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三十四章:刺杀
    尚阁压根就不理他们,叫上飞羽,两人出了彩云楼就一路向之前那订做东西的小工坊去了,这次他是去谈合作的,现在有钱了,尚阁打算把那里买下来,生产东西之余,还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何乐而不为呢,至于沈万豪,他一点也不担心,这家伙玩舒服了肯定会自己回去的。

    过程很顺利,那小作坊里准备这两天就跑路的小老板一听尚阁说要出钱买下这里,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这烂摊子算是转出去了,尚阁还正式聘用了他,那老头也想得开,虽然从老板变成了工人,但最起码没了压力,收入也稳定了啊,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哪里会愿意离开这个生活了半辈子的地方。

    对尚阁这个年轻人,小老头是不看好的,以他的经验来看,尚阁能不能接到订单都是问题,这小作坊也做不出什么珍贵的东西来,不过这不是他操心的事情,反正开不开工都是要算工钱的,该愁的人不是他。

    当天晚上,尚阁定了一桌大餐,叫上飞羽和那个小老头,三人坐在捡漏的大堂里吃着饭,期间,三人一直都没有任何的交流。

    现在彩云楼的单已经接到了,尚阁盘算着明天都需要买什么东西,时不时夹一口菜,默不作声,飞羽就更不用说了,他本就不是多话的人。

    那老头也不知道多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晚餐了,一直在狼吞虎咽着,在他看来,此时多说一句话就是少吃一口肉,当然不会废话了。

    突然,飞羽猛地看向一处,手中立马剑刃出鞘,抬手就是一道无形的剑气扫去。

    尚阁和那个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轰’的一声炸响,那扫出去的剑气与另一道袭来的剑气相撞,顿时炸开来,飞羽起身,挡在尚阁身前,看向那处爆炸的地方。

    之间那里好好的平地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坑,尘埃散尽,一道身影走了出来,这人一席白衣,脸上蒙着面纱,让人看不出是谁,尚阁思索着对方的身份,飞羽已经向那人冲了过去。

    这人其实不是别人,正是王玉昊,他之前在戒律堂就曾打定主意要尚阁的命,尚阁前脚刚下山,他就也找了个理由出来了,清水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寻了半天才找到尚阁的落脚地,简单的换了身装束,就立刻杀过来了,尚阁这个人始终都是他的一根心头刺,他一刻也不想让对方多活。

    不过他低估了飞羽的实力,之前他还是带着轻视的,可这么一交手,他立马重视了起来,这人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修为虽然没自己高,但招式太过狠辣,几乎都是以伤换伤的不要命打法,一时间竟战成了平手。

    撕裂门的功法本就是好恶斗狠到了极致,飞羽深得撕裂门精髓,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两人在打斗间,王玉昊持剑砍向飞羽的肩膀,后者理都不理,直接袭向他的喉咙处。

    虽然飞羽的速度没王玉昊快,但是如果王玉昊这一剑砍实了,必然来不及防守飞羽的这一招,他又不是飞羽这样的疯子,立刻弃招来挡,就这样,本是修为比飞羽高的王玉昊,竟是有些被压着打的感觉。

    打斗的动静很快就吸引来了不少人,王玉昊一看就暗自着急了起来,他的身份不易败露,不然恐怕是要给宗门招来不少口舌,他运足真气,‘喝’的一声,劈出了一剑,那剑气已经凝成实质,向飞羽袭去。

    飞羽本来有能力躲过这一招,但他不能躲,因为尚阁就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如果自己躲开了,那尚阁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字,死。

    飞羽周身气息暴动,脚边的碎石受到牵引,漂浮在了半空中,他猛然爆喝一声,横剑在前,就这么硬接了王玉昊的这一剑,他眼中满是厉色,持剑的手臂上青筋暴露,上身的衣服早已受不了这剑气的肆虐化为了飞灰,最终,飞羽大叫一声,硬是挑开了那道剑气。

    那剑气偏离了方向,向着之前吃饭的那处大堂略去,这座不知经历了多少年岁月的房屋,直接被从中间一分为二,然后‘轰隆’一声巨响,倒在了一片尘埃中。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王玉昊看一击不中,满含杀意的眼神狠狠的看了一眼尚阁,立马转身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中。

    飞羽这边,他感受到王玉昊气息的消失,立马撑不住了,他一手持剑跪倒在地上,尚阁赶快跑过来,关切的问道:“飞羽,你没事吧。”

    飞羽虚弱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之前的局面全是他耍狠强压下来的,到了这种拼修为的时候,他自然是敌不过王玉昊,所以眼下受了不轻的伤。

    尚阁看着那神秘人消失的方向,眼中怒火几乎都要烧出来了,这人是谁,他心里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毕竟他在这个世界就王玉昊一个仇人,所以此人的身份压根就不言而喻。

    “好哇,我都离开一线天了,你竟然还不放过我,行,咱们就看看谁先死!”尚阁心里发狠道。

    他把飞羽扶到另一间住处,这是之前那小老头的住所,不过他早就被这场面吓跑了,钱和命相比,当然是命更重要啊,所以在飞羽和王玉昊交战的第一时间,他就偷偷溜了。

    尚阁还顾得上他,把飞羽扶上床后,他跑遍了清水镇,终于找到了一家医馆,在不惜重金的情况下,那个大夫总算答应跟他跑一趟。

    破旧的房间里,一盏烛台照亮了整个房间,大夫在给飞羽治着伤,尚阁的脸色隐藏在阴影中,他在想着怎么对付王玉昊,两人身份相差悬殊,打又打不过,端是有些棘手。

    正当他苦思无果的时候,他心中忽然闪过苍瑾岚和梁西凤的身影,他可是记得上次问到王玉昊的时候两人奇怪的反应,或许这就是个突破口也说不定啊。

    不过现在飞羽已经受了伤,两人的安全都是问题,他打算明天一早就启程去一线天,找钱慧求助,反正她也在查苍瑾岚的事情,索性一起查好了。

    对,就这么办!

    打定了主意,尚阁不再困惑,送走了大夫之后,就趴在桌子上睡了,飞羽由于伤势过重,已经早早就睡着了,那张床太小,只够躺一个人的,尚阁当然不会和受伤的飞羽抢,就这么凑活着,过了一夜。

    第二天,尚阁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飞羽还没醒,他出门买了点早点,放在了飞羽的床头上,然后直接启程,往一线天走去。

    即使已经爬了几遍了,但尚阁依旧是被累了个半死,在正午时分,尚阁总算是来到了一线天的山门,就在他要进去的时候,没守山门的弟子给拦住了。

    “尚阁,你已经不是我一线天的门人,这宗门岂是你想来就来的?”

    尚阁此刻看上去一点也不急,他嬉笑着搂住那人的肩膀,笑道:“这位兄弟,非是我想来,而是大小姐钱慧召唤,不然我哪里会这么辛苦的跑来,我不进去,就在这里等着,你去帮我通报一声就行,麻烦你了。”说着,顺手塞过去了五十两银锭,轻拍了那人两下肩头。

    守门的弟子一时之间也拿不定真假,捏了捏怀中的银锭,他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说道:“那行,你就在此处等着,我去去就回。”

    尚阁哪里会不急,不过他也明白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的道理,闻言,立马点头感谢了一番,那人走后,尚阁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焦急的等待了起来。

    还真是去去就回,没多大会儿工夫,就看到钱慧领着那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自从尚阁走后,她一直心神不宁的,听到尚阁找来的消息,她立马放下手头的活儿,赶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