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三十六章:出主意
    钱慧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通,接着表示让她保护尚阁一段时间的意愿,果然,钱雅茹出于愧疚,爽快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钱慧一路把尚阁三人给送出了宗门,在山门处,钱慧不放心的嘱咐道:“雅茹,我知道你喜欢玩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此次事关尚阁的安危,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钱雅茹最受不了这种说教,她不耐烦的说道:“知道了,姐姐你就放心吧,如果尚阁出了什么事,我一命赔一命行了吧。”

    钱慧嗔怪的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怪道:“说什么胡话呢。”

    尚阁在一旁说道:“小慧姐别担心了,没事的,有白神医相助,飞羽肯定很快就会康复,到时候有他俩一起保护我,在这方圆百里之内,还有人能威胁到我吗。”

    钱慧这才不再多说什么,她想到之前两人胡闹的场景,她又叮嘱钱雅茹收敛一下自己的性格,不要为难尚阁,种种之类,钱雅茹被说的烦躁的不行,还是尚阁主动帮她解围,说担心飞羽的伤势,这才匆匆告别了钱慧,三人一路往清水镇去了。

    清水镇上,还是那间被严重毁坏的小工坊,屋里白大夫在给飞羽疗伤,尚阁带着钱雅茹四处招募工匠,还有买一些需要的材料,眼下事务繁多,但还是要一件一件做。

    钱雅茹没有任何不耐,她本就喜欢清水镇的环境,之前被父母约束,压根就没机会在这里逗留,这次也算因祸得福了。

    就这么跟着尚阁这里跑跑,那里看看,一直到了晚上,天都黑透了,尚阁带着打包好的吃食,回到了工坊里,事情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这一天下来,他花钱如流水,那一千两银票直接就见底了,他本人也累的够呛。

    夜里,飞羽已经醒了,经过白大夫的治疗,他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只不过还是浑身无力,众人吃过饭后,尚阁客气的送走了白大夫,把仅剩的银两塞了过去,结果那老人死活都不要,也不难理解,他这次是大小姐亲自吩咐下来的,哪里会要尚阁的钱。

    尚阁拗不过他,最后只得作罢,白大夫走后,三人就在这一片废墟中凑活了一晚上。

    钱雅茹没有那娇生惯养的公主病,对此丝毫没有在意。

    夜深了,尚阁把手臂当枕头,躺在一块倒塌的门板上,脑海里思索着明天的打算,修房子,做产品给彩云楼,还有沈万豪那边也要尽快去一趟,万一他不声不响的去了京都,那就什么都玩完了,还有王玉昊的事情。

    “哎!”尚阁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现在感觉有些疲惫,这种累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负担,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此时夜深人静,他一个普通人还是有些受不了晚上的寒冷,缩了缩身子,就这么睡了过去。

    不远处的钱雅茹看了看尚阁那缩成一团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尚阁盖在了身上,她是习武之人,这点寒气算不得什么,做完这些,她也酝酿起了睡意。

    第二天一早,尚阁就被哼哼哈嘿的声音给吵醒了,他翻身间,那件带着香味的外衣掉在的地上,尚阁捡起那件衣服,看了看钱雅茹迎着朝阳武动的身姿,无声的笑了笑。

    他向钱雅茹走去,把衣服递给了她,笑道:“谢谢。”

    钱雅茹看也不看他,接过衣服就穿上了,回头继续练着功。

    尚阁讨了个没趣,撇撇嘴,出门去买了点早点,三人在吃饭间,尚阁说道:“雅茹,一会儿我要去见一个朋友,白天估计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如果不想去的话也可以不去。”

    钱雅茹咬了一口热乎乎的烧饼,道:“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既然答应了姐姐要保护你,自然不会让你出什么意外,一起去吧。”

    尚阁闻言,点点头不再说话,他对钱雅茹没有钱慧的那种亲近感,两个人也都是各司其职罢了。

    吃过饭后,飞羽继续在屋里养伤,尚阁无聊的晒着太阳,他昨天已经约好了工匠,眼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等这些人过来干活。

    没多久,那群工匠就来了,尚阁交代了几声,就和钱雅茹一路来到了天下财庄,这里的老掌柜已经认得尚阁,二话不说带着他们去了后院。

    沈万豪正吃着早饭,桌子上满满的一桌鸡鸭鱼肉,这家伙能吃这么胖不是没道理的,大早上的也不嫌腻得慌。

    沈万豪看到尚阁来访非常高兴,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被随后出现的钱雅茹给震惊了,他慌忙把尚阁拉到一边,小说询问道:“兄弟,这是谁啊,长的也太好看了呀,都能和吕瓶儿一较高下了。”

    尚阁嫌弃的摆开他满是油腻的胖手,随后介绍道:“一线天二小姐,钱雅茹。”

    沈万豪是听过一线天两朵金花的事情的,但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立马钦佩道:“牛,还是你牛鼻,一线天的掌上明珠都被你给拐跑了,兄弟你这手段也太厉害了。”

    钱雅茹修为在身,听力也是不俗,她听到沈万豪的话语,立刻怒道:“死胖子,你说话注意点!”

    沈万豪看她那泼辣的样子,立刻就吓的不敢吭声了,尚阁接过雷,讪笑道:“沈兄你误会了,前天出了点事,雅茹是来保护我的,我们俩没你想的那种关系。”

    钱雅茹瞪了两人一眼,走到了一边的水池旁,逗鱼去了,沈万豪这才放松了下来,两人坐下后,他问道:“兄弟你前天怎么了?我怎么一点也没听说啊。”

    尚阁笑道:“一点小事,倒是沈兄你,那天在彩云楼可还快活?”说着,漏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说到这个,沈万豪不禁砸了咂嘴,那天虽然没有能得偿所愿,但前花魁的滋味,也是让他回味无穷啊,他荡笑道:“多亏了兄弟的帮忙啊,你放心,我沈万豪也不会白受人恩惠,你有什么事尽管告诉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这样的承诺,沈万豪已经对他说了几次了,尚阁眼下可不是为了邀功来的,他说道:“沈兄,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你我二人兄弟相称,帮这点小忙不是应该的吗。”

    沈万豪大笑道:“哈哈哈哈,兄弟说的是,应该,应该。”末了,他接着道:“尚兄你这次过来是叫我一起去寻欢吗,你等着,我这就收拾一下,咱们马上出发。”说着,就要起身去房里换衣服。

    钱雅茹不想听他们的污言秽语,不过奈何她听力超群,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她听的直想打人,心里打定主意,如果尚阁去那肮脏的地方,她就立马回宗门去,不管他的死活了。

    还好尚阁也没这方面的想法,他赶忙拉住沈万豪,说道:“沈兄别慌,我此来不是为了那些风月之事,是有正事找你商量。”

    沈万豪一愣,说道:“什么正事?”

    尚阁提醒道:“你可还记得,那天在青楼里,你说钱庄收入下滑的事?”

    沈万豪恍然大悟道:“噢,这个啊,那就是随口一说,不瞒兄弟你,我沈万豪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的,我自从来了清水镇,就从没插手过钱庄的生意,你说这钱庄亏损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说着,沈万豪生气的锤了一下桌面,道:“可惜,我那老爹就是认定是因为我,钱庄才亏的,你说我冤不冤啊。”

    尚阁听他抱怨完,这才开口说道:“那沈兄你想不想再把生意做起来呢?”

    沈万豪闻言,向尚阁看去,尚阁接着道:“你想啊,你没插手之前,钱庄亏了,但你插手之后,钱庄却起死回生,这不更能表现你的能力吗,到时候你老爹对你刮目相看,也不枉你来这清水镇走一遭啊。”

    沈万豪毫不犹豫的脱口道:“我当然想啊,毕竟我爹死后,这都是我的东西啊。”

    尚阁正准备滔滔不绝,顿时被沈万豪直白的言辞给噎了一下,‘呵呵’笑了两声以示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