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三十三章:谈笑
    尚阁一听,不耐的敲了敲桌子,说道:“嗳嗳嗳,瓶儿你会不会聊天,揭人不揭短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罢还给她甩了个白眼。

    提起这个,尚阁就郁闷,他自认为主角,可是不但连个金手指都没有,还连带着被打成了瘸子,混的比普通人都不如,确实,在这个全民修行的世界,他可不就个瘸子嘛。

    吕瓶儿以前见过的人都是对她客客气气的,还从没被这样直白的数落过,不过她也不生气,笑吟吟道:“公子哪里是这么脆弱的人,虽然不能修炼,但公子不还是在文坛上有了成就吗。”

    之前吕瓶儿已经挑开了他帮沈万豪代笔的事情,不过也答应尚阁不对外宣传,她恐怕想破头也想不明白,尚阁也是抄的!

    吕瓶儿接着说道:“公子,似你这般隐士,是不是也像其他读书人一样,希望为万世开太平啊。”

    尚阁摆了摆手,说道:“为万世开太平,这话太大,没有人能背的起,如果将来有一天真的达到了,那也是数不清的人共同的努力,功劳绝对不是个人的。”

    吕瓶儿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新奇的说法,她追问道:“那在公子心中,什么样的世界,才算是太平盛世呢?”

    尚阁随口道:“很简单,官由民来选,不管是宰相,尚书,还是统治者皇帝,五年一换届,把决策权交给最底层的百姓,谁有能力谁来做,这样,大大小小的官员自然不敢乱来,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呢。”

    “还有,只要是当地的百姓推选出来的,那必然是他们心中真正的父母官,有这样的官员坐镇一方,会少很多乱子,那样,整个国家就会变的异常的稳定。”

    “最重要的一点,扫黑除恶,把国家里的毒瘤全部清除,不管是多大的势力,只要做了天怒人怨的事,就要出手整治,这样做的话,虽然前期会亏一些,但把目光放长远的话,好处是远远大于坏处的,首先民心就齐了,整个国家也会变成一块铁板,固若金汤,其次.........”

    尚阁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吕瓶儿早就听呆了,在她眼前仿佛已经呈现出了尚阁描述的那盛世情景,尚阁的这番话,如果传了出去,必然会被当场格杀,连审讯都不用,甚至还要株连九族,这简直太过大逆不道。

    吕瓶儿压下怦怦乱跳的心脏,忍不住打断道:“公子,你可知道你这番话被别人听到后,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尚阁笑道:“怎么,瓶儿你可别告诉我说你是朝廷的奸细,潜伏在这彩云楼里是有特殊使命啊。”

    吕瓶儿赶忙说道:“瓶儿当然不是!”

    尚阁又笑道:“那你是准备去告密吗?”

    吕瓶儿急了,她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不想被对方误会,她断断续续道:“我...我...其实....”

    到最后她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吕瓶儿突然‘噗’的笑出声来,她带着笑意嗔怪道:“公子明知道瓶儿不会做出那种事,还偏要戏虐人家,真是好生讨厌。”

    尚阁早就看准了这吕瓶儿不是一般人,这才和她随便聊聊,眼下,他故意装作是余惊未定,一脸慌张的拍着胸口,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小命算是保住了。”

    吕瓶儿气的轻锤了一下尚阁,她不知道,此时她看尚阁的眼神都亲近的起来。

    吕瓶儿起身把门窗都关了起来,她也是被尚阁那惊世骇俗的言论给吓到了,为免节外生枝,还是关起来比较好。

    尚阁看她这么做,玩心大起,一脸慌张道:“瓶儿你关门干嘛,这不是让人误会嘛,我还是个黄花处男,你可不能坏我名声啊。”

    吕瓶儿听的想锤死他,这人脸皮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尚阁有名声吗?倒是自己名声在外,这一关门,指不定关出多少流言蜚语呢。

    她气道:“你就故意气我吧,不知好人心,就你是吗,我还黄花...”说到这,她说不出口了,脸上羞红一片。

    尚阁一脸戏虐的追问道:“黄花什么?”

    吕瓶儿也是做大事的人,心一横,生气道:“黄花处女!怎么了!”

    尚阁顿时大笑了起来,引得吕瓶儿不依不饶的追打着他,这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两人如同情侣一样的嬉笑打闹着。

    最后,两人都累了,坐在桌前吃着下人端来的饭菜,吕瓶儿今天胃口出奇的好,她边吃边叮嘱道:“公子之前那些话与瓶儿说说也就算了,可莫要出去乱说。”

    尚阁抓着一条鸡腿,啃了一口,说道:“知道了,以后我想说话了,就来找瓶儿,你说好不好啊。”

    吕瓶儿‘哼’了一声,不搭理他,两人吃饱喝足后,吕瓶儿心里下了个决定,她说道:“公子,你可知道瓶儿除了这青楼花魁的身份外,其实还有一个身份。”

    吕瓶儿准备坦白自己的身份,毕竟这么多年了,她就只遇到了尚阁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偏偏这人的想法还那么的大逆不道,这简直与她不谋而合。

    但是尚阁却是赶紧拦住了准备一吐为快的吕瓶儿,他抢先道:“你是什么身份我一点也不在意,你也别告诉我,咱们就简简单单的做一对闺蜜不好吗?”

    吕瓶儿不解道:“什么是闺蜜?”

    尚阁向她阐述了闺蜜之间那种玄妙的感觉,吕瓶儿闻言笑道:“古来只听说过蓝颜知己,男闺蜜这个词倒是有趣,你这人脑子里也不知道整天在琢磨些什么,这样稀奇古怪的词也能想出来,好,以后咱们就是闺蜜了。”

    尚阁倒了两杯酒,举起来笑道:“那好,吕兄,为了见证咱俩的友谊,来,干杯!”

    吕兄的称呼又是逗的吕瓶儿娇笑不已,她故作严肃的道:“好,尚兄,干杯!”说完,将酒杯一饮而尽,尚阁也痛快的干了这杯酒。

    吕瓶儿又是一阵娇笑,此时她面颊微红,衣服也很是凌乱,不经意的春光乍现看的尚阁兽血沸腾,乖乖,这吕瓶儿还真是有料啊。

    尚阁忙着饱眼福,吕瓶儿慢慢的也觉察出了不对,她赶忙整理起了自身,甚至有点不敢去看尚阁,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两人的感情急剧升温,最后还是尚阁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动静吓的吕瓶儿猛然一个激灵,“不能这样下去了”,尚阁心里想道。

    他开口道:“瓶儿,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啊。”

    “这就走了吗?”吕瓶儿有些不舍。

    尚阁笑道:“怎么,瓶儿你今晚要留我在这里过夜吗,那也不是不行,不过中间那扇门得锁起来,钥匙也要交给我保管,不然我担心晚上会出事啊。”

    吕瓶儿听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她生气道:“你这人端是心里没数,倒是想得挺美,钥匙给你我还怕出事呢,走吧走吧,别在这碍我的眼。”说完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

    尚阁也没想真在这过夜,他借坡下驴的故作委屈道:“那好吧,既然瓶儿这么讨厌我,那我走就是了。”

    吕瓶儿不理尚阁的耍宝,不过当尚阁就要走下楼梯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尚阁,你下次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尚阁头也不回的说道:“有时间的吧。”说完潇洒的把手举过头顶摇了摇,算是告别了。

    “我现在的身影一定很伟岸!”尚阁心里臭美的想到,刚走过转角,他就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之间大厅里,本在吃喝玩乐的众人全都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楼上走下来的尚阁,刚才的对话他们可是听的真真的,这什么情况啊?!彩云楼的花魁这算是被拿下了吗??

    他们看着尚阁的眼神中满是震惊和疯狂的嫉妒,就这小子?他哪点比我强啊!