而去翻垃圾堆的时候,当你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被野狗抢走的时候,我希望你回想一下自己现在说的话。”

    前世的记忆,那绝望的现实,掺杂着今生主身痛苦的回忆,这些本来快要忘记的东西,随着尚阁的话被撬开了一道口子,所有的苦难顿时像泄洪一般涌了出来,淹没了向阳花一样的钱雅茹。

    路边的吆喝声打断了尚阁的回忆,他猛然间回到神来,转头看去,之间钱雅茹呆呆的站在原地,她愣住了,是这样吗?这一切她压根想象不到的苦难,正在摧毁她的心境,她甚至感觉自己正处身在尚阁描绘的场景里,那种绝望让她感觉到窒息。

    尚阁走过去摇了摇她呆立的身子,叫道:“雅茹,你怎么了。”

    钱雅茹此时也清醒了过来,她擦了擦眼角,看着尚阁的眼中满是怜情,缓缓的摇头道:“我没事。”

    尚阁也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想到说这些话,那些话里满满都是说教的味道,他可是记得钱雅茹是个叛逆少女啊,最烦的应该就是这些了,尚阁有些忐忑道:“真没事?抱歉,刚才说了些过分的话,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他还担心钱雅茹一气之下打道回府呢,那他的人身安全就又没保障了。

    钱雅茹无声的摇了摇头,说道:“尚阁,我请你吃饭吧。”

    尚阁有些莫名其妙,这怎么就扯到吃饭上面了?

    钱雅茹的想法也简单,她没有姐姐钱慧那样的心思深沉,她的世界里对错分明,既然感觉尚阁可怜,那她就要做些什么,从昨天过来之后,她一共跟尚阁一起吃了两顿饭,全都是烧饼咸菜小米稀饭之类的,她只感觉尚阁是没钱了。

    确实,尚阁昨天花钱如流水,是没什么钱了,但是买几个肉菜还是够的,但是考虑到飞羽的伤势,所以才买了那些清淡点的东西,并且早上和晚上的饭都很简单,就是随便吃一口,没曾想,确让钱雅茹给误会了,他从钱庄出来之后还打算用身上仅剩的银两给飞羽补补身子呢,至于明天,今天货一出来,还怕没钱吗?

    钱雅茹坚持自己的想法,不由分说的拉着尚阁来到了镇上最好的酒楼,点了满满的一大桌子饭菜,尚阁虽然有心阻拦,但还是没扭得过钱雅茹。

    他倒不是心疼钱,只是单纯的感觉浪费可耻而已,尚阁现在就剩下十几两银子,这桌子菜都快一百两了,顿时打消了逞英雄的念头,菜上来后,尚阁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管她呢,有的吃就吃呗。

    钱雅茹看尚阁那狼狈的吃相,眼中越发心疼,把菜盘默默的往尚阁那边挪了挪。

    尚阁百忙之中,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发现钱雅茹就这么盯着自己,眼神还很奇怪,他问道:“呃,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怎么不吃啊。”

    钱雅茹笑了笑,也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尚阁向来不会刻意维护自己的形象,他吃的是天昏地暗,钱雅茹看他吃,自己也开心,末了,两人吃饱喝足的时候,钱雅茹叫来了小二算账,她一摸腰包,整个人立马愣住了。

    那小二被钱雅茹的绝世容颜给照的都不好意思看她,也就没发现这异样,他弯着腰,举着个托盘,整个人头低的都快看不见了,等着钱雅茹付饭钱。

    这一幕倒是被剔牙的尚阁给注意到了,他心中咯噔一声,不会吧??

    在尚阁眼中,钱雅茹的小脸像是个烧红的瓷娃娃一样,慢慢的扭曲变形,她摸着腰间的手已经拿了上来,她都快哭了,没错,她没带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